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生活百科 >  日本怪谈系列之饭还没好吗?

日本怪谈系列之饭还没好吗?

时间:2016-03-07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在浅眠之中我察觉到有人的气息,于是我醒了过来,简直像是小说一般的开场白,对我来说却是司空见惯的日常。

我现在正在住院,因感冒恶化而引起的肺炎,住院必须得要打点滴,我的手腕插著点滴管连接着点滴,虽然很不方便,但这个还不能拔掉。

病房是大间的,目前住着我及隔壁的一位老婆婆总共两个人,到昨天为止还有一位老婆婆,但是她先出院了,我羡慕地目送那位老婆婆,只是,我并不是羡慕她的病痊愈了,我只是羡慕她,能够从这间病房之中解放。

我揉揉睡眠不足的双眼,朝阳从百叶窗的缝隙之中流泻进来,比起入院的疲累,我更想待在家里悠闲地休养。

住院生活之中,最大的痛苦是得忍耐与陌生人共处一室的事情,餐点送来、用餐完毕后,我只能躺在床上什么也不能做,总是以同样的姿势躺着,令我浑身酸痛。

接着,另外一个最大的痛苦要开始了,“护士小姐,饭还没好吗~?”隔壁的老婆婆不停地叫唤。没错,看样子老婆婆患有失智症。

拜托不要再叫了!闭上嘴按个护士铃什么的不就好了吗?

不只护士觉得很厌烦,我也觉得非常厌烦。

因为这个声音的缘故,我昨天晚上也几乎没睡。

即使是夜晚,她也毫不客气地继续喊叫。

重点是,在漆黑的深夜里至少也该知道现在不是吃饭时间吧?

虽然失智症就是会这样。

“护士小姐~~~!饭还没好吗~~~?”

一定是白天呼呼大睡了之后,打算要在晚上引起骚动对吧。

事已至此,我似乎得和老婆婆日夜颠倒的作息错开,但我白天就是怎样都睡不着。

“佐藤女士,妳已经吃过饭了对吧?”

护士也是个辛苦的职业啊,即使情况重复无数次也得要配合才行。

“咦咦?吃过了?我还没吃过啊,真奇怪啊。”

奇怪的是妳啦!我清楚地听到妳吃东西的声音啊。

“哎呀!佐藤女士,妳吃东西时又把假牙拿掉了?不可以这样,囫囵吞枣的话对消化不好哦?”

“装着那种东西吃饭,饭会变得不好吃啊。”

“但是,佐藤女士,没有牙齿就没办法咀嚼了对吧?”

我被强迫听着这些一来一往、喋喋不休的对话。她完全没在听别人说的话。

真是越老越顽固。

“看来得帮佐藤女士准备粥才行了呢。”

护士们在护理站前一脸困扰地在谈话。

我推著点滴喀拉喀拉地经过护理站前要去厕所,进电梯时一个短发的小女孩也喀拉喀拉地推著点滴进来了,明明还这么小,真可怜。

她叫做爱子。似乎是心脏不好。她总是从二楼的儿童病房搭乘电梯到三楼来玩耍。

佐藤女士只有在爱子过来的时候,不知为何会回复神智。也许是想起了可爱的孙子吧。

“哎呀呀,爱子,欢迎妳来啊。”

无法想像她是先前那个因为没吃饭而胡搅蛮缠的人。

“婆婆,妳好。”

佐藤女士瞇起双眼,说著“真可爱啊~”一边摸著爱子的头。

不管是谁看见爱子都会认为她和天使一样可爱,阴郁的病房就像开满花一样地明亮起来。

佐藤女士很疼爱爱子,而爱子也很亲近佐藤女士。如果爱子能早点出院就好了,我心疼地这么想。

爱子来玩的时候,佐藤女士会变得成熟。就像普通的祖孙在说话一般,逗她笑、教她折纸、听她说话。

“我先回去了哦,婆婆,掰掰~。”

玩得很满足的爱子,回去自己的病房了。

而那天晚上佐藤女士的叫声果然再次响起。

“护士小姐~,饭还没好吗?”

