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未解之谜 > 世界未解之谜 > 乌拉尔山脉神秘死亡之谜:探索未知的未解之谜

乌拉尔山脉神秘死亡之谜:探索未知的未解之谜

时间:2019-07-19 11:19:24 作者: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

  乌拉尔山脉(TheUrals)是俄罗斯境内大致南北走向的一座山脉,它位于俄罗斯的中西部,是欧亚两大洲分界线。乌拉尔山脉的最高点位于其中北部的人民峰,高1895米。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探索至今未解的未知力量

  1959年1月23日,俄罗斯的9名学生去乌拉尔山滑雩探险,结果他们都没有回来。搜寻队后来发现在帐篷附近有5个人冻死,稍远处另外4人个死后被雪埋着,其中一人头部被击伤,另一个舌头被割。

  从现场看,他们好像受到惊吓,匆忙逃出了帐篷他们丢弃滑雪板、食物和保暖衣服,奔向通往密林的积雪山坡,可是他们没有人能在零下300C的严寒中生存下来。

  当时倍感困惑的当局虽然也派未了调查人员,但是调查结果并未查明遇难人员的死因,他们提出:“探险学生死于强性未知力。”当局随即宣布结案,并将卷宗按绝密存档。

  时隔半世纪,谜团仍未被解开。“未知力”是什么?苏联当局掩盖的目的何在?事后有不少说法流传,包括把9E因归为敌意的部落、讨厌的雪人、外星人以及秘密军事技术等。“如果上帝允许我问一个问题,那我的问题是,那个晚上,我们的朋友到底遇到什么事?”尤利说。他是探险队第10名成员,唯一的幸存者,他是在随队几天后因病而回家的。

  探险队的目的地是乌拉尔山脉的奥托腾山,除探险队长迪亚特夫和佐罗塔耶夫外,其余队员均是乌拉尔综合技术专科学校的学生。佐罗塔耶夫是队长的朋友介绍的,具有丰富的滑雪经验。在乘坐火车和卡车后.他们于1月27日开始滑雪前进。可是在28日,尤利就因病离队回家。这是他和伙伴的最后离别,探险队此后情况只能靠队员们遗体的照片和日记来再现。

  尤利离队后的4天内,他们穿过无人居住的区域,跨越冰封的湖泊,他们总是沿着当地土著部落,曼西人的足迹前进。31日,到达奥斯皮亚河,并在高地建立营地,存放装备和食物用于回程。

  2月1日,他们沿着通向奥托腾山的通道攀爬。大概是遇上了恶劣的天气,他们迷路了,他们到达的是稍低于1100米的克拉特·西亚克尔山坡。下午5时,他们搭好了帐篷,准备过夜。

  从探险队员们的最后一篇日记可以看出,当天队员们的情绪舒畅。他们还出版了报纸——“奥托腾晚报”。这是苏联人维系集体团结的典型方式。他们计划继续攀登10千米,然后返回营地。按事先的约定,探险队应于2月12日向学校的运动俱乐部发出报告平安的电报,尽管俱乐部未收到电报,但他们并不介意,总认为有丰富经验的队长带队问题不大。

  在探险队员家属的催促下,2月20日学校组织教师和学生组织搜救队,警方和部队也出动了直升机和飞机协助。搜救队于2月26日发现了被遗弃的帐篷。帐篷有一半被撕坏,一半被埋在雪中。他们在1米深的积雪中发现了学生们留下的脚印,有的穿着袜子,有的穿着软毡靴,有的是赤脚。脚印与9名成员基本相符。从脚印看,并未发现相互打斗的痕迹,也没有外人的脚印。脚印向森林处延伸500米后消失。在离帐篷1500米处的塔松下,首先发现两名队员尸体的是乔治·克里沃尼辛柯和尤里·道洛森柯。他们赤脚,穿着内衣,手有烧伤,身边散落着烧焦的树枝。约5米高处的树枝折断,好像曾有人爬过树。再往前300米发现迪亚特洛夫的尸体,他手握树枝,面朝帐篷。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探索至今未解的未知力量

  往帐篷方向180米处及150米处分别发现鲁斯台姆·斯洛包汀和齐娜·科尔莫高罗娃的尸体,看样子这两人曾尽力住帐篷爬行。医生说他们都死于体温过低,尽管斯洛包汀头盖骨裂伤。

