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世界奇闻 > 飞往火星时,我们吃什么?

飞往火星时,我们吃什么?

时间:2020-03-11 11:06:50 作者: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当我们飞往火星时,我们吃什么?

钛媒体APP

1583747618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新浪科技,由图尔编辑,钛媒体授权出版

海藻酱?火星路上的菜单准备好了吗?

食物是征服宇宙之星不可缺少的。如果我们离开地球,我们会吃什么?

有一天,如果你碰巧抬头看新罕布什尔州朴茨茅斯附近海岸的天空,你会看到一架飞机以极其奇怪的轨迹飞过天空它以45度的角度飞入天空,然后突然减速,最后潜入海中。在短短几秒钟内,飞机垂直下降了17000多英尺。在最后一刻,飞机再次调整了姿态并向上爬升。在场边,你一定以为飞机被劫持了。

事实上,这架飞机上的气氛令人愉快,甚至有点令人兴奋机舱翻新后,座椅和行李架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白色靠垫。二十名穿着蓝色囚衣的乘客仰卧在地板上。当飞机接近第一个高点时,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一名机组人员大喊并发出信号:“准备潜水,放松,不要紧张。”“潜水!”

字刚落,乘客已经浮了上来首先是他们的手和脚,然后是他们的头发,然后是他们的身体他们咯咯地笑着,疯狂地跳舞。20秒后,机组人员再次发出警告:“准备着陆”乘客们一个接一个屁股趴在地上,头朝下摔了下去在

天,飞机做了20次抛物线运动,飞机上的失重时间总计达6分钟每当重力消失,穿着蓝色连身衣的乘客就会疯狂地进行一系列活动和实验。我以一种奇怪而扭曲的姿势漂浮在机舱的半空中,目睹了这一切:在驾驶舱附近,一个方下巴的苏格兰朋友紧盯着垂直划船机。离

199不远处,一个虚弱的年轻女子正全神贯注地用热胶枪在空中雕刻一个纤细的三维恶棍。在我身后,靠近机身后部,是世界上第一台专门为微重力性能设计的仪器(被称为遥测仪的金属章鱼),它在旋转时会发出悲伤的数字音调。离我不远的是前美国宇航局宇航员凯蒂·科尔曼科尔曼有六个月的太空工作经验,这次她又体验了零重力,带回了她久违的快乐,像专业杂耍演员一样在空中跳上跳下。附近,不同生长阶段的蚕在新形成的茧中摇摆,这些茧藏在一个没有任何存在感的小丙烯酸盒子里。

当我努力不让我的铅笔和笔记本飞出去时,我看着工业设计师玛吉·科布伦茨像金鱼一样游来游去,吞下一颗又一颗珍珠。这次

飞行是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太空探索项目的创始人阿里尔·埃克布劳资助的。圆圆的脸,长长的卷发,埃克布劳的脸透露出一股严肃的力量她的母亲,一个女人,不让男人:她曾经是美国空军的后备教练。那时,女教练很少。如果那时女性能在蓝天上飞翔,她甚至能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然而,是她的父亲,一名战斗机飞行员,让埃克布劳迷上了太空。她的父亲也是科幻迷。当她256岁+199岁时,埃克布劳从未在她父亲的图书馆里看过艾萨克·阿西莫夫和罗伯特·海因莱茵的科幻小说。在一个无知的时代,她迷上了《星际迷航:下一代》,并被电视剧中描绘的不可思议的未来景象深深打动。在学习了物理、数学和哲学之后,她专攻区块链研究并获得了硕士学位。然而,直到四年前,23岁的她决定重拾第一颗心。

太空探索项目的目标是将“艺术家、科学家、工程师和设计师聚集在一起,建立一个真正的星际舰队学院。”埃克布劳和她的由50多名合作者组成的团队正计划为人类太空殖民做准备。“人们总是说我们本末倒置”埃克布劳不置可否,“但空间如此复杂,不要本末倒置,我们至少应该携手并进“

199富豪的私人太空公司也不断提醒我们,我们正处于太空旅行新时代的前沿。在未来几十年,理查德·布兰森的维珍银河公司将提供太空飞行。杰夫·贝佐斯和他的蓝色血统将使开采非现场工厂和月球成为可能。埃隆麝香中的SpaceX可能在火星的群体中培育水生植物就连一向保守的美国宇航局也在为未来制定宏伟计划。

,然而,当新一代航天工程师不知疲倦地为各种太空旅行技术工作时——可回收运载火箭、火箭飞机等。—仍然有一个关键问题尚未解决。埃克布劳说:“人类如何缓解太空中的无聊?”

