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世界奇闻 > 166年前的那场大霍乱,伦敦做对了什么?

166年前的那场大霍乱,伦敦做对了什么?

时间:2020-03-17 10:39:54 作者: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作者

|淄川


是1854年霍乱的爆发,它使伦敦人决心建立一个完善的城市下水道系统和泰晤士河堤岸堤道工程,也使伦敦成为一个真正的现代化城市。正如查尔斯·奈特(1791-1873)在他的书《伦敦》中所说的那样,如果伦敦,一万座城市的伟大首都,像巴比伦一样被遗忘,那么当人们听说考古学家有一天在伦敦的地下发现了遗迹时,他们会感到惊讶!“

| 19世纪上半叶伦敦发生的三次重大霍乱疫情


让我们回顾一下大约一个半世纪前在大洋彼岸的英吉利海峡发生的事情。早在1665年,一场大规模的传染性瘟疫在伦敦爆发,造成80,000多人死亡,占当时伦敦人口的五分之一。这场瘟疫是由荷兰货船带到伦敦的。由于当时城市卫生条件差,瘟疫的传播加剧了。疫情爆发后,随着英国政府开始改善地区卫生条件,鼠疫对英国人民的威胁逐渐消失。

到1818年,霍乱起源于印度,感染了印度第一任总督巴龙·黑斯廷斯的军队,并迅速沿军事铁路和贸易路线传播到邻国,造成大量伤亡。1831年,它穿过英吉利海峡到达英国1834年登陆伦敦,6000多人丧生,整个英国的死亡人数高达55000人。霍乱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迅速蔓延,死亡人数众多,这使人们极度恐惧。在疫情爆发之初,它被认为是帝国贪婪的象征,但很快就变成了现代城市恶劣的生活环境和公共卫生条件的考验。

霍乱病人的恐惧

1849年,在伦敦第二次霍乱爆发中,超过14,000人死亡然而,对于这两起霍乱病例,当局和专家都没有找到传播疾病的方法,也没有采取正确的对策和措施。因此,1854年的第三次霍乱爆发是不可避免的当伦敦正在受苦时,一位普通而伟大的医生出现了他的名字是约翰·斯诺(1813-1858)。正是他用他的正义感、奉献精神和毅力拯救了许多英国人的生命。


事实上,早在1849年伦敦第二次霍乱大流行时,他就冒着生命危险对霍乱的病因、来源和传播途径进行了后续调查和研究。事实证明,霍乱不是通过空气传播的,而是病毒携带者的排泄物和粪便通过下水道和被污染的饮用水传播的。这种观点与当时的传统观念完全不同。

斯诺写了一份关于他的霍乱新理论的报告,并提交给市政官员和专家。但是那些人坚信疟疾传播理论,即疾病是通过垃圾和粪便的恶臭传播的当时,所有的报纸也报道了同样的故事,完全不屑于听取斯诺的意见。又过了五年,当致命的霍乱在1854年再次出现并激增时,斯诺对疾病传播的判断才得以证实。他告诉当地教区委员会的成员,这种流行病是由大城市供水系统引起的,并敦促他们与他合作,拆除受这种流行病发源地宽街脏水污染的公共水泵的把手,以确保没有人能从受感染的水井中再次抽水。

约翰·斯诺制作的霍乱流行图(斯诺,1855)

然而,事情又开始重复了据调查,在水泵的手柄被拆除后,由于人们不相信斯诺的推断,水泵被重新安装。这导致了最初被控制的流行病的蔓延。霍乱疫情在伦敦造成约11,000人死亡。医生

的任务是救治伤员和抢救垂死者。医生

的主战场在医院。建筑师、规划师和工程师的使命是在城市中创造健康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接下来,出现了两位伟人,社会改革家埃德温·恰德维克(1800-1890)和工程师约瑟夫·巴扎盖特(1819-1891)

下水道系统的建设

维多利亚时代中期的伦敦是一座在超级繁华外表下脆弱而隐蔽的城市。自19世纪初以来,工业革命带来的城市化导致了伦敦地区的急剧扩张和人口的螺旋增长,到1854年,人口从本世纪初的100万增加到了250万。城市交通拥堵,犯罪率上升,恶劣的生活环境和卫生条件导致疾病频繁滋生,城市在超饱和中挣扎。

特别是大城市的排水管网支离破碎,没有系统。所有的雨水和污水都直接排入泰晤士河,造成了严重的污染,几乎使整条河结冰。正如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汤米·佩恩所说,泰晤士河已经成为“一条死亡之河,不再是一条生命和美丽的河。”伦敦几乎所有的饮用水都来自这条被污染的河流。不干净的饮用水是19世纪初爆发疫情的主要原因。因此,该市迫切需要重建和改善其公共市政供水和排水管道系统。

|伦敦

在19世纪为了改善城市的公共卫生系统,查德威克经过多次讨论后,推动建立了大都会工程局。这个组织也是伦敦历史上最早的中央政府。它第一次将城市中众多的教区、地方利益集团、小巷、地方管辖区、伦敦公司和区镇组织整合成一个全面的政府组织进行全面管理,以实施项目计划。

然而,传统既得利益集团的影响不仅在上层,而且还渗透到民间当查德威克强调改造整个伦敦市的卫生设施时,《泰晤士报》发表了公众的傲慢回应:“我们宁愿在霍乱疫情中冒险,也不愿被迫进入一个健康的环境。”

尽管阻力很大,利用1854年伦敦的大霍乱,一个伟大的地下工程还是诞生了。约瑟夫·巴扎盖特是大都会工程局的总工程师。他没有建造宏伟的纪念建筑,他的贡献几乎是无形的:建造了一条堤道来分流泰晤士河,并为伦敦建造了一套新的基础设施系统,包括下水道、道路、铁路等。Bazalgette设计的堤道和下水道系统是伦敦历史上最伟大的公共工程之一,也是对大英帝国顶峰时期的首都的适当改进。

