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未分类 > 蒋廷黻和他的妻子唐玉瑞为什么会闹到联合国去 他做了什么事情

蒋廷黻和他的妻子唐玉瑞为什么会闹到联合国去 他做了什么事情

时间:2019-03-24 16:09:40 作者: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名人出轨,在眼下这个社会早已经不是新闻。早在民国时期,一位政学两界的风云人物,因为出轨一直闹上了联合国,官司打到了美国法院,在当年确是大新闻。

image.png

  蒋廷黻(1895.12.7-1965.10.9),近代中国著名历史学家、外交家。1911年赴美求学,获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1923年回国任南开大学第一任历史系主任,与梁启超成为南开大学史学的奠基者。1935年受到蒋介石的赏识,弃学从政。

  1947年12月,担任中国常驻联合国首席代表兼联合国安理会中国首席代表。此后从事职业外交生涯,长达15年。被誉为国民党官员中“最知外交的人”。

image.png

  在蒋廷黻即将卸任驻美“大使”之时,他用英文口述《回忆录》,但在这《回忆录》中他并没有提及他的婚姻生活。不过其中倒有一段说他父亲在他5岁时就帮他订了一门亲事,在他在俄亥俄州的欧柏林学院就读时,他考虑“我是否应该像家兄一样,服从长辈的意思,与我5岁时订婚的贺小姐结婚呢?我决心不干。于是我立刻写信告诉父亲,请他解除婚约。大约是我在欧柏林毕业时,终于接到家父的通知,告诉我与贺小姐的婚约已经解除,我如释重负”。

  蒋廷黻的原配夫人唐玉瑞,籍隶上海,与蒋廷黻同为1895年生人。

image.png

  唐玉瑞是一个新式的知识女性,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毕业后,于1914年清华学校首次招考留学女生时被录取。首次赴美的十名女生为:唐玉瑞、张端珍、王瑞娴、林旬、李凤麟、韩美英、杨毓英、汤蔼林、周淑英及陈衡哲。她们随同该年清华本部毕业生出洋,到达美国后,分别升入各大学学习。唐玉瑞则进入哥伦比亚大学研读社会学。

  蒋廷黻在欧柏林学院毕业后,应基督教青年会征召,到法国为法军中服务的华工服务。1919年夏天蒋廷黻重返美国,进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蒋、唐两人在学校认识。

image.png

  1923年蒋廷黻获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后来两人相偕同船回国,就在船上请船长证婚,完成了他们的终身大事。舟中结婚,这不仅在当时,就是在今天也是别开生面的新鲜事儿,因此在船抵上海时,唐小姐已成了蒋太太了。

  回国后蒋廷黻先在南开大学任历史系教授,而唐玉瑞也在南开中学教数学和钢琴。1929年5月,清华大学校长罗家伦亲自到南开大学邀请蒋廷黻前往领导清华大学的历史系。同在清华执教的好友浦薛凤说蒋廷黻与他有两项共同的嗜好:“一为运动,即打网球,每周二三次,均在下午四时许举行。偶或预备冰淇淋一桶,置球场傍,吃吃打打。一为消遣,即玩桥牌,每于周末晚饭后开始,只计分数,有胜负而无输赢。经常参加打网球与玩桥牌者,吾俩以外,计有陈岱孙、萧叔玉、王化成、陈福田诸位。”

  此时的蒋廷黻与唐玉瑞已经育有二女二男。

image.png

  (左一为沈恩钦)

  对于蒋、唐的“婚变”,浦薛凤可能是碍于女主角亦为清华同学之妻,因此文中只以“玩桥戏女主人露真情”的小标题,一笔带过,并没有太多的着墨。

  刘绍唐的文章有所补充,他说:“蒋廷黻公余嗜桥牌,在重庆常邀三朋四友在家中玩桥牌,蒋的牌艺甚精,为个中高手。难得有‘棋逢对手’之人。第二个女人,就因为玩桥牌关系撞进了蒋家、更撞进了蒋廷黻的后半生。这个女人是清华后辈沈维泰的太太,名叫沈恩钦。恩钦年轻、美风姿。同桌玩牌、同席饮宴,眉来眼去,日久生情,但究属他人之妻,奈何奈何!此时与唐感情自然发生变化,据蒋家好友浦薛凤说,唐玉瑞常常背后伤心落泪。”

image.png

  1944年,蒋廷黻出任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中国代表及国民党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简称“救总”)署长。在此期间,唐玉瑞陪着幼儿居仁到美国去看哮喘病,蒋廷黻不再有所顾忌,将沈维泰、沈恩钦夫妇双双调到“救总”任职,不久又将“男沈”调往国外,留下“女沈”陪署长打桥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1947年6月初,中国首任常驻联合国代表郭泰祺在任内突染重疾,一时不能执行职务,政府派当时闲在上海的蒋廷黻暂代出席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代表,后来他担任这个职务长达15年之久。

  1948年,蒋廷黻委托律师在墨西哥法庭单方面与唐玉瑞办理了“离婚手续”。随后,与也离婚的沈恩钦结婚。而作为新女知识女性的唐玉瑞对这样的离婚并不认可,她在美国法院提起了诉讼。因为蒋廷黻有外交豁免权,法院没有受理。唐玉瑞一不做二不休,又请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协助解决她的婚姻纠纷。

image.png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是协调解决国际纠纷的,岂能出面解决个人婚姻问题?然而,女人固执起来牛都拉不回来,唐玉瑞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她开始“闹场”。

  从此,不论蒋廷黻在哪里开会、在哪里演讲、在哪里参加酒会餐会,总有一个女人不请自到,而且要坐在第一排,或者设法与蒋接近,她就是唐玉瑞。而蒋廷黻对付这位“发妻”,也有一套办法,就是派人先“清场”,清不动就好言安抚。

  唐玉瑞还向胡适等文化名人写信控诉,一时闹得满城风雨,成了一件丑闻。蒋廷黻只好辞去联合国职位,王世杰后来回忆说:“忽然有一天早晨,他告诉我他要辞职,此事的一些枝枝节节,此处也不及细说。”“因为头一天晚上我们闲谈,我曾经问过他,你家庭的事情有没有改善的方法?第二天早晨他就对我说:‘我家庭的事情我没有办法解决,我辞职好了。’”

image.png

  (中为沈恩钦)

  蒋廷黻在逝世前一年知道自己患了不治之症,所以生前他预立遗嘱分配了自己的财产:一半给他自己后来的夫人沈恩钦女士,一半给从未与他离婚的唐玉瑞女士。

  蒋氏的两位遗孀,唐玉瑞女士于1979年11月4日病逝于纽约,沈恩钦女士则于1982年8月27日寿终于台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

未分类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