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未分类 > 有关于瓦尔特·施伦堡的重要事件有哪些 相关影视作品有哪些

有关于瓦尔特·施伦堡的重要事件有哪些 相关影视作品有哪些

时间:2019-03-28 11:05:36 作者: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重要事件

  小猫沙龙

  海德里希酷爱阅读间谍小说,当他看到一战时著名女间谍玛塔·哈莉利用女色收集情报的故事时,脑子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何不找些像玛塔·哈莉一样的女人,刺探政府高官和外国外交官们的机密?海德里希与施伦堡商量后决定:挑选20名美女,稍稍培训一下,然后把她们放进妓院,收集嫖客的谈话。

  1939年6月28日,柏林各警察所长突然接到了一份标有“机密·帝国重要卷宗”字样的电报,电报要求紧急挑选20名最漂亮的妓女。她们必须懂外语,有纳粹精神,还得情欲旺盛,能执行特别任务。电报的落款是帝国中央保安局局长海德里希和党卫军情报头目施伦堡。

image.png

  一个叫施瓦茨的党卫军冲锋队长找到了凯蒂,告诉她帝国中央保安局将对沙龙进行重新装修,还会额外提供给她20个漂亮聪明的姑娘。凯蒂要为她们专门准备一个相册,供重要的特殊顾客挑选。特殊顾客来的时候会说暗号‘罗腾堡来的客人’,你要递上相册,还要给他们多上酒。”10天后,重新开张的“凯蒂沙龙”面貌焕然一新,就像一座豪华宾馆,但招募女间谍的工作却很不顺利。

  施伦堡见过柏林警察挑选的妓女后,很不满意。他对手下人吼道:“你们带来的都是什么人?简直是一群荡妇!以她们的言谈举止和外语水平,根本搞不到任何情报。”施伦堡沮丧地向海德里希报告说:“柏林妓女不适合我们的任务。她们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要钱,仅此而已……我们的事业需要另一种人,受过训练的人。”海德里希打断他说:“那你就找人来培训,去办吧。”

  1940年初,施伦堡亲自带领一队医生、翻译和心理学家,前往德国南部著名的旅游胜地斯图加特寻找合适的人选。很快,50位美女被领到施伦堡面前,她们来自各旅游度假区,全都具有纳粹思想,时刻准备为希特勒献身。施伦堡逐个询问,费了好大劲才挑出了20人,然后交由翻译、医生和心理学家考核。经过严格筛选,最后只剩下5位美女。施伦堡又去了卢森堡、荷兰和法国,总算凑够了20位美女。

  在美女们受训的同时,施伦堡与海德里希下令在地下室安装一套最新型的录音设备。在沙龙房间内也安放了窃听器。楼上房间的每一个响动,甚至人的叹气声都能被清晰完整地记录下来。这样,他们就能监视嫖客与姑娘们的谈话。此外,他们在沙龙入口处还设置了观察哨。

  海德里希也亲自”视察“了沙龙,瑙约克斯和他开玩笑,录下了他的声音。海德里希以为是施伦堡录的,施伦堡立即让全体工作人员签署了一份具结书宣誓他没有那样做。

  整个“凯蒂沙龙”行动折腾了近一年,耗费了大量金钱,却没有任何收获。海德里希对此十分恼火,更厌烦了录音带上的那些喘气声和尖叫声。1941年,海德里希被调往捷克斯洛伐克,就在此时,“罗腾堡来的客人”出现了,他们都是外交官、政府高官和德军将领,但施伦堡依旧一无所获。纳粹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来过沙龙,但他在这里一通折腾后,什么有用的话也没留下。意大利大使也被请来潇洒了一把,他虽然说了不少话,但都是些官场套话。

  1942年,妓院所在的大楼被盟军飞机的炸弹击中,“凯蒂沙龙”只得从三楼挪到一楼。施伦堡对窃听计划彻底没了兴趣,他下令将妓院交还给凯蒂,20位美女也作为顺水人情送给了老板娘,代价是凯蒂要永远保守秘密。