即使在不久的将来,这个问题也值得关注。去火星的单程旅行需要大约九个月,这意味着人类需要在黑暗、寒冷和空的太空舱里度过半年多。像所有动物一样,人类需要外部刺激。如果没有什么能打破这种单调,大多数人最终会像被困在笼子里的老虎一样——焦虑、紧张,并容易在行为上犯错误。事实上,许多科学家认为无聊是未来宇航员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之一。

到目前为止,空间设计一直关注生存的一面。然而,埃克布劳认为,想象一种新的微重力文化不仅是合理的,甚至是必要的。这种微重力文化不是对地球产品和技术的简单改造,而是一种重新构思。

卡迪·科尔曼在国际空间站工作时,经常吹笛子解闷。另一名宇航员带着他的苏格兰风笛。然而,未来的太空旅行者可能会选择遥测仪他们可能穿着特殊的失重丝绸衣服,雕刻出地球上不存在的精致事物,或者借助机器尾巴编舞新舞蹈。换句话说,他们不再像想家的地球人,而是快乐的宇航员。但是话说回来,不管他们如何娱乐自己,食物总是不可或缺的。因此,食物也是这个项目的核心焦点。美国宇航局和其他政府太空机构一直认为食物是一个实际的挑战。也许一个训练有素的宇航员可以在戈壁生活而不会失去理智,但是一个普通的拥有去火星单程票的乘客呢?

科布伦茨是太空谈话探索项目的食品研究主管。她认为食物也是理想空间生活的一部分,就像艺术、音乐或运动一样。食物一直是我们之间的纽带,也是我们与自然交流的一部分。我们对美食的追求改变了我们的感官进化。我们每天选择、准备和吃食物,我们是建立自我意识、关系和偏好的基础。用意大利历史学家马西莫·蒙塔纳里的话说,食物就是文化。真相

肯定会延续到我们未来的星际生活中,即使是在24世纪。在埃克布劳心爱的《星际迷航》中,让·卢克·皮卡德船长在逃脱了外星种族博格的抢劫后,回到了法国家族的葡萄园重新组合。在葡萄园里,他的兄弟仍在处理土壤,在收获季节煮葡萄和采摘葡萄。

这里,一日三餐,自给自足皮卡德很幸运:现实世界中的太空旅行者没有机会回到地球,重获人类的意义和身份。他们必须在一个全新的世界中重新找到自己。科布伦茨说,“火星会是什么样子?”为了找到答案,她正在准备一本星际旅行指南,介绍烹饪工具、口味和礼仪,以帮助人类在太空中找到家。

199宇航员在太空中,他们每天吃什么?

科布伦茨在多伦多郊区长大,喜欢夏天在加拿大的荒野里划独木舟和玩耍。高中毕业后,她来到德里和纽约学习设计。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野外探险的偏好逐渐变成了对极端环境的迷恋。在到达麻省理工学院之前,

199研究了食物在监狱和战场中的作用。然而,外层空间本身更具挑战性在她开始开发星际食谱之前,她仍然需要做一些市场调查。因此,在九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她邀请凯蒂·科尔曼、意大利宇航员保罗·内斯波利和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些同事参加媒体实验室的研讨会。

焦点小组聚集在一个荧光照明的会议室,用各种食物照片装饰,比如棒棒糖、辣鸡翅和意大利香肠。在桌子上,科布伦茨放了一些里面有M&的小塑料杯。巧克力豆、冻干奶酪和水果珍品这些不仅可以作为工作之间的零食,也可以作为设计灵感。

