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历史趣闻 > 阿兹特克帝国的影响有哪些 该帝国是怎么毁灭的

阿兹特克帝国的影响有哪些 该帝国是怎么毁灭的

时间:2019-04-04 15:51:14 作者: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阿兹特克的军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未经良好训练的平民(mācehualtin),一部分是纪律严明的高等战士(pīpiltin)。在军队中表现突出(例如捕获多名战俘)的平民士兵可以晋升成为高等战士。阿兹特克人经常发动荣冠战争来获取人祭祭品,在这种战争中,阿兹特克人不杀死敌人,而重于将其俘虏,这种思想造成了西班牙人轻易地赢得了对阿兹特克人的战争。阿兹特克人的军队中还有美洲豹战士、雕战士等,这些战士都特别的勇猛,他们也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往往穿着像鹰和美洲豹一样的服装 。

image.png

  文明

  阿兹特克人原属纳瓦特尔语(Nahuatl)系发展水平较低的一个部落,后来因吸收、融合这个地区其他印第安优秀文化传统而迅速崛起。公元 11~12世纪间,从北部迁入墨西哥中央谷地,1325年在特斯科科(Texcoco)湖西部岛上建造特诺奇蒂特兰(Tenochtitlán)城。 1426年,阿兹特克同特斯科科、特拉科潘结成了“阿兹特克联盟”,由阿兹特克国王伊兹科亚特尔(Itzcóatl)任首领,势力日盛,在谷地建立了霸主地位。继承人蒙特祖马一世(Moctezuma I)及其后的国王不断对外用兵,开疆拓土,至16世纪初,其疆域东西两面已抵墨西哥湾和太平洋沿岸,北与契契梅克为邻,南至当代之危地马拉,人口约300 万,发展到极盛时期。1519年,西班牙殖民者埃尔南·科尔特斯(Hernán Cortés)利用印第安人内部矛盾,进攻阿兹特克国,蒙特苏马二世(Moctezuma II)在入侵者面前动摇不定,最后成为西班牙殖民者的傀儡。1520 年6月向人民劝降时被群众击伤而死。科尔特斯在所谓“悲惨之夜”侥幸逃命后,又于1521年卷土重来,阿兹特克人在新国王库奥特莫克(Cuauhtémoc)率领下,与围城的西班牙殖民者展开殊死搏斗,最后由于粮食和水源断绝,加之天花肆虐而失败。1521年8月,西班牙人占领特诺奇蒂特兰,在城中大肆屠杀,并将该城彻底毁坏,后在其废墟上建立墨西哥城。

  天文历法方面,使用太阳历与圣年历,已知一年为 365天,每逢闰年补加一天。医学方面,知道利用各种草药治病,并已使用土法麻醉。阿兹特克人的陶器和绘画均极精致,建筑和艺术也达到相当高的水平。首都特诺奇蒂特兰的公共建筑物多以白石砌成,十分宏丽壮观。一般房屋的周围,在固定在水面的木排上种植花草,形成水上田园。城中心的主庙基部长100米、宽 90米,四周有雉堞围墙环绕,塔顶建有供奉主神威济洛波特利和雨神特拉洛克的神殿,其祭坛周围有蛇头石雕,坛下发现的重达10吨的大石上,刻有被肢解的月亮女神图案,1790年在墨西哥城中心广场发现的“第五太阳石”直径近 4米,重约120吨,刻有阿兹特克宗教传说中创世以来四个时代的图像,代表了阿兹特克人石雕艺术的高度水平。阿兹特克人是优秀的建筑师。首府特诺奇蒂特兰是一座岛城,有3条宽达10米的石堤与湖外陆地相通,石堤每隔一定距离就留一横渠,渠上架设吊桥,可随时收放,以防外敌入侵。城内建有宫殿、神庙、官邸、学校,建筑宏伟,最大一座金字塔台庙其规模甚至可与古埃及的媲美。为了满足城市稠密人口对粮食的需要,在湖泊中建造了独特的“水上园地”,以扩大种植面积。岛城四面环水,市内河道纵横,景色富丽,殖民者为之倾倒,惊呼为“世界花园”。但科尔特斯把这座城市烧成了废墟,后来的墨西哥城就建在这一废墟上。阿兹特克人主要生产工具仍为石器,多由黑曜岩制成,但已会制造铜、金物品。有精确历法,会使用各种草药治病,在音乐、舞蹈、绘画方面也有一定的水平。宗教在阿兹特克人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居民相信灵魂永存,并相信存在至高无上的主宰。他们崇拜自然神,主神威济洛波特利(Huitzilopochtli)被视为太阳神和战争之神,其他的神主要有:创造神特洛克-纳瓦克(Tloque-Nahuaque)、太阳神托南辛(Tonatinh)、雨神特拉洛克(Tláloc)、玉米神希洛内(Xilonen)、羽蛇神克察尔科阿特尔(Quetzalcóatl)、“双头神” 奥梅特库特利(Ometecuhtli)及其妻子奥梅奇华特尔(Omecíhuatl)等,国王被看成神的化身,祭神时以战俘为牺牲。其特异习俗之一是以活人为祭品,每年有数千人被祭神灵。武士以献身祭坛为荣。

