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生活百科 > 日本怪谈系列之饭还没好吗?

日本怪谈系列之饭还没好吗?

时间:2016-03-07 21:39:56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在浅眠之中我察觉到有人的气息,于是我醒了过来,简直像是小说一般的开场白,对我来说却是司空见惯的日常。

我现在正在住院,因感冒恶化而引起的肺炎,住院必须得要打点滴,我的手腕插著点滴管连接着点滴,虽然很不方便,但这个还不能拔掉。

病房是大间的,目前住着我及隔壁的一位老婆婆总共两个人,到昨天为止还有一位老婆婆,但是她先出院了,我羡慕地目送那位老婆婆,只是,我并不是羡慕她的病痊愈了,我只是羡慕她,能够从这间病房之中解放。

我揉揉睡眠不足的双眼,朝阳从百叶窗的缝隙之中流泻进来,比起入院的疲累,我更想待在家里悠闲地休养。

住院生活之中,最大的痛苦是得忍耐与陌生人共处一室的事情,餐点送来、用餐完毕后,我只能躺在床上什么也不能做,总是以同样的姿势躺着,令我浑身酸痛。

接着,另外一个最大的痛苦要开始了,“护士小姐,饭还没好吗~?”隔壁的老婆婆不停地叫唤。没错,看样子老婆婆患有失智症。

拜托不要再叫了!闭上嘴按个护士铃什么的不就好了吗?

不只护士觉得很厌烦,我也觉得非常厌烦。

因为这个声音的缘故,我昨天晚上也几乎没睡。

即使是夜晚,她也毫不客气地继续喊叫。

重点是,在漆黑的深夜里至少也该知道现在不是吃饭时间吧?

虽然失智症就是会这样。

“护士小姐~~~!饭还没好吗~~~?”

一定是白天呼呼大睡了之后,打算要在晚上引起骚动对吧。

事已至此,我似乎得和老婆婆日夜颠倒的作息错开,但我白天就是怎样都睡不着。

“佐藤女士,妳已经吃过饭了对吧?”

护士也是个辛苦的职业啊,即使情况重复无数次也得要配合才行。

“咦咦?吃过了?我还没吃过啊,真奇怪啊。”

奇怪的是妳啦!我清楚地听到妳吃东西的声音啊。

“哎呀!佐藤女士,妳吃东西时又把假牙拿掉了?不可以这样,囫囵吞枣的话对消化不好哦?”

“装着那种东西吃饭,饭会变得不好吃啊。”

“但是,佐藤女士,没有牙齿就没办法咀嚼了对吧?”

我被强迫听着这些一来一往、喋喋不休的对话。她完全没在听别人说的话。

真是越老越顽固。

“看来得帮佐藤女士准备粥才行了呢。”

护士们在护理站前一脸困扰地在谈话。

我推著点滴喀拉喀拉地经过护理站前要去厕所,进电梯时一个短发的小女孩也喀拉喀拉地推著点滴进来了,明明还这么小,真可怜。

她叫做爱子。似乎是心脏不好。她总是从二楼的儿童病房搭乘电梯到三楼来玩耍。

佐藤女士只有在爱子过来的时候,不知为何会回复神智。也许是想起了可爱的孙子吧。

“哎呀呀,爱子,欢迎妳来啊。”

无法想像她是先前那个因为没吃饭而胡搅蛮缠的人。

“婆婆,妳好。”

佐藤女士瞇起双眼,说著“真可爱啊~”一边摸著爱子的头。

不管是谁看见爱子都会认为她和天使一样可爱,阴郁的病房就像开满花一样地明亮起来。

佐藤女士很疼爱爱子,而爱子也很亲近佐藤女士。如果爱子能早点出院就好了,我心疼地这么想。

爱子来玩的时候,佐藤女士会变得成熟。就像普通的祖孙在说话一般,逗她笑、教她折纸、听她说话。

“我先回去了哦,婆婆,掰掰~。”

玩得很满足的爱子,回去自己的病房了。

而那天晚上佐藤女士的叫声果然再次响起。

“护士小姐~,饭还没好吗?”