内斯波利带着他自己的道具出现在会议室——美国宇航局的铝箔包,俄罗斯补给线和欧洲航天局的罐子,其中一个简单地被标为“太空食品”。还有一个半透明的塑料包装,里面的东西看起来像黄色耳塞,但实际上是脱水的土豆泥。

“没有人会去太空寻找食物”科布伦茨说

科布伦茨直言不讳地说,人类在地球之外的生存将依赖于一种既能满足太空旅行者的胃又能滋养他们身心的饮食。太空食品必须是令人振奋的和谐食品。它不仅要反映高尚的斗争,还要反映周围环境的壮丽。科尔曼长着一张和善的脸,穿着一件火星山脊t恤,微微点了点头。米兰对特种兵内斯波利眉头一挑,似乎有不同意见

koblenz然后她邀请科尔曼和内斯波利分享他们在国际空间站的烹饪经历——挑战、挫折等“有人总是对我说,‘你为什么不在太空煮意大利面呢?你是意大利人!”“内斯波利说,似乎要和科布伦茨走到最后,”我告诉他们,‘虽然我很想,但我做不到我认为除非你能理解太空烹饪中的一些实际问题,否则你很难理解太空食物是什么“

内斯波利说,实际问题也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人类不断研究的焦点。在最初的太空竞赛早期,科学家甚至担心人类在失重环境下根本不能进食。

经过进化,人类的消化系统已经适应了在地球重力环境下工作。长期失重可能导致窒息、便秘或其他更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但是当时没有办法模拟地球上合适的条件。1950年的一份技术报告解释道:“重力,作为环境中的一个物理因素,无处不在,并且一直存在。”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摆脱重力的影响超过一两秒钟。“

科学家尝试了许多替代方案最令人难忘的尝试之一来自德国出生的航空医学博士休伯特·斯特格·霍尔德麻醉臀部后,他命令飞行员做各种困难的动作。他解释说,他的臀部感觉不像坐着,应该接近失重体验。记录上写着:“他觉得这次经历非常不愉快。”“

到1955年,美国空军的抛物线飞行技术日益提高,一度可靠地提供了30秒的微重力体验。虽然有些受试者在尝试进食时会感到不舒服、窒息和喘息,但很明显,科学家们过于担心了。

,然而,有一个原因为什么这架飞机像埃克布劳的被称为“呕吐彗星”由于耳石数据的突然缺乏,50%到75%的飞行员患有一种叫做“空间指征”的疾病。耳石是一种位于内耳的古老器官。它的功能是将相对于地球重力场的位置信息传送到大脑。

虽然大多数宇航员能在几天内克服晕动病,但影响他们食欲的不仅仅是恶心。一方面,在太空中,玻璃窗只能被看见而不能被打开,这意味着在封闭的环境中气味非常强烈。正如埃克布劳所描述的,“每个搬进来的人,他们在那里吃的每一顿饭,以及产生的每一片垃圾”——这些气味都混合在一起科尔曼立即表示,国际空间站确实有一个很好的过滤系统,但是人类与恶臭的斗争是无止境的。

“他们会告诉你,如果你打开一包食物,你必须吃它,吃得干净,不管你能不能吃内斯波利说,“如果你没有吃完,剩下的剩菜就会腐烂发臭。”然而,人类是非常理想的食品加工者。“食物的有机性质——不可避免的腐烂——也是太空机构非常头疼的问题当内斯波利提出将陈年帕尔马干酪带到国际空间站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断然拒绝,因为干酪生产商无法提供干酪的截止日期。

有缓解恶臭的症状,但也加剧食欲下降。这种症状被称为“空间脸”失重状态下,体液积聚在头部。这可能是一些宇航员提到他们的视力受到不可逆转的影响的原因之一,也意味着对大多数人来说,在太空中吃饭就像你在地球上患重感冒时的饮食体验一样。

一些宇航员说他们希望提供味道更重的食物来弥补味道的麻木。科尔曼说,当她在太空时,她“对糖更上瘾”,并且比以前喝了更多的糖。她的同事斯科特·凯利不吃地上的甜点,但立刻变成了国际空间站上的巧克力控制。