现代城市激进计划


巴扎盖特的设计计划激进、庞大且具有前瞻性他计划在伦敦市中心建造一个完整的地下管道系统来拦截污水,将城市污水排放到大都市之外,并在泰晤士河两岸建造一个堤道系统来确保污水和水的分离。具体的方法是沿着泰晤士河两岸从西向东修建三条下水道,并挖一系列的排水沟来拦截携带大部分城市污水和雨水的小溪,阻止污染流入泰晤士河

下水道系统分为三层:高、中、低上部和中部下水道通过重力排水,而下部下水道通过抽吸泵排水。收集的污水将流经排污口,并通过重力作用沿沼泽区修建的混凝土堤道排入河流。退潮时,海水流入泰晤士河口。在其他时候,将使用泵将污水排放到位于高处的蓄水池。

此外,该项目计划在泰晤士河沿岸修建三条堤道,即维多利亚堤道、切尔西堤道和阿尔伯特堤道三条堤道合起来可以回填泰晤士河上大约52英亩的土地。结合泰晤士河的疏浚和淤泥层的清除,不仅可以改善河道的通航,还可以开辟一系列新的城市道路,缓解市中心长期以来的交通拥堵。Bazalgette还计划结合当时新的地铁技术,在堤道沿线修建一条地铁隧道和四个地铁站。

项目的大部分路段都在地下。通过精心的规划和设计,这样一个庞大的工程解决了各种复杂的技术问题,特别是与地铁线路的综合协调,并于1859年1月经各级议会批准正式开工。整个项目花了大约15年时间才完成。Bazalgette没有使用任何尖端技术,但在项目的组织和规划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仅维多利亚堤道就用650,000立方英尺的花岗岩、80,000立方英尺的砖、140,000立方码的混凝土、500,000立方英尺的木材、2,500吨的沉箱和100万立方英尺的填料和砾石建成。Bazalgette设计和建造的下水道工程无疑改善了伦敦人的健康,缓解了城市交通压力,使城市现代化。根据历史学家约翰·多萨特(1914-)的说法,巴扎格比任何其他维多利亚时期的公务员挽救了更多的生命。

伦敦下水道建设

伦敦下水道隧道,总长1800英里它已经流动了140多年了。尽管巴扎尔盖特的设计具有足够的前瞻性,但它很难应对伦敦人口超过2100万的大都市地区排放的污水量。因此,2007年,专门负责管理首都饮用水和污水处理的泰晤士水公司宣布,计划修建一条总长度约为20英里的超级下水道,贯穿伦敦东部和西部,连接34条严重污染的溢流管,并将其引至泰晤士河以外的其他区域。该项目始于2016年,预计在7年内完成。

这也促使我们反思人类无限的贪婪所造成的特大城市规模的控制和水资源的浪费。即使像巴扎盖特这样的伟人也无法预见当代人类产生的大量污水,如各种洗衣机、洗碗机、洗车场、宠物等产生的污水。珍贵的淡水资源越来越少。人类的未来是什么?

伦敦的启示继


伦敦霍乱之后,公共市政设施的建设给了中国许多启示

病毒通过空气、食物和水污染传播在2003年非典期间,下水道设计不当是导致感染的原因之一,例如在非典期间,九龙湾淘大花园有300多人集体感染。2020年的新冠状病毒也可以通过病人的粪便传播。如果城市饮用水受到污染,将会造成大面积的公共卫生灾难。然而,雨水排放不畅、洪水、粪便溢出和污水排放是污染城市供水网络的最大威胁。像武汉这样的城市几乎每年都要防止洪涝灾害。2012年夏天,北京也发生了暴雨引发的洪水和死水,造成79人死亡,1万多座房屋倒塌,160多万灾民。因此,在我国的城市化建设中,我们必须认识到城市地下工程的安全意义,而不能只关注地面以上的工程。

作者建议,为了防患于未然,全国各大、中、小城市应大力推进几年前开始的城市地下综合隧道建设,在一段时间内建成一个相对完善的地下综合隧道系统,确保城市供水和污水排放的安全,防止传染病从这方面蔓延。

第一,符合国际标准,实行总建筑师负责制任命具有多学科专业知识背景和丰富专业经验的优秀建筑师担任首席建筑师。只有这样的首席建筑师才能具有战略眼光和头脑、综合规划和设计能力,以及协调城市地上地下空间设施建设和其他专业工种的能力。

第二,地下综合隧道的规划设计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从城市整体出发,形成干线和支线相结合的网络体系。总体规划设计要结合给排水、岩土、基础、结构、土建、消防、机电、防灾安全、文物考古、建筑等专业,精心实施,分期实施。避免支离破碎的设计和施工

第三,地下综合隧道的规划设计应结合城市的地上设施、地铁网络、地下空间和人防利用,综合考虑最佳方案,避免各种交叉矛盾。不可否认,我国许多大城市的主要交通问题之一是由地面公共交通线路站和地铁网站之间缺乏协调造成的。零距离换乘的概念无法实现,给人们的出行和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第四,最终的设施计划应通过各地区形成立法文件。在总建筑师的带领下,严格按照文件进行施工,杜绝一个又一个市领导的做法,形成依法管理、依法施工的现代体系。

当然,城市公共卫生设施的建设也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不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一网络需要根据城市的发展和更新不断完善,以确保持久的公共卫生安全。

(作者是中国建筑科学院的专家,英国皇家特许的高级建筑师)。

℉版权属于三联生活周刊。请转发给你的朋友圈子。请联系后台重印。

点击图片,一键订购

“处理不确定性”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每周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相关文章

.

世界奇闻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