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怨荒残仇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怨荒残仇

时间:2015-10-31 13:12:50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当我回过神来时,我正望着一面没见过的天花板。天花板上浮着一片又一片的黑斑,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氛围。脑袋昏昏沉沉的,除了那些东西以外我无法再辨别其他东西了。

过了一会儿,我才开始思考这里到底是哪里。我侧了侧脸,窗外延展着了无新意的景色,看上去十分寒冷。我移动视线,发现身旁有个箱型的机器似乎在测量着我的脉搏跟血压。

啊啊,这里是医院啊。不过为什么我会在医院呢。“对了,我应该是在回老家的途中。“

原本我预定在夏季没课的空档回家。不,我已经是在回老家的途中了。那时我骑着机车正要翻越山头,但对向的车压过分隔线冲了过来……

“该不会我是发生车祸了吧“

在反应过来被撞了的瞬间,我的记忆就中断了。不过这样还能活下来真是好运啊。再度转头看窗外,这下我察觉季节已经改变了。我不清楚现在是几月,但外面已经是冬天的景色了。

想说开个窗吧,正想起身的时候却失去平衡,整个身子重重跌回了床上。系在我身上的各式物品不是崩裂就是弹飞。幸好因为脑袋还混混顿顿地所以意外的不觉得疼,不过为什么我会重心不稳呢。

我试着将身子从床上撑起,此时一股违和感油然而生。没看到右手臂。不,虽然感觉的到右手臂但它不在我的视野内。我感到十分惶恐,低头寻找我的手臂。却没见到本应在那里的右手。

要说为何会变成这样,这是我发生了车祸,和机车一起从崖上滚落的缘故。那时正巧经过的猎人发现了我,帮忙叫了警察和救护车。机车落到谷底摔了个粉碎,但我运气很好被树枝勾到捡回一命。不过锐利的树枝却从二头肌那里贯穿了我的右臂。医生表示人命优先,所以他把我的右臂切除了。

“你的运气真的很好。悬崖到谷底的高度可是超过一百公尺啊,普通来说是必死无疑的。而且还被碰巧路过的人给发现了,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呢。“

虽然医生这样激励我,但四肢有所缺损真的对我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前所未有的失落感折腾得我很是痛苦。右手残留的感觉异常鲜明。不过我的手臂已经完全不存在了,似乎只剩下点知觉而已。实际上的感觉只是我看不见它,其余像是活动手肘、弯曲手指都能做到。不过这只是一种感觉罢了,抓住那虚幻的手臂这事还是怎样也做不到。

连忙赶来探望我的父母见到了我这样子,明明泫然欲泣却还是强装成没事的模样。命还在就好,嘴巴上这样讲但两人却是看都不敢看我空空的右肩。

“没事的啦。现在的义手的技术已经很发达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理上其实是不愿接受这事实的吧。我心已如死灰,漫不经心地这样想着。在父母之后来探望我的竟是两名刑警。一个是秃头的中年男子,另一个是高个儿的年经男性。那名秃头的刑警表示他叫近藤。躺在床上看他们出示的警察手册的样子简直就跟戏里演的一样啊,我胡思乱想着。

“这次你遭遇了很悲惨的事情啊,我打从心里感到遗憾“

“警察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嘛,别这么紧张嘛。我们是来问你一些有关于车祸的事情喔。经调查后发现这并不是单一事件,不过问题是我们还找不到到嫌犯啊。于是就来问问看你有没有记得什么呢,再小的细节也好。“

