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行李怪奇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行李怪奇

时间:2015-11-09 11:36:32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有个大学的学长邀我跟他一起去打工。这个学长品行不良这点在这所学校里广为人知。时常翘课、传闻他留在学校只是为了把妹,学生这个称呼放到他身上只是有名无实。

“那个打工超轻松的四小时就能赚三万!怎样,有想来帮忙吗?“

要是平常的话我肯定会婉拒的,但由于我打工的店倒闭了,学长的话使正在为伙食费发愁的我来了兴趣。不过四小时就能赚三万显然其中有诈,怎么想都不会是什么正当的​​工作。根本就是犯罪相关勾当吧,不过应该还是有例外的。深思熟虑之后我还是接下了工作。当天傍晚的时候,学长来接我过去。这次开来的不是他最喜欢的跑车,而是驶了台看似是借来的小卡车来,载货台上什么也没放。

“学长,那是什么工作啊!“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啦。虽然每次做的事都不一样,像上次​​是把和服载到某家骨董店转卖呢。啊有钱人自有他们的嗜好,我们只是帮他跑跑腿而已。“

“即使如此报酬也太高了吧!“

“应该有部分是封口费吧,因为他要我绝对不能说出去。而且每次都得到晚上才能过去他家。“

“怎么觉得有点诡异啊。是黑道吗?“

“谁知呢,这怎样都好啦。快上车,今天可是体力活呢!“

我钻进副驾驶座,暗自祈祷能什么事都不要发生,平安归来。

雇主住在一间位于新住宅区某处的大房子里。这间大屋子给人一种昏暗的主观印象,总觉得气氛很不舒服。门前站了个身着和服、手持提灯的男人,他似乎正以锐利的眼神打量着我们。学长把车停在路旁,点头哈腰地向他打招呼,我也学他的模样跟男人点了点头。发黑的木制门牌上刻有“木山“二字。

“招呼就免了,先给我把这搬到卡车上吧!“

如同骸骨般削瘦的男人一脸严肃的说道,指了指他脚边的大型行李箱。抱起那行李箱时我发现那东西重得惊人。我把它扛至肩上,豁然感到里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动,使我身体一震。

“那个、这是…“

“少废话比较好,总之先放上去。“

不好意思,我致歉。可那玩意太重了,我费了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搬上去。行李箱被麻绳五花大绑的捆住,看来是不会松脱的。我想起了刚刚的感觉,指尖不由得颤抖了起来。安置好行李后,男人从怀中取出烟卷递给我们。

“辛苦你们了,抽吧!“

我虽然不抽烟,但要是不接的话我的立场也不好看,所以我还是接下了。他擦了根火柴帮我点着嘴上的烟。

“看来你不怎么喜欢抽烟呢,不过这东西可跟那些便宜货不一样。不用吸进肺里,吐出来享受它的味道就行。“

我点点头抽了一口,嘴里马上被不知名的甜味占满。一股香甜的气息从我鼻腔溢出,舌尖也像是被酒精给麻痹了。如同酒醉一般,整个脑袋轻飘飘的感觉使我吓了一跳。

同样叼着烟的学长看着这样的我笑了出来,似乎早已习惯的他将烟长吐而出,模样很是陶醉。

“那个、这是大麻还是什么吗?“

男人轻抽口烟,骷髅般的脸上浮上一抹怪笑。

“别说那种没趣的话。明明这么年轻却是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和随便的他真是天差地别呢!“