  经历两个月的搜寻才在离松树75米的林中深沟里发现了另4具尸体,看起来他们都是创伤性致死。布里格诺利的头盖骨碎裂,杜布尼娜·柯洛瓦托夫和左洛塔耶夫都有多处肋骨断裂,杜布尼娜还失去了舌头。他们被埋在4米深的雪下。

  尽管调查草草结束,但多年来人们对事件的真相一直心存疑惑,学生们与之对抗的未知力是什么?他们为什么离开帐篷,当他们在别处烧火后为什么在黑夜又要返回帐篷?另外一组4人怎么会被埋在4米深的雪下?

  一种说法是当地部落曼西人认为探险队践踏了他们神圣的领地,因而动了武。但实际上,曼西人最接近的村落距事发地也有80千米—100千米。一般说来,曼西人与俄罗斯人相处甚好,他们不会有如此过激行为。这一说法被否定。

  另一种说法是学生们遇上了一帮隐藏在深山中的监狱逃犯:或者是附近监狱的狱警误将学生们当做越狱的逃犯。但在现场未发现其他人的脚印,此外造成学生致死创伤的力量远远大于人力。这一说法也遭否定。

  据俄罗斯隐蔽动物学家米克海尔分析,探险队员是被身高3米的猛兽或雪人吓出了帐篷,并被击毙。包括乌拉尔山在内的俄罗斯广阔的疆域为雪人、猛兽提供了隐身之处,因而经常有野人出没的报道,可是在现场并未发现野人足迹。

  直到上世纪90年代,雪地案件才得以解密,并重新开放。医学检测表明,在一组四人的尸体和衣物上发现有高剂量的放射性物质。列夫·伊万洛夫是当时的调查负责人,当地主要官员命令他对此事严加保密。

  在事件发生地当晚,距事发地以南50千米处的一组地理系学生就见到事发地方向天空飘着火球。他们还看到有月亮那么大的圆形发光体不断地闪光。在发光体落下地平线后,天边亮了好几分钟。伊万洛夫推测当时的情景:有一名学生在夜间走出了帐篷,见到了火球并立即唤醒了同学。他们顺山坡下行向森林跑去。此时火球爆炸,四人死亡,其中布里格洛利的头盖骨被炸裂。

  火球到底是什么?外星人的武器、ufo,或秘密军事技术实验?探险队唯一的幸存者尤里认为,他的同学死于军事实验。他在参与识别死者衣服时发现有一件衣服不属于他的那些同学,应该是件士兵的服装。

  2008年,乌拉尔技术大学,迪亚特洛夫基金会和若干非政府组织召集的研讨会上有6名最初调查组成员和31名独立专家到会。会议的结论是军方曾在该地区进行过实验,并无意地造成了探险学生的死亡。会议发表声明,呼吁政府、军方和航天部门提供材料给以支持。

  1959年2月1—2日夜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这是个永远的谜团。

揭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 未知力量是什么

  乌拉尔山脉是俄罗斯境内大致南北走向的一座山脉,它位于俄罗斯的中西部,是欧亚两大洲分界线。乌拉尔山脉的最高点位于其中北部的人民峰,高1895米。

  1959年1月23日,俄罗斯的9名学生去乌拉尔山滑雩探险,结果他们都没有回来。搜寻队后来发现在帐篷附近有5个人冻死,稍远处另外4人个死后被雪埋着,其中一人头部被击伤,另一个舌头被割。

  从现场看,他们好像受到惊吓,匆忙逃出了帐篷他们丢弃滑雪板、食物和保暖衣服,奔向通往密林的积雪山坡,可是他们没有人能在零下300C的严寒中生存下来。

  当时倍感困惑的当局虽然也派未了调查人员,但是调查结果并未查明遇难人员的死因,他们提出:“探险学生死于强性未知力。”当局随即宣布结案,并将卷宗按绝密存档。

  时隔半世纪,谜团仍未被解开。“未知力”是什么?苏联当局掩盖的目的何在?事后有不少说法流传,包括把9E因归为敌意的部落、讨厌的雪人、外星人以及秘密军事技术等。“如果上帝允许我问一个问题,那我的问题是,那个晚上,我们的朋友到底遇到什么事?”尤利说。他是探险队第10名成员,唯一的幸存者,他是在随队几天后因病而回家的。