  索诺夫斯基案

  二战爆发之前,波兰间谍索斯诺夫斯基被派到柏林搜集德国军备的情报,他勾引了德国陆军统帅部的弗娜林以及她的朋友,参谋部高级军官作战处上校的秘书封·妮小姐。

  门房晚上巡查时发现封妮小姐依然坐在打字机前,保险柜门开着,他注意到她漂亮的皮鞋和皮大衣,以及她吃惊的表情,于是报告了上校。上校上报给施伦堡,施伦堡监视了封妮小姐的14个朋友,查出了索斯诺夫斯基。施伦堡派手下假装与他交易情报,在车站逮捕了他,将他和弗娜林,封妮处一并以死刑,然后指导一个与他有关系的女帽店主为自己服务。

  入侵波兰

  1939年8月26日,美尔亨博士打电话约施伦堡出来吃晚饭,然后把他带到柏林郊外的一个无人湖畔,告诉他海德里希想让他担任挑起对波兰战争的秘密任务,问施伦堡他该怎么办,施伦堡让他装病推辞。于是后来海德里希让接瑙约克斯下了这个任务

  1939年9月,海德里希让施伦堡设计规划了国家保安总局,把保安警察、盖世太保和党卫队的情报安全局合并成一个组织。

  1939年9月1日,瑙约克斯带领一队队员化装成波兰人袭击了格林威治的德国电台,二战爆发。

  1939年9月3日,三辆专车由柏林驶向波兰,施伦堡随同希姆莱的专车前进,海德里希派了自己的秘书帮他(监视?)9月8日,舒伦堡陪同海德里希前往华沙,海德里希上了这趟专列,亲自督导希特勒访问华沙的事情,并部署一切保卫工作。

  1939年10月1日,希特勒在华沙举行盛大的阅兵。宴会结束后,施伦堡的车运来了,于是他自己驾车回柏林。德军入侵波兰期间,小6担任了陆军最高统帅部(OKH)与党卫队全国领袖之间的传令官和联络员。

  1939年10月1日,原保安局更名为帝国中央保安局(Reichssicherheitshauptamt)。

  1939年10月3日,他受命在柏林专门研究有关反间问题,在与专家、顾问认真讨论波兰间谍所搜集的大量情报,特别是关于德军备生产的情报后,感到非常惊讶,他决定前往鲁尔区去实地检查那里的反间工作并指导有关反间活动。在多特蒙德调查。他监视波兰工头,发现文件失踪,他带人逮捕了波兰工头和同伙,进行隔离审讯。

  文洛事件

  1939年10月21日,施伦堡在荷兰境内与英国谍报局驻荷兰代表潘恩.贝斯特上尉会面。这个英国人开车将他送到荷兰城市阿纳姆,与两个英国谍报机关成员会见。这两个人一个是英国谍报官斯蒂芬斯少校,另一个自称科佩尔实际上是荷兰参谋本部军官克洛普。三个人与施伦堡会谈后非常满意,因为施伦堡自称是一位计划政变并除掉希特勒的将军的亲信。

  1939年10月30日,第二次商谈时,克洛普以误会为由将施伦堡稍事扣留,并趁机查看其护照。确信无疑后英国人甚至交给他一部收发报机用来联络。在此期间,贝斯特和斯蒂芬斯暴露出自己确系掌握了重要情报。

  1939年11月1日,施伦堡与卡特正式离婚。局长莱因哈德海德里希任命施伦堡为第四处E科(IV E,该科负责反间谍工作)的副科长(Stellvertretender),专门负责侦破地下抵抗组织。