但是到目前为止,奈斯波利提到的“实际问题”是影响宇航员饮食的最大因素。往返太空的交通费用高达每磅几千美元。对美国宇航局来说,节约成本的一个方法是让食物尽可能的紧凑和轻便。此外,保质期应该很长。就像内斯波利带来的脱水土豆泥一样,飞船上提供的许多美食——开胃虾沙拉、烤鸡等等——都是脱水的。

,它们还有另一个共同点“一切都是糊状的”科尔曼说这实际上是美国宇航局努力减少碎片的结果。在地球上,碎片会落到地上;然而,在微重力条件下,碎片会漂浮到各个角落,包括落入关键设备或吸入宇航员的肺部。在最早的太空任务中,食物被制成压缩的糊状物,并涂上一层防碎明胶。今天的菜肴很丰富,但有些食物,如面包,仍然是首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普通的玉米粉圆饼。由于玉米粉圆饼的表面张力,你可以在上面涂上再水化的酱和炖肉。

虽然理论上你可以在太空中吃无花果蛋糕或多力多司,科尔曼说你在享受这种松脆的食物之前需要充分准备。“你必须打开通风口附近的包装,这样所有的碎片都可以进入通风口,”她解释道。“然后,吃完后,你需要一个真空吸尘器来清理通风口的碎片,做一个称职的空间站公民应该做的事情。“(修指甲)即使在这个水平上,宇航员经常会注意到微小的食物残渣从他们的眼前飘过。凯利在他2017年的回忆录中讲述了一个令人恶心的故事意大利宇航员萨曼莎·克里斯托弗雷蒂说,她吞下了一个不明漂浮物体。她以为那是糖果,但那是垃圾。

内斯波利最喜欢的意大利面条不会掉面包屑,但是即使他能在太空中煮意大利面条,他也不能把它放进嘴里。在大多数情况下,空间中可用的餐具已经减少到只有一把剪刀(用来打开包装)和一把勺子(用来舀出包装中的东西)类似地,在空间上,烹饪过程被简化在国际空间站,宇航员经常从天花板上的喷嘴接收热水,然后充分揉捏包装以补充食物水分。这时,一顿大餐已经准备好了

然而,将食物放入公文包大小的铝盒中加热,可以大大改善大多数食物的味道。内斯波利抱怨道:“这非常不合理。”你可以花费数万亿美元建造一个空间站,里面有各种尖端的东西,但你无法想象的是,这里用来加热食物的设备是如此简陋,每次加热需要20分钟,而且每次加热的热量只能供三个人吃。“

然后,从在储物柜里找到你想吃的东西,加水使其充分流动,然后放入加热器加热,最后吃一顿饭,总共需要30到40分钟当然,宇航员总是很忙,他们的生活主要是基于任务,他们的用餐时间基本上是因为维护或科学实验而被毁了。

在媒体实验室的焦点小组会议上,科尔曼描述了她非常想念的一顿晚餐:乔超市的泰式咖喱汤圆。“很好吃,”她说,“但是吃这么美味的一顿饭要花两倍的时间“在更多的情况下,她只是简单地吃了一些加工食品,然后匆忙完成了工作,”她说,“只是填饱了肚子”。这时,科尔曼和内斯波利已经列出了一长串挑战和限制。然而,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科布伦茨的观点,即食物是太空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他们许多美好记忆的主题。

科尔曼说,他们所有的船员都被安排在周五晚上吃饭。“这是你融入团队的表现”她说科尔曼还打开笔记本,看了看她在国际空间站拍摄的照片。有一张她非常喜欢的照片。这是国际空间站的餐桌。“每个进进出出的人都不可避免地会撞到桌子的角落,左边有瘀伤,右边有瘀伤”她说

,当然,表的存在没有必要的理由。食物和饮料不能放在桌子上,只能用尼龙搭扣固定在两边墙上。但是科尔曼说,人们似乎对这种安排自然达成了默契。车站工作人员需要一个“聊天”的地方,她解释道,互相问候:“你好,今天过得怎么样?”