  探险队的目的地是乌拉尔山脉的奥托腾山,除探险队长迪亚特夫和佐罗塔耶夫外,其余队员均是乌拉尔综合技术专科学校的学生。佐罗塔耶夫是队长的朋友介绍的,具有丰富的滑雪经验。在乘坐火车和卡车后.他们于1月27日开始滑雪前进。可是在28日,尤利就因病离队回家。这是他和伙伴的最后离别,探险队此后情况只能靠队员们遗体的照片和日记来再现。

  尤利离队后的4天内,他们穿过无人居住的区域,跨越冰封的湖泊,他们总是沿着当地土著部落,曼西人的足迹前进。31日,到达奥斯皮亚河,并在高地建立营地,存放装备和食物用于回程。

  2月1日,他们沿着通向奥托腾山的通道攀爬。大概是遇上了恶劣的天气,他们迷路了,他们到达的是稍低于1100米的克拉特·西亚克尔山坡。下午5时,他们搭好了帐篷,准备过夜。

  从探险队员们的最后一篇日记可以看出,当天队员们的情绪舒畅。他们还出版了报纸——“奥托腾晚报”。这是苏联人维系集体团结的典型方式。他们计划继续攀登10千米,然后返回营地。按事先的约定,探险队应于2月12日向学校的运动俱乐部发出报告平安的电报,尽管俱乐部未收到电报,但他们并不介意,总认为有丰富经验的队长带队问题不大。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探索至今未解的未知力量

  在探险队员家属的催促下,2月20日学校组织教师和学生组织搜救队,警方和部队也出动了直升机和飞机协助。搜救队于2月26日发现了被遗弃的帐篷。帐篷有一半被撕坏,一半被埋在雪中。他们在1米深的积雪中发现了学生们留下的脚印,有的穿着袜子,有的穿着软毡靴,有的是赤脚。脚印与9名成员基本相符。从脚印看,并未发现相互打斗的痕迹,也没有外人的脚印。脚印向森林处延伸500米后消失。在离帐篷1500米处的塔松下,首先发现两名队员尸体的是乔治·克里沃尼辛柯和尤里·道洛森柯。他们赤脚,穿着内衣,手有烧伤,身边散落着烧焦的树枝。约5米高处的树枝折断,好像曾有人爬过树。再往前300米发现迪亚特洛夫的尸体,他手握树枝,面朝帐篷。

  往帐篷方向180米处及150米处分别发现鲁斯台姆·斯洛包汀和齐娜·科尔莫高罗娃的尸体,看样子这两人曾尽力住帐篷爬行。医生说他们都死于体温过低,尽管斯洛包汀头盖骨裂伤。

  经历两个月的搜寻才在离松树75米的林中深沟里发现了另4具尸体,看起来他们都是创伤性致死。布里格诺利的头盖骨碎裂,杜布尼娜·柯洛瓦托夫和左洛塔耶夫都有多处肋骨断裂,杜布尼娜还失去了舌头。他们被埋在4米深的雪下。

  尽管调查草草结束,但多年来人们对事件的真相一直心存疑惑,学生们与之对抗的未知力是什么?他们为什么离开帐篷,当他们在别处烧火后为什么在黑夜又要返回帐篷?另外一组4人怎么会被埋在4米深的雪下?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探索至今未解的未知力量

  一种说法是当地部落曼西人认为探险队践踏了他们神圣的领地,因而动了武。但实际上,曼西人最接近的村落距事发地也有80千米—100千米。一般说来,曼西人与俄罗斯人相处甚好,他们不会有如此过激行为。这一说法被否定。

  另一种说法是学生们遇上了一帮隐藏在深山中的监狱逃犯:或者是附近监狱的狱警误将学生们当做越狱的逃犯。但在现场未发现其他人的脚印,此外造成学生致死创伤的力量远远大于人力。这一说法也遭否定。

  据俄罗斯隐蔽动物学家米克海尔分析,探险队员是被身高3米的猛兽或雪人吓出了帐篷,并被击毙。包括乌拉尔山在内的俄罗斯广阔的疆域为雪人、猛兽提供了隐身之处,因而经常有野人出没的报道,可是在现场并未发现野人足迹。

