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未分类 > 香港灵异案件:赛马场灵异事件

香港灵异案件:赛马场灵异事件

时间:2015-04-27 11:06:07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香港灵异案件:赛马场灵异事件

香港赛马大概是19世纪由居港的英国鬼佬引入的,后被赐予“英皇御淮”名衔,100多年来蓬勃发展,常盛不衰,成为声势浩大、影响深远、参加人数众多、投注金额最大、盈利最丰的博彩业,如今已经取消了英皇御淮这几个字,赛马从一开始就是一种反映社会身份的方式,入会和做马主,都需要非常非常有钱,到如今马会会员和拥有名驹的马主仍然是香港社会身份的象征。香港商业社会是个非常讲究身份的社会,财富当然是最好的评价标淮,即使有再多钱在香港也不可能有什么特权可享,类似马会这样的地方正好迎合了这些人展示身份的欲望。

香港法律中《赌博条例》其实对公开赌博有严格定义,“亦非为任何人的私有收益(以博彩游戏的博彩者或在博彩游戏中博彩的人的身分赢得者不计)而筹办或经营,则该等博彩乃属合法”,“获发酒楼牌照的处所(b)进入该处所无须缴费(d)该博彩游戏并非以生意或业务的形式筹办或经营,亦非为任何人的私有收益而筹办或经营。如博彩游戏使用股子、西洋骨牌、麻将牌、天九牌或纸牌,则该等博彩乃属合法─”。

香港灵异案件:赛马场灵异事件

在这种情况下其实除了政府管理的六合彩,开赌场、麻雀馆、赌波、赛马场都不可以,但是麻雀馆馆主自称头家而非庄家,不抽佣金,赌者输赢与头家无涉;赛马在香港被看作是一项“高尚娱乐活动”,主持这项活动的香港赛马会名义上又是一个不牟利的慈善机构,正符合“亦非为任何人的私有收益而筹办或经营”的法律要求,故都能合法经营。但是黑社会控制的赌场和赌波集团就是非法的。

香港人买马常说“唔买就穷实,买就输实”,意思就是不买马注定会穷,买马肯定也会输,既然这样为何还有那么多人要赌马呢?买马是个老少皆宜的事情,有钱人花巨资坐包厢买马看比赛,穷人十块二十也可以买马站着看,投注又方便,电话、投注站、PDA到处可以下注,不同的是赌注大小和押注马匹,相同的是一颗感受强烈刺激的心脏!或许人在世间,人人都有赌博的心理,押小赌大,人人都有梦想搏个几十万、几百万,输了心甘情愿,赢了兴高采烈。也经常听说有过一夜暴富的赌马奇迹,冲刺瞬间带来荣华富贵一世,相反,也有马一出闸就注定倾家荡产的。

香港现在有两个赛马场,一个是跑马地,一个在沙田,不可想象,在诺大的马场,几万人在现场呐喊,每个人都在喊着自己“心水马”0既编号,“七号,七号,七号~~”,“1号,冲啊、冲啊~”叫声喧天彩纸飞舞,场上马蹄飞扬,彩色屏幕眼花缭乱,场外的无数人聚集在电视、电台前目不斜视、侧耳倾听,速度赛马在毫秒间决出胜负,场内七万人同悲喜,场外几百万人共命运,不在现场完全体会不到这种紧张又刺激的气氛,终生难忘,逢到赛马季,香港沦陷“疯狂”,万人空巷。

赌马的投注方式有很多类,独赢、连赢、位置、过关、单T、三重彩、六环彩等等,需要进行复杂的计算。马会装备了最先进的计算机系统,能迅速算出各种赔率。买马前,马迷要熟识马的质素、性能、状态、血统、年龄、专长、操练进度以及出赛时的配磅轻重、骑师搭配、排挡位置、场地适应等,这就需要参考马经和马评,里面提供赛马消息,各种赛段的赛马名称,什么“劲多胜”“光辉出击”“威力无穷”“天生我财”,还包括Q、T、单T、殿、QP、四连环、孖宝等,马匹状态、肌肉品相、赛事场次排位、赛前晨操、试闸,骑师赛绩资料以及服饰、读者最关注的赔率、一些马评人提供的贴士等,赛后会有赛事结果、派彩和赛后检讨等。

这时香港街头,经常看到年轻的后生仔到白发的老伯认真看书或头戴耳机听新闻,口中念念有词,请不要误解,更不要打扰他们,他们不是在学习文化考大学亦不是关心时政、忧国忧民,此刻他们的内心正在进行复杂的赔率计算和决定买哪匹马呢!

