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怨荒残仇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怨荒残仇

时间:2015-10-31 13:12:50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当我回过神来时,我正望着一面没见过的天花板。天花板上浮着一片又一片的黑斑,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氛围。脑袋昏昏沉沉的,除了那些东西以外我无法再辨别其他东西了。

过了一会儿,我才开始思考这里到底是哪里。我侧了侧脸,窗外延展着了无新意的景色,看上去十分寒冷。我移动视线,发现身旁有个箱型的机器似乎在测量着我的脉搏跟血压。

啊啊,这里是医院啊。不过为什么我会在医院呢。“对了,我应该是在回老家的途中。“

原本我预定在夏季没课的空档回家。不,我已经是在回老家的途中了。那时我骑着机车正要翻越山头,但对向的车压过分隔线冲了过来……

“该不会我是发生车祸了吧“

在反应过来被撞了的瞬间,我的记忆就中断了。不过这样还能活下来真是好运啊。再度转头看窗外,这下我察觉季节已经改变了。我不清楚现在是几月,但外面已经是冬天的景色了。

想说开个窗吧,正想起身的时候却失去平衡,整个身子重重跌回了床上。系在我身上的各式物品不是崩裂就是弹飞。幸好因为脑袋还混混顿顿地所以意外的不觉得疼,不过为什么我会重心不稳呢。

我试着将身子从床上撑起,此时一股违和感油然而生。没看到右手臂。不,虽然感觉的到右手臂但它不在我的视野内。我感到十分惶恐,低头寻找我的手臂。却没见到本应在那里的右手。

要说为何会变成这样,这是我发生了车祸,和机车一起从崖上滚落的缘故。那时正巧经过的猎人发现了我,帮忙叫了警察和救护车。机车落到谷底摔了个粉碎,但我运气很好被树枝勾到捡回一命。不过锐利的树枝却从二头肌那里贯穿了我的右臂。医生表示人命优先,所以他把我的右臂切除了。

“你的运气真的很好。悬崖到谷底的高度可是超过一百公尺啊,普通来说是必死无疑的。而且还被碰巧路过的人给发现了,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呢。“

虽然医生这样激励我,但四肢有所缺损真的对我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前所未有的失落感折腾得我很是痛苦。右手残留的感觉异常鲜明。不过我的手臂已经完全不存在了,似乎只剩下点知觉而已。实际上的感觉只是我看不见它,其余像是活动手肘、弯曲手指都能做到。不过这只是一种感觉罢了,抓住那虚幻的手臂这事还是怎样也做不到。

连忙赶来探望我的父母见到了我这样子,明明泫然欲泣却还是强装成没事的模样。命还在就好,嘴巴上这样讲但两人却是看都不敢看我空空的右肩。

“没事的啦。现在的义手的技术已经很发达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理上其实是不愿接受这事实的吧。我心已如死灰,漫不经心地这样想着。在父母之后来探望我的竟是两名刑警。一个是秃头的中年男子,另一个是高个儿的年经男性。那名秃头的刑警表示他叫近藤。躺在床上看他们出示的警察手册的样子简直就跟戏里演的一样啊,我胡思乱想着。

“这次你遭遇了很悲惨的事情啊,我打从心里感到遗憾“

“警察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嘛,别这么紧张嘛。我们是来问你一些有关于车祸的事情喔。经调查后发现这并不是单一事件,不过问题是我们还找不到到嫌犯啊。于是就来问问看你有没有记得什么呢,再小的细节也好。“

