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世界奇闻 > 寂静的春天:2020年的预言,一切都不是巧合,一场生物之间的战争

寂静的春天:2020年的预言,一切都不是巧合,一场生物之间的战争

时间:2020-03-24 11:46:07 作者: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1992-020年的春分是3月20日,春天的正式开始。2020年的春天肯定会在世界历史上留下不平凡的一页。今年春天,传染病在全球流行。今年春天,全球经济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危机”。美国股市连续几次被吹走,这让人想起了1929年的美国大萧条。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春天》

2 020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然而,一切都不是巧合。所谓的“巧合”可以用瑞士心理学家荣格在20世纪20年代提出的“同步性”概念来解释。我们已经给出了事件和事件之间有意义的关联。只有这样,巧合才会发生。没有人能真正预测未来人类社会会发生什么。今天的人们不可能准确预测。

但是,在人类和生态环境之间,人们可以预测,而现在发生的事情过去是有原因的。那么,在未来,如果全球生态环境恶化,未来的人们会想,为什么今天的人类没有在环境进一步恶化之前采取有效的对策?

瑞典心理学家荣格

第一:人类和微生物之间的“世纪战争”疟疾是一种非常古老的传染病。20世纪5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曾计划让疟疾在地球上消失。然而,直到今天,疟疾还没有消失为什么会这样?

疟疾主要由蚊子传播。

疟疾是由疟原虫引起的传染病。疟原虫主要由蚊子传播。如果人类消灭所有带有疟原虫的蚊子或抑制这种蚊子的繁殖,疟疾将从地球上消失。滴滴涕的发明使人类看到了消灭按蚊的曙光。滴滴涕是一种叫做“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的化合物。早在1874年,人类就融入了滴滴涕。然而,人们发现这种化学物质毫无用处。1939年,瑞士化学家保罗·米勒发现滴滴涕能迅速杀死蚊子、虱子、苍蝇和其他昆虫,但不会对人类和大型哺乳动物造成任何伤害。从那以后,人们开始大规模使用滴滴涕来消灭害虫。滴滴涕已经成为一种安全可靠的杀虫剂。由于疟疾和斑疹伤寒等疾病可以通过疟疾蚊子、苍蝇、虱子和其他媒介传播,滴滴涕可以消灭昆虫,并创造不利于微生物生存的环境。因此,滴滴涕也使数千万人免受这些传染病的折磨。米勒还获得了1948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 20世纪50年代,人们用飞机喷洒滴滴涕

。然而,没过多久,人们就发现滴滴涕对动物非常有害,滴滴涕难以分解,并通过食物链在动物体内积累,导致大量鸟类死亡。滴滴涕进入鸟类体内后,鸟类的蛋壳变软,无法孵化。被美国称为“国鸟”的白头海鹰几乎灭绝了。1962年,美国海洋生物学家雷切尔·卡森出版了《寂静的春天》。由于滴滴涕的过度使用,大量野生动物死亡。从那时起,鸟儿不再歌唱,森林和沼泽沉浸在寂静中,大量的动物受到疾病和死亡的困扰。如果人类继续肆意破坏环境,他们自己也会面临威胁。雷切尔·卡森用生动的文学语言警告人类,并敦促美国人注意环境保护。1972年,美国完全禁止了滴滴涕的生产和使用。

美国海洋生物学家雷切尔·卡森,著名的著作《寂静的春天》

人类在20世纪开始大规模使用杀虫剂来消灭昆虫。农药的使用是人类农业生产力快速增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从那时起,昆虫不再与人类争夺谷物。人类有更多的食物来养活更多的人。然而,一些杀虫剂会通过食物链在动物和人类体内积累,威胁人类和野生动物的健康。即使人类使用毒副作用小的杀虫剂,生态平衡也会被破坏,因为昆虫处于食物链的最底层,在大量昆虫被消灭后,整个生态系统也会随之改变。

白头鹰

滴滴涕和其他杀虫剂在北美也用于预防传染病。当蚊子被消灭后,疟疾的感染率将会下降。然而,按蚊很快就会对滴滴涕和其他杀虫剂产生抗药性人类无法消灭疟疾。当疟疾再次肆虐时,人类需要新的药物来对付它。疟疾在一些热带国家仍然猖獗。在20世纪90年代,每年大约有200万人死于疟疾。当然,大多数病例集中在非洲国家。因此,世界卫生组织不得不放弃消灭疟疾的计划。事实证明,人类无法完全消灭疟疾。

秒:为什么人类的平均寿命增加了?

微生物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生物。它们在20多亿年前来到地球,至今仍是地球上最常见的生命形式。微生物包括细菌、真菌、小原生动物等,以及病毒,它们是没有完整细胞的有机体。微生物的总量远远超过多细胞动物。它们的分布范围也很广,生命力极强。微生物在火山口和海底被发现。然而,随着人类科技的进步,微生物在地球上的主导地位似乎面临着挑战。细菌的结构我们都知道,在原始社会和农业社会,人类的平均寿命很低。甚至农业社会的平均寿命也不一定高于原始社会。在19世纪初,人类的平均寿命不超过40岁,可能在30到40岁之间。人类寿命如此之低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是儿童的高死亡率,这意味着人类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微生物的困扰。地球上的大多数微生物对人类无害。微生物和多细胞生物是共生的。然而,也有一些微生物对人类有害。那些能引起疾病的微生物通常被称为“病原体”