够了,妳以为现在几点了啊!我拉过被子盖著头。

“哎呀?这个?这个要给我吗?谢谢啊~。”

一边说著,一边传来佐藤女士不知道在咀嚼什么的声音。

“真好吃啊,嚼嚼...。真好吃真好吃。”

我感到惊讶,看向映在隔壁帘子上的剪影。

佐藤女士支起上半身坐在床上,不停地往嘴里塞进什么东西。

看样子有谁给了她食物的样子。

“哈啊,肚子好饱,感谢招待。”

说完之后佐藤女士就安静下来了。虽然我对于是谁给她食物有点在意,但同时也松了口气就这样睡着了。

隔天早上,我听见隔壁床传来了痛苦的呻吟声。发生什么事了?佐藤女士身体恶化了吗?正当我感到担心时,听见一声呕吐的声音,以及呕吐物飞溅到地板上的声音。

这下糟了,我急忙按下床边的护士铃。

“请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从扩音器传出护士的声音。

“佐、佐藤女士!她的情况似乎很不妙啊!请过点过来!”

“好的,我明白了!”

我立刻看向佐藤女士的隔间内。

“请问妳没事吧?”

呕吐物的酸味,飘散到我这边来。

我一眼就看见地上飞溅的呕吐物。

呕吐物之中,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呕吐物是绿色的。那形状好像在哪看过。

“青、青蛙?”

骗人的吧?为什么呕吐物里会有青蛙?而且,还稍微被胃酸给溶解了。

我瞠目结舌。

护士赶到并清理呕吐物,另外一位则确认佐藤女士的意识。

“佐藤女士、佐藤女士,没事吧?妳认得出我吗?”

全身虚脱的佐藤女士,微微张开了双眼。

“我知道哦~妳是护士小姐。”

太好了,还有意识的样子。

佐藤女士就这样被送进了检查室。

我还是没办法轻易相信我所看见的东西。

一定是我搞错了,佐藤女士只是吃下某种类似青蛙的东西。

但是,绿色的躯干,小小的眼睛。

我急忙看向自己的脚边。

不对不对,果然不可能。

仔细想想,脑海中浮现出昨晚来佐藤女士床边拜访她的人,给了她青蛙的情况。

经过两个小时左右,佐藤女士回到了病房。

“护士小姐~,饭还没好吗?”

刚刚才那样吐过,现在就要吃饭。没问题吗?

我对毫无异样的佐藤女士感到惊讶,她又来了,真是令人失望。

即使觉得她很差劲,但我真的是败给她了。我明明可以拔除点滴了,但我仍要继续吊著,全都是拜她所赐。

我一边叹气一边推著点滴向厕所走去。

护士们在护理站前谈话。

我听到了呕吐物、异物,等等的字眼,我假装没事在一旁偷听。

“是青蛙啊。”

“咦~骗人,为什么?佐藤女士不是没办法走动吗?不可能自己去吃青蛙吧。”

果然,那个是青蛙。我越听越想吐。

到底是谁给佐藤女士吃下那种东西。佐藤女士也是,至少该分清楚青蛙跟食物吧。

无论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去厕所的途中,电梯门打开,爱子今天也过来玩了。

叽叽喀拉喀拉喀拉喀拉。爱子的点滴棒状况似乎有点糟。我发觉和其他的相比,叽叽的金属声太过刺耳了。我看着爱子前进的方向,果然是我们的病房。

她真的相当喜欢佐藤女士啊。接下来似乎会安静一会儿,从厕所回去之后小睡一下吧。

那天晚上,明明熄灯了,佐藤女士又开始吵闹了。

“护士小姐~,饭还没好吗?”

再过一阵子,也许连护士都打算无视她吧。护士都没办法忍受了。

我叹了口气、把夜灯打开,放弃睡眠打算来看看书。

逐字看着书本的期间,我似乎小睡了一阵子。

佐藤女士似乎在和谁交谈的声音吵醒了我。

“真好吃啊,好吃,真是谢谢你啊。”

我记得这既视感。和昨晚一样!我想起佐藤女士吐出来的东西而感到一阵恶心。

到底是谁给了佐藤女士那种东西。

我透过佐藤女士床边的帘子观察情况。

佐藤女士的身旁,有谁在那里。小小的影子。是个女孩子。

过了一会儿,那个小小的影子动了。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我听见那个声音后感到毛骨悚然。

骗人!是爱子?为什么。但那小小的背影,确实是一个短发少女的样子。

我在那之后完全睡不着。现在回想起来,白天时我看见爱子在医院的中央庭院。我在一楼的自动贩卖机买果汁喝的时候看见她的。吊著点滴就这样坐在地上,好像正在翻弄著泥土。是病人、同时也是那么小的孩子自己独自一人出去,却没有任何一个护士注意到。这样没问题吗?我因为担心向她搭话。结果她就停止翻弄泥土并且回到医院里了,我也就此安心下来。

爱子该不会真的给佐藤女士吃了那种东西?我无法停止想像那种情况。不会吧。不会吧...。

一大清早,我还在恍惚之中时,护士的惨叫声使我清醒过来。

“呀啊啊啊!”