“犯人还没抓到吗?“

这么说来也是呢。那是条车流量不大的山路,我还能被发现已经近乎奇迹了。

“不,这实在是难以启齿。不过犯人好像不只犯下了你那事件啊!“

“这是怎么回事呢?“

“那天在你的救援行动中,一名当地警员在不远处发现了一具年轻女性的遗体。看来是被人暴力相向,最后遭到强奸杀害的样子。“

“……不是我干的喔!“

当然,近藤露齿笑了笑。

“我们在被害人的体内发现了疑似是犯人的精液,经过DNA鉴定之后证实了那并不是你的。“

“是吗。那就好。不过我什么也没看到,而且连事故发生当时的事都记不清了。“

“像是司机的长相或车子的种类也行,你能想起来吗?“

“对不起,我只记得当时我为了闪躲对向冲过来的车子而撞到护栏的事情而已。“

我应该是有看到长相或是车种的,可是却完全想不起来。

“真的吗?应该还记得些什么吧!“

以蛮横的态度出言质疑的是那位年轻的刑警。

“松浦,够了!“

“可是…“

“我说够了。啊真是抱歉了。其实我们原来很期待能得知什么线索。因为没有其他的目击者使案情陷入了胶着状态,听到说被害人已经清醒就过来碰碰运气了。“

“让你们失望了,我真的是想不起来。“

“因为车祸造成的冲击太大了吧。这样来勉强你真是抱歉。如果有想起来什么事的话请知会近藤我,不管怎样的小事都行。“

“我知道了!“

夜里,浅眠中的我感到有谁在碰触我的右手。

但即使如此,我却清楚实际上右手是不存在的,所以就当成是自己多心了。不过这次我的手腕被牢牢地握住了,鲜明的痛感传来。

我慌忙起身看向自己的手臂。不过那里一开始就没有右手了,只有知觉还留存着。可是我右手的幻肢确实被谁抓住了。手指细细的,感觉像是女人的手。我不由得发起抖来。

“这到底是怎样啊!“

女人似乎应了我的低吟,手放开了。指尖一一滑过我皮肤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雾蒙蒙的窗户玻璃上画着什么东西,似乎是以手指书写而成的。当然那没有任何人,这间病房只有我在。

“去!““找!““出!““来!“

起雾的窗上写着“去找出来“几个字。身体因恐惧而僵直了,恶寒往上窜起,鸡皮疙瘩直冒。我不是个能感应的人,所以原先不怎么相信幽灵的存在。

“怎样啊这是!“

我左手伸出去想按护士铃,不过不存在的右手却被女人的手给死死的攥住了。力道强到手骨似乎要被捏碎了,剧痛使我身体绻曲了起来。

“噫!“

我不禁哀了一声,顿时右手一轻。我斜眼看向窗户。

“去!““找!““出!““来!“

窗上的文字依旧,水滴往下滑落。

“找出来是指什么啊。话说你是什么东西啊“

是幽灵吧,除此之外没别的答案。

“a““i“

Ai。 AI是什么,人名吗?不过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叫爱的啊。猛然间中午刑警们讲的那件事闪过我脑海。在山里发生了强奸杀人事件,我看到的那个说不定就是强奸杀人犯。对了,那名女性被害人已经死了。

“像你这样失去的手脚还留有感觉称作幻肢,而幻肢会痛叫幻肢痛。“

这是我醒来后的第三天,早上医生诊断时对我这样说道。

“这幻肢痛治不好吗?“

“是能治疗的。有种疗法叫做镜之箱,是用镜子映照出你正常的左臂,让脑有右臂还存在的错觉。这样一来就脑就会停止对右臂的痛觉。“

“不过我常常有手还在的感觉啊,会觉得手指、手掌、手腕还有手肘全部都还在那里。“

“这只是错觉罢了。那是你大脑的感觉,实际上你的手已经不存在了。希望你能接受这个事实。“

“是有感觉的。而且昨天有谁抓住我的手。“

“那是幻肢痛的一种吧,这样的症状不多见呢!“

“医生,我能出院了吗?“

“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而且你也需要做复健。在昏迷后你的体能状态已经大不如前,即使出去也很快就会动弹不得了。再加上你失去了一只手臂,身体的平衡也改变了呢!“

“我想出门去转换心情。“

“在中庭散步是没问题的喔,不过让身体着凉实在不太好。大厅也有电视,在那边放松一下就好吧!“

“我知道了。谢谢!“

“那么我先走了。复健就从明天开始吧。因为要在新学期开始之前重返学校才行呢!“

我目送医生走出病房,确认他已经走远后把手机、钱包和药塞进包包,裹上爸爸忘在这的上衣也走了出去。钱包只放了两万块左右,不过应该很够用了。

虽然很清楚地知道右臂已经不在了,但果然如同医生所说的,一只手臂的重量可不轻,少了它走路都无法保持平衡。而且无法摆动手臂走起来十分的累。体力不如以往所以连下个楼梯都费了一番功夫,但我还是努力的缓缓迈出脚步,终于抵达了大厅。不过正门有护理师看着,于是我绕道走向逃生门。