够了,妳以为现在几点了啊!我拉过被子盖著头。

“哎呀?这个?这个要给我吗?谢谢啊~。”

一边说著,一边传来佐藤女士不知道在咀嚼什么的声音。

“真好吃啊,嚼嚼...。真好吃真好吃。”

我感到惊讶,看向映在隔壁帘子上的剪影。

佐藤女士支起上半身坐在床上,不停地往嘴里塞进什么东西。

看样子有谁给了她食物的样子。

“哈啊,肚子好饱,感谢招待。”

说完之后佐藤女士就安静下来了。虽然我对于是谁给她食物有点在意,但同时也松了口气就这样睡着了。

隔天早上,我听见隔壁床传来了痛苦的呻吟声。发生什么事了?佐藤女士身体恶化了吗?正当我感到担心时,听见一声呕吐的声音,以及呕吐物飞溅到地板上的声音。

这下糟了,我急忙按下床边的护士铃。

“请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从扩音器传出护士的声音。

“佐、佐藤女士!她的情况似乎很不妙啊!请过点过来!”

“好的,我明白了!”

我立刻看向佐藤女士的隔间内。

“请问妳没事吧?”

呕吐物的酸味,飘散到我这边来。

我一眼就看见地上飞溅的呕吐物。

呕吐物之中,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呕吐物是绿色的。那形状好像在哪看过。

“青、青蛙?”

骗人的吧?为什么呕吐物里会有青蛙?而且,还稍微被胃酸给溶解了。

我瞠目结舌。

护士赶到并清理呕吐物,另外一位则确认佐藤女士的意识。

“佐藤女士、佐藤女士,没事吧?妳认得出我吗?”

全身虚脱的佐藤女士,微微张开了双眼。

“我知道哦~妳是护士小姐。”

太好了,还有意识的样子。

佐藤女士就这样被送进了检查室。

我还是没办法轻易相信我所看见的东西。

一定是我搞错了,佐藤女士只是吃下某种类似青蛙的东西。

但是,绿色的躯干,小小的眼睛。

我急忙看向自己的脚边。

不对不对,果然不可能。

仔细想想,脑海中浮现出昨晚来佐藤女士床边拜访她的人,给了她青蛙的情况。

经过两个小时左右,佐藤女士回到了病房。

“护士小姐~,饭还没好吗?”

刚刚才那样吐过,现在就要吃饭。没问题吗?

我对毫无异样的佐藤女士感到惊讶,她又来了,真是令人失望。

即使觉得她很差劲,但我真的是败给她了。我明明可以拔除点滴了,但我仍要继续吊著,全都是拜她所赐。

我一边叹气一边推著点滴向厕所走去。

护士们在护理站前谈话。

我听到了呕吐物、异物,等等的字眼,我假装没事在一旁偷听。

“是青蛙啊。”

“咦~骗人,为什么?佐藤女士不是没办法走动吗?不可能自己去吃青蛙吧。”

果然,那个是青蛙。我越听越想吐。

到底是谁给佐藤女士吃下那种东西。佐藤女士也是,至少该分清楚青蛙跟食物吧。

无论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去厕所的途中,电梯门打开,爱子今天也过来玩了。

叽叽喀拉喀拉喀拉喀拉。爱子的点滴棒状况似乎有点糟。我发觉和其他的相比,叽叽的金属声太过刺耳了。我看着爱子前进的方向,果然是我们的病房。

她真的相当喜欢佐藤女士啊。接下来似乎会安静一会儿,从厕所回去之后小睡一下吧。

那天晚上,明明熄灯了,佐藤女士又开始吵闹了。

“护士小姐~,饭还没好吗?”

