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历史趣闻 >  巴蜀图语

巴蜀图语

时间:2022-06-24 作者:迷迷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巴蜀图语,又称巴蜀符号或巴蜀图形文字,是在被外界称为"世界第九大奇迹"的三星堆遗址中,四川省出土的战国至西汉初的文物上,发现的一些图形符号。

巴蜀符号,是在中国四川省出土的战国至西汉初期的文物上,发现的150个不同图符,统称“巴蜀符号”。它们多数是实物图像,既没有动词、形容词、和连接词,也没有数目字,这还不能构成文句,只是看图解寓意的符号,既和甲骨文、古彝文不同,也与后来的巴蜀文字不一样。我国学者钱玉趾认为这些图符可能是2400多年前的一种拼音文字。也有人推测“巴蜀符号”可能和金文一样,属于四川远古时代遗留下来的象形文字,但无人可解读。另外还有七部令人费解的文字古字还有《仓颉书》、《夏禹书》、《红岩天书》、《夜郎天书》、《蝌蚪文》、《东巴文书》、《峋嵝碑》。

  t01a33978cb972d0a77.png

基本信息

中文名

巴蜀图语

又称

巴蜀符号

出自

三星堆遗址中

年代

公元前9世纪西周到公元前1世纪西汉之间

 

载体

铸印或刻划在器物(铜兵器、铜乐器、铜玺印等)上

表现形式

图形符号

图语数目

二百多种

发现地区

巴蜀地区

目录

1简介

2用途

3地位

4发现

5考证

6破译

7解读破译

8意义

9小说名

折叠编辑本段简介

巴蜀图语,又称巴蜀符号或巴蜀图形文字,是在中国四川省出土的战国至西汉初的文物上,发现的一些图形符号。

巴蜀符号指古巴蜀地区铸印或刻划在器物(主要是铜器,也有少数漆器、陶器)或印章上的一种定型化的象形文字,是古巴蜀文化体系的一种表现。巴蜀地区发现的古文字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图像性的符号,即手掌、花蒂、水波、房屋、人头和虎、鸟蝉等;另外是一种文字性的符号,少数与古汉字一致,多数迄今未能释读。“巴蜀符号”即是指前者,而“巴蜀文字”则是在“巴蜀符号”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所以,“巴蜀符号”比“巴蜀文字”更加古老。

许许多多的巴蜀符号中,面具纹、神树纹、眼形器纹、手形纹、心形纹、璋形纹、戈形纹等,仍然带有原始巫术色彩,这些符号不能一个符号、一个图形地宣读,只有当这些图形符号构成一组特定的“符号”时,它们才有意义,并且这种意义只有当事人才能解释,这些莫名其妙的解释为“巴蜀符号”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它们是文字?是族徽?是图画?或是某种特定的标志即地域性宗教符号?或者,其中某些部分具有文字意味?人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因为带有“巴蜀符号”的器物出土较少,加上没有历史文献的记载,“巴蜀符号”也一直没能被破解。

折叠编辑本段用途

巴蜀图语主要分布在铜兵器、铜乐器、铜玺印等器物上。典型的巴蜀图语是虎纹、手心纹和花蒂纹等等,由于其形状非常象装饰性的符号,所以一开始并没有把它看作文字,随着考古工作的进展,越来越多的类似符号被发现,目前主流观点认为这是巴蜀古族用来记录语言的工具、族徽、图腾或宗教符号,是一种象形文字,是巴蜀文字的雏形。据推断巴蜀图语可能产生于古蜀国开明王朝时期。

已发现的巴蜀图语超过二百多种,九成以上是刻在铜兵器上的,年代在公元前9世纪西周到公元前1世纪西汉之间,前后延续长达800年之久。

折叠编辑本段地位

巴蜀图语,在中华民族文字起源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与仙居蝌蚪文一样完全没有被破解,它的解读将对我们了解神秘的古巴蜀王国文化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是我们揭开三星堆文明的秘密关键。 目前关于巴蜀图语大致有3种说法:巴蜀古族用来记录语言的工具、族徽、图腾或宗教符号,四川省文史馆研究员冯广宏认为:"巴蜀图语"就是巴蜀文字的雏形。 有报道称,巴蜀图语就是古彝文。