谁也没注意我,很顺利地出了医院。我找到了计程车搭乘处后脱下外套露出我空荡荡的右手,然后马上有一台计程车开过来打开门。

“小哥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那个、我想去神谷町。“

“要去这么远的地方啊。好,上车上车。“

我钻入后座系紧安全带,顺带确认了一下司机的名字。他姓“日比谷“,是个长得像猴子一脸贼头贼脑的中年男人。

“你看起来状况很不好,没事吧?“

“嗯因为还在抱病中呢?“

“这样么,辛苦你了!“

“不会。那个、日比谷先生!“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啊,那是因为这里有写。“

“啊啊没错没错,嗯嗯怎么了吗?“

“这附近的治安如何呢?“

“因为是乡下所以没什么大骚动啊。来的都是观光客呢!“

“啊啊观光客都是些想攀登山脉的登山客喔。以前登山客清一色都是男的,不过最近年轻人也变多了,连带这里的生意都兴隆了起来。“

“女性也增加了吧!“

“是啊,好像叫做山女*吧。现在的年轻人也会来爬山了呢!“

“爬山吗。虽然也蛮想试试的但这阵子应该是没办法的啊!“

“你的手臂是最近受伤的么?“

“我在山路发生了车祸,现在身体无法平衡很困扰啊。体能也变差,光是从医院出来就精疲力尽了。“

“这种时候外出干嘛呢?“

“现在不去警察那里不行啊!“

“警察?怎么,你钱包掉了吗?“

“不,只是有件事必须要告诉他们。“

“这样啊!“

“是啊。那么日比谷先生我想先睡一下,到的时候可以叫我起来吗?“

“好!“

“那就拜托了,我先睡了。“

我说了声晚安之后就躺在后座,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喀啦,一阵激烈的晃动把我给摇醒了。我起身,发现车子似乎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山里奔驰。

“那个、日比谷先生,请问这是哪里。“

日比谷没有回答,在山路上蛇行持续飙着。我看了眼时间发现我大概睡了一个小时左右。

“啊啊,还在山里啊。你真是学不乖呢,以为在山里就不会曝光吗?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你强暴的事不就马上被发现了吗?“

日比谷透过后照镜狠狠瞪着我。他双眼充血、气息紊乱,那表情俨然就是个杀人犯的模样。

“是你、那是你的错。死小鬼,若不是你弄出那个冲突事故,那女的至今还不会被发现。而且怎么不老实点死了就好,都是有你这家伙才会变成这样。“

果然。

“不是我的错喔,我只是被你给卷进去而已。不过说到你在山里强暴来登山的女性,你为什么要杀了她?没这必要吧!“

“我的脸被看到了啊,只能杀掉了吧!“

“我也看到你的脸了啊!“

“是啊,所以我也要杀了你喔。怎么可能让你活着回去呢,为了这个我才特地守在医院前面啊。你可睡真久呢,就那样死了不就好了。“

“为什么是她呢,也有其他女孩子吧!“

嘻嘻,他笑了。

“她是个好女孩呢,胸部又大、一脸未经人事的样子。还边哭边挣扎使我不禁掐住她的脖子。怎样,这不是我的错啊,谁叫她要挣扎。“

“你啊,以为能躲得过警察吗?“

“逃得了的,怎样都成的。而且如果被抓到也只要蹲个十五年的牢就能出来了。有得吃又能睡在暖暖的被窝里,不也很好吗?“

“你这种垃圾还能重来,爱却连重来的机会也没有不觉得很奇怪吗。跟我同年的她在跟着父亲来爬山的途中居然被你这混帐给杀了。“

“……怎么,她是你认识的人喔!“

“不,我在她生前不认识她。这是她告诉我的,昨晚我们彻夜谈过了。同为被害着的我想着要怎样才能消解他的怨念,我们很投合呢!“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的话就看看这边吧!“

透过后照镜看过来的日比谷的脸色瞬间煞白,发出惨烈的哀号紧急踩下煞车。轮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车子直冲至护栏停了下来。日比谷应该是看到了坐在我旁边那个浑身浴血的女人吧。我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到爱抓着我的右手。