沙田马场于1978年落成,场地一流,交通方便设备齐全,跑道是古典英式的顺时针方向,马厩里不仅有空调、吊扇,在比赛场地,还淮备了流动的降温站,这些流动降温站将跟着比赛的马匹,在比赛休息时间随时恭候,装修豪华比酒店还要舒适。跑马地马场1995年重建,又叫快活谷马场,使用已经有一百多年,因为跑马地的地理,在港岛中部湾仔区,东、南、西三面环抱山,北朝维多利亚港,闹中有静居住于此好不快活,加上英文名Happy Valley所以叫做快活谷,我觉得快活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举办赛马活动吧。今天讲述的案件就是跑马地马场出现过的灵异事件。

香港灵异案件:赛马场灵异事件

关于跑马地的灵异传说好像流传最广的是猛鬼三角地,其实Happy Valley命名的时候比建立马场更早,可见和跑马绝无关系,当年这里墓地林立,当时的英国人觉得死后会到极乐之地,而Happy Valley更是英国很多坟场地区的名字。当年埋葬了很多非华籍基督徒的墓场,最后形成香港坟场、波斯坟场等,坟场灵异传闻层出不绝,这是一个角。跑马地马场于1918年2月26日曾发生惨痛的火灾事故,死亡人数高达六百多人,是香港历史上死亡最惨重的意外火灾,当时举行大型赛马会,因为场馆设备简陋使用木制搭建,混乱中引起火灾导致惨剧,史称跑马地马场大火,之后就有流传灵异事件,直到近代才慢慢销声匿迹,这又是三角形的另一个角。

另一个角就是嘉宁径一带的何东中学及圣玛利亚堂,传说深夜有鬼怪出没,这三个角形成了名噪一时的猛鬼三角地,具体有没有已经过去百年了,这些资料都是我从其他渠道得来,翔实与否,无法考证。

先介绍一下跑马地马场的建筑,马场进去以后即是会员看台,再往前是公众席广场,就可以看见跑道和草地、远处的彩色大屏幕等,看台西边是马匹亮相圈,再往西是马房弯露台和赛马博物馆,有很多建筑和马厩,用来存放马匹和工作人员房间。马厩在地面一层,宽敞痛风,排列整齐,每间马房都有专门的铁闸和密码,里面是木制封闭式围栏,每个马格有下扇门和上扇门,上扇门打开可以看见马匹颈部以上,下扇门用来挡住马匹出入。比赛马匹一般都在前排马厩,后面的马房是一些马主的私人马匹和母马、马驹等饲养地。

后面这个场地的马房,中间有一道高于母子两驹嘅密封式木栏,间开两条通住不同马房的小路,通常以一对对母子排列,每对左右再有两位牧场人员牵引,走过呢段路,往后嘅,各位都知会发生羊事,就是幼驹超过哺乳期被带走,进行单独饲养和训练,再也见不到母马,从此两马不再相识。因为有一道高栏阻挡两驹视线,母子最初都以为只系马伕如常带去放草,到发觉已成陌路时,当你听到幼驹种骨肉分离时的凄厉嘶叫,简直闻者心酸! 所以做亲呢个程序的牧场人员,多少都要有忍心;或者做多几年,直头麻木左,管它母子分离之苦。