  1939年11月8日夜,希特勒在慕尼黑啤酒馆参加纪念活动,他提前离开会场,刚好一颗炸弹爆炸了,他认定此事与英国人有关,令希姆莱打电话给杜尔塞多夫的施伦堡,要他第二天将英国人绑架回国。保安处派出一个突击队待命行动,而施伦堡也和两个英国谍报官约定于11月9日下午在荷兰边境的维尼罗镇上会晤。

image.png

  1939年11月9日下午3时,施伦堡在紧挨边境的一个咖啡馆门口假装迎接英国人的汽车。当两个英国特工一走出来,突击队的敞蓬汽车就冲过来。不等英国人反应,突击队就开火射击,并上前将其活捉。陪同英国人前来的荷兰军官克洛普也负伤被俘。施伦堡带领突击队将三人一起押上汽车扬长而去,至此“文洛行动”成功结束。

  1939年11月12日,施伦堡先后被希特勒授予了二级和一级铁十字勋章。

  1940年

  西线攻势

  1940年春天,改组反间处的工作让施伦堡负担非常重,每天和卡纳里斯的骑马也停止了

  1940年1月9日,德国空降部队的莱茵巴格少校带着一份绝密的德国对比利时 与荷兰的空降作战计划,乘飞机前往科隆参加会议,被比利时人得到了情报,不久施伦堡负责制定德军保密规则。

  1940年3月初,希特勒发布“韦斯路本”暗语,进占丹麦与挪威,施伦堡负责加强与潜伏在挪威的工作人员联络。

  1940年4月到5月,在德军所发动的西线战役中,施伦堡再次担任了陆军最高统帅部与党卫队全国领袖之间的联络员。不久在德军征服了西欧大陆后,他受命拟订一个名单,这个名单里记录了在打败英国后要逮捕的2300名英国知名人士。同期内施伦堡还组织了很多其他秘密行动,不惜一切手段搜集情报,甚至在一家柏林的妓院里安装窃听器以监听光顾者的谈话。

  1940年5月2日,施伦堡在里宾特洛甫那里做报告编送致荷兰,比利时政府的备忘录,通知德军即将占领他们。5月9日清晨,送出备忘录。5月10日清晨,德军发动西线攻势。施伦堡派驻间谍搜集马奇诺防线的情报,训练部队占领埃梅尔炮台。施伦堡发明利用无线电台和广播宣传制造法国混乱,在法国境内投放预言小册子导致大批法国难民涌向东南方。

  1940年5月20日,他还参与了放逐犹太人的计划。他签署了一项禁止犹太人在比利时和法国占领区居住的命令。

  1940年6月12日,施伦堡被提升为中央保安局第四处E科科长。

  6月底,施伦堡编制了占领英国用的手册,印了两万份。返回R.S.H.A

  温莎行动

  1940年7月1日清晨,施伦堡在外交部的朋友打电话告诉他里宾特洛甫有事找他。中午,里宾特洛甫打电话叫施伦堡去他办公室,令他绑架温莎公爵。施伦堡花费一天时间做准备,里宾特洛甫又叫他去告诉他如果泄露会被元首亲自惩罚。

  1940年7月3日,施伦堡经由里昂马赛到巴塞罗那,由此飞往马德里,访问德国大使史脱尔。到达里斯本,与日本朋友再会。晚上散步经过城区到大使馆会见胡恩大使。施伦堡往院子里扔石头,给公爵送警告花束,请葡萄牙官员的妻子打电话挽留,贿赂公爵的司机对他说乘船的种种危险,谎报船上有炸弹……

  1940年7 月30 日,施伦堡报告说,公爵的一位老朋友、英国政府的重要官员华尔特·蒙克顿爵士,已到达里斯本。他的使命显然是使公爵夫妇尽快前往巴哈马群岛。

  1940年8 月1 日晚上,公爵夫妇按时乘美国邮船阿瑟王之剑号启程了一切都不管用,施伦堡所付出的回报仅仅是耽搁了公爵夫妇的行李数小时。值得一提的是,在行动中施伦堡突然食物中毒。根据事后的证据证明他被英国特工人员下了毒。

  1940年8 月2 日,施伦堡驾车去马德里,直飞柏林。在向里宾特洛甫提出的最后报告中,认为这种失败应归咎于蒙巴顿的影响,归咎于“西班牙计划”的失败和“公爵的心理”,下午施伦堡向海德里希报告,海德里希安慰了他,批评了里宾特洛甫的想法。