被这样一说使我有些恼火,但男人却像是在嘲弄我一样大大的喷出一口烟。在提灯的微光下烟雾层层垄罩,男人的身影模糊了起来。

“你很在意行李里面的东西吧!“

“没有!“

男人脸部扭曲、咯咯的笑了。就像一具骷髅正在发笑。

“真诚实呢。有句话不是说好奇心能杀死猫么。哎若你真的在意的不得了的话到时你在目的地打开来瞧瞧也不是不行,对我来说只要你们能帮我把那东西丢到那就好了。“

醉人的甜味使我的脑袋稀里糊涂的。不能再抽下去了,虽然这样想着但我无法把烟从嘴里抽离。

“我只需你们把这个行李丢到指定的地点,要求就只有这样“

“是要我们违法弃置垃圾*吗“

“那是我的私有地,不用担心。你们只要把东西载到指定场所丢弃就行了,酬劳我会先付。这就没意见了吧!“

男人取出信封,交到还在专心吸烟的学长手中。

“还有你们最好不要跟朋友和熟人提起今晚的事!“

“这是警告吗?“

“不,这是忠告。我不会去信任爱嚼舌根的人,换句话说就是我信任口风紧的人。“

“我不会说的喔。因为这也是工作之一。“

“这就好,我画了地图给你们。虽然看起来很复杂,不过进山后路就只有一条,应该是不会迷路的吧!“

我们坐上车发动引擎。

“如果有缘的话我还会再派工作给你们。切切不可去做确认行李中的东西之类的事。“

然后木山又加了一句。

“你最好戒烟,那有害健康。“

学长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点了点头。

车子驶离,我偷看照后镜,发现手持提灯有如骷髅般的男人脸上带着诡笑正朝我这里看着。

指定的地方在离这大概有一小时车程的县边​​境的深山内,沿路设置了为数​​不少“私有地禁止进入“的告示牌。行车途中一台与我们擦身而过的车也无,看来这一带就是委托人的私有地了吧。手握方向盘的学长一脸愉悦的吞云吐雾,我只得拉下手边的车窗呆呆地望着外头漆黑的山路。小卡车在未整修的土路上磕磕碰碰的前行,头灯的光亮撕开森林的黑暗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呐,这打工超棒的对吧。我说的是时薪喔。替有钱人工作是最好的,去接穷人的工作就太蠢了!“

“那行李箱里面到底是装了什么呢!“

我这样的一句话似乎惹恼了学长。

“你啊还在说这种话喔。别纠结啦,老老实实地办完就可以轻轻松松拿到钱耶。少说那种扫兴的话。“

“不过那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不知道-啦。或许是装了狗还是猫吧?“

“这样不救它们的话…“

“我不是说了就别去管那么多了吗。哪有拿了钱还多事的,是猫狗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不是。你蠢啦?找你来真是我的失败。“

虽然很想一拳呼在碎嘴的学长脸上,但因为车还在行进中只得强忍住了。

“不过说不定里面装的是个人啊,那怎么办呢!“

“啊?“

“要是我们帮忙弃尸的话会被警察盯上的。“

“哈?这又和我们没关系。“

“会被当成共犯喔,因为我们有收钱。会被逮捕。“

学长一听到逮捕这个词,脸呈惨绿。

“喂真的假的啊。可恶,开什么玩笑!“

“我们来确认里面的东西吧。若跟学长你说的一样是猫狗的话就放走,万一是人的话就报警。“

“那样的话就不会被逮捕了吗?“

“这总比被当成共犯来的好吧。总之等等到了那地方,我们就切断绳子确认里面吧!“

“对、对呢。只能确认里面的东西了。“

学长一副想要激励自己的模样,将嘴里的香烟拿下,在烟灰缸中捻熄了。

过了一会儿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我们在地图上画有记号的小小鸟居前停下车,马上将行李箱搬了下来。

“怎、怎么这里看起来超级诡异啊!“

和学长说的一样,这是个气氛诡谲的地方。在如此深山中有小小的鸟居,连接在鸟居之后的是幽深的竹林,可以看见里头还有个像是祭堂的东西。这种地方到底是在祭祀着什么东西呢。

“是打算把什么丢在这里吗?“

“不知道啦,总之快点打开吧!“

“的确呢!“

我们拿出本以为会在工作中用到的刀子,把绑住行李箱的绳子割断了。这上面层层裹了很多条绳子,要全部切断着实费功夫。在切断最后一根绳子的瞬间,有几根手指从行李箱中冒了出来。

“呜哇!“

我不由得倒弹了几步,虽想站起身但我的眼睛无法从那行李上挪开。青白、浮肿的手指蠕动着想把行李箱盖从内侧掀开来。在盖子一点一点缓缓打开时,我直觉不能再看下去了。但我脸部已经僵硬、动弹不得。想发出惨叫,但胸口却气闷到只能溢出零碎的呻吟。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牙根直打颤,无法合拢。

眼睛没法闭上也撇不开视线,那东西在我视野中缓缓的从行李箱内爬出,肩膀打着哆嗦站起身来。是披着人类外皮的某种生物。那不是人。而且也没有性器官和头发,那称作体毛的毛发在它身上一概也无。手臂长到指尖几乎能触及地面,眼睑被缝了十几二十针,完全见不着它的眼睛。

