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狱夜古市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狱夜古市

时间:2015-10-25 17:57:46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我曾在某个住宅区里头的一间小小的旧书店打工了一年左右。那间店的名字叫“獭祭堂“,是从獭祭鱼这个词来的。獭祭鱼的原意是指水獭会有将捕到的鱼摆成献祭的供品模样的举动,进而引申成喜爱书本、会翻书引用文句的人。原来如此,看来这间店的创始人是位爱书成痴的人吧。

獭祭堂这间小小的旧书店里面漫画之类的书籍一本也无,陈列在店内的全部都是一些难懂的书类。这些书看在年轻人眼里可说是毫无价值、根本不屑一顾吧。那就是家这样的店。我是在因缘际会下来到这里的,这归因于外头下起了太阳雨。

天气真好呢,我才这样想着,结果出门没多久如同箭雨般强烈的雨势就向我袭来,我只得狼狈的窜进附近的小旧书店。店内灯光昏黄,气氛阴郁、一点活力也没有。除了我以外也没其他客人,不管怎么看生意都很惨淡。我想既然都让我在这里躲雨了,就随手买几本书回家吧。可是稍微浏览了一下,在书柜的都是些古书,对平常只看漫画的我来说根本无法理解这些书的价值。

“在找什么吗?“

有个声音从微暗的店内深处传来,定睛一看,有个身穿围裙的年轻女性从里头走了出来。这个人实在太漂亮了,使我不禁一呆、失去了应对能力。

“不,那个、这是因为外面突然下起雨来“

“是狐雨呢!“

“啊?“

“哎啊,这样的天气下起雨来不是称作狐雨吗?就是狐狸娶亲吧“

她嫣然笑了笑,就这样把我的心给夺走了,我对她一见钟情。之后,我在要离开店里的时候看到这里贴着征人的通知,马上就决定要在这里打工了。

“薪水实在不高喔?“

果然跟她说的一样,这里的时薪只比县内的最低薪资还要多一点点而已。不过我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叫彩芽,比我大个五岁。不过娇小玲珑的身材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来的小。和外貌相反,她有著成年女性的泰然自若、总是静静地工作着。我最喜欢偷偷地看她在中庭里伴着虫鸣轻抚膝上猫咪的样子了。她有时也会做晚饭给晚下班的我。

彩芽的家就在二楼。柜台的后方有阶梯,上去就可以看到两间各三坪大的房间,还有厕所跟浴室。这家只有她一个人住而已,虽然祖父还活着,不过她说祖父在几年前就住院了。在独居女性家吃饭时在是一件让我很紧张的事,不过她似乎没有把我当作异性看待,只把我当作她的弟弟一般。

“因为我没有兄弟姊妹,这感觉好像突然多了个弟弟,让我有点高兴。“

我看着羞赧地笑着的她反覆煎着蛋卷的模样,心情有些复杂。我想告诉她我真正的想法,却因为害怕之后就不能继续陪在她身边而退却,只得努力的工作,想成为最了解她的人。虽然多少还是抱持着一点希望,但想想她也不会因为我的认真工作而产生好感吧。

彩芽煮的饭十分美味。托她的福,原本因独居而没好好考虑自身营养均衡的我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康了起来,因此我暗暗期盼她能作我的老婆。

獭祭堂一天平均下来客人约有十人上下,可实际上没买任何东西的人占大多数。不过,似乎有客人一周会来买一次书。那人跟彩芽很是熟识,似乎是前代店主,彩芽祖父那代的熟客。

熟客买的书不管哪本的价格都是不合常理的高,不过当我仔细看了架上的书的价格后,才发现每本价格都高得吓人。我可从来不知道旧书竟然可以卖得如此高价,于是就试着问了彩芽这些书究竟是从哪里进货的。