  施伦堡亲近海德里希,和他一起击剑,两人都酷爱体育,陪他彻夜不归,喝酒寻乐,经常去他家和他妻子聊文化上的事,替局长和前六处长约斯特打官司。

  1940年夏天,施伦堡接到华沙潜伏的间谍Y3发来的电报,说波兰运动的一个交通员将来柏林。经过排查和跟踪,他们抓住了在公园接头的纳伯和K,K正是波兰的交通员。施伦堡承认,他对K有着极大的兴趣,他身材高高的,体型很匀称,有一副漂亮的面孔,两个人对对方的态度都和对别人不一样。施伦堡叫人把他带出去,他却要求和施伦堡再谈10分钟,这10分钟发展成了许多小时,然后K就成施伦堡的人了,一直为他工作到1945年。

  1940年10月10日,施伦堡再婚,娶了保险商的女儿伊雷妮 格罗塞 舍内保克,四天以后,施伦堡接到希姆莱给“种族问题处理”单位命令的副本,官方正式批准他的婚姻。海德里希转给施伦堡这个命令时,表示热烈的祝贺。

image.png

  1941-1952年

  特别行动队

  1941年5月底,施伦堡陪同中央保安局局长海德里希,与陆军军需总监瓦格纳将军进行了短时间的会谈,并在最高统帅部(OKW),陆军总司令部(OKH) 和中央保安局(RSHA)关于“特别行动队”(Einsatzgruppen)在东线的投入达成一项协议。施伦堡清楚地了解到,协议里规定,“特别行动队”必须不惜一切手段保证东线作战部队的后方安全。此外,每个集团军都配备了一支直属“特别行动队”,并直接受集团军司令指挥。“特别行动队”是一种流动武装警察部队,由保安警察、保安处和盖世太保组成,用来进攻和处决被占领国的敌人。众所周知,这些“特别行动队”在正规军的后方制造了无数的“万人坑”。施伦堡本人从未参加和指挥过这样的部队,但是他知道这些事情发生的非常普遍。

  据他的回忆,特别行动队A 支队的指挥官斯塔赫莱克(Stahlecker)曾经交给保安六处一份报告(文件号OUSCC L-180),里面详细记录了该部处决的犹太人和其他平民的数目。这种行动自1941年秋季就开始了。就连施伦堡也曾经收到邀请去指挥这样一支部队,但他巧妙地回绝了。

  1941年6月,施伦堡被任命为保安处反谍部门负责人,并调入中央保安局六处(AMT VI),晋升为党卫队一级突击大队长。

  1941年9月21日,他们生下一个儿子,取名叫英戈(Ingo)。

  1942年3月,德国人利用无线电欺骗英国人在荷兰空投源源不断的武器和资源,称为北极行动

  1942年5月,施伦堡到海牙参与北极行动的无线电游戏

  1942年5月27日,海德里希遇刺,施伦堡接到电报赶往布拉格

  1942年6月4日,海德里希去世

  1942年6月21日,被提升为党卫队旗队长(SS Standartenführer)。施伦堡上任后成功地重组了第六处,任命了更富有智慧和高效率的分处首脑如马丁·桑德伯格(Martin Sandberger)和欧根·施泰姆勒(Eugen Steimle),并很快有了成效。

  1942年6月26日,希特勒为海德里希举行了盛大的葬礼,希姆莱在随后的保安局讲话中称施伦堡是“是我们的便雅悯(圣经中雅各最幼小的儿子,喻宠儿)”,警告其他人不得为难施伦堡。希姆莱推举施伦堡继承海德里希的局长职位,希特勒因为施伦堡过于年轻而拒绝了。