折叠编辑本段发现

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在四川地区陆续出土的青铜器上,考古学家发现了一些神秘的图案,这些图案和后来发现的青铜戈上的戈文、印章,被学者推测为古蜀人的文字。有些学者把这些图案、戈文、印章统称为"巴蜀图语"。这些蕴藏着丰富的形制、玄妙的纹饰的图语,成为观看古蜀文明的窗口。

20世纪20年代,成都西门外的白马寺一带陆续出土了许多造型特异的古代青铜器。这些青铜器是工人在挖土烧砖时发现的,由于缺乏保护,很快被哄抢一空;没过多久,这些青铜器又从工人手中流到古董商那里。

一些懂行的古董商发现这些青铜器不仅造型怪异,上面还有一些动、植物形的花纹和一些很像文字的符号,消息一经传出,青铜器价格迅速上涨,成为古玩市场上的抢手货。 收藏家开始对这些青铜器进行研究,由于当时人们所认识的古代青铜器主要是在中原地区出土的,成都发现的这些看起来形制古朴的青铜兵器,被误认为是夏代中原文物,写进考古书中,却不知将其年代整整提前了1000多年。20世纪40年代,考古学家卫聚贤在《说文》上撰文认为这些青铜器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巴蜀文物,据此提出"巴蜀文化"的概念,并一直沿用至今。20世纪80年代,四川省博物院研究员李复华、王家佑把这些青铜器上的符图命名为巴蜀图语。

折叠编辑本段考证

折叠巴蜀图语

西汉史学家扬雄在《蜀王本纪》中有一段武断的记载,"是时人萌(民)椎髻左言,不晓文字,未有礼乐"。说的是古蜀人不认识字。在巴蜀图语发现之前,古蜀文明没有文字甚至一度成为考古界的共识。文字是文明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高度发达的古蜀文明却没有文字,似乎是一个反常的历史现象。

折叠巴蜀戈文

比巴蜀图语稍晚出土的四川战国土坑墓出土的青铜器上,考古学家又陆续发现了一些个体或成组的符号,这些符号跟汉字中的象形字极为相像,似乎已经具有了文字的特征。迄今为止,这些符号已经出土了一百多个,成组的联文符图很复杂,似乎想通过一段内容来表情达意。

几乎在巴蜀图语问世的同时,在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陆续出土的巴蜀铜戈上,考古学家又发现大量铭文,这些铭文跟巴蜀图语似乎不是一个文字系统,考古界称之为巴蜀戈文。这些戈文已经与方块文字具有了更多的相似性,它们像汉字一样直行排列,字与字之间留有行距,如同中原的竹简书一样。

古蜀不仅可能有文字,而且还出现了两种可能是文字的符图,这个意外的发现让考古学家欣喜不已。然而,他们发现,这些戈文不只是出现在巴蜀地区,连湘西山地也有发现,似乎是当时一种通行于西南地区的类似文字的图案。

折叠用来表达

巴蜀图语用图来表言达意,无独有偶,汉字中也有大量的图语存在,这些图语往往跟民间风俗有关。旧时人们新砌了房屋,要在墙上画只花瓶,瓶中插上牡丹,牡丹乃富贵之花,取其谐音,意为平生富贵;床上往往雕上蝙蝠与鹿,意为福禄双全。

1954年以后,四川地区接连有印章出土,这些印章多为方形和圆形,上面雕刻着文字一样的符号,它们似乎兼有巴蜀图语与巴蜀戈文的特征,考古界称之为巴蜀印章。

折叠编辑本段破译

胡成荣和窝底子确从2009年4月8日开始研究三星堆的神秘字符,其间参照了《三星堆之谜与彝族文化渊源》《龙腾鹰翔虎啸蜀》等有关三星堆文化和凉山文化的书籍,他们先后在凉山的6个县市请教过数10位名气很大、很专业的彝族毕摩和能准确识别古彝文的民间人士,他们都能够对照毕摩经书对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这62个字符进行了识读和释义。

经过8个多月的鉴别识认后一致得出结论,这些字符是早年的巴蜀古彝文,"只是每一个人识读的字数多少不等而已,我自己也能识读与诠释的就达44个字"。胡成荣说,对于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62个字符,他们都能够在自己的经书里可以找到原始的字形和读音。