“犯人还没抓到吗?“

这么说来也是呢。那是条车流量不大的山路,我还能被发现已经近乎奇迹了。

“不,这实在是难以启齿。不过犯人好像不只犯下了你那事件啊!“

“这是怎么回事呢?“

“那天在你的救援行动中,一名当地警员在不远处发现了一具年轻女性的遗体。看来是被人暴力相向,最后遭到强奸杀害的样子。“

“……不是我干的喔!“

当然,近藤露齿笑了笑。

“我们在被害人的体内发现了疑似是犯人的精液,经过DNA鉴定之后证实了那并不是你的。“

“是吗。那就好。不过我什么也没看到,而且连事故发生当时的事都记不清了。“

“像是司机的长相或车子的种类也行,你能想起来吗?“

“对不起,我只记得当时我为了闪躲对向冲过来的车子而撞到护栏的事情而已。“

我应该是有看到长相或是车种的,可是却完全想不起来。

“真的吗?应该还记得些什么吧!“

以蛮横的态度出言质疑的是那位年轻的刑警。

“松浦,够了!“

“可是…“

“我说够了。啊真是抱歉了。其实我们原来很期待能得知什么线索。因为没有其他的目击者使案情陷入了胶着状态,听到说被害人已经清醒就过来碰碰运气了。“

“让你们失望了,我真的是想不起来。“

“因为车祸造成的冲击太大了吧。这样来勉强你真是抱歉。如果有想起来什么事的话请知会近藤我,不管怎样的小事都行。“

“我知道了!“

夜里,浅眠中的我感到有谁在碰触我的右手。

但即使如此,我却清楚实际上右手是不存在的,所以就当成是自己多心了。不过这次我的手腕被牢牢地握住了,鲜明的痛感传来。

我慌忙起身看向自己的手臂。不过那里一开始就没有右手了,只有知觉还留存着。可是我右手的幻肢确实被谁抓住了。手指细细的,感觉像是女人的手。我不由得发起抖来。

“这到底是怎样啊!“

女人似乎应了我的低吟,手放开了。指尖一一滑过我皮肤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雾蒙蒙的窗户玻璃上画着什么东西,似乎是以手指书写而成的。当然那没有任何人,这间病房只有我在。

“去!““找!““出!““来!“

起雾的窗上写着“去找出来“几个字。身体因恐惧而僵直了,恶寒往上窜起,鸡皮疙瘩直冒。我不是个能感应的人,所以原先不怎么相信幽灵的存在。

“怎样啊这是!“

我左手伸出去想按护士铃,不过不存在的右手却被女人的手给死死的攥住了。力道强到手骨似乎要被捏碎了,剧痛使我身体绻曲了起来。

“噫!“

我不禁哀了一声,顿时右手一轻。我斜眼看向窗户。

“去!““找!““出!““来!“

窗上的文字依旧,水滴往下滑落。

“找出来是指什么啊。话说你是什么东西啊“

是幽灵吧,除此之外没别的答案。

“a““i“

Ai。 AI是什么,人名吗?不过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叫爱的啊。猛然间中午刑警们讲的那件事闪过我脑海。在山里发生了强奸杀人事件,我看到的那个说不定就是强奸杀人犯。对了,那名女性被害人已经死了。

“像你这样失去的手脚还留有感觉称作幻肢,而幻肢会痛叫幻肢痛。“

这是我醒来后的第三天,早上医生诊断时对我这样说道。

“这幻肢痛治不好吗?“

“是能治疗的。有种疗法叫做镜之箱,是用镜子映照出你正常的左臂,让脑有右臂还存在的错觉。这样一来就脑就会停止对右臂的痛觉。“

“不过我常常有手还在的感觉啊,会觉得手指、手掌、手腕还有手肘全部都还在那里。“

“这只是错觉罢了。那是你大脑的感觉,实际上你的手已经不存在了。希望你能接受这个事实。“

“是有感觉的。而且昨天有谁抓住我的手。“

“那是幻肢痛的一种吧,这样的症状不多见呢!“

“医生,我能出院了吗?“

“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而且你也需要做复健。在昏迷后你的体能状态已经大不如前,即使出去也很快就会动弹不得了。再加上你失去了一只手臂,身体的平衡也改变了呢!“

“我想出门去转换心情。“

“在中庭散步是没问题的喔,不过让身体着凉实在不太好。大厅也有电视,在那边放松一下就好吧!“

“我知道了。谢谢!“

“那么我先走了。复健就从明天开始吧。因为要在新学期开始之前重返学校才行呢!“

我目送医生走出病房,确认他已经走远后把手机、钱包和药塞进包包,裹上爸爸忘在这的上衣也走了出去。钱包只放了两万块左右,不过应该很够用了。

虽然很清楚地知道右臂已经不在了,但果然如同医生所说的,一只手臂的重量可不轻,少了它走路都无法保持平衡。而且无法摆动手臂走起来十分的累。体力不如以往所以连下个楼梯都费了一番功夫,但我还是努力的缓缓迈出脚步,终于抵达了大厅。不过正门有护理师看着,于是我绕道走向逃生门。