  地理

  阿兹特克(Azteca)文明的孕育和发展有其特定的地理历史条件。阿兹特克文明的发祥地是墨西哥谷地。墨西哥谷地处于墨西哥中央高原,海拔200米,南北长100公里,东西60公里,气候宜人,水草丰盛,为阿兹台克文明的发展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自然环境。而正由于这一绝佳的自然环境,墨西哥谷地又是自古以来人类活动繁衍生息的一个中心,人类从事劳动,创造的一个基地,这又为阿兹台克文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文化物质基础。

image.png

  首都

  帝国的都城是特诺奇蒂特兰城。它不仅具有神话般的起源传说,而且还有它独特的风格。在十六世纪西班牙入侵之前,特诺奇蒂特兰作为阿兹特克帝国的中心,拥有人口20-30万,是当时世界上最繁荣的城市之一。

  特诺奇蒂特兰位于特斯科科湖的一个小岛上。由于在多雨的年份,特斯科科湖的水位会上升,淹没该城,而湖水中的盐份会损害岛上的农作物,于是阿兹特克人筑起了一条长堤,将特诺奇蒂特兰置于一个封闭的水湾中。湾内的水位用水闸来控制。三条石坝将小岛与湖岸连接起来。这三条石坝都与城内的主要街道连接在一起。而城内的街道以中心广场为中心呈辐射状向四周延伸。城内多小河,多用来运输。

  特诺奇蒂特兰城的房屋,有用泥砂砌成的,也有高档的用石块建造的,还有两层的楼房。而在这些房屋的顶上多种满了花草,犹如一个个的“空中花园”。城内有两个主要的广场,一个是特拉尔特洛尔科庙广场,另一个是真正称为特诺奇蒂特兰的宗教中心广场。

image.png

  在特诺奇蒂特兰最具有特色的要属它的人工岛了。在特斯科科岛上,由于帝国的不断发展,人口猛增,而小岛的面积又非常有限。为此阿兹特克人在岛屿的四周建了很多的人工岛。他们先是在沼泽地建运河,然后建起挡土墙,在墙内放入一些腐败的植物,并定期的将运河底的沃土补充到墙内作为表层。人工的四周则种上树来防止水土流失。人工岛上就用来种植玉米等作物,玉米是最主要的作物。这种人工岛被西班牙人称为“水上花园”。怪不得欧洲人会把特诺奇蒂特兰比做意大利的威尼斯。

  特诺奇蒂特兰城中有两个很大的市场,其中一个就在中心广场的附近。这个市场每隔5天有一次集市。每到开市的那一天,人们一大早就摇着小木船或抬着轿子把商品运到市场上。市场上的商品应有尽有,琳琅满目。主要的商品还另辟专卖区。当时阿兹特克人还未使用铸币,所以商品都是物物交换。但有些物品已经具有货币的职能,如一袋袋的可可豆,T形的小块锡或铜,装在羽毛管里的金砂、金粉等。市场上还设有为人理发的地方,其工具是经过精心磨制的石刀。

  在特诺奇蒂特兰城中的人们同这座美丽的城市一样夺目。阿兹特克人是爱美的民族,他们非常注意装饰自己的外表。男人一般都披挂宽大的斗篷和绶带,女人则穿拖地的长袍。他们的衣服有棉布的,但大多数是用野鸡、鹦鹉、蜂鸟等珍贵的鸟的羽毛编制而成的。阿兹特克人不论男女都佩带头饰、手镯、脚镯和耳环等一系列饰物。这些事物一般是用金银和珠玉做成的。