再过一阵子,也许连护士都打算无视她吧。护士都没办法忍受了。

我叹了口气、把夜灯打开,放弃睡眠打算来看看书。

逐字看着书本的期间,我似乎小睡了一阵子。

佐藤女士似乎在和谁交谈的声音吵醒了我。

“真好吃啊,好吃,真是谢谢你啊。”

我记得这既视感。和昨晚一样!我想起佐藤女士吐出来的东西而感到一阵恶心。

到底是谁给了佐藤女士那种东西。

我透过佐藤女士床边的帘子观察情况。

佐藤女士的身旁,有谁在那里。小小的影子。是个女孩子。

过了一会儿,那个小小的影子动了。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我听见那个声音后感到毛骨悚然。

骗人!是爱子?为什么。但那小小的背影,确实是一个短发少女的样子。

我在那之后完全睡不着。现在回想起来,白天时我看见爱子在医院的中央庭院。我在一楼的自动贩卖机买果汁喝的时候看见她的。吊著点滴就这样坐在地上,好像正在翻弄著泥土。是病人、同时也是那么小的孩子自己独自一人出去,却没有任何一个护士注意到。这样没问题吗?我因为担心向她搭话。结果她就停止翻弄泥土并且回到医院里了,我也就此安心下来。

爱子该不会真的给佐藤女士吃了那种东西?我无法停止想像那种情况。不会吧。不会吧...。

一大清早,我还在恍惚之中时,护士的惨叫声使我清醒过来。

“呀啊啊啊!”

果然发生事情了。

因为在意,我起身慢慢地推著点滴棒,看向隔壁的床铺。

护士呆呆地站在原地,呕吐物的臭酸味马上又朝我的鼻子袭来。

“不要啊啊啊。”

护士继续惨叫着。

“发生什么事了?”

我稍稍拉开分隔两床的帘子。

那瞬间,我的双眼捕捉到光怪陆离的景象。

地板上的呕吐物中,有东西正在蠕动着。

“・・・骗人!蚯蚓!”

听到骚动,其他的护士们也赶过来了。

数量多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大量蚯蚓在地板上来回爬行。

我忍不住连胃液都吐了出来。尚未进食的胃里也只吐得出胃液了。

佐藤女士全身无力。

当下立刻把佐藤女士搬出房间,急忙清理地上大量的蚯蚓及呕吐物。

过了一会我也被护士询问情况,终于好一些之后我忍不住试着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护士。

“那个,也许是我弄错了。给佐藤女士那些东西的,说不定是爱子。我看见了,爱子在半夜离开佐藤女士的床铺...。”

我话说完,护士却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爱子是谁呢?”

护士这样询问我。

“因为心脏病住在二楼的儿童病房,留着短发的可爱女孩。爱子。”

回答完之后,护士的脸色变得铁青而僵硬。

“爱子她・・・一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我感到困惑。

“咦?但是,她每天都会来佐藤女士的床边玩耍啊?你说的是别的孩子吧?”

“现在儿童病房,并没有叫做爱子的小孩。”

“但是她每天都会来和佐藤女士玩耍啊。佐藤女士只有在爱子来的时候,会恢复神智,她非常地疼爱爱子啊。爱子一来我马上就会知道。只有爱子的点滴棒会发出叽叽的金属声。”

听到我这么说的护士,用手摀住了嘴巴。

“那个点滴棒,一年前爱子使用后因为损坏早已经处理掉了。”

我全身起鸡皮疙瘩。骗人的吧?那一直到现在都还会来我们的病房的到底是...。

从那天之后,佐藤女士就住进个人病房并且谢绝会客。院方也认为这是恶劣的恶作剧并采取了相对的措施。

爱子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么,那个孩子到底是谁?

我到了熄灯时间还是睡不着。接着,传来电梯开启的声音。

叮咚。

叽叽叽叽。

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叽叽叽叽。

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叽叽叽叽。

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我的心跳如撞钟一般。

来了,慢慢靠近了。

这个点滴棒的声音。

是爱子。

今天佐藤女士不在病房里。

只有我单独一人。

声音刚刚好在入口处停了下来。

不要。不要过来。

我躲在棉被里头不停颤抖。

叽叽叽叽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声音越来越近。

我的心脏仿佛要炸开了。

唰!

帘子被拉开的声音。

我的嘴巴感到干渴。

不要不要不要,别过来。

佐藤女士不在这里所以你不要过来。

“婆婆,在玩捉迷藏吗?”

听见爱子天真无邪的声音,我的心脏仿佛是被老鹰抓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她呵呵笑了出来。

“找~~到~~了了了了!”