这样群幼驹被分隔后,就正式叫做 Weaning,住专用马房(Weaning Barn),特色是马格之间的木墙会有窟窿仔(peep-holes),幼驹可以望到隔离屋,不至于那么孤单苦闷;另外由马房一直通往各训练场地嘅路径,都会用同一种物料铺设,路边亦没有渠位,尽量避免幼驹踩错脚而受伤。至于母驹嘅情绪只会在初期受影响;马的记忆力只系短暂,到多个月后诞下新一胎,就只会忙照顾细佬妹,早已忘记丢失幼仔,甚至都忘记自己已经是二胎、产过幼仔了。也有很多母驹见幼驹被带走情绪激动,不吃不喝影响健康;更有母驹在产仔过程中因为分娩问题而死亡的,有时是幼仔存活下来,有时跟随难产母亲一同死亡,还未出生即已死亡。

2001年非赛马季期间,有很多赛马在马厩饲养,其中有匹在马厩待产的母马叫“神威X”,到临产之际,因为饲养人员林伯忘记在马格上扇门吊草,结果导致母马闲时啃咬木隔断的木材,呼吸系统受损,在分娩过程中影响了身体状况,导致死亡。在马房里,每一马格上扇门侧,通常都会用网吊一大包禾秆草,用来俾马在闲暇时咬两啖当零食,一来好过食糖果容易搅肠沙,影响消化和肠胃;二来亦尽量避免马匹闲暇时养成咬木(Cribbling)嘅坏习惯,搅伤呼吸系统。赛马的饲养非常严格,而且食物配比专业,如粗糠、穀壳、燕麦、粟米和酵母菌(yeast),以及甜菜头(beet pulp)、鱼肝油(fish meal)、波邦素(bourbon mash)、亚麻籽(linseed/flaxseed)、棉花籽(cotton seed)、番红花(saffron),甚至紫花苜蓿(chopped alfalfa)、黄豆草(soybean hay)、竹糖衣(dark cane molasses)等稀有植物。

特别对于价值上千万的纯正血统的马匹,稍有饮食问题或者身体异常,赛马成绩就容易受到影响,据说马匹每天喂养饲料细化到每盎司。在遗传学上,血统纯正嘅意思就是家族交配,在种马的培育过程中禁止杂交,其实这会带来近亲结婚的危害,搞到身娇肉贵、体质这么差,个别还神经迟钝、涎水横飞、只会疯跑,想来这方面人类应该更聪明、吸取教训,所以,表哥表妹们就不要走那么近了…

“神威羊”在分娩过程中呼吸系统受损,在产仔过程中出现窒息情况,最后还是凭借顽强的生命力把幼驹产下,随后在舔仔的无力动作中不无留恋的闭上了眼睛,伟大的母亲为了换取新生付出生命的代价。母驹死亡后,幼仔立刻送到恒温房护理,度过危险期后由其他母驹喂养,可能是生物的天生本领,不是自己产下的幼仔身体没有独特的气息,所以母驹并不是很亲近这匹遗孤幼马,好在等其他幼仔喝完奶后还有剩余,幼驹体格不如其他健壮,林伯见到此景都感到伤心,深深自责。

过了一月有余,某日夜间,林伯在马厩正常巡视,添加草料和检查马格门栓,完成工作后淮备离开马房,走到门口后,突然整个马房内很多马匹开始惊叫,情绪激动,部分跳跃撞门,部分长嘶,似是有异常情况出现。马惊是件非常恐怖的事,马匹力量很大,如果在骑行过程中马受到惊吓会甩掉骑师或者狂奔,导致受伤;在马厩内受惊,会撞击护栏导致肌肉拉伤,并影响比赛心理素质。林伯迅速打开电源,寻找有冇异常,或者是其他动物侵入,按道理来说,如果是猫狗之类动物,马根本不会害怕,除非黑熊、老虎,但是这时在城市里而且是管卡重重的马场,根本不可能出现猛兽。

因为马厩的灯光不可以太亮,以免刺激马匹眼睛和影响睡眠,所以林伯打开整个电源也没有很好的视野,林伯同多名同事在骚动和嘶叫声中分头查找原因。林伯走到马厩的一条路上,突然看见有一匹马出了马格,站在路中间,四处探视,努力嗅觉,两侧的马格里的马匹都好似在躲避这匹马,惊恐不已,林伯感到奇怪,不可能会让马格里的马匹擅自跑出来,个个马房都落闸而且赛马价值不菲每人都不敢大意,头先才巡视完。正在犹豫时,林伯和同事往那匹出格的马走去,突然看见此马高高跃起,前蹄在空中乱踏,然后往门外跑去,越过防护栏,冲到了跑道上开始四蹄狂奔。林伯不敢大意,立刻拨打电话报警,其他人开始在赛道上追马。