  但这座古城却在西班牙殖民者的侵略下付之一炬。以后墨西哥人民在特诺奇蒂特兰的废墟上建立了墨西哥城。当今,这座城市的遗迹不断从墨西哥城的地底下挖掘出来。它曾经的辉煌繁荣仍在墨西哥人民心目中留着深厚的印象。在墨西哥城国立人类学博物馆的阿兹特克纪念碑上刻着这样一段铭文:“只要这个世界可以延续存在,阿兹特克人所创造的特诺奇蒂特兰这一名城的声威和光荣,就永远不会消失。”

  政治

  阿兹特克帝国没有全境统一的行政机构。就是“三方联盟”也没有统一的行政机构,也就是说,墨西哥谷地部落联盟不是政治联盟,而是军事联盟。盟主阿兹特克酋长为最高军事统帅,指导向外扩张,征服的目的不是霸占领土,而是扩大税收的范围和增加内贡的部落。“三方联盟”不在被征服地区设置行政区域,不派遣行政官员,只划分了38个交税纳贡区,派遣收税官进行监督;战败的部落仍独自存在,自主发展,只是按时向“三方联盟”交税纳贡。由是观之,阿兹特克部落的酋长并不是阿兹特克帝国的国王或皇帝,并不享有至高无上的威权。

  宗教

  阿兹特克帝国是在继承墨西哥谷地原有住民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的文化不仅具有自己民族的特色还具备其他部落的特色,比如说特奥蒂瓦坎、托尔特克。它的宗教信仰就是其中比较明显的一个方面。

  宗教神话在阿兹特克人的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人民们都相信灵魂永存,并相信存在至高无上的主宰。他们的主神是威齐洛波契特里(Huitzilopochtli),也是太阳神和战争之神。威齐洛波契特里被确定为主神是在特诺奇提特兰建立以后,在此之前,他代表狩猎。

  神话中,威齐洛波契特里带领阿兹特克人寻找的“一只站在仙人掌上啄食一条蛇的鹰”(本意是威齐洛波契特里正在吞噬被他杀死的侄子科佩(Cópil),下面的仙人掌则是被扔向湖中的科佩的心生长出来的),正好出现于特诺奇提特兰一带的湖泊上。“一只站在仙人掌上啄食一条蛇的鹰”也是当代墨西哥国徽上的图案。

  阿兹特克人还发明了tlachtli(或称ollamaliztli),一种球类运动。这种运动使用一种实心橡胶球(Olli),运动员使用臀,膝盖和肘击球,把球送入一个石环内视作获胜。这种运动也被视为来源于宗教神话。

  神系

  托纳提乌是阿兹特克神话中的烈日之神,“五太阳周期”最后一个纪元--“四度变迁”的统治者。在太阳和月亮诞生之前,地位卑下的神纳纳华特辛主动牺牲自己,和虚荣的特库希斯特卡特尔神一起跳进了熊熊烈火之中,纳纳华特辛成为了强大的太阳神托纳提乌,并提出用别的神灵的心和血来供奉他。他同时也有战神的神格,与惠齐洛波契特利、狄斯克特里波卡同为佑护战争之神,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阿兹特克强烈的军事国家性。古代阿兹特克人常常为了捕捉战俘,以活人心脏来献祭给这个托纳提乌而进行战争。

  阿兹特克人最为崇拜的是蛇神。而这种蛇神被称为“羽蛇”克萨尔科亚特尔(Quetzalcoatl),他是托尔特克人的主神,他的历史可以推到特奥蒂瓦坎时期。除此之外,阿兹特克的主要神还有战神维洛波切特利,他是特诺奇蒂特兰的保护神;雨神特拉洛克,掌管着雨,他是一个古老的神,可以追溯到特奥蒂瓦坎时代。除了上述提到的神外,阿兹特克人还有其他的许多的神灵。这些神灵都需要人们的祭祀。