谁也没注意我,很顺利地出了医院。我找到了计程车搭乘处后脱下外套露出我空荡荡的右手,然后马上有一台计程车开过来打开门。

“小哥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那个、我想去神谷町。“

“要去这么远的地方啊。好,上车上车。“

我钻入后座系紧安全带,顺带确认了一下司机的名字。他姓“日比谷“,是个长得像猴子一脸贼头贼脑的中年男人。

“你看起来状况很不好,没事吧?“

“嗯因为还在抱病中呢?“

“这样么,辛苦你了!“

“不会。那个、日比谷先生!“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啊,那是因为这里有写。“

“啊啊没错没错,嗯嗯怎么了吗?“

“这附近的治安如何呢?“

“因为是乡下所以没什么大骚动啊。来的都是观光客呢!“

“啊啊观光客都是些想攀登山脉的登山客喔。以前登山客清一色都是男的,不过最近年轻人也变多了,连带这里的生意都兴隆了起来。“

“女性也增加了吧!“

“是啊,好像叫做山女*吧。现在的年轻人也会来爬山了呢!“

“爬山吗。虽然也蛮想试试的但这阵子应该是没办法的啊!“

“你的手臂是最近受伤的么?“

“我在山路发生了车祸,现在身体无法平衡很困扰啊。体能也变差,光是从医院出来就精疲力尽了。“

“这种时候外出干嘛呢?“

“现在不去警察那里不行啊!“

“警察?怎么,你钱包掉了吗?“

“不,只是有件事必须要告诉他们。“

“这样啊!“

“是啊。那么日比谷先生我想先睡一下,到的时候可以叫我起来吗?“

“好!“

“那就拜托了,我先睡了。“

我说了声晚安之后就躺在后座,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喀啦,一阵激烈的晃动把我给摇醒了。我起身,发现车子似乎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山里奔驰。

“那个、日比谷先生,请问这是哪里。“

日比谷没有回答,在山路上蛇行持续飙着。我看了眼时间发现我大概睡了一个小时左右。

“啊啊,还在山里啊。你真是学不乖呢,以为在山里就不会曝光吗?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你强暴的事不就马上被发现了吗?“

日比谷透过后照镜狠狠瞪着我。他双眼充血、气息紊乱,那表情俨然就是个杀人犯的模样。

“是你、那是你的错。死小鬼,若不是你弄出那个冲突事故,那女的至今还不会被发现。而且怎么不老实点死了就好,都是有你这家伙才会变成这样。“

果然。

“不是我的错喔,我只是被你给卷进去而已。不过说到你在山里强暴来登山的女性,你为什么要杀了她?没这必要吧!“

“我的脸被看到了啊,只能杀掉了吧!“

“我也看到你的脸了啊!“

“是啊,所以我也要杀了你喔。怎么可能让你活着回去呢,为了这个我才特地守在医院前面啊。你可睡真久呢,就那样死了不就好了。“

“为什么是她呢,也有其他女孩子吧!“

嘻嘻,他笑了。

“她是个好女孩呢,胸部又大、一脸未经人事的样子。还边哭边挣扎使我不禁掐住她的脖子。怎样,这不是我的错啊,谁叫她要挣扎。“

“你啊,以为能躲得过警察吗?“

“逃得了的,怎样都成的。而且如果被抓到也只要蹲个十五年的牢就能出来了。有得吃又能睡在暖暖的被窝里,不也很好吗?“

“你这种垃圾还能重来,爱却连重来的机会也没有不觉得很奇怪吗。跟我同年的她在跟着父亲来爬山的途中居然被你这混帐给杀了。“

“……怎么,她是你认识的人喔!“

“不,我在她生前不认识她。这是她告诉我的,昨晚我们彻夜谈过了。同为被害着的我想着要怎样才能消解他的怨念,我们很投合呢!“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的话就看看这边吧!“

透过后照镜看过来的日比谷的脸色瞬间煞白,发出惨烈的哀号紧急踩下煞车。轮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车子直冲至护栏停了下来。日比谷应该是看到了坐在我旁边那个浑身浴血的女人吧。我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到爱抓着我的右手。