  直到上世纪90年代,雪地案件才得以解密,并重新开放。医学检测表明,在一组四人的尸体和衣物上发现有高剂量的放射性物质。列夫·伊万洛夫是当时的调查负责人,当地主要官员命令他对此事严加保密。

  在事件发生地当晚,距事发地以南50千米处的一组地理系学生就见到事发地方向天空飘着火球。他们还看到有月亮那么大的圆形发光体不断地闪光。在发光体落下地平线后,天边亮了好几分钟。伊万洛夫推测当时的情景:有一名学生在夜间走出了帐篷,见到了火球并立即唤醒了同学。他们顺山坡下行向森林跑去。此时火球爆炸,四人死亡,其中布里格洛利的头盖骨被炸裂。

  火球到底是什么?外星人的武器、UFO,或秘密军事技术实验?探险队唯一的幸存者尤里认为,他的同学死于军事实验。他在参与识别死者衣服时发现有一件衣服不属于他的那些同学,应该是件士兵的服装。

  2008年,乌拉尔技术大学,迪亚特洛夫基金会和若干非政府组织召集的研讨会上有6名最初调查组成员和31名独立专家到会。会议的结论是军方曾在该地区进行过实验,并无意地造成了探险学生的死亡。会议发表声明,呼吁政府、军方和航天部门提供材料给以支持。

  1959年2月1—2日夜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这是个永远的谜团。

20世纪神秘事件——北乌拉尔山9人神秘死亡,至今未解

  54年前的2月份,乌拉尔地区发生了近代史上最奇怪的谜案,至今都悬而未决。

  从表面上看,人们熟知的迪亚特罗夫死亡事件是非常容易解释的:在零下三十度的恶劣环境中,由十个滑雪者组成的小组艰难前进,最终九个人不幸丧生。但是根据当时队员日记以及苏联调查者记录得到的一些细节,却令人毛骨悚然:1959年2月2日的晚上,这个小组的成员们从里面将帐篷割开,只穿着睡觉时的衣服就消失在了冰原上。

  三个星期之后,在离帐篷几百米的一个斜坡下发现了五具队员的尸体。又经过了两个月的搜索,调查者才找到了另外四具尸体,奇怪的是他们都穿着或多或少穿着之前死掉同伴的衣服。除此之外,他们中有的有非常严重的内伤,包括头骨破裂,肋骨骨折。当时的调查者报告称没有证据说明这是谋杀,然后马上结束了这个案子。

  这个小组是由一些学生和乌拉尔科技大学的毕业生组成的,他们所有人都有野外旅行探险的经验。这次旅行是由23岁的依戈.迪亚特罗夫组织的,计划在位于乌拉尔地区北部的Otorten山脉探险,将于1959年1月28日开始。于睿.于丁是这次探险中唯一的幸存者,因为他在到达荒野之前生病了所以不得不留在了一个村子里。其他九个人继续跋涉前进。从后来调查者发现的胶卷洗出的照片可以看到,迪亚特罗夫和队员们在2月2号的傍晚在靠近Ortoten一座山的山坡上搭建帐篷。

  那座山被当地土生土长的曼西部落称为” Kholat Syakhl“,意思是”死亡之山“。尽管如此,我还是对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传说半信半疑。不过,他们选择在山坡搭建帐篷似乎也说明了一点问题。报道称他们离森林大概只有一米(1米有点太近了,此处原文大概有问题),在那边搭帐篷至少在零度以下的情况下能有点遮蔽。从照片他们看他们并不赶时间,所以选择在山坡宿营而不是在靠近森林的地方的确是疑点重重,虽然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 ”迪亚特罗夫可能不想走回头路,或者是他决定在实战演练山坡扎营“。于丁在圣彼得堡时报2008年的采访中这样说道。

  那大概是这个小队伍的最后一个帐篷。迪亚特罗夫之前曾经说过小组预计在2月12号返回,但也有可能会晚一点。直到20号人们才觉得事情不对劲,26号搜救的志愿者和救援队伍找到了探险队的帐篷。