  1942年7月,他正式成为中央保安局六处处长(该处负责国外军事情报工作),晋升旗队长。

  1942年8月,在日杜米尔与希姆莱促进和平试探。

  1942年9月,访问巴黎。

  1942年9月,会见瑞士的情报官马森上校。

  1942年9月21日,长女出生,取名叫伊尔卡(Ilka)。

  1942年10月,瑞士警察行政访问德国。

  红色歌唱团

  1942年11月,施伦堡指挥破获了当时著名的苏联间谍组织“红色歌唱团”(Red Orchestra)。这个组织从1940年5月直到被破获时一共向莫斯科成功发送了1500份情报。在这次侦破行动中盖世太保一共逮捕了200多名抵抗成员,其中143人被处决或死于集中营,只有65人幸存。

  施伦堡热衷于实施阴谋诡计,这很快使他卷入了反对外交部长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Joachim von Ribbentrop)的风波中。

  1942年12月,施伦堡与这次政变的主使人,中央保安局第三局的马丁鲁瑟(Martin Luther)进行了联系。计划与西方进行和平谈判的施伦堡将里宾特洛甫视为该计划实施的绊脚石。于是他向负责管理帝国内政档案的鲁瑟寻求能够整跨这位外交部长的材料。他告诉鲁瑟的办公室秘书瓦尔特哥德(Walter Gdde)说自己已经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取得了联系,并称美国人也认为整跨里宾特洛甫也是进行和平谈判的前提。

  鲁瑟随即将一份描述里宾特洛甫不适合担任现有职位的备忘录交给了希姆莱,但此时施伦堡还未来得及与后者商议此事。他本以为希姆莱会给予支持,但希姆莱其实并不希望出现一个有实力的人来取代软弱无能的里宾特洛甫。而且后者也相信希特勒也抱有此想法。结果希姆莱反而将这份备忘录转交给了里宾特洛甫,而后者也立即将此报告给希特勒。于是鲁瑟于1943年2月10日被逮捕,此计划随即宣告失败。六处与外交部合作。

  1943年6月21日,施伦堡被晋升为党卫队区队长(SS Oberführer)。

  1943年7月25日,访问土耳其,觐见元首,准备营救墨索里尼的“橡树行动”。

  1943年8月,与希姆莱的关系恶化。通过沃尔夫的占星家。与C.G.丹吉尔讨论德国和平。

  1943年9月12日,成功的营救出墨索里尼

  1943年9月15日,次女出生,取名西比尔(Sybille)。

  1944年6月,施伦堡晋升至党卫队旅队长。

  兼并谍报局

  7月20日后,由于刺杀希特勒计划失败,原隶属国防部的军事谍报局(Abwehr,局长为密谋集团人员卡纳里斯海军上将。在施伦堡战后的回忆录中称,卡纳里斯一直是他的朋友)被撤消。

  这样一来,全德国的情报机构包括前国防军谍报局全部并入施伦堡所指挥的国外情报局。施伦堡在保安局里的位置仅次于中央保安局局长卡尔登布鲁纳(Kaltenbrunner,1943年1月30日接替被刺杀的海德里希)。

  与西方媾和

  1943年10月底,施伦堡受希姆莱之命和前瑞士总统穆西 会谈,穆西之前和希姆莱商谈了要求释放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犹太人的问题。但是希姆莱犹豫不决,结果没有达到任何基本共识。这时施伦堡出面和穆西谈判,并承诺从中周旋争取得到保安局同意释放少量犹太人。为此施伦堡找到保安局四处的处长即盖世太保头目缪勒,希望他能够释放部分在押人员。缪勒虽然拒绝了这个要求,但还是给他行了方便。施伦堡得以和被关押的有关人员接触,并对他们的生活条件进行了一些改善。

  在1944年1月12日施伦堡安排了希姆莱第二次与穆西会谈。这一次希姆莱终于有些动心了,他希望通过释放部分犹太人来改变世界对德国的敌对态度,也希望通过这种办法来筹集必要的资金。施伦堡还是成功劝说他把这笔资金转交给了国际红十字会。但是在2月一切就将成行时,希特勒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他命令卡尔登布鲁纳禁止一切犹太人或美英战俘通往瑞士,并威胁所有敢于协助此事的人都将被处死。