  人祭

  在阿兹特克人的宗教祭祀中最重要的就是人祭的仪式。人祭并不是阿兹特克人的独特的祭祀方法,早期的印第安人就有人祭的习惯。

  阿兹特克人的人祭可以追溯到特奥蒂瓦坎时期。在特奥蒂瓦坎时期,在墨西哥谷地和中美洲地区都流行着一种金星崇拜。金星崇拜的传统除军事征服外,还有一种就是通过处死战俘的仪式,来象征血转化成了水和丰收。特奥蒂瓦坎的羽蛇神就象征金星。有关于金星周期祭祀的毛骨悚然的实在证据就在羽蛇金字塔的建筑物的底下,1925年墨西哥考古学家佩得罗·多萨尔在金字塔(羽蛇金字塔)四角外各发现一处单人葬坑,所埋的显然是殉葬者。后来在1983-1984年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历史学主持的挖掘工作期间,苏吉亚马和卡夫雷拉在挖掘探沟时发现,沿金字塔的南边有3处对称葬坑。最大的是190号坑,其中有18具男性青年骨骸。他们发现这18具骨骸的大部分手腕交叉在背后,说明他们被放入葬坑之前是被绑着的。调查者的结论是:这是殉葬的军事人员。190号葬坑两侧的两个小葬坑,每坑只埋有一人,他们也可以证实为殉葬者。1988-1989年期间,一些墨西哥的人类学家和历史学家进入了羽蛇金字塔,为特奥蒂瓦坎的尚武精神和人祭提供了确凿的证据。

  托尔特克人也有人祭的传统。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北端的奇琴伊察(Chichen Itza)古城曾在与玛雅人的战役中被托尔特克人所占领,在古城中的"战士庙"(Temple of the Warriors)里就残留着人祭的痕迹。在神庙中有一座巨大的雕像,就是传说中的查尔穆尔神(Chacmool),它以一种僵硬的姿势半躺半坐在地上,手中捧着一个空盘子,放置在胸前,而两只眼睛凝视着西方。这位神胸前的空盘子就是用来装刚从人身体中挖出的心脏的。根据一位西班牙人说:“牺牲者的心脏被挖出之前,人们带领着四处招摇展示……然后把他放置在供桌上。四个人抓住他的手脚,向外伸张。刽子手拿着一把坚硬的石刀走过来,熟练的在他身体左侧、乳头下方的肋骨之间,割开一个切口,然后伸出手一下插进去,就像饿虎擒羊那样……”这些牺牲大部分是战俘,也有是本部落的人。一般来说这些被选中的人被杀之前都可以有一定的享受,到了祭祀的那一天就被送上祭坛,这些人认为做牺牲是一种莫大的荣耀。托尔特克人之所以要向战神供奉活人的心脏,是因为他们认为供奉可以延缓世界末日的到来,这一说法不只在托尔特克人中盛行,在整个中部美洲也是广为认可的。

  而阿兹特克人就继承了特奥蒂瓦坎和托尔特克的人祭传统,一直延续着金星崇拜。16世纪的西班牙编年史家贝纳迪诺·法·萨阿贡就曾生动的描述过阿兹特克人的进行崇拜的人祭仪式:“至于晨星,这颗伟大的星,据说当它重新出现时,恐惧便会降临到他们身上;人人都很害怕,各处出口和(房屋)通道都被关闭。据说当它出现时偶尔的一点(亮光)都可能带来病源、灾祸之类的不幸。但是,有时它被看成是仁慈的。它出来时还要杀俘虏喂养它。他们向它撒血。用俘虏的鲜血向它泼撒,用中指和拇指向它弹血;以血作为贡品抛向它;以供奉的形式滋养它。”

  经济

  农业

  阿兹特克的经济生活以农业为基础,土地所有制分公有与私有,村社的土地为公共所有,各家的父亲分得一片土地,终身耕种,死后交给村社;如果连续两年不耕种,村社就得收回。贵族的土地为私人所有,由土地所在的村社农民耕种,耕种技术很原始,没有耕畜,没有犁杖。使用“掘土棒”——一种装有石刀片的长柄农具。为了扩大种植面积,增加生产,在湖区采用两种方式造田:A湖造田;B挖沟造田。阿兹特克人称这两种造田方式为“奇南帕”。人工小岛和台地土壤肥沃,一年四季均能种植庄稼和栽培花卉。玉米是主要种植物,其次是瓜类、豆类植物和辣椒。还有生长在缺水干旱地区的龙舌兰。

