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三星堆新发现

三星堆新发现

时间:2022-06-20 作者:迷迷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6月14日至16日,总台央视新闻特别节目《三星堆新发现》再次启动三星堆宝藏直播,连播三天。三星堆7号、8号祭祀坑的考古发掘,再次刷新了人们的想象。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于蕾见证了三星堆最新6座祭祀坑发现和发掘的全过程。

t01693ca517f49df81b.jpg

沉睡了三千年,我醒了。

记者:因为这次发掘是通过媒体直播的,所以最近一个阶段大家都很关注。截至今天,三星堆发掘的最大成果是什么?

雷雨:以前很多人认为三星堆除了1986年发掘的一号坑和二号坑之外,绝不会有如此高级别的祭祀坑。在这次发掘中,我们发现了6个新的祭祀坑,与12号坑大致相同,规格或等级相近。这是很多人意想不到的。另外,坑内还有很多新的装置,是当年一号坑、二号坑所没有的,即使是我们也没有的。即使我们看一看现场,我们都应该欢呼。就是这个东西,新的东西,好到我们想都没想过。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三星堆镇,距今约4800年至2600年。1986年7月,广汉县南星镇第二砖厂工人在取土烧砖时挖出一枚玉环,三星堆遗址一号、二号祭祀坑被发现。在当年的发掘中,出土了数以千计的青铜器、金器、玉器石器、象牙和数以千计的海贝,终于让学术界充分认识到三星堆文化是一个有青铜器、有城市、有大型礼仪建筑的灿烂古文明。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雷雨:1986年三星堆遗址当时还没有得到保护,所以其发掘性质被定义为抢救性发掘。考古学家在发现砖厂后来到了现场。后来因为这两个坑的发现,三星堆被定为国宝。全国重点保护遗址之后,我们所有的发掘都叫主动发掘。这个遗址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我们的工作显得更加从容不迫,积极主动,有的放矢,带着课题的性质,性质完全变了。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1986年1号、2号祭祀坑发掘后,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政策“保护第一,抢救第一”的原则,三星堆考古站对出土文物的解读和消化工作,代替了发掘工作,成为更重要的任务。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三年后的2019年,三星堆遗址被列入中国和四川省古蜀文明与传承考古项目。考古人员在1号和2号祭祀坑旁边发现了6个祭祀坑,也就是后来的3号至8号祭祀坑。2020年9月,三星堆遗址祭祀区的发掘重新开启,其对世人想象力的刷新也开始了。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雷雨:这次发掘的亮点是多学科手段的介入,尤其是现场实验室的建设,以及大量文保人员和科技考古人员的参与,使得我们的发掘远远超过了传统发掘所能提取的信息。我们这次提取的信息量非常非常大,海量。当然,我们传统的考古学家要理解、消化、解释这些科技考古成果,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截至目前,3号、4号坑已发掘完毕,5号、6号祭祀坑已整体切割,移至文保中心进行实验室考古。7号、8号祭祀坑的发掘也已进入收尾阶段。

三星堆考古又“新”了

今年5月,考古人员在7号坑发现了一件龟背形网格状青铜器,并于6月14日成功将其从坑中提取出来。这件中国考古史上独一无二的青铜器被称为七号镇坑之宝,有网友给它取了一个可爱的名字——月光宝盒。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记者:文物出土时,你在现场看到后有什么反应?

雷雨:第一反应是完全无知,包括对所有人的完全无知。我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事情。那是它刚出现的时候,大概是5月份。我觉得它像烧烤架。甚至有人说这就像是井盖和下水道。我觉得非常非常神奇。当时只觉得可能是一件比较奇怪的青铜器,没想到里面包裹着一个巨大的龟背玉。我非常希望在那个巨大的龟背形网格中间,一定有一些像三明治饼干一样描绘在龟背形玉石上的图案,甚至不排除有文字。如果有文字,哪怕是寥寥数语,都将是一个惊人的发现。我们对此非常非常期待。

三星堆遗址自发掘以来,向世人展示了它耀眼而神秘的青铜和城市文明,可惜至今没有发现文字记载。然而,文字记录的缺乏使得进一步的解释变得困难。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记者:但是有这么灿烂精致的文明没有文字。你如何解释这种现象?

