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历史趣闻 >  青铜立人像

青铜立人像

时间:2022-06-24 作者:迷迷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青铜立人像在三星堆出土,三星堆祭祀坑出土了数量巨大、种类繁多,诡秘怪异的各类文物。

QQ截图20220622134237.jpg

基本信息

中文名称

青铜立人像

外文名称

The bronze statue of a man

172厘米

底座高

90厘米

 

通高

262厘米

出土时间

1986年

质量

180 kg

目录

1简介

2环管状手之谜

3人物

4解说

5价值

折叠编辑本段简介

青铜立人像高172厘米,底座高90厘米,通高262厘米 1986年于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整体由立人像和台座两大部分接铸而成。立人像头戴莲花状(代表日神)的兽面纹和回字纹高冠,最外一层为单袖半臂式连肩衣,衣上佩方格状类 似编织而成的"绶带","绶带"两端在背心处结襻,襻上饰物已脱。衣左侧有两 组相同的龙纹,每组为两条,呈"已"字相背状。

我国已出土的青铜器中大部分是礼器,主要用于祭祀。

折叠编辑本段环管状手之谜

折叠前言

三星堆祭祀坑出土了数量巨大、种类繁多、诡秘怪异的各类文物,足以证明殷商中晚期至西周早期的

青铜立人像

青铜立人像

古蜀国,正处于各种原始宗教观念杂存并茂的时代,近十几年来,史学家们通过对三星堆出土文物的研究,已揭示出三千多年前古蜀先民存在着对祖先英雄--蚕丛、鱼凫、杜宇的崇拜,也同时存在着对图腾自然物--蚕、鱼、凫、竹、太阳、鸡、树、山的崇拜。在2004年第4期的《四川文物》上有学者著文分析了三星堆存在的"眼崇拜",令人深感三星堆还有许多待解之谜。

尽管人们已经发现和确认三星堆存在着为数众多的祖先英雄崇拜和图腾自然物崇拜,但对三星堆大型青铜立人的一双超常巨手,至今还鲜有人从原始崇拜观念的角度予以全面诠释。笔者以为三星堆存在着对环管状巨手的崇拜,其含义博大,影响深远。

折叠谜一

古蜀人特定的"手崇拜"集中表现在大型青铜立人身上。为尊由三星堆二号坑出土的大型青铜立人可能是鱼凫王或某位"群巫之长"的形象。它通高2.6米,头戴太阳花冠,两臂一上一下举在胸前,双手各自握成环状(见图一),手势十分夸张。据笔者掌握的有限资料,三星堆还有一尊头戴三叉高冠的青铜人像,双手在胸前也呈环管状。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有着一又环管状巨手的青铜人像在陕西西周墓葬中也有发现。宝鸡市博物馆就有两件这类藏品:其一为男相青铜人像,由宝鸡茹家庄1号墓出土,属西周中

青铜立人像

青铜立人像

期,通高17.9厘米,秃顶,颧骨凸出,细眉大眼,宽鼻隆起,衣下有孔,双臂举至肩,两手握成环管状(见图二)。其二为女相青铜半身人像,由宝鸡茹家庄2号墓出土,属西周中期,通高11.6厘米,头戴三叉形发饰,穿对襟袍服,双臂下垂,两手也握成环管状(见图三)。这两尊铜像的出土地点正是建于西周初期的、与三星堆鱼凫族有密切联系的"(yu)国"王族墓地。而"(yu)国"很可能就是商周之际强盛的鱼凫族的一支由巴蜀地域进入渭水平原的结果;也有可能是当时随着周武王伐商的鱼凫族军队,因杜宇称王、鱼凫灭国而滞留在渭水平原的结果。但是,不管茹家庄出土的青铜人像来源如何,其夸张的环管状双手证明它们与三星堆大型青铜立人有着文化的同源性,而且以环管状双手的不同摆放姿势,丰富了三星堆青铜立人的文化内涵:或许它们作为帝王或是巫师,在祭祀时挥舞着巨大的环管状双手,窥天瞅地,向臣民们传达着上天之意、神灵之意、祖宗之意。夸张的环管状双手大大增加了神秘的气氛。

巨大的环管状双手是古蜀人出于对帝王或巫师的敬畏而臆构的夸张,但更可能是当时的"真实"存在。显然不论是谁,都不可能长有如此大的一双肉手。那惟一的可能便是帝王或巫师举行巫术礼仪活动时,双手握有两只制成环管状的手饰,即法器,并在袍袖遮掩下远远望去与真手浑然一体。这一双巨型环管状手形法器,若为青铜制造会因过重而不便使用;估计当为木质,其使用时的情景被铸成青铜而记录下来。今天人们看到的三星堆大型青铜立人像和宝鸡茹家庄出土的青铜人像,正是三千余年前古蜀帝王或巫师们在巫术礼仪活动中的真实形象,是他们多种姿态的瞬间定格。

折叠谜二

然而,更耐人寻味的是,古蜀人为何如此崇拜环管状巨手呢?显然,对这两个用巨手握成的特殊形状所显现的"环状管道"圆"和其中的"虚空",古蜀人赋予了某些神秘和神圣的理念。

