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生活百科 >  蛙毒怪谈系列1-3

蛙毒怪谈系列1-3

时间:2016-04-10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二:

那天,我一早就骑上脚踏车。首先往我们的会合地点,那座位于城镇中心的桥前进。只要我们一起行动,都是约在这座被叫做地藏桥的桥梁集合。水母已经先抵达,正在等我。

说来也不可思议,每次约在这座桥上集合时,从来都不是我等他。一直以来都是他边沉默望着河川边等我。

为了搞清楚他到底都提早多久到,有次我故意比约定时间早四十分跑去桥那边,但就连那次他都还是比我早。

“嗨,等很久了?”

我骑在脚踏车上问他。水母缓慢地摇头:“……我才刚到”

他每次都这样说。然而是真是假,真相没人知道。

“走吧”我说完,他也跨上自己的车子。

要去O说的海边聚落,必须翻越一座山。抬头看,天空被薄云遮住。气象预报说今天一整天都是阴天,究竟会如何呢?

二个人骑着车,越过山。和完全放晴的天气相比,我们眼前的海洋染上灰色。身上T恤已被汗水浸湿,再加上湿气很重的闷热气温,让人更加疲惫。

尽管抵达太平洋,我们还是得再继续沿着海边的路往东走。

我们来到聚落已经接近正午。宽广的松树林里,几条细窄小路穿过,零星座落着几户民宅。

聚落入口有间柑仔店。我们打算先收集情报顺便休息,便走进店里。店里有位矮个子、眼睛像细线一般,五十多岁的女性在。“你们两个,不是这附近的孩子吧?”看见我们以后她说。

“是从隔壁镇越过一座山来的”

“哎呀”我诚实回答后,她发出惊讶的声音。

我和水母一人买了一支冰,付钱的时候我提出疑问:“这附近有没有一间围着很多宝特瓶的房子?”

欧巴桑那对细线似的眼睛看向我。“你问这个要做什么?”

语气柔和,却又好像不太高兴我问这问题。对此,我露出充满孩子气的满面笑容。

“我们呀,为了暑假作业的自由研究,正在调查‘海边的奇怪场所’,想收集几个地点、做成地图。我们是听说这附近有这么一间奇怪的房子这样”水母在旁边直直盯着我,我明白他想说什么。

就连我自己,对于我刚刚居然能顺口编出理由,都还处在一半恍惚一半佩服的状态中。

“啊啊,这样啊”欧巴桑理解地点了点头。

我在心里偷笑。能不被我的演技骗倒的人应该只有我妈一个而已吧。

“那边是真的很怪……。不要过去看比较好喔”

欧巴桑说,‘宝特瓶屋’里有位老人独居。虽然大概可以想像得到会是怎样的人,不过听她叙述,好像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你猜,那些宝特瓶里放了什么?”她用一种胁迫的口气问。

“……是什么?”我也装作十分好奇的样子。

“青、蛙。……里面放著青蛙喔”

我知道,可还是假装被吓到。

“让青蛙被宝特瓶困住无法逃跑,再活活被阳光晒死。……那个人啊,兴趣就是杀青蛙”老人杀死青蛙后,会将瓶子连同青蛙尸体一起摆到其他村民的家门口。

“我家门口也曾经被放过”欧巴桑轻叹口气。

“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在很久以前他似乎有跟村里的人发生过一些纠纷,妹妹和弟弟很像是病死的……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他是因此怀恨在心,才故意做这些惹人厌的举动吧”

想骚扰人于是在别人家门口放死青蛙,简直就是小朋友。就像O那种人会做的事。

不过,这行为只是单纯的骚扰而已吗?

我问她那个青蛙尸体最后怎么处置,她回说因为觉得很恶心所以连瓶子一起扔了。这回答也是理所当然。

“那间房子是在哪里呀?”

见欧巴桑好像不太愿意开口,我又说:“我只是要从远处看而已啦”

“嗯—好吧,如果只是看的话……”她便不情愿地告诉了我。

我想问的事大概都问清了以后,我和水母向她道谢;正准备走出店里时,我忽然想起有件事忘记问。

“请问,这里有人姓O吗?”

听了我的问题,欧巴桑眨了眨细眼睛。

“再过去两户就是姓O的人家……怎么了吗?”

“那户人家是不是也有被放宝特瓶?”

“有没有呢……我想应该有吧,这附近的每一户应该都有被放。”

道过谢,我离开店里。

我们二人坐在店外的长椅上,吃着有些变软的冰。

我是吃普通的冰淇淋,水母是选夹馅冰。

舔著冰,我问水母:

“呐……真的有诅咒这种东西吗?”

这次O发生的事,果然是因为‘诅咒’吗?