  手工业

  阿兹特克的手工业也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各行各业活动在专门的街区。

  阿兹特克人的神灵崇拜是当时阿兹特克手工业发展的动力。在特诺奇蒂特兰的每个家庭都设有一个祭坛,一切行为都受到某种神灵的保护。阿兹特克人经常为这些神举行宗教仪式人们总是抱着最虔诚的态度和奉献自己最好的实物进行祈祷,每个家庭对神灵的崇拜都力图超过以往。因此祭祀用品就充分展示了当地的最好手工艺。

image.png

  在当时黑曜石是最具有经济价值的物品,它被用来制作各种物品,其中祭祀时用的刀是最常见的一样物品,它要求的技术很高,需要制作的又薄又锋利。他们还用这种岩石为神像安装眼睛。而最具特色的应该是阿兹特克人雕凿的黑曜石杯子,由于黑曜石又硬又脆,造这种杯子很是不易。

  特诺奇蒂特兰最著名的行业是制羽业。原料是外地的贡品,工匠用来制作武士的头饰和盾牌。其他重要的行业有金银首饰,器皿制作等。产品除供应本地外,大部分销往全国各地。

  商业

  贸易十分活跃。有当地的集市贸易和远距离贸易。特诺奇蒂特兰城中有许多大小广场,均用作商品贸易场所。商品来自“帝国”各地,各地商品在广场上分片集中摆摊。商品应有尽有。特诺奇蒂特兰是全“帝国”的商业中心,全国各地的商品运往那里,城里生产的各种手工业品又流向全国各地。从事这种商品贩运活动的商人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他们不光从事商业活动,还充当间谍,收集情报,向京师报告,在扩张领土的征服活动中又是先遣人员。因此可以说,贸易和从事贸易活动的商人是“阿兹特克帝国”生存和发展的一大支援。

  文化

  阿兹特克人在文化上继承了一切的优秀文化传统,并在此基础是推陈出新,发扬光大。

  教育

  阿兹特克人设有各级的学校,儿童、青少年不分男女,人人有学上,人人要学习。阿兹特克人从孩提时就开始不但接受自然、历史、法律、宗教、体育、军事和科学等教育,还要接受道德教育。

  文字

  阿兹特克人和其他地区的古代文明一样也创造了象形文字,他们还会造纸,用于书写,这样就为后人留下了很多古籍。他们的文字有表意和象形两种。比如用火烧神庙来表示某个地方已被征服;用一只鹿角表示一只鹿。用于书写的材料除了纸张外,还大量应用鹿皮和棉布。也有书写在石头上的。

  文学

  阿兹特克人有一首著名的诗歌:

  难道我们真的活在人间?

  不会永远活在世上;只是短暂的停留。

  即使是玉,也会被压碎,

  即使是黄金,也被压坏,

  即使是克特扎尔神的羽毛,也被撕得四分五裂。

  不会永远活在世上;只是短暂的停留。

  数学

  阿兹特克人使用的计数法是二十进制。因为他们的手指头和脚指头加起来一共是20。这一方法普遍应用在他们的日常记账、交易买卖和税收登记方面。

  阿兹特克人还根据日月运行的规律和季节性的变化,相当精确的制定了自己的历法。一共有两种历法:一种是“太阳历”,把一年分成18个月,365天;一个月20天,剩余的5天,闰年(每四年一个闰年)加一天。第二种是“月亮历”,一年为13个月,260天;一个月也是20天。每52年两种历法重合一次。阿兹特克人的这两种历法在许多方面都有重要的作用:首先在农业方面,确定农耕季节,指导农业生产活动;其次在纪年方面,用于记录历史的发展和历史事件的发生;第三在祭祀方面,可以确定举行祭祀仪式的日期,指导人们的宗教节日活动;最后在天文方面,可以记录天体运行规律和天文现象。

  植物学

  阿兹特克人对植物特别有研究,还建造了植物园,对各种植物的生长过程进行观察,对它们的特性和用途进行研究、分类,分别应用于医疗、手工业生产、食品制作等方面。帝国境内有4大著名植物园,分别设在特诺奇蒂特兰、伊斯塔帕拉潘(Iztapalapan)、特斯科科和瓦斯特佩克(Huaxtepec)四座城池。许多植物园集中研究药用植物学。一些植物园还附设诊所治疗疾病。在药用植物普遍应用的基础上,各部落均有一所医院,为平民治病。此外,还有一些专科医院。