内斯波利最喜欢的国际空间站照片也离不开食物——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他指着意大利加尔达湖上空的一幅云彩图片说,“它看起来像玛格丽塔披萨。”还有这个,像四季披萨。“地球是比萨,比萨是地球,但比萨和地球都是遥不可及的。这是科布伦茨决心克服的困难。动物园里的老虎和宇宙飞船里的人第一批离开地球轨道进入太空的人是阿波罗8号的三名宇航员他们惊讶地发现,在这次25万英里的超长旅程中,最令人兴奋的风景不是在他们面前,而是在后视镜里。“我们的目标是探索月球,但我们重新发现了地球,”宇航员比尔·安德斯在任务完成50年后写道。安德斯,256岁+199岁,是在1968年圣诞夜拍摄经典照片“地球升起”的人:一颗闪亮的蓝宝石仍然保留着“云”,一半覆盖着它的表面,漂浮在被黑暗包围的不平坦的月球表面之上。50年后看着这张照片,安德斯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说一种强烈的情感促使他暂时放下记录可能着陆地点的任务,把相机转向他家的方向。“曾经相隔千里,现在全国各地都近在咫尺”他写道,“你我之间的边界已经消失了全人类似乎团结一致。

他的奇妙经历——与对地球美丽和脆弱的突然感知交织在一起的和谐与统一的洪流,在后来的宇航员中是如此普遍,甚至有一个专门用来描述它的术语:全景效果它可以让你暂时摆脱拥挤环境的恶臭、糊状食物的一致性和无止境的工作清单。当科尔曼登上国际空间站时,她拿起长笛,在圆顶小屋里独奏。这是一个四周有玻璃的观察舱,可以俯瞰地球。

但是在去火星或更远的旅途中,看着地球将成为一种奢望。心理学家还不知道所谓的分离现象,即地球离开我们的视线时产生的分离感,会如何影响未来宇航员的精神状态。此外,到那时,任何与遥远的、看不见的地球的通讯将会有45分钟的延迟。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行为健康和表现小组的专家凯利·斯莱克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这将是人类第一次完全脱离地球。”自从1975年夏天美国宇航局召集专家小组讨论在太空永久居住的可能性以来,研究人员提出了一种叫做“唯我论”的心理状态。"在这种情况下,现实变得越来越不真实,孤独的宇航员越来越容易犯自我毁灭的错误。火星可能成为该理论的第一次真正考验

人类学家、美国宇航局顾问杰克·斯图斯特在他1996年出版的《大胆的努力》一书中写道,该书讨论了与极端环境相关的行为问题:“食物在各种孤立和封闭的环境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再也找不到其他方式来获得正常的满足感了。”一般来说,隔离时间越长,食物就越重要。“

199海上石油钻井平台、超级油轮和南极研究站的负责人都非常重视食物在一个孤立、偏远和有限的环境中保持团队精神和生产力的重要性。斯塔斯特指出:“食物已经成为舰队弹道导弹潜艇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年来,船员们已经习惯了在舒适的餐厅和桌布餐桌上用餐。”“

外层空间可能是人类即将面临的最极端的环境为了缓解不可避免的疲劳,美国宇航局开发了一系列所谓的“对策”例如,在一年的国际空间站任务中,斯科特·凯利测试了一条橡胶吸水裤,以防止体液转移。(后来,他说,几个月来第一次在穿上这条裤子后,“我觉得我没有倒立。”他和他演奏苏格兰风笛的同事还种了一些红色的罗马莴苣来改善食物。苏塞克斯大学多感官经验教授玛丽安娜·奥布里斯特进行的研究发现,轨道农业可能是一种有效的对策。她告诉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们已经习惯了地球上美味的食物,但是在太空中培育食物的过程和新鲜食材的美味却是罕见的。”“也许,脆而美味的生菜可以带来整体的口感效果然而,在可预见的未来,太空舱农业仍然无法提供足够的食物来满足船上人员的饮食需求。麻省理工学院的团队必须找到另一条路。