原始社会和农业社会中人们的低预期寿命并不意味着那时的人不能活到60到90岁。如果一个人能够活到20岁以上,度过漫长的婴儿期和童年期,成为一个年轻的中年人,那么他很可能活到50岁至60岁,这意味着人类的自然预期寿命已经进化得很好了。很久以前,人们可以活到60到90岁,甚至更长。在古代中国,孔子活到70多岁,甘龙皇帝活到80多岁。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努力克服一些疾病,但效果并不好,因为这些疾病都是由微生物引起的,只有当人类用显微镜观察微生物时,这些疾病才能被克服人类在19世纪首次挑战微生物的统治地位。微生物学的创始人是法国微生物学家和化学家路易斯·巴斯德,细菌学的创始人是德国医生和微生物学家罗伯特·科赫。通过这两位科学家的努力,人类终于知道了传染病的起因,这为以后大规模消灭病原体提供了可能。

德国科学家罗伯特·科赫

基于罗伯特·科赫的研究成果,科学家们已经发现了白喉、伤寒和梅毒的病原体。路易斯.巴斯德和罗伯特.科赫在微生物学和细菌学方面的努力也揭示了免疫系统的秘密。脊椎动物主要利用血液和体液中的抗体来对付外来微生物,如细菌和病毒。1897年,人类生产了第一种霍乱疫苗。1881年,炭疽疫苗问世。1890年,破伤风和白喉疫苗相继出现。在20世纪40年代和60年代,人类大规模使用疫苗来消灭传染病。有了疫苗,许多古老的传染病不再肆虐,人类的平均寿命大大提高。

疫苗主要针对病毒。青霉素是1928年在亚历山大·弗莱明发现的。从那时起,人类使用抗生素对抗细菌的时代已经到来亚历山大·弗莱明于20世纪40年代开始大规模生产

青霉素。20世纪90年代,人类开发了2万多种抗生素。各种抗生素的开发和使用缩短了细菌的寿命,抑制了细菌的繁殖速度,从而使人体能够战胜细菌。

当人们了解微生物在传染病传播中的作用时,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三种有效的方法来对付传染病。首先,使用化学品和消毒剂来消灭昆虫、虱子、蚊子、细菌、病毒和其他微生物,创造一个不利于病原体生存的环境,以减少感染传染病的机会;第二:通过有效的医疗隔离措施阻止传染病的传播;第三,抗生素和疫苗用于直接杀死细菌和病毒,这些细菌和病毒直接作用于病原体,能够快速有效地杀死微生物。

一名美国护士正在给儿童注射预防传染病的疫苗

|在20世纪,人类和微生物进行了一场“战争”,人类实际上是生物。这场战争可以被看作是生物和生物之间的战争。在地球的生物圈中有一种普遍的竞争关系。人类最初用智慧打败了微生物。在这场战争中,人类取得了初步的胜利。最明显的表现是人类生活质量提高了,平均寿命也增加了。从那时起,我们不再受有害微生物的困扰。

第三:微生物回来了吗?

虽然在20世纪,人类已经取得了优于微生物的优势,但很难说人类已经完全打败了微生物。因为微生物繁殖非常快,这种快速繁殖也意味着它们的突变速度很快。细菌和病毒通常通过基因重组来抵抗抗生素和疫苗。

美国士兵正在示范使用滴滴涕喷洒设备。那时,人们还不知道滴滴涕的危害。

微生物正在卷土重来。除了它们快速的遗传变异,它们还与人类社会的发展密切相关。人类社会的城市化也助长了有害微生物的传播。人类城市越来越大,人口密度越来越高,为病原体的快速繁殖创造了条件。

人类运输系统正朝着高速和快速的目标发展,这促进了疾病的快速传播。全球人口约为70亿,每年穿越该国的人数已经超过5亿。航班变得越来越密集。一些学者甚至认为飞机的冷凝端可能会影响全球气候。911事件后,美国政府关闭了当时几乎所有的民航飞机。三天之内,人类惊讶地发现,在飞机停飞后,美国部分地区的昼夜温差增大,这表明飞机的冷凝端可能在白天起到降温作用,在晚上起到升温作用。在

飞机的末端,

人类破坏了环境,砍伐了地球上仅存的原始森林,这将导致一些野生动物失去藏身之处。失去栖息地后,它们会进入人类的城市和村庄,这为一些新的病原体进入人类社会提供了可能性。艾滋病的流行显然是由人类对热带地区生态环境的破坏造成的。人类与非洲的黑猩猩频繁接触,杀死了黑猩猩,为病毒向人类传播提供了机会。科学家们几乎一致认为,艾滋病毒起源于黑猩猩,最初只在非洲的某个角落传播,并由于全球飞行而传播到美洲、亚洲和欧洲。

人类与动物、植物和微生物在地球上形成了一个大规模的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可以被称为地球生物圈。生物圈的进化是共同进化。其操作模式非常复杂。人类肆意破坏生态环境。在这个系统的运行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事故。这些事故似乎都是巧合,但它们不是巧合。如果我们人类现在已经意识到这一危机,那么它仍然可以得到补救。就像1962年的《寂静的春天》,当人类大规模减少滴滴涕的生产和使用时,鸟儿仍会在森林里歌唱。

相关文章

.

世界奇闻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