“虽然我的右手已经不存在,但好像还有灵体残存。这叫做幻肢,不过这幻肢能碰到幽灵喔。这不存在的感觉似乎能感觉到不存在的东西喔!“

我的工作就是带她来这里。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啊啊啊!“

日比谷连滚带爬从驾驶座逃离,我抓着爱的手跟了出去。

“杀了人却关个十五年就能出来,这实在不合理啊。AI她可是死了啊。偿命吧,大叔。“

处于混乱状态的日比谷腰撞到了护栏,重心不稳的他往护栏的另一边滚落。我靠近崖边往下看,看到日比谷脸色惨白,正死死的攀住离崖边数公尺的岩石。那里离谷底还有百公尺多吧,当然我身上没有带着任何能救他的东西。

突然爱挣脱了我的手,像要投奔到他身边似的。这下我看到了。爱从背后紧紧抱住日比谷,脸上堆满了笑容。那笑容比什么都还愉悦舒坦。日比谷不勘负荷,手指松脱指尖滑过岩石。惨嚎绵绵不绝,在他落下后持续了片刻方云消雾散。我冷静地拿出手机报了警。

在做笔录时我告诉警方我被那个计程车司机给掳走的事。他在山路发生事故,一个人逃跑了。“才刚醒没多久就被卷进这件事,你运气真差啊。“

近藤摸着自己光秃秃的头顶这样说道。我一口咬定我什么都不知道,因此很快就得以回到医院。医生和父母都狠狠地训了我一顿,但我不后悔。因为爱有制裁日比谷的权利啊。亡者处决加害着,没有比这更公平的裁决了。问题是我右手的幻肢并没有消失,不时还是会有亡者抓住我的手。就如字面所说的,我把手借给亡者。