Obst的最新研究刚刚填补了科布伦茨决心填补的空白。面对未来面向大众市场的太空旅行的可能性,奥布斯特和她的同事进行了一项调查,询问公众对未来月球或火星之旅的饮食有何期望。

的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对于一次短暂的月球之旅,人们不介意简单的饮食,只要他们有食物。但是对于这次漫长的火星之旅,受访者说他们需要各种口味、味道和热菜。他们还认为最好创造一种类似地球上的用餐体验。简而言之,科布伦茨说,制造更好的太空食品需要超越寻找对策的有限框架。她说:“如果人类想要在太空中生存和发展,我们需要设计各种各样的体验。”“她甚至跑到动物园寻求灵感她解释道:“对于像老虎这样的食肉动物来说,仅仅把被杀死的动物放进笼子里是不够的。拖拉和撕咬猎物的狩猎行为是老虎的进食仪式。人们也在创造这种更具挑战性的体验来帮助动物更好地享受美味的食物。然后我想,如果是太空食物会发生什么?“

科布伦茨得出结论,把食物藏在船上的某个地方以鼓励船员寻找食物可能不现实,但是如果我们提出一个准备饭菜的问题,我们能吗?太空中的烹饪会是什么样子?基于太空烹饪,我们能发展出什么样的用餐仪式?

沿袭了以前厨师的榜样,科布伦茨也从利用当地环境开始。众所周知,液体在微重力下有一种特殊的形状。它不是通常的水流或水滴形状,而是一个不稳定的水团。这让她想起了分子美食,尤其是用氯化钙和海藻酸钠将液体变成粘性鱼子酱状颗粒的技术。这种颗粒在口中融化,在舌尖释放出美味。

koblenz需要在零重力环境下测试一个特殊的球化工作台-可能是一个带有预装注射器的有机玻璃手套箱。她会在柠檬味的泡泡球里注入一滴姜汁,或者在甜菜汁泡泡球里注入红橙,在泡泡里包裹另一个泡泡可以带来一种独特的多重“爆浆”体验,这在地球上是很难享受的。此外,与地球上盘子上的泡泡球不同,科布伦茨的泡泡球漂浮在空中,因此与180度相比,你可以在360度享受这些美味,并设计不同的食物形状。

的整个过程看起来很棒,但它可能真的为未来的太空旅行者提供了一个展示他们烹饪创造力的好机会,同时享受美味的食物——即使“太空脸”会抑制你的食欲。

科布伦茨也考虑了失重食谱地球上大多数美食都离不开微生物的消化。由于微重力下新陈代谢的不同影响,微生物和人类的最终味道可能不同。旧的太空帕尔马干酪、大量的太空发酵酵母面包或太空腌制的意大利腊肠味道如何?科布伦茨计划在今年年底向国际空间站发送一批味噌酱,以了解其在太空中味道的变化。她甚至想出了一种新的饮食方式考虑到空间站餐具的短缺,她还想到了制作硅“骨头”——象牙白的新月形固体,更像超大的通心粉而不是排骨。她说,直接用硅骨吮吸食物可以缓解勺子疲劳,甚至让太空旅行者遵循人类最古老的饮食习惯。

科布伦茨甚至想把盐水放到轨道上蒸发成盐。菲尔·威廉姆斯(Phil Williams)最近在诺丁汉大学启动了世界上第一个空间药物研究项目,他最近告诉我:“地球上提取晶体时存在对流干扰。”然而,在微重力环境下,你可以提取较少缺陷和较大体积的晶体。厨师和美食家已经对马尔顿的天然海盐着迷,它的特殊性质使它成为一种极好的烘焙材料。

,但结晶太空盐在烹饪方面有多大优势仍是个谜。许多药物也依赖于结晶,任何结构上的改变都会导致药物疗效的改变。“也许有一天,一些药物只能在太空中制造,然后运回地球,”威廉说,他描绘了一幅令人眼花缭乱的未来图景——大大小小的制药厂和建在地球轨道上的食品码头。

