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生活百科 >  绿之潭吞噬事件

绿之潭吞噬事件

时间:2016-05-01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沿着将城镇分为南北两半的河川往上走,来到中上游交界。在河川缓和弯曲的外侧,有个被河水淘刷成圆形的凹陷处。那里被叫做绿之潭。

对乡下小孩来说,夏天的河川跟市营游泳池是一样的。不过进到绿之潭底下会突然变得很深,似乎也有暗流产生的漩涡,每年深潭的附近都会被列为禁止游泳区域。

但是,漩涡从河川外是看不见的,而且那边正好有个适合跳水的大岩石,因此绿之潭变成少数没有危机意识、或是想以错误的方式展现反骨精神的年轻人们试胆的场所。

当地人都会用‘被吞噬’来形容发生在绿之潭的溺水死亡事件。爸爸在消防队服务的关系,我也曾亲耳听过。

──又有人,被绿之潭吞噬了──

我国中一年级时发生的事。

九月中旬,看月历也该进入秋季,放完暑假心也收得差不多了,日光跟气温却还是十分炙热。

那天不用上学、没参加社团活动又不认真唸书的我,早上约好朋友就骑着脚踏车前往绿之潭。

对小时候经常上山下海的我而言,单程一小时半的距离有如散步一般轻松。不过陪我一起来的朋友,我那时只对他说了句“我们去河川钓鱼吧”,他应该没想到居然要骑这么远吧。

再说要沿着上游走,就得一直骑上坡;等我们抵达绿之潭,朋友已经脸色发青了。

他是水母,当然是绰号。

他家的浴室好像会冒出水母,是‘自称看得见那种东西的人’,也看得见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的外表就像水母一样白,而我则是跟他对比似的黑。我先在对岸河床翻起河边的石头,收集蝼蛄幼虫之类的当成活饵。

虽然我有带蚯蚓,不过我的理论是拿现场取得的饵来钓才能钓得最多。水母先一步坐在绿之潭旁那个被当成跳水台的大岩石上,盯着河水。顺便一提,他不钓鱼。

他似乎很喜欢有水的风景,可以连续几小时一直眺望海跟河川等等。

收集完饵食。我往水母在的位置上方前进,停下脚踏车、跨过护栏。

从岩石高处往下看绿之潭,颜色比起旁边的河流来得深。就像它的名字一样。

“……不要跳下去喔”

身旁的水母小声说道。

不是‘不要掉下去’,而是‘不要跳下去’,表示从小学六年级认识以来他已经充分了解我。

“别担心,我今天没带泳衣”

他看着我,一贯的面无表情,眼睛却在说‘我想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开玩笑的啦”我说完,他轻叹了口气。

“……看起来很像长在脑血管里的静脉瘤”

水母用了个让人似懂非懂的比喻形容绿之潭。

“你小心点,掉下去似乎就浮不上来了”

顺便一提,以往我钓鱼的时候没有很执著一定要钓到鱼,但这次情况有点不太一样。

在水母旁边坐下,摊开钓鱼工具。岩石上方与水面距离约三米。

挂上鱼饵,我将钓竿向深潭正中央甩去。

‘总觉得绿之潭里面有什么东西潜伏着呢’我听爸爸这么说过。

他说这话时可能只是想吓吓小孩,却变成我今天来这里的主要原因。

“溺死在这里,连尸体都不会浮出来喔”

水母瞥了我一眼,说了句“嗯─”。来的路上应该是真的累到了,他微露出想睡觉的表情。

‘被绿之潭吞噬’不只是句形容。过去发生在这里的死亡事故,大多数的遗体都没有浮上来。

排除大雨或台风时河水暴涨的状况,在河川溺死、尸体却没有浮上来的情形,似乎不怎么常见。

参加过几次搜救的老爸曾经半开玩笑说:‘该不会是有只巨大食人鲇住在这吧’。

水母向上伸了个懒腰。

‘今天是来钓食人鲇的’这种话连我都说不出口。

还没有东西上钩的感觉。

深绿色的水面上,顺时针的漩涡从圆形深潭中心点缓慢划出。

漂流过来的小树枝和树叶等小型垃圾聚集到潭中间,慢慢旋转。

看着这景色,难以想像这里会被叫做吞噬人的深潭。

北面天空有块直向的厚重云朵,越过山朝这里徐徐而来。时间缓慢流逝。

微风吹过、草木晃动、鱼没上钩。身旁的他开始打起瞌睡。

不知第几次抛出钓竿。

等了一下后,想说怎么完全钓不到就收线回来看看,发现鱼钩上的饵被吃了一半。

看来是有鱼的嘛。

“……好痛”

要换新饵时,食指被尖端刺到。

想不到还出了血,不过因为嫌麻烦我还是用原本的鱼钩挂上饵,再度甩竿。

没带OK绷,我舔了下手指就放著不管了。

旁边的水母用充满睡意的眼睛盯着我的手指。

“干嘛?”我问他后,他的视线往下落到装着活饵的箱子。“……没事”他说。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就在那一刻,钓竿突然被往下拉。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让我来不及反应。

要不是水母立刻拉住我的衣服,我很有可能就掉下去了。就是那么强的拉力。

叽叽、钓竿发出悲鸣声。

水母可能也心想危险,没有放开拉住我衣服的手。

难道真的钓到巨大鲶鱼了吗?

在拼命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线的那端到底是什么生物。

那东西也没有前后左右乱动,就只是不停往下拉。

像要把我拉进河里一样。

这根本不是钓鱼,而是拔河。

这么不自然的拉力让我颤抖了一下。

可是我没有松开抓着钓竿的手,我想知道上钩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结果对决在一瞬间结束。线断了。

使尽全力不被拉下去的我在下一秒跌坐到地上。

线那头只剩下浮标还在。其它的都被带走了。

“还好吗?”

我维持四脚朝天的动作点点头,回答水母的问题。

慢慢起身,呆望着被拉断的线。

本来还猜想是不是真的钓到食人鲇,可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不是鱼。

那不然是什么呢?却又没办法回答自己。

“……没钓到,说不定比较好呢”

看向河川,水母喃喃地说。

我也再度瞄了一眼。绿之潭静静座落在一旁,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后来,我重新弄好钓竿不放弃地继续钓。那种强大的拉力却没再出现,反而钓到两只珠星三块鱼;我便将鱼鳞和内脏清干净,在河床升起火烤来吃。

取出鱼的内脏时,在旁边看着的水母小声说了句:“……你果然是个奇怪的人”

“我才不想被你这么说”,反击回去后,水母淡淡地笑了。“也对”,他说。

绿之潭在隔年夏天再度发生了溺水事件。

镇上三名男高中生为了测试胆量,同时从岩石上跳下。

根据一名留在岩石上担任摄影的目击者表示,三人跳下去后,没有任何人浮起。完全不见踪影、水面也平静无波。

三人就此一去不回。

有人怀疑是不是目击者在说谎,但那人手上的摄影机确实有拍到三人跳下水的瞬间,还有跳进去后水面平静的样子。

──又有人,被绿之潭吞噬了──

没人可以清楚解释这件事。

有些人坚决否认这是非科学事件,即使如此,绿之潭直到今日依然存在,静静座落着。

相关文章

.

生活百科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