林伯报警完,又重回马厩,发现马匹已经全都安定下来,恢复平静。林伯又开始逐个马房检查闸门和有无马匹丢失,从一排马厩转到另一排马厩,转到一排马厩时,林伯突然看见那匹已经跑出去到赛道上的马匹正站在一个马房前,用脑袋拼命的在顶马房的下扇门,想要探寻什么。因为林伯也怕马惊后踢人,所以绕到马房后面,通过马格的窟窿观察,发现这匹马已经把脑袋顶进了马房,正在舔舐一匹幼驹,而那匹幼驹正是母驹难产留下的孤儿,跟马格内其他马驹相比身材瘦小,营养不良。这时,林伯才认真观察这匹马,左看右看才发现竟然是“神威羊”,那匹难产已经死去一个多月的母马!

这时,警方已经赶到马场内,同马会工作人员和饲养人员追寻了一圈赛道也没有找到那匹马,在黑夜的赛道上神奇消失了。于是大家一起重回马厩,这时“神威羊”舔了很久幼马后,然后抬头长啸一声,离开幼驹马房,冲着马厩的墙壁奔跑过去,林伯瞪大眼睛看着,神威羊就这样冲到墙壁前,突然消失了,就象墙壁是层气体穿了过去,只剩下林伯呆立在原地。后来,林伯说,他等警方和其他同事进来后清醒以后,特意到神威羊消失的墙壁前仔细研究很久,摸了摸墙壁还是水泥,没有什么异常。因为没有任何赛马丢失,也无马匹和人员伤亡,这件事最后警方正常结案。

此后,再也没有碰见深夜马匹出格的事件,而林伯和同事们再也没有见到“神威羊”再出现,此后他们对“神威羊”的幼驹照顾有嘉,成年后不再体态瘦小,还在后来的比赛中为马主赢过几次,应该可以告慰神威羊的在天之灵,不仅仅是人会有魂灵,每个生物应该都有,特别是这种母子情深,难以割舍的血肉之痛,神威羊“灵体”的出现应该不算恐怖,尊重神威羊的出现,更尊重它做为母亲的伟大情怀!

从有马场起的一百多年里,在马场死去的赛马应该有很多,大部分都是“造马案”、“毒马案”中死亡的赛马,这些可怜的动物在人类的贪欲中沦为牺牲品。“造马”就是骑师与不法人员、外围赌马庄家等串通,用过松或过紧力量勒肚带、关键时刻不加鞭等恶劣手段故意让本该跑前的名驹落后,使素质稍逊的赛驹超前,“造”出一般马迷意想不到的结果,也就是爆冷,甚至还可以做出造马者想要的名次排序,这样他们就可以按计划投注,赢得高赔率,谋取暴利。“毒马”就是一些心怀叵测的非法谋利人员用重金买通马夫,在饲料中下慢性毒药,使本来状况极佳的赛驹在比赛中失常,或毫无斗志,或奔跑乏力,从而赛出他们“理想”的结果,骗取巨额彩金。在很多年前经常发生,一度曾有六十匹马中毒。

“毒马案”现在已经不见了,但“造马案”还时有发生。1983年的造马主脑兼大马主杨元龙为首的上海帮造马案,引起轰动,一代枭雄不是作古便是人间蒸发。1998年3月18日,马圈发生本地骑师集体造马案,沙田日赛尾场之前,廉署人员忽然掩至沙田马场骑师室,任何人不得出入,随后只作有限度放人,最终仍超过10位骑师、练马师、见习骑师,分别若无其事或西装蒙头被带返廉署,又揭造马丑闻。

好在“香港胜在有ICAC”,除了马会本身,还有廉政公署和警方在行动。2002年香港廉政公署侦破历来最大规模兼营造马及非法外围马活动集团,包括冠军骑师在内的20余人被捕。廉署发现有外围马客户下注极大,有日晚几场比赛的几笔投注额都是500万港元。调查人员发现,该集团可能从前一年的9月就开始非法经营外围马,涉及投注额近亿港元,来自南非的冠军级骑师霍达也因涉嫌此案而被捕。