  当政府派出的的调查组到达时,他们发现帐篷是从里面被割开的,还有八个或者九个人离开帐篷向山脚下森林行进的脚印。据调查组说,探险队没有穿鞋也没有带工具,从脚印分析一些队员光着脚或者仅仅穿着袜子。换句话来说,这些队员们在某种特别紧急的情况下割碎了帐篷跑了出来,虽然外面的积雪已经有齐腰那么深。而且,周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或者探险队成员之间有谋杀行为。

  最先被发现的两具尸体在森林附近的一颗大松树下。之前曾经提过森林离帐篷只有一米远,调查组发现脚印在离那里大概还有三分之一的时候没有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调查组在还没有抵达的三个星期里天气的原因。这两具被发现的尸体只是穿了内衣,光着脚。根据报告,这棵树高处有被折断的树枝,这说明曾经有人试着爬上树。另外旁边还有火堆的余烬。

  另外三具包含迪亚特洛夫在内的尸体在帐篷和这颗大树之间被发现,从尸体的姿势看他们明显是要返回帐篷。其中的一员,Rustem Slobodin,头骨破裂,但是医生说那并不是致命伤。关于谋杀的调查也在医生声明者五人是由于低温二导致死亡之后随之结束。 直到两个月之后,剩余的四具尸体才在离大树几百米远的下坡的一个山谷中被找到,而且都被几十米的积雪掩埋。之前发现的五具尸体的种种疑点暂且不谈,这次的四具尸体才是真正让人倒吸一口凉气。四个人全部惨死于外伤,虽然外表并没有非常明显的伤口。其中一员,Nicolas Thibeaux-Brignollel,同样头骨碎裂。 Ludmila Dubinina,肋骨骨折,而且舌头也不翼而飞!

  当时有可能是这个小队伍正在寻求救助,然后掉进了山沟。但是这解释不了Dubinina不翼而飞的舌头。当时有些人怀疑是这个小队伍遭到了曼西部落的攻击,但是验尸官指出这些伤不是人类能造成的,尤其是考虑到并没有外在的一些伤口。 根据时代周刊查阅的一些没有封存的资料,当时在场的医生之一Boris Vozrozhdenny说”这相当于一场车祸能造成的后果“。

  这件事变的越来越奇怪。最后发现的四具尸体比前面先发现的五具尸体衣着整齐一些,而且显然他们穿上了死者身上的衣服继续他们漫无目的的跋涉。

  比如说Zolotariov,他穿着Dubinina的衣服和帽子,而Dubinina的脚上裹着松树下其中一个死者的毛裤子。更神秘的是,经过测试,最后发现的五具尸体身上的衣服都有放射性元素。

  这些放射性元素无从解释,但是对这个谜案的其他部分的解释比那些外星人或者核试验的解释可信多了。据报道,处在低温或者昏迷状态下可能会导致伤者”精神错乱脱衣“。这个惨案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这个小队伍的帐篷被雪崩埋了,所以帐篷才被割开还造成了一些队员受伤。不管这个队伍被埋了多长时间,他们可能受到低温折磨然后没有带任何工具就离开帐篷寻求帮助。同时,五个队员是死于冻伤,这一假设还是非常可信的。 但是发现的放射性物质真的是无从解释,还有就是之后对待这个案子的做法。关于这个惨案的一些资料在案子结束后就被封存了,直到90年代才又被重新打开。我对这个案子感兴趣已经很久了,并且想找到一些新信息,但是我发给许多美国情报机构的信息自由请求全都石沉大海。这起惨案发生的原因让人费解,尤其是在当时资料尚未封存的情况下调查组的领队Lev Ivanov在采访时所提到的更是让人觉得这个案子十分神秘。 Ivanov是最先注意到发现的尸体和工具含有放射性物质,而且他当时带的一台盖格计数器(用于测量放射性)在营地附近失灵。他还提到当时苏联当局要求他结束这个案子。虽然在1959年的2月份和三月份曾经有报道说这个地区曾经出现过“发光的飞行物体”。 “我当时就怀疑这些发光的飞行物体和这个探险队的惨死有直接的关系,现在我几乎确定了这一点。”Ivanov在一次Leninsky Put报的采访中说道。这篇报道后来被纽约时报找了出来。 另外一个宿营在迪亚特洛夫他们附近30米左右的小队伍也称他们看到了类似的现象。在一份证词中,其中一个人提到他看见“一个圆形发光物体越过村庄从西南飞到了东北方向。这个发光的碟片大概有满月那么大,发着蓝白色的光外面还围绕着蓝色的光环。这个光环非常耀眼,好像远处的闪电一样。这个物体消失在地平线的时候,天空的那个位置被点亮了好几分钟”。 后来主导的报告称,出于保密考虑,放射性物质和一些不明物体其实是这个探险队恰巧遇到了一直苏联军队在做地面试验。但是,就算这些报道是真实的,那些队员身上的伤又是哪来的呢? 当时的情景可能是这样的:探险队的一个队员看到天空中有骇人的光,然后所有队员都惊恐逃命。但即使是这样,队员头骨破裂也无从解释。有些人可能说那也许是他们跌倒山谷时造成的。但是不要忘了,Slobodin也头骨破裂,而他的尸体是在返回帐篷的路上被发现的。 当时发现的火堆余烬说明其中一些队员的神智是清楚的,而且就算是直接暴露在辐射下也不会造成精神错乱。如果不是恐慌错乱的话,队员们又为什么不带任何工具就逃命呢?所以这到底是一次事故还是事实真相被隐藏了呢?大概以下这个故事是最简单的:整个探险队被一次巨大的雪崩埋住了,在低温和昏迷的状态下,队员们逃出去寻求帮助。其中一些队员的伤也是这次巨大的雪崩造成的。