“虽然我的右手已经不存在,但好像还有灵体残存。这叫做幻肢,不过这幻肢能碰到幽灵喔。这不存在的感觉似乎能感觉到不存在的东西喔!“

我的工作就是带她来这里。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啊啊啊!“

日比谷连滚带爬从驾驶座逃离,我抓着爱的手跟了出去。

“杀了人却关个十五年就能出来,这实在不合理啊。AI她可是死了啊。偿命吧,大叔。“

处于混乱状态的日比谷腰撞到了护栏,重心不稳的他往护栏的另一边滚落。我靠近崖边往下看,看到日比谷脸色惨白,正死死的攀住离崖边数公尺的岩石。那里离谷底还有百公尺多吧,当然我身上没有带着任何能救他的东西。

突然爱挣脱了我的手,像要投奔到他身边似的。这下我看到了。爱从背后紧紧抱住日比谷,脸上堆满了笑容。那笑容比什么都还愉悦舒坦。日比谷不勘负荷,手指松脱指尖滑过岩石。惨嚎绵绵不绝,在他落下后持续了片刻方云消雾散。我冷静地拿出手机报了警。

在做笔录时我告诉警方我被那个计程车司机给掳走的事。他在山路发生事故,一个人逃跑了。“才刚醒没多久就被卷进这件事,你运气真差啊。“

近藤摸着自己光秃秃的头顶这样说道。我一口咬定我什么都不知道,因此很快就得以回到医院。医生和父母都狠狠地训了我一顿,但我不后悔。因为爱有制裁日比谷的权利啊。亡者处决加害着,没有比这更公平的裁决了。问题是我右手的幻肢并没有消失,不时还是会有亡者抓住我的手。就如字面所说的,我把手借给亡者。