它张开大嘴,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海潮的咸腥味一同窜入我的鼻腔。像是要代替它看不见的眼睛一样,鼻子上下抽动着。然后它的脸转向了和我同样吓得直不起身的学长,乐不可支的歪嘴笑了。为什么是我,学长的脸因恐惧而扭曲了。而我马上就明白了,是他身上的烟臭味害了他。学长迸出惨嚎。不成语句的嚎叫在夜晚的山中凄凉的回荡。双腿发软的他无法站起。慌乱的四肢并用想要逃跑却只能在原地挣扎,没能逃离此处分毫。

学长看向我,以他破碎、无法组成言语的哀鸣对我求助,但我拼命掩住气息不发出一点声响。若不这样做的话那东西就会发现我。它将长长的大手伸入学长口中,拽住学长的上颚把他扯上肩头。学长的身子大幅的扭动了一下,头往奇怪的方向弯曲后就一动也不动了。脖子拉长的程度令人惊惧,我清楚看到了他的眼睛跟鼻子有大量的鲜血泊泊涌出。

它把浑身乏力的学长扛在肩膀上缓步朝鸟居前进,弯身钻过后迈向森林深处消失了踪影。没多久,森林深深的黑暗处传来了骨头碎裂、扒皮嚼肉的声音,直捣鼓膜。这之后我就没了记忆。我昏厥了过去,再度睁开眼睛时天已大亮。我马上钻入卡车内驶下山去。

自那之后过了一阵子警方找上门来。似乎是学长的家人请警察协寻。虽然同意让他们问话,但我从头到尾咬定我什么也不知道。毕竟跟他们说真话也不会被采信,要找到学长也是不可能的事了。再者因为他平常就素行不良,搜索行动很快就结束了。我暂时休学了一段时间,但复学之后又回到了平常的生活。

一晃眼过了半年,有通无号码显示的电话打进我手机。

“你还记得我吗?”

开头的这句话使我不禁头晕目眩。是那个男人,我非常确信。

“木山先生、是吗?“

“还记得的话我就不废话了。我有工作想委托你,日落之后来我家“

“为、为什么是我呢“

“因为你的学长没法用啦!“

我打从心底感到害怕,膝盖直发颤。好不容易才忘掉的,我一直告诉自己那晚发生的事只是个恶梦罢了。

“我很注重时间,千万不要迟到。“

请注意,他丢下这句就挂了电话。我愣愣地待在原地,深刻了解到自己是逃不了的。我等日头西沉后步向离新住宅区有些距离的木山家。在延伸至房屋的竹林中前进的时候,感到四处都有东西在黑暗中窥视着我,如此一来背脊生寒也是必然的吧。我无视那些东西的视线,脚踏沙粒继续往前迈进。当我抵达房屋时大门是开着的,中庭发出朦胧的微光。我惶恐的朝里面窥探,发现是石灯笼里的火烛透出淡淡的亮光照亮了中庭。

“很准时,你是个比学长优秀的男人呢!“

站在小池塘边的木山背向着我,正朝着池子里撒什么东西。时而池面翻腾,貌似在喂食某种鱼。

“找我有什么事吗?“

“站那么远没办法说话,再过来一点啊。怎么,我又不会把你抓来吃了。“

咕咕,几声鸣笑从他喉头发出。我站在木山身旁看向水池,黑沉沉的池面波浪滚滚,看来有某些东西在激烈的游动着。我没正眼看木山。偷眼看着他从轻便和服的袖口伸出的手,如骸骨一般细白、感觉很是不祥。

“你们开了行李箱对吧!“

“……是的“

“你不需要感到内疚。只要到那鸟居旁边无论如何封印都是会解开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我捡回来养的东西,不过在它成长之后就变得有些棘手了。要勒死它也行,但因为养出了感情就不忍下手。“

“所以才丢弃在山里吗?“

“不是丢弃,是放回去喔。原本那就是住在山里的东西啊。我想要的只有它的眼球,摘出眼球之后那东西就没用处了。“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嘛,是什么东西呢。我只是个搜藏家罢了。“

我不知道喔,他冷冷地吐出这句话。

“确实那东西会吃人,不过是不会随意吃的。它不会去自己进到人的村落里去,你大可安心。“

我不想再知道更多了。

“已经够了。请告诉我关于工作的事。这次是要丢什么东西呢。这回该不会想让我被吃掉吧?“

木山闻言,拍手大笑。

“怎么会呢,我不会要你被吃掉的吧。有件事非要你来做不可。怎么,这次的事我也有责任。你学长的人生以这种方式闭幕是我害的“

“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要是我死了,帮我烧掉那个土仓。“

我顺着他的指尖看过去,那里立了个气派的土仓。

“我会事先支付全额的。作为交换,你一定要完成这项工作。要是没有的话会很困扰的。“

搞不懂他的意思,我困惑了。

“我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在我死后放火烧了那个土仓就行。这是那个土仓的钥匙,给你保管吧!“