  由于缺少最初调查的一些信息,这些使得迪亚特洛夫惨案成为阴谋理论和外星人袭击最爱讨论的例题之一。调查者之一的Ivanov已经去世,除非应许多人的要求开放更多的军事记录来证明有其他的可能性,否则这迪亚特洛夫死亡事件将成为永远的谜团。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

  乌拉尔山脉(TheUrals)是俄罗斯境内大致南北走向的一座山脉,它位于俄罗斯的中西部,是欧亚两大洲分界线。乌拉尔山脉的最高点位于其中北部的人民峰,高1895米。

  1959年1月23日,俄罗斯的9名学生去乌拉尔山滑雩探险,结果他们都没有回来。搜寻队后来发现在帐篷附近有5个人冻死,稍远处另外4人个死后被雪埋着,其中一人头部被击伤,另一个舌头被割。

  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

  从现场看,他们好像受到惊吓,匆忙逃出了帐篷他们丢弃滑雪板、食物和保暖衣服,奔向通往密林的积雪山坡,可是他们没有人能在零下300C的严寒中生存下来。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探索至今未解的未知力量

  当时倍感困惑的当局虽然也派未了调查人员,但是调查结果并未查明遇难人员的死因,他们提出:“探险学生死于强性未知力。”当局随即宣布结案,并将卷宗按绝密存档。

  时隔半世纪,谜团仍未被解开。“未知力”是什么?苏联当局掩盖的目的何在?事后有不少说法流传,包括把9E因归为敌意的部落、讨厌的雪人、外星人以及秘密军事技术等。“如果上帝允许我问一个问题,那我的问题是,那个晚上,我们的朋友到底遇到什么事?”尤利说。他是探险队第10名成员,唯一的幸存者,他是在随队几天后因病而回家的。

  探险队的目的地是乌拉尔山脉的奥托腾山,除探险队长迪亚特夫和佐罗塔耶夫外,其余队员均是乌拉尔综合技术专科学校的学生。佐罗塔耶夫是队长的朋友介绍的,具有丰富的滑雪经验。在乘坐火车和卡车后.他们于1月27日开始滑雪前进。可是在28日,尤利就因病离队回家。这是他和伙伴的最后离别,探险队此后情况只能靠队员们遗体的照片和日记来再现。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探索至今未解的未知力量

  尤利离队后的4天内,他们穿过无人居住的区域,跨越冰封的湖泊,他们总是沿着当地土著部落,曼西人的足迹前进。31日,到达奥斯皮亚河,并在高地建立营地,存放装备和食物用于回程。

  2月1日,他们沿着通向奥托腾山的通道攀爬。大概是遇上了恶劣的天气,他们迷路了,他们到达的是稍低于1100米的克拉特·西亚克尔山坡。下午5时,他们搭好了帐篷,准备过夜。