相关文章

  • 七人法师
    七人法师
    我出生在四国的乡下村子。这是个在大约二十年前,我还是国中生的时候的故事。事情发生大约一年后,也向当事者确认过了。当事人是个小我两岁的男孩A,从各方面来看,A只是个......
  • 日本怪谈之时光胶囊
    日本怪谈之时光胶囊
    从熟人、超灵感体质女性(42)那听来的奇妙故事。事情的起源要追溯到她初中毕业前夕。即将要毕业的她们班作为毕业纪念,全班的人写下寄给未来自己的信、并埋在校园里......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鱼魂契过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鱼魂契过
    大概是在去年的梅雨季时,我去了木山家。当时我在大学专攻民俗学,边在一家骨董店打工。店的名字叫“蔓庵“,主要的生意是卖民生用具和农具给研究者或收集家。这打工是......
  • 京都长冈野蕨杀人事件
    京都长冈野蕨杀人事件
    1979年5月23日,京都长冈市内两名在超市打工结束的主妇,偕同至近山竹林采集蕨菜,而后行踪不明。二日后,25日这天,两人遗体被发现横尸在山顶近处。直接死因判定是:当时43......
  • 通往异世界的门
    通往异世界的门
    导读:不知道是不是建筑法还是什么的,好像规定5楼(还是6楼?)以上的建筑物就必须增设电梯,所以我之前住的在高速公路旁的公寓,当然尔的也有一座电梯,住在6楼的我可以说是......
  • 神之屋
    神之屋
    我是学理科的,并且研究跟神祕学成反比的化学领域,但我从以前就很爱占卜等超自然的东西。但我感应不到什么。因此到今年夏天为止,我对完全没遇过灵异体验的自己感到幸......
  • 斩首祠堂
    斩首祠堂
    这次这个是一位日本网友在一个论坛上发的一个关于日本恐怖习俗的经历,确切来说不是他经历的是他已经故去的朋友经历的!以下正文开始!我在5年前,交了一个叫做S的朋友。跟......
  • 关于巨木的怪谈
    关于巨木的怪谈
    类似的现象,我遇过两次,一次是在日本,另外一次是在台湾,关仔岭。说说关子岭那次吧。大约12岁时,我的母亲决定带我们去关子岭的山庄住宿。那是个礼拜六,我们过了中午才出......
  • 老婆婆的呼喊
    老婆婆的呼喊
    导读:在我小时候,每到傍晚总会有一个老婆婆来我家附近,那个老婆婆已经痴呆了,视力不好听力也很差,她总是撑着一支木制的拐杖,一边驼背地走过来,而每当她走来的时候,从远......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幽黄昏迷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幽黄昏迷
    我的家境并不富裕。虽然奖学金让我可以上大学,但全部的生活费都得靠自己打工挣。打工当然兼了数个,不在学校的时间全都花在打工上了。很多人对大学都抱有一种玩乐至......
  • 钓鱼客留影结果却拍到恐怖鬼脸
    钓鱼客留影结果却拍到恐怖鬼脸
    福克斯跟钓到的大鱼合照,背后却浮现一张超清晰的恐怖鬼脸英国又闹鬼了,早说了英国是地球上最会闹鬼的国家!最近英国威尔斯一名钓客抓到一尾大鱼。当他兴高采烈的抱......
  • 不可思议的宗教圣物
    不可思议的宗教圣物
    这只手来自于耶稣会传教士Francis Xavier,1614年在印度果阿旧城从这位传教士木乃伊化的尸体上砍下来的,存放于罗马。都灵裹尸布。这是一块显示一男子有遭受十字架钉......
  • 全球十大神秘生物,长毛鱼04年被发现在南非的海域
    全球十大神秘生物,长毛鱼04年被发现在南非的海域
    从古至今,关于怪兽的传说就一直源源不断。就像中国关于龙的传说,龙真的存在吗?很多人认为龙是祖先们臆想出来的,但是世界上关于龙的目击事件也不在少数,那拿到大家都在撒谎?全球十...
  • 安吉拉·哈里斯:最恐怖的女人 染艾滋仍与100个人发生性关系
    安吉拉·哈里斯:最恐怖的女人 染艾滋仍与100个人发生性关系
    安吉拉·哈里斯,一个因为恶意传播艾滋病而闻名全世界的女孩,艾滋病我们都知道,是目前来说一种非常难以攻克的疾病,主要通过性接触、血液传播、母婴传播三种方式,而安吉拉·哈里斯...
  • 令人毛骨悚然的墨西哥娃娃岛
    令人毛骨悚然的墨西哥娃娃岛
    什么样的地方都有人去,风景区有人去观光,废墟有人去探险,鬼屋也有人去试胆。而且往往越是奇怪的地方也越是有人要去,就像之前曾经介绍过的《芬兰超诡异雕刻公园》,现在......
  • 自建小型金字塔后,既发现不可思议的神秘能量
    自建小型金字塔后,既发现不可思议的神秘能量
    总是欣赏埃及文化的美国伊利诺州民众吉姆‧奥南(Jim Onan),着迷于埃及吉萨(Giza)金字塔产生能量的理论。吉姆来自谦恭的家庭。他和老婆琳达(Linda)拥有5个小孩,而且他是一位勤奋工作...
  • 鬼压床是什么?揭秘“鬼压床”的九大惊悚真相
    鬼压床是什么?揭秘“鬼压床”的九大惊悚真相
    “鬼压床”的九大惊悚真相,鬼压床相比很多小伙伴都有经历过,那个感觉真的有吓人,躺在床上身体却动不了,在有的地区认为鬼压床就是因为引一些邪物上身所致,在现代医学方面来说鬼压...
  • 奥巴马荒野求生播放地址,美国总统生吃鲑鱼
    奥巴马荒野求生播放地址,美国总统生吃鲑鱼
    奥巴马跟贝爷的荒野求生播放地址,美国总统生吃鲑鱼在不久之前网上出现了一则美国总统跟着贝爷去冒险的节目荒野求生中的野外生活新闻,以及生吃食物的图片与视频,估计......
  • 中国八大红色女间谍 萧明华年仅28岁就壮烈牺牲
    中国八大红色女间谍 萧明华年仅28岁就壮烈牺牲
    女间谍可以说是世界战争史上的一大杀器,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女间谍经过严格的训练更是令战场上拼杀的男人也要缴械投降,在中国也有很多非常杰出的女间谍,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八大...
  • 世界上最热门的三大自杀地,中国一大桥上榜
    世界上最热门的三大自杀地,中国一大桥上榜
    即便每个人都难逃一死,但是还有很多人迫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提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据相关机构统计,平均每50秒就有自杀事件发生,而这些人的年龄大多聚集在14到20岁这个年龄段。巧...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