放入手中的是一把浮着红色锈迹的古旧钥匙。

“是生病吗?“

“不是!“

然后木山从怀中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压到我手中。这笔庞大的金额动摇了我。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也没有要死的打算。可是我有点窥探了过深的黑暗,你不这么觉得吗?“

我没有回应那问题,只是告诉他我了解了。

“那么就拜托了喔“

然后木山再度背向我往池中撒饵。啪沙,背后传来了声音。我转头往池中望去,那里有张着人嘴的白色鱼群正张着黄黄的利牙争夺着饵食。

那之后又经历了五年的岁月,下班回家的我在电视新闻得知了木山被别人杀害的消息。隔天我请了有薪假,出门去了结我跟他的约定。我是第一次在白天来到这座房屋。房屋的模样和五年前相差无几,但这里简直像坟墓一般阴暗冰冷。我直直向土仓走去,将钥匙插入、扭开挂锁。辛苦的推开厚重的门扉,静等尘埃落定后进到室内。眼前的景象让我哑然无语。

飘着冰冷潮湿的土腥味的土仓中,密密麻麻堆满了之前见过那种行李箱,它们痛苦的在里头躁动。呻吟、指甲搔刮的声音、啜泣的哀鸣,那些东西蠢蠢欲动。我冷静地返回车上,拿出准备好的塑胶桶将里头的汽油洒在土仓之中。偶尔从几个行李箱里面发出痛苦的哀叫,但我全部都无视了。

把点着的打火机丢到地上,火舌迅速的吞噬地板和墙壁,蔓延的火炎发出轰然爆响、剧烈燃烧了起来。小小的火焰不一会儿就变成了熊熊烈火,行李被吞没于其中。四处传来了含糊不清的死前悲鸣,好一会才逐渐静了下来。我离开土仓在中庭漫步到水池边,立定在池塘边缘。抬头仰望,只见黑烟袅袅升至灰暗的天空。被水草覆满的池面骤然激起了波浪,白鱼的鳞片使池子散出粼粼波光。