环管状双手所握成的"空心管道"是对玉琮文化的继承和创新。众所周知,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到夏商时期,是"天"、"上天"、"天帝"观念的产生期和扬播期,玉石礼器滥觞于华夏大地。而作为祭器的

青铜立人像

青铜立人像

玉琮,"内圆像天,外方像地",其内圆即为中空的环状管道(正投影为空心圆),被视为能够穿天贯地、知古达今的通道,是人类与天地、神灵、祖先沟通的重要渠道。显然,古蜀国帝王或巫师们创造性地将这一观念移植在了他们自己的身上,让双手"长"成环状管道,无疑是在强调他们是超人,是人神;只有他们才能与天地、神灵、祖先对话,传达上苍的指示和祈求上苍的护佑。这是古蜀国帝王或巫师们非凡的独创。试想,当一位身材高大、穿着宽大袍服、面目庄严的人物站在烟雾缭绕的祭坛上,挥舞着一双硕大朋的环管状巨手、口中念念有词的时候,匍匐在四周的庶民百姓是何等的诚惶诚恐。就是直到今天,有着巨大环管状双手的青铜立人也会观者感赋予一种震慑力。

环管状双手所握成的空心管道,以"圆"和""虚空"体现着古蜀人的宇宙观--哪怕当时仅仅是十分原始朦胧的宇宙观。如前所述,双手握成的空心管道与玉琮的空心管道一样,其正投影都是空心圆。而"圆",无论平面还是环形的都应是人类印象中最神秘的几何图形,"虚空"则与"圆"伴生。对古蜀人来说,情况也是如此。有人曾猜测青铜立人举在胸前的环管状双手本应握有何种东西,其实可视作什么都握有或什么都没有握有;因为双手本来就是"虚空",就是包罗万象的"圆",就是宇宙。现今虽无法知晓古蜀人对此的确切用意,但我们可以从与古蜀人有着族源关系的彝族那里看出这种观念的端倪:古彝文的"宇宙"二字为"○⊙ ",前者表示充满万物的空间(虚空的圆),后者代表不停转动的磨盘;即天地万物有虚空中产生、在虚空中永恒运动即为宇宙。这体现着一种对宇宙实质的深邃的认知。古人将至高无上的天视为"圆","圆"可作为天的代称并用来表示运转无穷,故而有"体圆用神"(《文史通义·书教下》)之说。

折叠谜三

环管状双手以"圆"和"虚空"所体现的古蜀人宇宙观,在中国道教文化中得到表达。道教也崇尚"圆"和"虚空",有名的太极图就是在一个"圆"里用黑白双鱼图,表达了"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的客观规律。但最精湛的表达则在道教最高天神--原始天尊那里。正如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屈小强先生著文所言:三清殿中的元始天尊"是开天辟地、管天管地的最高天神","他'左手虚捻,右手虚捧',象征着'天地未形,万物未生'时的'无极'。"有的三清殿中,"元始天尊则捧一颗圆珠",也是一种"无极"。(《巴蜀文化与四川旅游资源开发》第415页)显然,"无极"便是"虚空","虚空"亦是"无极",均是指宇宙无形无象的本体。然而《管子·心术上》曰:"虚者万物之始也"。道家亦认为由"无极"生"太极",再由"太极"分化出阴阳"两仪",从而构成了包罗万象的宇宙。所以"虚空"和"无极"又是宇宙孕育化生万象的本体。在这里,无形无象与化万生象实际上都被巧妙地容纳在与双手有关的"圆"之中。尽管道教产生于东汉,但其发源历史却深植于中华文化的母体之上,"可以说,自从中华大地上有了智慧人类,中国道教的胚胎,就开始孕育、发生了。"(同上,第411页)所以,三星堆大型青铜立人环管状双手的朦胧"虚空"或许就是原始天尊双手的理性"无极"的先声,两者理念一脉相承。

纷繁复杂的三星堆文化是构建中国道教文化基本元素的重要成分,但惟有被古蜀人崇拜有加的大型青铜立人那一双环管状巨手超越了时间、地域和民族的局限性,作为一种可以外在显现的普遍形式,化生成原始天尊的双手而得到了新的生命 。

折叠编辑本段人物

西汉。人像高172厘米,底座高90厘米,通高261厘米 。这件青铜立人像是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年代最久远、也是最高大的青铜人像。人像立人像头戴莲花状(代表日神)的兽面纹和回字纹高冠,后脑勺上铸有一凹痕,可能原有发簪之灯的饰物嵌于此。身着窄袖与半臂式右衽套装上衣三件。人像最外一层为单袖半臂式连肩衣,衣上佩方格状类 似编织而成的"绶带","绶带"两端在背心处结襻,襻上饰物已脱。衣左侧有两 组相同的龙纹,每组为两条,呈"已"字相背状。