  施伦堡陪同穆西再次找到希姆莱希望挽回局势,施伦堡还特地通知了负责集中营事务的最高长官伯格尔(Berger)。伯格尔得到命令后扣下了大量希特勒的命令,据说这一行动拯救了上千人的生命。尽管施伦堡极力劝说,但是希姆莱却始终没有勇气再去和希特勒谈及此事。为此施伦堡又找到卡尔登布隆纳求助,但遭到了拒绝。

  1944年4月7日,施伦堡再次受希姆莱之命联系了穆西,向他转告希姆莱希望能同盟军艾森豪威尔将军联系,还告之关于迁移集中营人员的命令(此项命令如果成行,被迁徙囚犯几乎无生还希望)已经被希姆莱撤消。三天后穆西回电说华盛顿方面已经收到消息并且做出积极的回应。穆西先生为此专门前往德国,在希姆莱允许下他希望能从布赫瓦尔德集中营带出一部分犹太人。但在那里他受到了集中营长官的冷遇,于4月10日返回柏林,并陈述他在那里目睹的恐怖景象。

image.png

  施伦堡目睹了这些过程,据他的描述,由于卡尔登布隆纳的影响,希姆莱已经失去了希特勒的信任。施伦堡还是打电话给希姆莱希望再做努力,得知卡尔登布隆纳越过希姆莱下达了与其意愿背道而驰的命令。最后在施伦堡极力劝说下,希姆莱还是直接插手挽回了卡尔登布鲁纳的灾难性的命令。

  1945年3月,施伦堡与国际红十字会首脑布克哈特博士(Dr. Burkhardt)会晤并商谈了关于被扣押的人质的问题。随后施伦堡在卡尔登布鲁纳和希姆莱之间不断做努力,转达布克哈特博士希望有条件交换被扣押人员的意见。卡尔登布鲁纳开始体面地做出一些回应,但随后逐渐将施伦堡排除在相关谈判之外,因为他不再想听到施伦堡转达布克哈特博士关于此事的进一步要求。施伦堡随后又在希姆莱那里做工作,但也没有成功。最终施伦堡转告了在瑞士的布克哈特博士谈判无法再进行下去。

  在战争即将结束的前夕,施伦堡还曾劝说希姆莱通过瑞典皇家成员,时任瑞典红十字会会长的贝纳多特伯爵与盟军谈判,想挽救失败的命运。他自己甚至于1945年4月单独前往斯德哥尔摩安排两人会面。如果看过苏联电视连续剧《春天的十七个瞬间》的朋友们一定会很熟悉这一段情节,剧中的男主角苏联特工施季里茨的任务就是侦察希姆莱和西方谈判的内幕,而他的顶头上司正是帝国保安总局六处的施伦堡。最终谈判失败。

  纽伦堡审判

  1945年6月在丹麦安排好投降事宜的施伦堡被盟军逮捕。 在战后纽伦堡审判中,施伦堡出庭作为证人指控包括卡尔登布鲁纳在内的其他NC战犯

  1949年他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成为同级别NC战犯中受到处罚最轻微的人,这主要也是归功于他在战争的最后岁月里尽最大努力解救集中营囚犯的生命。

  施伦堡在监狱里他撰写了他的回忆录 《迷宫》(The Labyrinth)。这样他也成为了唯一撰写NC高层内幕的前盖世太保。在回忆录中他检讨第三帝国对谍报工作缺乏足够的重视,在谍报工作方面没有建立起一套高效率的制度。他对英国情报机构的高效率向来非常羡慕,认为德国情报机构和英国相比根本差距不在于人员的能力,而在于缺乏一种历史沉淀的综合经验。在他的眼里英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情报机构,而他们还帮助美国建立了同样优秀的中央情报局。