明明站在床边的爱子的脸却出现在我眼前。

她在被窝里面。

我眼前一黑,在这时失去了意识。

隔天早上,从百叶窗流泻进来的阳光让我清醒了过来。

那个是做梦吗?只记得我怕那孩子怕得要死。

也许那孩子并不是爱子。

究竟是梦还是现实,我已经搞不清楚了。

“吃饭时间到了哦。”

起床之后不久,早餐就送到了。

哎呀,今天是荞麦面啊。

因为好久没吃到像这样的餐点,我非常高兴。

医院的伙食老实说一点味道都没有,有时候真的会很想吃像荞麦面这样的东西。

从帘子的暗处,护士伸手把餐点放在小桌子上。

“我放在这里了哦。”

说完之后他就离开了,看来护士真的很忙碌啊。

“我要开动了。”

我合掌说完后,立刻用筷子夹起荞麦面送入口中。

“好吃,真好吃。”

正当我用餐时,帘子被人拉开,来人是我好一阵子不见的老公。

“身体还好吗?”

话说完,他看向我之后脸色大变。

“你在吃什么啊!”

大声喝斥我之后,他粗暴地从我手中抢走荞麦面的碗。

“咦?吃什么?不就是荞麦面吗?”

“这哪里像荞麦面了!”

我看向碗里,无数的蚯蚓绻曲在碗里。

“不要啊啊啊啊啊!”