  天文学

  阿兹特克人根据多年的观察,对天体的运行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他们不但测算出了日蚀和月食发生的时间,而且还记录下了水星、土星、金星等一些肉眼可以观察到的行星的运动周期和轨迹。这些表明阿兹特克人具有很高的数学水平,拥有一套精确的计算方法。

  艺术

  在阿兹特克时期,石雕是用来刻画人物形象的通常手法。这些石雕通常是阿兹特克神话中的男女诸神。在这种粗糙的男女诸神的复制过程中,依然表现出古代工匠在这一艺术领域中捕捉人物生命之光的天然能力。

  阿兹特克人的绘画艺术表现于古手抄书籍上。他们为了记录历史事件、交流思想、传递信息,就在纸上设计出各种表意的图形。使用颜色是阿兹特克人的又一艺术特色。在其中使用的最多的是红色和黑色,阿兹特克人在手抄本和雕塑上着色,用以区别不同的神。

  建筑

  阿兹特克人在建筑学方面取得了可观的成就。修建在湖中岛上的特诺奇提特兰城,有三条道路与陆地相通,并有人工的石槽供水系统。城内修建有40座金字塔形庙坛,其中最大的金字塔庙坛,有144级台阶。还有白色大厦、楼台、宫殿,街道与运河交错,被西班牙殖民者称为“世界的花园”。在16世纪初,这座城市的居民达6万人之多,是当时世界上少有的大城市之一。阿兹特克人的这座城市规模和装备的工艺设计都让西班牙殖民侵略者惊讶和羡慕。

  毁灭原因

  殖民者

  从历史上看,一个落后的文明在一个先进的文明的侵略下,总会处于下势,阿兹特克帝国也不例外。在科尔特斯到达阿兹特克的宗教圣地乔卢拉城时,就借口孟蒂祖玛二世在乔卢拉设好了对付西班牙人的陷阱,对城中的阿兹特克人发动了一场血腥的大屠杀,死者多达三千多人。而在阿兹特克人的一次宗教活动中竟然借口阿兹特克人的人祭极其凶残而对庆祝的人群大肆的砍杀,当即有一些贵族和六百多平民倒在血泊中。不止这些,西班牙对城市的破坏也是不留余地的,墨西哥最早的并保存至当代的大教堂建造在特诺奇蒂特兰大庙的废墟上;在特拉特洛尔科,圣地亚哥教堂建造在供奉印第安之神"维洛波切特利"最大偶像的地方。他们是在毁灭一切以后再在废墟的上面重新建造自己的城市,将历史悠久的古城毁于一旦。

image.png

  疾病

  科尔特斯的一个奴隶患了天花,于是这种疾病就开始传播开来,使毫无抵抗天花能力的阿兹特克人迅速的染上了这种不治之之症,这些新大陆的居民不得不为他们这么多年的与世隔绝付出沉重的代价。对阿兹特克帝国,甚至整个美洲的征服,既是由武力,也是由病菌完成的。

  神灵崇拜

  阿兹特克人曾有一个关于来自海上民族的传说,是指一些白皮肤、白胡子的人从海上而来,教给他们各种知识,帮助他们建造神庙,后来又从海上离去,并许诺以后一定回来,这些人被阿兹特克人称为“克萨尔科约特尔”。所以当西班牙人到阿兹特克帝国的特诺奇蒂特兰时,他们的白皮肤给了他们极大的优势。阿兹特克人以为他们的神依照诺言又回到了他们身边,于是设宴庆祝。没想到这些“神”却毁灭了他们。而阿兹特克人为神灵而发动的战争的风格也给他们带来了恶运。他们的战争的目的是获得俘虏,以此来供奉神灵,并不是要将敌方至于死地,他们与西班牙殖民者以掠夺为目的的战争截然不同。这两种战争的双方遇到了一起,前者失败的结果是必然的。

  历史意义

  阿兹特克帝国留给后人的遗产是丰富的。玉米在全世界各地扎根,特诺奇蒂特兰在人们的脑海里仍是一座辉煌的古城。阿兹特克的帝国被毁灭了,但它的文明并未被消灭。像其他的美洲印第安文明一样,仍然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显示着它们的力量。阿兹特克文明及其它美洲的印第安文明经久不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

历史趣闻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