  施伦堡对德国谍报机构的评价是“各机关重叠混乱,造成重复,浪费,低效率和人员之间相互猜忌。结果导致训练有素的特工人员严重缺乏”。施伦堡刚到任就注意到该问题的严重性,并着手改进其中的缺陷,而这些缺陷是以前别人所不愿意改善的。他希望能在各谍报部门之间建立起一个“分立而又集中”的模式,并在他和当时的保安局长海德里希监督下来加强管理。但是据他说述,由于官僚政治的影响严重,该项改革未能得以执行。

  在自我评价方面,施伦堡一直自认为是当时最杰出的间谍大亨。的确,施伦堡成功地将各种不同的谍报人员的训练与实践结合起来,并建立起一套非常高效率的工作程序。他所指挥的情报机关(即保安局六处)也是战时最先进的谍报机构之一。他始终断定如果德国谍报机构如果运行得更合理更高效率些,完全有能够赢得战争。但他没想到的是,由于密码被破获,绝大多数潜伏在英国的德国间谍都被逮捕,并转而为英国情报机构服务。

  1950年12月,施伦堡因肝病恶化被提前释放,出狱后先是应马森上校邀请居住瑞士,后来瑞士当局要求他出境,他便移居意大利马久里湖畔(Lake Maggiore)的帕兰扎(Pallanza)的一所养老院里。

  1952 年3月21日,42岁的施伦堡在动了一场失败的手术后,因为肾衰竭病逝于意大利马久雷湖畔的帕兰扎。

  其他相关

  大致描述

  一处:负责人事组织事务,所有文件都必须递交卡尔登布隆纳局长批示。

  二处:主管行政和财务,因此卡尔登布隆纳对这里比较重视。他特地安排了自己的一个老朋友,Spacil担任处长。由于Spacil和卡尔登布隆纳的私人关系密切,再加上其身材矮小,被其他各处处长讥笑为“卡尔登布隆纳的出纳员”。

  三处:负责整理关于德国内政的报告。所有报告都必须上交,卡尔登布鲁纳根据这些报告做出必要的调整。三处的处长奥伦多夫(Ohlendorf)协助他完成这些工作。最初卡尔登布鲁纳打算调走奥伦多夫,但到了1943年底还是认可和信任了奥伦多夫的能力,并留下了他。

  四处:处长海因里希·缪勒在具体措施执行上有很强的独立思考能力。这也起因于他原先是盖世太保头目,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我(施伦堡)就多次听到缪勒在每周的例行会议结束后就四处的很多事宜和卡尔登布鲁纳商讨。本来卡尔登布鲁纳是很疏远他的,但是从1943年末起他们就像朋友一般形影不离。

  五处:处理非政治性质的刑事案件。卡尔登布鲁纳只对党内的腐败案件比较重视。

  六处:管理军事情报文件(处长即 施伦堡)。卡尔登布鲁纳经常直接插手六处的事务。所有六处的重要文件都要直接送到卡尔登布隆纳的办公室,每三到四天我(施伦堡)都要和他一起研究这些文件。

  七处:主要负责世界观的研究和评价。该处很小且不受重视,无外勤组织。

  相关影视

  电影《凯蒂夫人》

  凯蒂夫人是德国豪华夜总会的老板娘,手下姑娘都很异国情调,这与元首的人种论似乎冲突。纳粹某个机关训练了一批又红又专的纯种日耳曼姑娘,强令凯蒂夫人带领,其真实目的却是窃听高级官员们的私密情报,主持军官在拿捏了大量高层人物的把柄之后,权力欲望空前膨胀,并在试图征服女主角玛格丽塔的时候,暴露了他的阴谋。于是玛格丽塔与凯蒂夫人一道,实行了反窃听计划,这些奇女子认为,把权力阴谋带入妓院,简直比背叛上帝还可耻,于是,她们勇敢善良,共同惩处了恶棍,维持了普适道德和性道德。