胡成荣认为,包括自己都可以识读和释义的有44个字(约占总字数的70%),加上在《滇川黔桂彝族文字对比研究表》中也可以查到的9个字,两项合计53个字,约占总字数的85%。为此,三星堆博物馆陈列的那篇字符中仅剩下9个字尚待进一步翻译和识别。这之后,胡成荣在10位毕摩经师的指导下最终也释译出了最后剩下的那9个字,为破译出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巴蜀图语"打好了基础。

折叠编辑本段解读破译

折叠"一诗"与"三书"

胡成荣老人和窝底子确共同努力,通过认真地对巴蜀古文和古彝文进行对照解读、破译后认为,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这62个"巴蜀古彝文"应该分两个段落来解读,前一段应该是一首彝文记事诗(胡、窝将之称为"一诗"),而后一段的意思应是古代一种侦查结案制度的官方或专家导语(胡、窝将之称为"三书"),或说是一种重要的法度,抑或说是一种军事命令与管理制度,是具有巴蜀古彝文特有属性的"一诗"与"三书"。

折叠解读

通过用彝语解读,胡成荣和窝底子确认为,前32个字其实是一首诗。意思是"明君掌握权力的顶端,兽类以大象为最大(尊贵),牛羊满林地(指富裕或可翻译成牛羊适宜在林地中生长);杰出的法官判断事理一针见血,皇帝的儿孙最容易接过权力的权杖,日月人和鸡和睦相处(人要和大自然和谐相处)"。破译或者说原古彝文的翻译结果说明,在古代时候早已经有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存在了。

他们认为后面字中的前10个字意思大致是:"牛皮口袋(或獐皮口袋)被鼠咬破(留下痕迹),(以此为突破口)巡查兽类的踪迹";认为这可能是古代的一种侦查手段或者侦查制度的缩写。其余的字翻译出来是"命令六龙(人名)掌管兵马牛(军权),指(一)名(人)掌管财务(财权)",翻译出来的意思可能是指的一种财务管理制度,说的是必须加强财务管理工作,要把责任落实到具体的人头上去。所列62个字的左下方那几个字从字面上直译的意思是"决定要放过年(假)"。意译的意思可能有"年终之后可施行或可执行",这可能是一种公文类型的书写手法。

折叠巴蜀刻符

胡成荣认为,上述这些巴蜀古彝文字,考古界因不识其字,不知其体,更不懂其所书写的内容,故称其为"巴蜀刻符"或者"巴蜀图语"等不一而足。事实上,这些巴蜀古彝文与今西南彝文之间的字形、字音、词义和语法均属相同关系。两者之间字字相通,句句相通,古今相通,语法也相通,因而可以用古彝族文字准确破译出来,这些证明,所称"巴蜀图语"、"巴蜀文字"不仅是古彝文,而且是"四体古彝文字"。

折叠原始文字

胡成荣和窝底子确认为,早期的彝族象形表意文字,是最早的原始文字,是从万年以上的象形表意原始文字中保留下来的,是早期象形表意古彝文,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62个字100%可以用古彝文解读破译。所陈列的这些字,在凉山彝文中可以查找出36个字,约占总字数的58%,在凉山毕摩经书上可以查找的有12个字,约占总字数的19%,在川滇黔桂彝文字中可以查到的字是14个,约占总字数的5%。所以他们认为,之前所称"巴蜀图语"其实就是古巴蜀四体古彝文字无疑。

折叠编辑本段意义

折叠三星堆文明和古彝族文化可能同源

"可以肯定的是三星堆文化与彝族文化有很多相似性,两名古彝文研究者经过实地考察研究分析做出的译文还是有非常高的可信度!但是如果能够找到相关印证将是一个突破!"西昌学院彝语言文化学院教授阿牛木支认为,自三星堆遗址发现以来,其一直在四川、云南、贵州一带的彝族人之中获得了某种隐秘的认同,三星堆文化与彝族文化在器物、文字等方面非常相似,三星堆文明和古彝族文化可能同源。他认为要是能在考古发现、毕摩的经书以及文献找到一些和"神秘字符"一样的字或者句子,通过考古发现和研究找到生活方式、迁徙路线、祭祀方式等方面的印证的话,那将是对三星堆古文明研究的一个突破。