  从探险队员们的最后一篇日记可以看出,当天队员们的情绪舒畅。他们还出版了报纸——“奥托腾晚报”。这是苏联人维系集体团结的典型方式。他们计划继续攀登10千米,然后返回营地。按事先的约定,探险队应于2月12日向学校的运动俱乐部发出报告平安的电报,尽管俱乐部未收到电报,但他们并不介意,总认为有丰富经验的队长带队问题不大。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探索至今未解的未知力量

  在探险队员家属的催促下,2月20日学校组织教师和学生组织搜救队,警方和部队也出动了直升机和飞机协助。搜救队于2月26日发现了被遗弃的帐篷。帐篷有一半被撕坏,一半被埋在雪中。他们在1米深的积雪中发现了学生们留下的脚印,有的穿着袜子,有的穿着软毡靴,有的是赤脚。脚印与9名成员基本相符。从脚印看,并未发现相互打斗的痕迹,也没有外人的脚印。脚印向森林处延伸500米后消失。在离帐篷1500米处的塔松下,首先发现两名队员尸体的是乔治·克里沃尼辛柯和尤里·道洛森柯。他们赤脚,穿着内衣,手有烧伤,身边散落着烧焦的树枝。约5米高处的树枝折断,好像曾有人爬过树。再往前300米发现迪亚特洛夫的尸体,他手握树枝,面朝帐篷。

  往帐篷方向180米处及150米处分别发现鲁斯台姆·斯洛包汀和齐娜·科尔莫高罗娃的尸体,看样子这两人曾尽力住帐篷爬行。医生说他们都死于体温过低,尽管斯洛包汀头盖骨裂伤。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探索至今未解的未知力量

  经历两个月的搜寻才在离松树75米的林中深沟里发现了另4具尸体,看起来他们都是创伤性致死。布里格诺利的头盖骨碎裂,杜布尼娜·柯洛瓦托夫和左洛塔耶夫都有多处肋骨断裂,杜布尼娜还失去了舌头。他们被埋在4米深的雪下。

  尽管调查草草结束,但多年来人们对事件的真相一直心存疑惑,学生们与之对抗的未知力是什么?他们为什么离开帐篷,当他们在别处烧火后为什么在黑夜又要返回帐篷?另外一组4人怎么会被埋在4米深的雪下?

  一种说法是当地部落曼西人认为探险队践踏了他们神圣的领地,因而动了武。但实际上,曼西人最接近的村落距事发地也有80千米—100千米。一般说来,曼西人与俄罗斯人相处甚好,他们不会有如此过激行为。这一说法被否定。

  另一种说法是学生们遇上了一帮隐藏在深山中的监狱逃犯:或者是附近监狱的狱警误将学生们当做越狱的逃犯。但在现场未发现其他人的脚印,此外造成学生致死创伤的力量远远大于人力。这一说法也遭否定。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探索至今未解的未知力量

  据俄罗斯隐蔽动物学家米克海尔分析,探险队员是被身高3米的猛兽或雪人吓出了帐篷,并被击毙。包括乌拉尔山在内的俄罗斯广阔的疆域为雪人、猛兽提供了隐身之处,因而经常有野人出没的报道,可是在现场并未发现野人足迹。

  直到上世纪90年代,雪地案件才得以解密,并重新开放。医学检测表明,在一组四人的尸体和衣物上发现有高剂量的放射性物质。列夫·伊万洛夫是当时的调查负责人,当地主要官员命令他对此事严加保密。

  在事件发生地当晚,距事发地以南50千米处的一组地理系学生就见到事发地方向天空飘着火球。他们还看到有月亮那么大的圆形发光体不断地闪光。在发光体落下地平线后,天边亮了好几分钟。伊万洛夫推测当时的情景:有一名学生在夜间走出了帐篷,见到了火球并立即唤醒了同学。他们顺山坡下行向

  森林跑去。此时火球爆炸,四人死亡,其中布里格洛利的头盖骨被炸裂。

  火球到底是什么?外星人的武器、UFO,或秘密军事技术实验?探险队唯一的幸存者尤里认为,他的同学死于军事实验。他在参与识别死者衣服时发现有一件衣服不属于他的那些同学,应该是件士兵的服装。