人像衣服右衽前后两边各有竖行的两 组纹饰图案,一组为横倒的蝉纹,另一组为虫纹和目纹(甲骨文和西周金文蜀字是 由目和虫组成)相间的纹饰。中间一层为V形领,短袖。衣左背后有一卷龙纹。最 里一层深衣分前后裾,前裾短而平整,后裾长,两侧摆角下垂近脚踝。在前后裾上 有头戴锯齿形冠的兽面纹。脚戴镯,赤足立于兽面台座上 。

折叠编辑本段解说

折叠出土

三星堆二号坑中的器物散乱地堆置在一起,许多青铜器还见到被有意砸损的痕迹。其中要讨论的青铜立人像,在

青铜立人像

青铜立人像

1986年出土时发现在当初埋藏时已被砸损,整体断裂为几截,与其他器物散乱地堆放在一起。青铜立人像出土后经过精心修复,整体形象基本完整,成为三星堆出土的体量最大的一件文物,十分引人注目。但是立人像也留下了一个缺憾,立人像的冠顶局部已经残缺,后来也没能得到修复,发掘者也没有对它作复原研究。一些研究者对它的冠式虽然很有兴趣,但却究之不明,一直没有确定的结论。

折叠冠式描述

原发掘报告中关于立人冠式描述的要点是:立人像头戴冠,筒形冠上饰两周回纹,冠顶平齐,冠上前部饰变形的兽面,兽面两眉之间上部有一日晕纹,冠的边缘已被砸卷曲,部分已残缺无存。[2]报告中附有立人像图照,还有冠式的整体拓本。对于这带有残缺的立人像的冠式,在不同研究者眼中有不同的成像,有一些不一致的说法。有的研究者认为立人冠面是一轮带有芒线的太阳形象,也有人认为立人冠式是一朵盛开的莲花,也是太阳的象征。[3]还有一些其他的解释,如说冠上装饰的是羽毛之类的饰物等。[4]造成这些分歧的原因,是大家还没有对立人像的冠式作深入的复原研究。

从原报告中立人像的照片和线描图看,不太容易看出冠式的本来面貌。但细审原报告所附的立人冠纹饰拓本,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出,冠面上本是一兽面,这兽面就是两只紧相连接的大眼睛。因为由正面看不到兽面眼形中的两睛,所以不容易认定它是眼睛的形状,致使发掘报告说它是变形的兽面。兽面双目中的两睛略为圆形,处在冠面两侧位置,因两外眼角均已残缺,所以不容易辨认出眼形的整体形状。又因两眼内眼角正视如变化的眼形,这是发掘者认定冠面为变形兽面的依据。实际上所谓的变形兽面,那只是半只眼睛而已,并不是兽面的全貌。

折叠冠面

由原报告所载立人冠面的拓片看,只须将冠面残损处的线条向外略作延伸,便能得到一双眼睛的整体图

青铜立人像

青铜立人像

像。由复原的画面上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立人冠的冠面上确实是一对大眼睛,这眼睛与器物坑中同时出土的一些单体青铜眼睛的形状基本相同。如原报告图一一四所绘的眼形,中间的眼球体很大,大到涨出眼眶外面,是一种颇具威严的目。立人冠面上兽眼中的眼球也涨出眼眶之外,由于外眦残缺,让人不易获得直接的印象,致使有的研究者将这眼球认作是盛开的两个莲瓣图形。完全可以确认,青铜立人冠的冠式是一种兽面冠,兽面冠仅表现有眉有目的兽面,应当具有特定的象征意义。

折叠单体眼形饰件

看到三星堆出土的单体眼形饰件,有一种是内外眼眦都作回折的勾曲状,在同时出土的其他一些青铜兽面上也见到这样的眼形。立人冠兽面的双目应为不作勾曲的两头尖形状,为一种梭形眼,它的内眦是正常的尖形,残缺的外眦也应是如此。

折叠眼眉样式

在确定立人冠冠面的眼形为两端尖的梭形眼以后,还要进一步考究双眼上眼眉的样式。第一种可能是,眼眉是顺着上眼睑平行上翘,与外眼眦的长度相当,在一些同出的青铜头像和面具上都能见到这样的眼眉。第二种可能是,外展的眉尖略向上卷曲,因为有些青铜兽面的眉形就是这个样子。倾向于前一种复原方式,立人冠上的眼眉以不作勾曲的样式可能性较大,这样冠顶大体还是平齐的样子,与立人像整体风格保持一致。

折叠眉心圆形装饰

特别注意到冠上兽面的眉心有一圆形装饰,原发掘者认作是日晕,此说可从,权作是太阳的象征。太阳是为天眼,兽面的双目与太阳图象似应作一体观,所以可称为"天眼冠"或"天目冠"。如此看来,立人冠的冠式当反映有太阳崇拜的古风。

折叠编辑本段价值

青铜立人像的双手极为夸张,呈抱握状。他代表的是国王兼巫师一类的人物,在下民眼中,他同时也是"神",是集神、巫、王于一身的最具权威性的领袖人物,是神权与王权最高权力的象征。它是中国,也是世界迄今为止发现的同时代文物群中最早、最大、最奇特、最神秘、最为宏伟壮观的青铜立人雕像,被誉为"铜像之王"。

相关文章

.

历史趣闻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