雷雨:可能我个人比较相信古蜀文明吧。当时古蜀应该是有文字的,只是没有被发现。那么我们古蜀人的文字很可能是用不容易保存的有机材料写的,比如丝绸或者纺织品,漆木。这些载体可能是书写文字的重要载体。因为它们不容易被保存下来,我们至今没有发现类似文字的东西,但我相信,如果没有文字,如此灿烂的文明将是不可想象的。

记者:因为制造工艺复杂,如果没有文字和语言的传递,很难想象。

雷雨:是的。

记者:这个发掘还有进一步的研究。什么时候全面呈现?比如你说的提取单词或者模式?

雷雨:说到那个神器,龟背网格装置的过程其实用不了多长时间,可能几个月就揭晓了。到底在不在上面?我相信应该有,至少有模式。不然这么素净的玉器也不会被人重视,被包在这么奇怪的青铜器里。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考古学家在这个被网友称为月光宝盒的青铜网格上,甚至在这个网格青铜覆盖的玉器上,都发现了大量的丝织品残留物。这为解读古蜀文明提供了宝贵的信息。

记者:如果真有这样的丝绸遗迹,对于三星堆文明会有怎样的重新解读?

雷雨:其实在一号坑和二号坑发现丝绸之后,很多人都认为当时的古蜀国或者古蜀文明有比较发达的丝绸业。由于青铜大人所穿的袍服上有精美的纹饰,所以很多人,包括从事服装的人和专门从事服装研究的专家,都认为这一定是丝绸做的。而且很久以前我们古蜀人,蜀人字,甲骨文中的蜀人字,首先上面有个大眼,下面有个小虫。什么是蠕虫?是蚕。其实在古蜀,我们都认为古蜀在很久以前就有了比较发达的养蚕和织帛能力。然而,我们还没有在考古发掘中发现任何具体的证据,如丝绸。所以这一次通过这种高科技手段,我们探测到或者发现了很多。几乎每个坑都有这样的丝痕。其实也印证了我们之前的猜测或者推理,古蜀在夏商时期就有发达的丝绸业。我们把纪念碑放在三星堆的南丝绸之路起点,实至名归。现在我们有这样的信心。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从6月11日开始,发掘重点是提取8号坑的一个青铜祭坛。这件青铜器造型奇特,残高近一米。随着它逐渐显露出它的真面目,它众多的文字和复杂的结构使它成为迄今为止出土的最独特的青铜器。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雷雨:据多位专家介绍,这是三星堆典型的一种青铜器,即情景式青铜器,表现的是某种生活或祭祀场景。通过这件器物,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古蜀国的祭司是如何做事的,或者说是从事祭祀活动的。这件器物堪称当时中国体积最大或结构最复杂的组合青铜器。像这样的东西,当时只有三星堆才有。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7号和8号祭祀坑不仅出土了工艺复杂的龟背形网格青铜器和高大的青铜神龛,还出土了裙发直立的可爱画像、虎头虎脑的青铜龙,以及考古中从未出现过的三孔玉璧。虽然没有文字,但沉睡了3000多年的三星堆给考古学家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惊喜和无数的谜题。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雷雨:在坑的现场慢慢清理。天哪,怎么会是这样的装置?或者这个形状怎么会这么大?的确,它一再让我们现场的发掘人员大吃一惊。

记者:当一件文物被发现并发掘出来的时候,你是处于你说的那种状态,欢呼还是激动?