相关文章

  • 日本怪谈之水母
    日本怪谈之水母
    我还是国中生时所发生的事。让人越来越等不及放暑假的七月下旬,那天我越过一座山头跑到海边游了一整天的泳。那里不是海水浴场,是个位在陡峭的山崖之下,只有当地孩子......
  • 拖重物的老太婆
    拖重物的老太婆
    我以前常和朋友一起打电玩,我和朋友同时喜欢上同一款游戏。所以当时的我几乎每周末都到朋友住的公寓报到,通宵打电玩也是件理所当然的事。一旦开始玩的话,就会觉得......
  • 隧道里的祸垂
    隧道里的祸垂
    这是在我10几岁,还分不清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该做的年纪时所发生的事。初中毕业后,我没去上高中,也不去工作,整天无所事事和朋友到处去玩。和往常一样,朋友来电说决......
  • 鬼屋探险经历
    鬼屋探险经历
    在我高中毕业之前一直住的那条街上,有一栋“鬼屋“。那是一栋位置比较偏郊区、有着大庭园的白色二层楼房子。房子差不多是在两年前盖起来的,一家四口住在里面。印象......
  • 日本怪谈之蝴蝶的夢
    日本怪谈之蝴蝶的夢
    学弟的故事。学生时代跟同伴两人入山的时候遇难了。那时是秋天的终末,持续下著小雨。迷失了路线,持续受雨淋的他们,相当的疲劳困顿。没办法再走下去,就在林中休息,同伴......
  • 墙上的洞
    墙上的洞
    我想跟大家说之前从叔叔那里听来的故事。大概是二、三十年前,叔叔辗转各地工作,曾经在某个地方市镇待了一个星期,住商务旅馆通勤上班。在旅馆附近,叔叔找到一间奇怪的......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幽黄昏迷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幽黄昏迷
    我的家境并不富裕。虽然奖学金让我可以上大学,但全部的生活费都得靠自己打工挣。打工当然兼了数个,不在学校的时间全都花在打工上了。很多人对大学都抱有一种玩乐至......
  • 自杀公寓
    自杀公寓
    导读:我高中时住在十层楼公寓的最顶层,这边的公寓非常出名,有人称之为”不良公寓”或是”自杀公寓”,都是些不入耳的名字。我所居住的住宅区内有两座公寓,分别为十层......
  • 日本怪谈之不认识的电话号码
    日本怪谈之不认识的电话号码
    我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手机是在中学年2年级的时候。从那时开始的十几年里,一直使用同样的电话号码不曾换过,但因前些日子发生了让人毛骨悚然的事,因而换了电话。那是深......
  • 龙雷时雨
    龙雷时雨
    那是我沿着贯穿通筋钉、纵向流动的近卫湖水渠漫步时所发生的事。那天从早上开始就下起了如针般细细的雨丝。我在雨天都会跷掉早上的课,享受沿着水渠放空散步的感觉......
  • 巨无霸翻车鱼搁浅印尼
    巨无霸翻车鱼搁浅印尼
    翻车鱼的大小始终如同一个谜,印尼渔夫日前捕获一条长超过6尺(约182公分)、体重约1.5吨(约1500公斤)的翻车鱼,虽不是目前发现最大体型的翻车鱼,但也相当惊人。根据《每......
  • 世界上拥有超能力的十种动物
    世界上拥有超能力的十种动物
    动物们虽然没有人类的智慧,但是它们却有着人类所无法拥有的超能力,其实人类很多方面都无法与动物相比,比如动物可以在黑夜中看的清清楚楚,而人类在不借助高科技的情况无法看清黑夜。下面小编就带大家了解一下世界上拥有超能力的十种动物。...
  • 弗兰克陈:地下黑市最恐怖的拳手 唯一目的是致人于死地
    弗兰克陈:地下黑市最恐怖的拳手 唯一目的是致人于死地
    弗兰克陈,这是世界搏击史上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以拳风彪悍,杀死对手而闻名,弗兰克陈自己也表示自己格斗技术纯粹是要把人置于死地,据说李小龙还曾经和弗兰克陈切磋过,而真正让弗兰...
  • 19世纪老照片展示的日本最后的一批武士
    19世纪老照片展示的日本最后的一批武士
    看看日本现在拥有的高新技术以及国家长日的稳定太平,我们很容易就遗忘了当年日本整个国家其实都被封建制度所统治着。直到1868年,“武士”在日本仍然是一个抢手的热......
  • 澳大利亚发现会跳求偶舞的蜘蛛
    澳大利亚发现会跳求偶舞的蜘蛛
    目前,澳大利亚昆士城最新发现两种蜘蛛新物种,分别被命名为Skeletorus和Sparklemuffin,它们具有非常独特的体色,前者体色呈多色扇形,能够吸引雌性,同时,这两种蜘蛛都会跳......
  • 自然界八大怪异植物 你都见过吗?
    自然界八大怪异植物 你都见过吗?
    自然界八大怪异植物,大自然总是有各种千奇百怪的植物,越是形状怪异多变的植物就越是珍贵,今天51区小编就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自然界八大怪异植物,巨型海芋、天使紫葳、智利酒棕榈、...
  • 印度每年2万妇女轻生 印度是女人的地狱?
    印度每年2万妇女轻生 印度是女人的地狱?
    印度是女人的地狱!根据国外媒体报导,印度妇女自杀率居高不下,据统计,自1997年以来,印度每年有超过2万名家庭妇女自杀。在2009年,妇女轻生的人数达到高峰,共有25092人结束......
  • 泰晤士河上排到巨型生物在游泳 疑是尼斯湖水怪
    泰晤士河上排到巨型生物在游泳 疑是尼斯湖水怪
    尼斯湖水怪(Loch Ness Monster)之谜在全球流传超过80年,许多人曾尝试用不同方法证实牠的存在。国外网友普拉特(Penn Plate)上月在国外视频网站上一段影片,表示自己在伦......
  • 中国最邪门的四大职业 连线师能连接人的灵魂?
    中国最邪门的四大职业 连线师能连接人的灵魂?
    中国最邪门的四大职业是什么?在中国古代有很多传统的古老职业非常流行,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已经有很多古老的职业开始慢慢消失了,扎纸人、刽子手、仵作、连线师,这四大古老职业是其中最邪门最灵异的,这四大职业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得来,下面让我们一起去了解一下吧。...
  • 蠼螋有毒吗?会吃人的大脑是真的吗?
    蠼螋有毒吗?会吃人的大脑是真的吗?
    蠼螋,一种非常常见的昆虫,很多人第一次看到蠼螋都会被吓一跳以为是隐翅虫,确实两种昆虫之间有点相似,但蠼螋没有隐翅虫那么恐怖,蠼螋是一种比较温柔没有毒性的昆虫,但经常出现在家...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