在抛物线飞行的最初几周,当摆弄他的原型机时,科布伦茨突然决定,飞机上宝贵的零重力时间应该用来“吃饭”,而不仅仅是操作球化工作台。她会抽出一些时间来做一些泡泡球,但现在她更感兴趣的是弥补国际空间站单调的味道和味道。

她在飞行前的最后一次通话中告诉我:“我设计了一个特殊的太空食物头盔和品尝菜单。”正如宇航员和企业家在遇到困难时总是喜欢说“太空不容易”,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麻省理工学院的零重力飞行中航班原定于3月份起飞,但由于政府关闭、日程安排冲突,航班被推迟了两个月。在最后一刻——所有乘客,甚至是蚕都准备离开——美国联邦航空局要求更换一个部件,然后才同意重新批准航班。

最后,我们结束了漫长的等待黎明时分,我吃了不到半个面包圈,涂了抗眩晕药膏,然后上了去新罕布什尔州皮斯空军基地的团队大巴。

我们在一个类似机库的地方集合零重力公司负责管理此次航班,该公司的员工向我们分发蓝色工作服、徽章和登机牌,告知我们注意事项。

"不要往下看一名工作人员警告说,“否则你会觉得眼球会掉下来。”“

”拍照时也不要摘下戒指,在空中玩耍另一名工作人员说,“上次做这件事的人仍然把他的结婚戒指留在这里的某个地方。“

ZG491航班将于上午9点起飞在登上

飞机之前,我试了试玛吉·科布伦茨的食物头盔,它看起来像一个超大的塑料金鱼缸,只是它下面有两个可以够到的大洞。“这是由我拖出水族馆的人注射成型和定制的。”她说,“戴上它,你会‘孤立’的——碎片不会掉出来我已经在自己家里试过了。“头盔内置一个旋转餐盘,上面放五个小容器我看到一个装有波巴珍珠的容器,和一个装有碎岩石的容器。

通过安全检查后,科布伦茨递给我一些“被禁”的Boba珍珠。由于担心会损坏机上设备,工作人员只允许科布伦茨把珍珠放在头盔里,然后放到飞机上。但是我没有头盔,所以我不得不把珍珠藏在胸前的口袋里,然后登机。机舱后面有几排座位。当我们坐下时,飞机上的安全广播会再次响起:如果飞机失去压力,氧气罩不会自动掉下来;我们需要自己拿起安装在中央过道或墙壁两侧的氧气面罩。正常起飞后,安全带指示灯熄灭。我们所有人都来到了我们指定的位置——预先固定好的设备旁边第一次失重时,我的鞋带松了。我的本能是游泳,但根本不是。我小心地移到一边,尽量不妨碍科布伦茨和她的泡泡球。她和我一样,也很难移动。当她试图控制液体流出注射器的速度时,她的手臂明显地颤抖了。在我们做出反应之前,是时候品尝美味的食物了。

科布伦茨戴上头盔,整个人立刻看起来放松了。后来,她告诉我,大头盔还有另一个“降噪”功能,这可以让她集中精力在发动机的噪音中吃饭。她一打开容器,里面的汽水石和波巴珍珠立刻浮了出来。科布伦茨沿着他们的路,试图吞下美味的食物。

突然,科布伦茨打了个喷嚏:似乎大多数流行摇滚都飘向了她的鼻子看到这个之后,我也拿出了我被禁的波巴珍珠,一拿出来就丢了一半。也许下一班飞机上的乘客会找到这些丢失的珍珠。剩下的几颗成功放进我嘴里的珍珠跳到了我的舌尖,让我大笑当

接近飞行终点时,科布伦茨拿出她的硅骨,试图吮吸味噌酱。我在船舱里漂浮,对自己的敏感和优雅感到惊讶。我在地球上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在我身后,两名可怜的研究人员因为太空适应综合症呕吐了。但对其他人来说,失重经历来得快去得也快。

回到地面,零点集团为我们准备了一份三明治自助餐来庆祝“重获重力”我艰难地走向三明治。当我把三明治拿到嘴边时,我松了一口气,并为自己将来能正常进食而高兴。然而,为了这种心理上的满足,把自己永远绑在地球上似乎有点昂贵。我看了一眼科布伦茨,她正躺在椅子上,微微闭着眼睛,露出灿烂的笑容。过了一会儿,她慢慢地举起右手,清理头发上的碎屑。