相关文章

  • 学校的流言
    学校的流言
    这是发生在我朋友国中母校的故事,我那个朋友以前是广播社的,因为校庆快到了,所以他们就在讨论要搞些什么活动,各式各样的企划都逐渐有了结果,最后压轴的怪谈故事则是决......
  • 日本怪談:记忆
    日本怪談:记忆
    这是从我朋友小崇“佐藤崇史”那儿听来的故事。小崇做的是搬家业者的工作,那天他们是一个组长、一个同事、加上他自己共三人,坐小巴士前往栃木的现场。小崇边在巴士......
  • 在公寓死后约两天的70岁婆婆
    在公寓死后约两天的70岁婆婆
    12月的某天,在我当管理员上班的地方,有一位年约30岁的女性来访。女性:“我妈妈单独一人住在这栋公寓,刚才妈妈从她家打电话给我但是没有人回答。”我:“欸?我不懂您的意......
  • 消失的门
    消失的门
    高中时代的诡异经验。因为太诡异了,所以我身边都没人相信,但这绝对是100%真实的经验。高二那年秋天。我读的高中对文化祭兴趣缺缺,但对体育祭倒是莫名热衷(不如说对啦......
  • 日本怪谈:欢迎光临
    日本怪谈:欢迎光临
    大学生的A很喜欢捉弄别人。举例来说,曾经有次四个人一起去餐厅,当店员问说:“是四位对吗~”的时候,A回答“看清楚一点呀,是五个人才对吧~!”来吓唬对方。因为A做得还蛮......
  • 地底圆环
    地底圆环
    这件事发生在17年前,我高三那年的冬天。由于我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只能边参考这17年间断断续续拼凑出的回忆笔记,边写这篇文,细节和对话部分我自行做了些润饰,但会尽可......
  • 看热闹的后果
    看热闹的后果
    今年2月下旬,因为出差到了东京的商务旅馆住。隔天早上,和同事一起在旅馆一楼的餐厅吃早饭的时候。看到旅馆门口外有警车停在哪,警察也不断的赶来。正想说怎么了?的时......
  • 隧道里的祸垂
    隧道里的祸垂
    这是在我10几岁,还分不清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该做的年纪时所发生的事。初中毕业后,我没去上高中,也不去工作,整天无所事事和朋友到处去玩。和往常一样,朋友来电说决......
  • 夜里听到的宝宝哭声
    夜里听到的宝宝哭声
    这个故事文章不长,但是真的很惊悚,它不算是灵异事件,也不是鬼故事,但是看后小编浑身的汗毛感觉竖了起来!以下为正文:这是最近发生在我身边的事,但是与灵异无关。最近几......
  • 怪谈之跟空气男友谈恋爱
    怪谈之跟空气男友谈恋爱
    最近才刚开始一个人住,在没有打工也没有男朋友的状况下迎来了独居的第一个长假。好寂寞啊好寂寞啊我好想谈恋爱啊啊啊啊于是有天,我突然发癫的一个人玩起跟空气男友......
  • 美国政府的极机密实验
    美国政府的极机密实验
    每次写到这种某政府的机密实验,都会怕被盯上,这是被害妄想症吗?这次都市传传说要讲的是美国政府在1940年与1960年的时候,做了两代极机密的实验,地点分别是在费城与纽约......
  • 姥鲨:世界上第二大鱼类 它会吃人吗?现状如何?
    姥鲨:世界上第二大鱼类 它会吃人吗?现状如何?
    姥鲨,是世界上第二大的鱼类,体长最大的可以达到12米,重达19吨,这应该也是目前发现过的最大的姥鲨,姥鲨别看体型巨大,其实游动速度并不快,而且对于人类来说并不会产生什么威胁,更不会...
  • 蓝蜘蛛特别别动队介绍 尼泊尔王牌部队是真的吗?
    蓝蜘蛛特别别动队介绍 尼泊尔王牌部队是真的吗?
    蓝蜘蛛特别别动队,相信很多喜欢军事的小伙伴应该听说过这支神秘的特种部队,这支特种部队成立于上个世纪70年代,曾经与美国海豹特种陆战队和德国红蝎特攻队齐名,然而没有过久蓝蜘...
  • 还原最真实的五三惨案 日军惨绝人寰大屠杀震惊世界!
    还原最真实的五三惨案 日军惨绝人寰大屠杀震惊世界!
    五三惨案是蒋介石一生的耻辱之一,蒋介石在日记中坚持写上“雪耻”,就是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这个耻辱。五三惨案是发生在1928年5月3日日军派兵入侵中国政府在山东的交涉署,将交...
  • 中国古代奇案:连环骗术
    中国古代奇案:连环骗术
    现在,各种形形色色的骗子层出不穷,手段虽然拙劣不堪,却往往能够轻易得手。待案子侦破,把戏戳穿,上当受骗的人们才懊悔不已,原来,骗子的手段并不高明,只是牢牢抓住了他人贪......
  • 盘点上古十二祖巫:烛九阴上古创世时间之神
    盘点上古十二祖巫:烛九阴上古创世时间之神
    十二祖巫都有谁?十二祖巫其实是现代小说中的设定,相传在远古时代,盘古劈开混沌分清浊乾坤,开辟洪荒世界,演变六道轮回,生生不息,盘古力竭而亡元神分化三清开天辟地,身体精血大部分便化为十二祖巫,一小部分流转于六道轮回之中,下面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十二祖巫都叫什么。...
  • 能长出金子的摇钱树
    能长出金子的摇钱树
    真的有摇钱树!中国古代鬼怪或山海经小说里经常有提到摇钱树,没钱的时候去摇几下,铜钱或金元宝就会掉下来!那么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摇钱树吗?最近澳洲伯斯的地质学家发现,有......
  • 揭秘世界最感性职业:温泉陪伴师
    揭秘世界最感性职业:温泉陪伴师
    世界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职业,只有你想不到的。今天小编想为大家来介绍一下一个奇葩的职业,温泉陪伴。是男生的福利哟。根据媒体报道,近日一则职业女友陪泡温泉的新闻引发网友关注。...
  • 南极真有金字塔 亚特兰蒂斯之城?
    南极真有金字塔 亚特兰蒂斯之城?
    传说认为,南极洲金字塔就是被覆盖的消失之城”亚特兰蒂斯”,它不是被海水淹没,而是被包裹在了冰川里......这神秘的南极洲,除了无法居住人类以外,又深藏有冰层之下达20......
  • 拯救了无数人生命的蓝血生物鲎
    拯救了无数人生命的蓝血生物鲎
    文章开始之前小编想先介绍下这种蓝血生物鲎,鲎念“hòu”,这种海洋生物长相非常怪,可以食用还可以做药,我们这里都用来放汤味道很鲜美。而且它还是全球唯一的蓝血生物......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