  电影《温莎行动计划》

  1940年的柏林,纳粹剑拔弩张,侵略欧洲几国,而反纳粹战士正在纳粹的心脏里展开积极斗争。柏林表面上依然歌舞升平。纳粹情报官员舒伦堡经常去麦克斯夜总会,因为他爱上了年轻歌手汉纳。汉纳是美国姑娘,她来柏林是来看望舅舅——夜总会老板麦克斯的。麦克斯是个正在从事地下活动的反纳粹自由战士。他对汉纳与舒伦堡交往深为不安。

  电视剧《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该片描写了1945年春,潜伏在德国帝国保安局六处20年之久的苏联侦察员施季里茨突然接到总部指示,要他设法查清党卫军高级军官与美英单独媾和的情况,并查清与西方谈判的神秘人物是谁。在联络电台遭破坏、报务员被炸身亡、无法与上级再次联系的情况下,施季里茨冒着被敌人怀疑、监视的危险,经过17天惊心动魄的斗智斗勇,终于得到德国党卫军参谋长沃尔夫与美英司令部代表在瑞士伯尔尼秘密谈和的情报,使苏联政府及时揭露了敌人的阴谋。就在他即将凯旋与分别20年的妻子团聚时,上级却希望他继续潜伏……

  电影《希特勒完蛋了》

  本片恶搞了经典谍战剧《春天的17个瞬间》和其他的间谍类影视,比如007等。片中的主角舒伦堡替代了《春17》里的施季里茨,成为一名打入纳粹保安局内部的间谍,颠覆了众多纳粹名人的形象,笑点不断,许多经典搞笑片段似乎都源于《春17》冷笑话系列,比如舒伦堡通过哨岗检查时,递给宪兵一张苏联特工工作证。

  其他影视

  苏联电影《盾与剑》

  文洛电视台《文洛事件70周年纪念节目》

  波兰电视台《卡纳里斯的没落》

  《纳粹两大间谍头目》

  著作

  学术著作

  瓦尔特·舒伦堡《舒伦堡回忆录》

  莱茵哈德·多艾瑞艾斯《舒伦堡审讯录》

  皮艾莱·布劳恩斯舍维格《通往柏林的秘密渠道》

  ?理查德·布雷特曼《美国情报机关与纳粹》

  戴维·卡恩《希特勒的间谍》

  威廉·夏伊勒《第三帝国的兴亡》

  威廉·霍特尔《秘密战线》

  拉多·山多尔《多拉报告》

  海因茨·赫内《党卫队佩髑髅帽徽集团》、《第三帝国军事情报局内幕》

  雅克·德拉律《盖世太保史》安德烈·布里索《盖世太保秘史》

  君特·德施纳《海德里希 集权主义暴君》

  丽娜·海德里希《生活在战犯身边》

  约翰·托兰《从乞丐到元首》、《最后一百天》

  时代生活丛书《隐蔽战》

  普多·克洛普《党卫军档案》

  特雷弗·罗珀《希特勒末日记》

  拉斯洛·哈瓦斯《刺杀三巨头》

  相关文学小说创作??

  外国小说

  尤里安 谢苗诺夫《旋风少校》《春天的17个瞬间》《奉命活下》《扩张》此外俄国《春17》网站上有一堆冷笑话瓦季姆·柯热夫尼科夫《盾与剑

  杰克·希金斯《雄鹰起飞》、《犹大之门》

  菲利普·凯尔《希特勒的和平》

  格兰·米德《赛加拉的沙子》

  高登·斯蒂文斯《国王的人马》

  蒂莫西·芬德利《著名的遗言》

  丹尼尔·希尔瓦《不可能的间谍》

  同人小说

  盖世太保《第三帝国的荣耀》

  烟斗烤玉米《二战之救赎》

  苻离《没有下限》、《72小时的蜜月》、《17个春天》

  荷畔独语《走失的矢车菊》、《空白》、《未完岁月》、《审判》、《二十字微小说》

  易水莲花《粉红色的万字旗》

  淡水鱼27《柏林没有春天》

  耽美漫画

  ね も と章子《贝尔梅斯的纹章秘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

未分类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