雷雨:其实这种状态应该很多。我第一次说吧。第一次是三号坑中跪着的顶像巨像,刚清理出来的时候是来自中原的核心礼器之一,即大嘴像。下面是一个非常大的,接近真人大小的青铜跪像。但是因为这个青铜跪像和大嘴像之间还有很多象牙,所以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太确定,以为是两个物件。当时我就在想,心里在想,会不会是一个?如果这是神器,那就太好了。如果是一件,就意味着一件典型的三星堆文化青铜人像将与一件典型的中原青铜礼器完美结合。然后,随着象牙被一根一根慢慢拿走,它真的粘在了一起。这是一个让很多人包括我和坑主都很激动的典型例子。

记者:为什么连在一起和分开的价值完全不一样,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震撼和刺激?

雷雨:如果分开,当然我觉得价值会小很多。最多可以说铜像是中原和黄河流域的因素。跪着的铜像是我们典型的三星堆文化的一个因素。如果把它们结合在一起,那么也就是说,古蜀人或者三星堆人的想象力,或者更时髦一点的,就是他们的混搭能力,或者是融合、包容或者是创新的能力。如果把它们粘在一起,就是古蜀人浪漫而富有想象力的结合的最好体现,远远高于这两个单独的物体的价值。

中华文明的多元融合

据雷雨介绍,在三星堆发掘的文物中,虽然有许多气势磅礴、特色鲜明的造型和符号,但也有中原文明的元素和影子。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雷雨:即使在这个祭祀坑本身,那些怪异的物件上面也有非常典型的中国元素或者符号。就是这个头顶铜像,手拿牙掌,每个坑里真的大量龙的形象。不仅是龙的圆形或平面雕刻,连衣服上的龙纹都非常非常多。包括这些大嘴,铜碗等等,都是中原地区的核心礼制之一,被我们蜀人广泛接受,影响非常深远。他们在蜀人心目中无比崇敬。比如大嘴放在人的头上。可想而知,就像我们导演王维说的,是那种把我们崇拜表现的淋漓尽致的场景。所以可以说古蜀人和中原有着高度的核心价值观或者说这种认知体系。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没有被直接统治,但是从文化认同上来说应该是一个大家庭,早就是一个大家庭了。

三星堆重新发现了!

三星堆遗址的发掘进一步证实了中国古代文明的演变过程。在这次发掘中,通过碳14测定,确认这些文物的年代应该在3000多年前的商代晚期。

记者:你会对未来的考古和发掘继续投入怎样的关注?

雷雨:首先要注意这一点。三星堆有没有新的类似此类祭祀的遗迹?也就是说,通俗地说,会有9号坑、8号坑、9号坑、10号坑、11号坑、12号坑吗?个人认为应该有,但可能是一些离这个区域比较远的地方。这是一个方面。同时,由于三星堆遗址非常大,有很多未解决的问题,包括这个青铜作坊。这么多青铜器都是本地制造的吗?如果是本地生产的,它的车间在哪里?这是我们现在的线索。线索不多。第三是陵墓。既然三星堆这座古城是夏商时期古蜀国的都城,那么以国王或大祭司为代表的那些位高权重的达官贵人的墓在哪里呢?目前,我们没有任何线索。很可能我会跳出网站的本体,就近寻找。

记者:看你关注三星堆这么久,有没有这样的疑问?像这次三星堆出土的很多文物这么复杂,特别是你刚才提到的供奉神社的文物,三星堆的整个铸造工艺或者焊接工艺怎么可能在那个年代就完成了这么漂亮的一件器物呢?

雷雨:我个人真的很迷茫,就是三星堆的文明。这件青铜器确实来得突然,至少我们目前的考古发现还不能支持。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发展过程,不太符合一个正常的东西,或者一种技术,或者一种文明。其逐渐发展的轨迹。可能目前我们的考古工作做得还不够,因为毕竟三星堆遗址有十二平方公里那么大。到目前为止,我们发掘的面积只有千分之一多一点,所以还有大量未被发掘的区域等待我们去发现。也许这种中间段的证据,证据链,如果进行更多的考古发掘,会更加完整。

相关文章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