霍达在香港策骑过不少名驹,包括让港人钟爱的“靓虾王”和“电子麒麟”。1971年2月20日警方得到马会充份合作,费尽千辛万苦找到线索,锁定目标实行抓捕,终于拘捕到骑师彭利来和涉案的一干人等,揭露一场惊天毒马事件,永远都是痴狂的马迷和善良的市民在最后才知道被千了,而一直被愚弄的结果就是被骗进了不知几多血汗钱。回顾近年来,香港马圈已不只一次被揭发赛马丑闻,再翻看警方档案历来较大型造马案后,对十赌九骗这句话确认不已。

马会在香港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每年收入大概都在800-900亿元,在扣除开支及向政府上缴的一成税收后,全部用作慈善事业。马会有严格的监管机制,容不得骑师有丝毫做假。一旦发现,立刻开除。 每场比赛前,都有专业检查员对马匹进行严格检查,骑师则要过磅称体重;比赛时,起跑线的闸门全部用电脑控制,跑道沿线布满了各种检查人员,而且安装有多部电子监视器,跟踪监视每一匹马和骑师的动作,并从不同方位进行录像保存;

在比赛终点,还设有高精度摄像机,用以鉴别马匹冲刺时的细微差别;比赛前五名的优胜马匹均要接受尿液和涎水检测,以确定是否服用违禁药物,优胜骑师则要再次过磅复称体重。一旦发现马匹和骑师有作弊嫌疑,赛马会会对其施行非常严厉的经济制裁,严重的还会交由司法机关进行立案处理。

在赌马管理方面,赌马的一切投注和兑奖程序,全部由电脑系统控制,这套系统可在几分钟之内淮确算出涉及上亿元资金、上百万宗投注和近10个投注项目的博彩内容。精确的技术,严密的管理,大大提高了赌马的公正性和淮确性。只可惜再公正的技术和科学也敌不过人类行骗的大脑和对金钱的贪婪,随着管理的严格和更多监督的举措,作弊案件已经越来越少了。

马场的夜更人员曾经在跑道区域内的草地上夜间巡逻时,发现有模糊人影在跑动,于是追赶寻找,结果一无所获,这种情况有很多夜更人员碰见,有一次还有人因此受到惊吓,拨打警方求救电话,但是警察在草地上排成一字逐步查找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跑马地场地为了应付将来有可能遇见的百年不遇的水灾,实施排水渠挖掘工程,施工地盘人员在工作期间,进行地下淤泥清疏工作时,挖到很多尸骸,根据年份判断已经有百年左右,推断是以前这块湿地改建成马场时,有部分坟场的区域可能没有被完全改造,只是被铲平或填埋。那些夜更人员碰见的诡异人影到底是跑马地大火遗留的孤魂,还是百年前坟场的“居住者”嫌赛马季人们太吵,夜间出来散步求个清静呢,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一起了解的事件里存在未解之迷,当然事件部分也有可能是当事人存在精神状态问题,没有合理解释。每年赛马这么多的资金,黑社会和非法赌波、外围马集团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宝藏。非法赌波、外围马更是花样翻新。电影中经常见到的片段,在茶餐厅、唐楼里大家随便下注押马,有人收数,也可以打电话给分管高利贷的外围马直接下注,以后再付钱,都是非法赌马行为,早年间外围马集团和警方内部人员勾结,进行非法收益。

现在则则借助高新科技来犯罪。为了从根源上切断非法“外围马”的“财路”,赛马会开始广设场外投注处,让赌马“突破”马场围墙,方便广大马迷就近赌马;而后又及时采用各种先进设备、技术,与非法“外围马”抗衡。目前,香港赛马会共拥有4个电话投注中心,电话投注柜位近4000个;设立场外投注处一百多个,遍及港岛、九龙、新界各个地区;场内外共有人工售票窗口3800多个,自助机2600多部。全港还开了80多万个电话投注帐户,有近9万个“投注宝”。