相关文章

  • 坦克是如何发明出来的?它为什么最初叫水柜?
    坦克是如何发明出来的?它为什么最初叫水柜?
    我们看电影,经常会看到这样的镜头,为了炸掉一辆敌人的坦克,我们的战士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坦克无疑是重要的陆战武器之一,虽然现在反坦克武器也非常先进,但是坦克的重要性依然...
  • 兄弟被雷电击中的前几秒,照片拍摄了这一瞬间
    兄弟被雷电击中的前几秒,照片拍摄了这一瞬间
    年轻的奥萨马这是1971年一个大家庭在瑞典度假的照片第二个在左边,你可以看到一个14岁的男孩穿着棕色的衬衫。他的名字是奥萨马。三十年后,奥萨马·本·拉登的名字与自杀式恐怖...
  • 天智天皇地位如天神,父母都是日本正统皇室血脉
    天智天皇地位如天神,父母都是日本正统皇室血脉
    我们大家都知道日本在古代的时候,皇室可以称得上神秘二字,为什么这样说这是因为日本皇室,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往往都会把自己神化。让自己在平民心中的地位就像是天神一般的存...
  • 澳大利亚惨案,变态姑娘想25岁前杀个人,42岁的同性恋人帮了她
    澳大利亚惨案,变态姑娘想25岁前杀个人,42岁的同性恋人帮了她
    1992 016年,澳大利亚的一对父母报了警。他们18岁的儿子亚伦失踪了。他的手机被切断了,他的好朋友不知道他在哪里。经过一周的调查,警察终于在监视中看到了亚伦。监控显示艾伦去...
  • 本月有两次火星、木星和土星“等距排列”天象,第二次在27日出现
    本月有两次火星、木星和土星“等距排列”天象,第二次在27日出现
    宇宙中所有的天体都在不断地运动和变化。这种变化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天体自身的发展和演变,如超新星爆炸。二是天体的运动变化,如自转、公转等。这些天体运动的变化将使...
  • 韩萱真的是剧中的反派吗?
    韩萱真的是剧中的反派吗?
    说到历史上的韩玄其实还是有这样的一个人的,他虽然在历史上有记载,但是关于他的记载并不多,所以人们知道他的地方其实就是在演义中,他在演义中的形象就显得有点尴尬了,是一位贪生...
  • 安石的反叛与杨贵妃有什么关系?杨贵飞有办法停吗?
    安石的反叛与杨贵妃有什么关系?杨贵飞有办法停吗?
    其实真要说杨贵妃和安史之乱有没有关系的话,应该也是没太大关系。只是大家都会把注意力放在唐玄宗和杨贵妃这段恋情上,加上安禄山又是杨贵妃的养子。其实安禄山才是这里面的关...
  • 诸葛亮演奏什么曲子把司马懿吓跑了
    诸葛亮演奏什么曲子把司马懿吓跑了
    说到诸葛亮小编相信很多人都是知道的,诸葛亮是三国时期的一位非常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同时诸葛亮还是很有谋略的。那么,小编也是看到一个有趣的问题,那就是空城计中诸葛亮是弹得...
  • 士兵们会躺下假装死在战场上吗?
    士兵们会躺下假装死在战场上吗?
    战争是很残酷的,不管是对那些指挥战斗的高级将领,冲锋陷阵的普通士兵,还是被铁骑踏过的村庄城市的普通人,古往今来因为战争而死亡的无辜之人太多了,如果全部加起来,可能会是一个令...
  • 盲族生下来就是盲人,却不是先天性的眼盲
    盲族生下来就是盲人,却不是先天性的眼盲
    世界上总是有很多奇奇怪怪咱们都不知道的部落族。比如说前段时间小编说的非洲的象人族,还有哑巴族,巨阴族等等。今天咱们要说的这个部落,里面大部分的人都是盲人,而他们并不是...
.

世界奇闻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