相关文章

  • 日本怪谈:合宿会馆的打不开的房间
    日本怪谈:合宿会馆的打不开的房间
    接下来所说的就像常听到的怪谈一样,姑且是真人真事。在我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学校会在夏天例行性举办为期一周,位于深山宿舍的合宿。由于会馆位于深山,入夜后的氛围......
  • 拖重物的老太婆
    拖重物的老太婆
    我以前常和朋友一起打电玩,我和朋友同时喜欢上同一款游戏。所以当时的我几乎每周末都到朋友住的公寓报到,通宵打电玩也是件理所当然的事。一旦开始玩的话,就会觉得......
  • 危险的好奇心
    危险的好奇心
    下课后常常在那吃零食、看A书,简直就跟自己家里似的。这是属于我跟小慎、小淳再加上两只野狗(HAPPY跟TOUCH)的空间。小学五年级的暑假,我们决定要住在秘密基地玩。......
  • 山里的妖怪
    山里的妖怪
    这是一个礼拜前的事情。我带女儿去兜风。开进了一条普通的山路,途中在个小餐馆吃饭。之后因女儿要求而开进一条没有铺过路的小路。虽然是女儿的意思,不过满有趣的,就......
  • 日本怪談:记忆
    日本怪談:记忆
    这是从我朋友小崇“佐藤崇史”那儿听来的故事。小崇做的是搬家业者的工作,那天他们是一个组长、一个同事、加上他自己共三人,坐小巴士前往栃木的现场。小崇边在巴士......
  • 三则日本短篇怪谈
    三则日本短篇怪谈
    1.看见老爷爷发生在朋友身上的故事。他和叔父一起去采山菜的时候,看见有位老爷爷在山谷中漫无目的散着步。老爷爷感觉很轻松的走在山谷之间的斜面上,以老人而言他的......
  • 日本怪谈:跟过來了
    日本怪谈:跟过來了
    我常用的舒压方法是夜间兜风,那是在兜风时遇到的事情,想试着将它写下来,对我而言是个相当恐怖的经验,由于本人文笔不好,也许会不恐怖。一如往常,那是白天炎热,晚上清凉的......
  • 日本怪谈:住院的病患
    日本怪谈:住院的病患
    我学弟他朋友的女友在当护士值夜班时的真实故事。他女朋友在结束研修和实习后、被分派到市民医院初次值夜班。护士铃响起于是前往病房。(住院中的老婆婆的房间)女......
  • 恐怖故事:钓尸体的男子
    恐怖故事:钓尸体的男子
    国中时期的某一天,我一早就约了一位朋友去海边钓鱼。当时我们所居住的城镇隔一座山就是太平洋。小时候我很常骑上单程约一小时半的脚踏车去海边玩。还是小学生时我......
  • 日本怪谈:被诅咒的影片
    日本怪谈:被诅咒的影片
    这是某个知名节目的导播告诉我的故事。那个导播负责的节目,每年夏天都有向观众募集影片并播放的企划。最近因为数位相机普及的关系,节目也收到许多十分恐怖的影片。......
  • 13岁女孩花18万打赏主播为了聊天 为什么网络乱象这么多?
    13岁女孩花18万打赏主播为了聊天 为什么网络乱象这么多?
    近些年直播行业的盛行,导致了许多人靠这个赚了大钱,下面小编要跟大家说这个人并不是赚了钱,而是瞒着妈妈把18万元巨款打赏给了主播,而给出的理由竟然是因为没有朋友,这到底是女孩...
  • 云南4名儿童溺亡警方确认为意外 溺水抽筋如何自救?
    云南4名儿童溺亡警方确认为意外 溺水抽筋如何自救?
    从很久之前我们国家就一直在对中小学校园进行防范游泳溺亡的安全教育,但是依然还是有很多的儿童溺亡现象出现,近日云南省文山州西畴县出现了4名儿童因为游泳溺亡的事件,4名溺亡...
  • 云南越狱犯被击伤落网 云南公安厅曾悬赏10万
    云南越狱犯被击伤落网 云南公安厅曾悬赏10万
    云南越狱犯落网,2017年5月2日上午云南省第一监狱七监区的在押犯张林苍,在劳动现场擅自离开之后趁货车司机下车等待装货之时,上车驾驶车辆冲破隔离网和栅栏逃脱,事件一发立即引起...
  • 5岁男孩溺水无人理会发现 无人察觉异样险酿成悲剧
    5岁男孩溺水无人理会发现 无人察觉异样险酿成悲剧
    溺水无人理会发现,游泳的时候最怕的就是溺水,人类对于死亡的恐惧会让人失去理智,每年夏天时经常会出现有孩子溺水死亡的事件发生,近日在芬兰一名小男孩在游泳池游泳期间溺水直到...
  • 家庭摄像头遭入侵 卖家:月入过万并不难
    家庭摄像头遭入侵 卖家:月入过万并不难
    家庭摄像头遭入侵,现在很多家庭都会安装一个摄像头,一个是确保自己家中财物的安全,一旦发生什么事情自己也能第一时间从手机上看到家里的情况,但现在有很多家庭摄像头并不是那么...
  • 抖音红人靠什么赚钱,怎么开通直播权限
    抖音红人靠什么赚钱,怎么开通直播权限
    抖音短视频作为现下最火热的短视频软件,捧红了很多视频达人,那么这些抖音红人靠什么赚钱呢,又怎么开通直播呢?抖音红人靠什么赚钱:找广告主抖音的红人有了名气之后会有很多粉丝,可...
  • 身份识别方法有哪些,耳朵居然也能识别!
    身份识别方法有哪些,耳朵居然也能识别!
    如今我们生活在信息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信息技术已经深入我们的生活中,为了方便我们的生活,各种的身份识别的技术不断出现。你知道有什么身份识别的方法和身份系统的种类吗?下面就...
  • 3年宠物猪长成巨猪 饭量惊人月长10斤
    3年宠物猪长成巨猪 饭量惊人月长10斤
    家里养宠物是现在许多人的选择,猫猫狗狗的很常见,但是养猪的却不多见,在深圳90后女孩小咚就养了这么一只小香猪,本来小小的很可爱,可是短短3年时间,竟然长到了300多斤,这可愁坏了小...
  • 北电老师回应性侵 为何台湾补习性侵事件层出不穷?
    北电老师回应性侵 为何台湾补习性侵事件层出不穷?
    ​5月22日,早前,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的学生自曝,在校期间遭到班主任父亲的性侵,其后,还遭遇到了各方面的排挤和误解。消息一出,引发各方关注。今天(5月22日),一位北电摄影系老师回应此事。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 教大家如何关联老公的微信,怎么同时接收微信信息
    教大家如何关联老公的微信,怎么同时接收微信信息
    在现今中国境内有两大即时通讯软件,一个微信一个QQ,而QQ的使用者可以一个账号额外控制另外两个账号,也就是QQ可以同时关联三个账号。相比于QQ,微信则更加注重用户隐私,更加安全,因...
.

生活百科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