外围马集团利用电脑、液晶体显示屏、马缆及其他物件就可以开展非法赛马活动,同六合彩外围一样,赌博大盘利用官方结果,入门简单,投注方便,中奖几率更高。犯罪歹徒充分利用网络覆盖面宽、传递迅速、难以阻隔等优势,凶狠地分食马会的投注金库。由于更方便、更淮确,参与非法外围马投注的人士出手非常大方,警方人员在查核电脑记录时,发现涉及金额非常之巨,部分户口的款额竟高达数百万元!而这些资金,原本都是该流入赛马会投注彩池的。据估算,近年来,每年大约有200亿资金被非法外围马和非法赌波吸走,不仅大大拖低了跑马投注,而且减少了政府税收,降低了慈善基金。

有次警方在抓获一个外围马集团时,同时抓捕多名参与外围马下注的人员,其中部分需要做警方证人。其中一名人员郑X在警方录口供时,讲述了在参赌过程中的一件事。当时在外围马下注后,他去了跑马地马场看晚场赛况,在公众席看台上碰到了一位朋友,也是同时在外围马下注,于是大家一起看比赛现场。

期间,郑羊发现这位朋友有些不正常,平常马迷个个在现场都激动紧张,可是这位朋友当晚非常冷静,只是盯着跑道和屏幕,没有振臂高呼也没有特别关注自己押的马,郑羊没有在意觉得可能是他身体不太好,因为天气很热还穿了很厚的外衣和戴了帽子,而且还要集中精神盯住自己押的几匹马,于是等到比赛结束,又是跟平常一样,一个没中,基本上全赔。于是郑羊淮备离开马场,这位朋友还没有想离开的意思,郑羊没有押中马心情郁闷,于是就没有再管他,自己离开了跑马地马场。

过了几天,郑羊又开始下注,马仔过来收数,马仔随便提起前几天有人打电话大数目投注,结果没中,后来去收数发现这人已经因为数目巨大还不起债,结果丢下高龄老母跳楼自杀了,结果高利贷自认倒霉。郑羊没有在意,因为每年因为赌波跳楼做空中飞人、大耳窿逼死欠债人的事太多了。隔日,郑羊到处借钱,到了那天同他一起在马场看赛况的朋友家时,进入单位大吃一惊,发现家中竟然挂了那个朋友的遗像,黑色镜框,只有老母在家,问其老母原因,竟然是赌博输了怕人追债跳楼了,郑羊心生叹息,又失去一位好“赌友”。

临走时随便问起自杀时间,竟然是他和自己去马场看比赛的前一天,不禁全身冷汗,立刻给这位朋友点香行礼,烧了阴司纸。之后,郑羊越想越怕,如果那位朋友已经自杀了,那晚见到的“他”又是谁呢?为何会让自己碰见?是关注自己还是关注那晚赛况呢?到后来,郑羊已经有些神经质,同警方讲话九晤搭八,不过一个两手空空、家徒四壁还成日沉迷赌马的赌徒,也已经不象个正常人了。

金钱、娱乐、法治这三匹马在赛马文化中巧妙结合,形成动态平衡,互相制约齐头并进,和香港的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赌马生活已成为香港中西合璧和多元生活方式多年不变的最佳写照,一定还会继续下去,成为独特的香港文化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赌博要有度,以免打开欲望和疯狂的闸口,魔鬼般冲动如同洪水挡也挡不住,搞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杀人劫数铃铛入狱,为时已晚。每个人都有心魔,要说活在现实社会,谁人没有过赌博心理呢?若不是赛马即是其他方面,工作、爱情、权力、地位,或多或少都想过以小搏大,希望得到更多满足,人生搏出个好彩;目标总是更高的“打吡”,眼高手低、想入非非,“一哩赛”刚出闸就折戟沉沙,命途“中距离”被扳倒,人生“快活谷”空余恨。

“喜威宝”是否夺头魁、“超力旺”有未冲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念好心中那本“马经”,驾驭好感情、金钱、理智这三匹马的位置才是“独赢”,否则人生连个“安慰奖”都不给你!

相关文章

.

未分类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