  2008年,乌拉尔技术大学,迪亚特洛夫基金会和若干非政府组织召集的研讨会上有6名最初调查组成员和31名独立专家到会。会议的结论是军方曾在该地区进行过实验,并无意地造成了探险学生的死亡。会议发表声明,呼吁政府、军方和航天部门提供材料给以支持。

  1959年2月1—2日夜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这是个永远的谜团。

乌拉尔山神秘死亡事件之谜:探索至今未解的未知力量

相关文章

  • 美国军人目击到大脚怪出没
    美国军人目击到大脚怪出没
    人类对于与自己类似又未知的生物总是充满了好奇心,就好像外星人,与今天要讲的《大脚怪 (Bigfoot)》,其实至今没有人能够肯定这些东西存在,但是又不断的想像他们会是什......
  • 蒙娜丽莎隐藏着哪些奥秘?蒙娜丽莎真的代表嫉妒吗?
    蒙娜丽莎隐藏着哪些奥秘?蒙娜丽莎真的代表嫉妒吗?
    相信大家都知道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这幅画但从表面上看只是画了一位端庄典雅的女子在对着看画的人微笑,而事实上,这幅画并没有那么简单,到底这幅画有什么样的奥秘呢?由51...
  • 苏格兰惊现巨型尼斯湖水怪化石
    苏格兰惊现巨型尼斯湖水怪化石
    尼斯湖水怪是世界上最神秘也是最吸引人的谜之一,可水怪存在的证据只是一些公开的不太清晰的照片。而在近日一个真正的苏格兰水怪已在苏格兰国家博物馆内向公众展出。...
  • 揭开“死亡之虫”的神秘面纱!
    揭开“死亡之虫”的神秘面纱!
      “死亡之虫”似乎并不是一个荒诞的传说,许多目击者对它的描述都惊人地一致:生活在戈壁沙漠的沙丘之下,长5英尺左右,通体红色,身上有暗斑,头部和尾部呈穗状,头部器官...
  •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鬼魂是否真的存在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鬼魂是否真的存在
    2016年10月18日消息,鬼魂是否真的存在?一个很缥缈的问题,成了世界十大未解之谜系列。据说爱因斯坦晚年的时候就痴迷于研究鬼魂,有人说他的死,是促怒了鬼魂,而死于阴鬼勾魂。...
  • 玛雅人是外星人吗?揭开玛雅人的真正秘密
    玛雅人是外星人吗?揭开玛雅人的真正秘密
    玛雅人文明一直是现代人类探索研究的对像之一,人们感兴趣的是,玛雅文明最后神秘消失的原因是什么?有人说是因为灾害的发生,有人说是因为瘟疫的流行,更有人说,玛雅人其实是外星人,他们的消失,仅仅是因为他们离开了。...
  • 世界上最容易中邪的五种职业
    世界上最容易中邪的五种职业
    很多人都撞过邪,撞邪的经历也各不相同。撞邪除了跟各人的命理、时运有关以外,与行业的性质也有很大关系。三百六十行中,有些行业特别容易撞邪。这些行业的工作者,需要谨遵行业守...
  • 地心人真的存在吗?难道南极真的是地心人的基地?
    地心人真的存在吗?难道南极真的是地心人的基地?
    地球中心是不是空的,里面有没有生命存在,这些问题几百年下来人类一直在努力寻找答案,但是由于科技的限制还没有个准确的答案,不过还是有一些痕迹似乎在向人类述说地心人真的存在...
  • 关于神秘黑衣人的10个真人真事
    关于神秘黑衣人的10个真人真事
    黑衣人(Men in Black)的真实存在已时有所闻。每当有人宣称自己看到不明飞行物体出现后,过没多久,总会被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打黑领带的神秘客拜访。纵使我们对这些黑衣......
  • 德国小镇惊现神秘麦田怪圈 疑似外星人所为
    德国小镇惊现神秘麦田怪圈 疑似外星人所为
    20世纪80年代初,英国人在汉普郡和威斯特一带屡屡发现怪圈,而且大多是在麦田里,所以正式将它命名为“麦田怪圈”。麦田怪圈在自发现以来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英国科......
.

世界未解之谜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