有学者研究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神秘文字符号,无论是巴蜀图语还是三星堆出土的7个刻划符号,都是对古蜀文明的研究,百家争鸣更有助于古蜀文明的研究和交流。

折叠编辑本段小说名

折叠相关信息

为鱼离泉说著小说,分古羌圣山、蚕丛宝藏和大禹地宫三部。

在长期与自然灾害做斗争的过程中,古蜀人发展出一套独有的天人理论,并将文明记载在后世至今无法破解的"巴蜀图语"中。相传,只要掌握了巴蜀图语,就能寻找到远比三星堆、金沙遗址更大规模的祭祀坑,那是古蜀人在去往人类"最后的伊甸"前,留给世间最大的一笔财富。里面更记载着整个华夏文明在夏商时期不为人知的秘密,以及关于人类能在短短数万年间成为世界主宰的真相……

折叠内容简介

《巴蜀图语Ⅰ古羌圣山》:

一桩离奇的车祸,7个游客的消失又再现,7个铭刻在眉骨的神秘字符,每一个背后都隐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表面平庸的记者,性格冲动的女警,身份神秘的华裔混血美女,名声显赫的考古师徒,冷酷的雇佣兵,老狐狸般的犹太商人,7个看似没有任何联系的陌生人,却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

被羌族释比传唱了千年的"羌戈大战"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由氐羌建立的古蜀文明,又与华夏文明有着怎样的传承?以"纵目"为尊的蚕丛王朝,与中东的闪族人是否有过交往?而远在美洲的玛雅文化,又是否与消失的古蜀有着某种特定联系?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为什么创造了灿烂青铜文化的古蜀文明到了美洲却又找不到金属的痕迹?随着主人公调查的深入,《巴蜀图语(Ⅰ古羌圣山)》将那些隐藏在历史铁幕后的真相就此被轻轻掀开一角,而更多更震撼人心的秘闻,也渐渐展露在世人面前。

《巴蜀图语Ⅱ蚕丛宝藏》:

蚕丛宝藏中莫名出现的对手,显露出一个寻求长生的神秘组织高深莫测的实力,能将人变成丧尸或石头的试剂,带有强大力量的符文子弹,都昭示着这个组织对于长生的渴求,从来不曾停歇。而宝藏之中的九宫格和青铜机关人,也渐渐地展露出巴蜀地区的远古文明对于青铜的利用,已经到了让现代人望尘莫及的境界。当宝藏最终崩塌,肖炘杰等曾进入过古羌圣山的七人,又是否能带着珍贵的圣水和黄金面具逃出?

七个看似没有任何联系的陌生人,却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死里逃生的七人,已经确定眉骨之间的神秘字符是巴蜀图语中被古蜀祭祀所用的符文,这些带着诡异纵目诅咒的符文,鞭策着七人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追寻真相。

《巴蜀图语Ⅲ大禹地宫》:

逃出蚕丛宝藏后,来自那个神秘组织的特工萨迦得带着圣水和沈教授师徒消失,在第一次寻找大禹地宫失败之后,存放资料的电脑失窃,肖炘杰和西玛等不得不向那个嫌疑最大的组织追查真相,而越是接触这个组织,就越是感觉到他们的可怕,最终曾经经历了"神降"的西玛甚至差点被献祭。在逃出组织的追捕后,国内的传承了几千年的"世家"也渐渐浮出水面,这些古老的家族守护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在史料中也有着含糊的记载,一切的苗头,都指向当年西南之地的一场因为信仰而产生的大战。

折叠作者简介

鱼离泉,原名于宇,男,现居天府之国,游走于幻想边缘的80后写手。在《女刊》杂志担任多年首席编辑,后转为网游策划。作品《印魂》曾获"新浪第四届奇幻武侠大赛"优秀奖,知名奇幻架空世界《九州志》脚本提供者,已发表《颜七夜。刺》、《颜七夜。牵丝》等多部作品。

下一篇: 青铜大立人

相关文章

.

历史趣闻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