可那并不是什么可爱的‘蟾蜍诅咒’,而是人施在人身上的,使某人不幸的诅咒。与其说O自作自受,倒不如说是他正好中了那个咒吧。

特意用手一块块吃着夹馅冰的水母,把最后一块含在嘴里,再用看的人也觉得焦躁的缓慢速度吞下。

“……有吧”他说。

“从以前不是就传说摸了蟾蜍会长疣吗”

“那是迷信吧”

“……我觉得是类似的东西”

我看着水母。那个语气,总觉得跟平常的他不太一样。

不知有意无意,他像要避开我视线般站起身,整齐的将冰淇淋包装袋折成四分之一、丢进旁边的垃圾桶。

“好像要下雨了”

仰望天空轻声说著,是平常的他。

我也起身。“……那、我们赶快走吧”

我说完,他微微点头。

经过相隔二户那间挂著‘O’名牌的房子,我们伴着蝉鸣穿过松树林,依照柑仔店欧巴桑所说的路线前进。

跟O说的一样,在聚落外围、老旧的民宅。正前方面向一座小小的墓地。

一眼就能认出这是我们的目的地;不怎么高的围墙上,并排著一长串宝特瓶。

虽还不到O说的上百个,但绝对有数十个左右吧。

装着被太阳烤得焦黑的青蛙尸体的宝特瓶,有几个滚落在地上。

视线所及,没有活着的青蛙。

远方沙滩的海浪拍打声混合蝉叫声传来。周遭安静无声、没有人的踪迹。

我跟水母下车,走到围墙旁边。

近看之后,可以发现那些瓶子上分别写着小字,每个都是人的姓氏。

我想起柑仔店老板说的。会在人家家门口放装着死青蛙的宝特瓶的老人。

如果他的目的不是要故意骚扰人的话。

很久没来学校的O,据说他整个人变得很奇怪,也不肯踏出自己房间一步。

诅咒。

顺着围墙走,通往庭院的大门没有防备心的些微敞开。

稍稍犹豫了下,我跨进大门。

“不是说只要看看而已?”

水母在后面说。

“……只是想看看院子”

无人维护的庭院,长满高高的杂草。

房子窗户全都紧闭着,窗帘也拉上所以看不见里头的样子。

院子一角有间看起来随时会垮的仓库,有把铁锹靠墙放著。

我在与仓库相反的另一角发现了某样东西。

是个水槽。上面有盖子盖住,里面有小小的东西在动。

是蟋蟀。整个水槽里塞满数不尽的蟋蟀。

大部份都没在动,应该是死了,里面也有些还在动的。怕虫的人看见这景像应该会当场晕倒吧。

这些难道是青蛙的饵吗?

如果这些是饵,说不定宝特瓶中被晒干的青蛙原本就是在这里养大的。

如此一来,瓶口和青蛙大小不合的谜底也能揭开。

把青蛙蛋或蝌蚪放进瓶子养大,饲养到某程度的大小以后,再放到阳光下曝晒杀掉。被透明墙壁阻隔的青蛙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恐怕宝特瓶上所写的字就是村庄居民们的姓氏吧。

O带去学校的瓶子上,写着O的姓氏。他特别有兴趣就捡了回来。

然后,他把青蛙杀了、打开了那个瓶盖。

转过身,水母就在我身后。我刚完全没感觉所以有点被吓到。

“……不要吓人啦”

听到我的话,水母眨了几下眼睛、“抱歉”。

我观察下周遭,这个院子已经没有其它值得一看的东西了。

看向刚刚走进来的大门,上面没有门铃之类的。接着我往房子的入口处望去。

“你要做什么?”水母说。

我以笑脸作为回答。最终我们不只是要来看看而已,实在太好奇了所以也没办法。

“在不在家呢”

感觉不出附近有人在,搞不好是在里面睡觉。我站在房屋入口前,门上同样没有门铃。

我轻轻敲了二下门。

假如老人在家,我想稍微跟他聊聊。那些装着青蛙的宝特瓶是真的诅咒道具吗?但我觉得他不会老实告诉我,所以至少在回家前见一下本人也好。

没人应门。果然是出门了吧。

“有人在吗─”

朝屋内喊话,还是没有回应。

想再喊一次时,我闻到了奇怪的味道。

腐败的味道。是因为房子很旧吗?味道淡淡的飘着。

还不到令人皱鼻的程度,可我闻到后却马上感到某种说不出的厌恶感。

比起看到死青蛙、塞满无数蟋蟀的水槽,更强烈的厌恶感。

不能打开这扇门。

脑袋一隅响起了警报。

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意识地将手伸向门上的门把。

驱使我动作的,是我自身的好奇心。

我就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自己的手去开门。

有人抓住我的手。

那瞬间,有如从短梦中醒来一般,意识逐渐鲜明。

转过头,是水母在那里。

他看着我,缓慢摇头。

他就这样抓着我的手,把我拖离门口。

“喂……”

我忍不住出声。

水母停下脚步,回头看我。

然后他举起另一只手,掌心向上说:

“下雨了”

滴答、有水滴在身上。是雨。灰色的天空落下小颗的雨滴。

“……回去吧”水母说。

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抓着我的手的力道却意外的大。

我往身后看,老旧的房子还在那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或是其它缘故,映入我眼帘的那间房子比刚才更旧、更黑,且更歪斜著。

闭上眼,我大口吸气、吐气。

那扇门被锁上了。我决定这么想。

“……走吧”

水母放开我的手。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松了口气。

二人走出大门。

骑上脚踏车,突然感觉到有股视线;望了一圈,谁也不在。

只有透明监牢里的青蛙尸体面无表情看着我们。

“回去吧”

对着静止不动的我,水母再一次说。

我沉默地点点头,用力踩下踏板。

我们骑回城镇的路上,这场小雨的雨势都没有变大或变小,持续一点一滴的落下。

就像对这场雨感到开心一样,“……咕呱、……咕呱”小声的蛙叫声传来,一直跟在骑着车的我们身后。

相关文章

.

生活百科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