果然发生事情了。

因为在意,我起身慢慢地推著点滴棒,看向隔壁的床铺。

护士呆呆地站在原地,呕吐物的臭酸味马上又朝我的鼻子袭来。

“不要啊啊啊。”

护士继续惨叫着。

“发生什么事了?”

我稍稍拉开分隔两床的帘子。

那瞬间,我的双眼捕捉到光怪陆离的景象。

地板上的呕吐物中,有东西正在蠕动着。

“・・・骗人!蚯蚓!”

听到骚动,其他的护士们也赶过来了。

数量多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大量蚯蚓在地板上来回爬行。

我忍不住连胃液都吐了出来。尚未进食的胃里也只吐得出胃液了。

佐藤女士全身无力。

当下立刻把佐藤女士搬出房间,急忙清理地上大量的蚯蚓及呕吐物。

过了一会我也被护士询问情况,终于好一些之后我忍不住试着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护士。

“那个,也许是我弄错了。给佐藤女士那些东西的,说不定是爱子。我看见了,爱子在半夜离开佐藤女士的床铺...。”

我话说完,护士却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爱子是谁呢?”

护士这样询问我。

“因为心脏病住在二楼的儿童病房,留着短发的可爱女孩。爱子。”

回答完之后,护士的脸色变得铁青而僵硬。

“爱子她・・・一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我感到困惑。

“咦?但是,她每天都会来佐藤女士的床边玩耍啊?你说的是别的孩子吧?”

“现在儿童病房,并没有叫做爱子的小孩。”

“但是她每天都会来和佐藤女士玩耍啊。佐藤女士只有在爱子来的时候,会恢复神智,她非常地疼爱爱子啊。爱子一来我马上就会知道。只有爱子的点滴棒会发出叽叽的金属声。”

听到我这么说的护士,用手摀住了嘴巴。

“那个点滴棒,一年前爱子使用后因为损坏早已经处理掉了。”

我全身起鸡皮疙瘩。骗人的吧?那一直到现在都还会来我们的病房的到底是...。

从那天之后,佐藤女士就住进个人病房并且谢绝会客。院方也认为这是恶劣的恶作剧并采取了相对的措施。

爱子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么,那个孩子到底是谁?

我到了熄灯时间还是睡不着。接着,传来电梯开启的声音。

叮咚。

叽叽叽叽。

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叽叽叽叽。

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叽叽叽叽。

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我的心跳如撞钟一般。

来了,慢慢靠近了。

这个点滴棒的声音。

是爱子。

今天佐藤女士不在病房里。

只有我单独一人。

声音刚刚好在入口处停了下来。

不要。不要过来。

我躲在棉被里头不停颤抖。

叽叽叽叽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声音越来越近。

我的心脏仿佛要炸开了。

唰!

帘子被拉开的声音。

我的嘴巴感到干渴。

不要不要不要,别过来。

佐藤女士不在这里所以你不要过来。

“婆婆,在玩捉迷藏吗?”

听见爱子天真无邪的声音,我的心脏仿佛是被老鹰抓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她呵呵笑了出来。

“找~~到~~了了了了!”

明明站在床边的爱子的脸却出现在我眼前。

她在被窝里面。

我眼前一黑,在这时失去了意识。

隔天早上,从百叶窗流泻进来的阳光让我清醒了过来。

那个是做梦吗?只记得我怕那孩子怕得要死。

也许那孩子并不是爱子。

究竟是梦还是现实,我已经搞不清楚了。

“吃饭时间到了哦。”

起床之后不久,早餐就送到了。

哎呀,今天是荞麦面啊。

因为好久没吃到像这样的餐点,我非常高兴。

医院的伙食老实说一点味道都没有,有时候真的会很想吃像荞麦面这样的东西。

从帘子的暗处,护士伸手把餐点放在小桌子上。

“我放在这里了哦。”

说完之后他就离开了,看来护士真的很忙碌啊。

“我要开动了。”

我合掌说完后,立刻用筷子夹起荞麦面送入口中。

“好吃,真好吃。”

正当我用餐时,帘子被人拉开,来人是我好一阵子不见的老公。

“身体还好吗?”

话说完,他看向我之后脸色大变。

“你在吃什么啊!”

大声喝斥我之后,他粗暴地从我手中抢走荞麦面的碗。

“咦?吃什么?不就是荞麦面吗?”

“这哪里像荞麦面了!”

我看向碗里,无数的蚯蚓绻曲在碗里。

“不要啊啊啊啊啊!”

相关文章

.

生活百科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