“这些都是从旧书的市集进货的,大概一个月一次“

我请她一定要带我去一次看看,但她露出了十分犹豫的神色,说这她办不到。

“那是个有点特殊的地方,不太能带人去的“

我央求她说要我拿行李也没关系,请带我去,但她还是坚持己见否决了我的请求。

“你啊,觉得夜晚恐怖吗?“

彩芽低声地说道,那表情是我至今从没见过的。

“要是去窥探深不见底的黑暗,黑暗也会窥视着你。就是这样的感觉。不过若不深入暗处也是得不到某些东西的。 “

我没由来的感到恐惧,只得沉默不语。

那天,天空降下了如蜘蛛丝般的细雨。彩芽去了位在新住宅区的医院,所以她要我一个人看店。虽说是看店却也没什么特别要做的,只能在柜台呆呆地看着外头发楞。呆呆地看着照得店内昏黄的灯泡,眼角余光瞄见了玻璃门外有人影走来。

喀啦一声,一个身着轻便和服得中年男子走入店内,他的样子就像细细的骨头胡乱拼凑出来的一般令人觉得诡异。苍白的脸双颊凹陷,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

“欢迎光临!“

男人没有在店里四处逛,而是直接到柜台这边,十分不礼貌地打量着我。

“没见过你,你是彩芽的亲戚还是?“

“我是工读生,店主现在不在。“

是吗,男人低吟。接着他从衣服里取出了个小小的东西,轻轻的放在柜台上。动作小心翼翼,就像拿的东西是炸弹一般。使我不由得凝神细看那东西。绑带像是要封住黑暗般将里头的东西裹得密不透风,那形状很像某种东西。诡异的样子的惹得人有些发慌。要明确的描述的话,我觉得那很像心脏。

“帮我拿给彩芽。这是之前说好的东西,就这样跟她说就行了。“

男人这么说了后就要回身出店,我慌忙的叫住了他。

“那个,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他没有回头,停止推动玻璃门的手站住脚步。

“我叫木山,你呢?“

那时我对向男人报上名字这事感到莫名恐惧,不禁沉默了。突然男人回头,苍白的脸浮上了惨然的笑容。

“你很聪明呢,真是可惜!“

一震恶寒爬上了我的背脊。我不经意地看向桌上的绑带,发现那东西似乎扭动了一下。

“呜哇!“

我身子颤了一下再定睛细看,那东西并没有变化,看来是眼睛的错觉。当我回神,那男人已经如烟一般消失了踪影。傍晚,在我打烊时彩芽回来了。我跟她说了有个叫木山的男人来过,并且给他看那男人留下的绑带后,彩芽的表情马上僵

硬了。她喉头发出哀鸣,脸部肌肉抽搐的盯着绑带看了半晌,之后下定决心似的握住我的手。

“拜托你了,请跟我走。“

她恳求着,边用手帕把我手中的绑带拎起来。为了不徒手触碰而仔细的包覆,并从柜台下方取出了一个桐木制的小箱子放入其中,悉心装了起来。之后她锁上店门,我被她拉着走出了店外。

“真的非常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我本不打算要这么做的。“

彩芽带着一副沉痛的表情这样说,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坏事。

“要去哪里呢?是说,那男人是怎样啊!“

“要全部说清楚很难。那个男人是一种灾厄的象征,不能跟他扯上关系,他就是这么不吉利的人。 “

“怎么把人说的像怪物一样…“

“比起怪物,人更可怕。他就是这样的人。“

“那男人好像跟你很熟的样子,他跟你是什么关系呢?“

“那是毁掉我祖父的人,不过因为我祖父也有错所以我不恨他。他曾经帮过祖父的忙也是事实,不过他一定会要求代价的“

“我不太懂。那那个绑带又是什么东西。“

“那是祖父之前偶然得到的东西,不过这东西非常危险。我曾听祖父说他和木山订下了让木山处理这东西的契约,但再详细一点的东西就不知道了。“

对不起,她语带苦涩的这样说道。所以我就不再问有关那男人的事了。

“彩芽小姐,那请跟我说我们要去哪里。“

“去祖父的老相识的店,如果是店主的话或许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不想带你去,不过也没其他办法了。“

我继续走着,边盯着拉着我的手的彩芽直看。

“那间店叫什么呢?“

她转过苍白的脸看我,喃喃说道。

“夜行堂。那家店叫做夜行堂。“

那间店悄悄的藏于旧住宅区的巷子里。昏暗的巷子里只有一栋房子前面的灯泡一明一灭,气氛十分诡异。看板什么的似乎没有,稍微注意才会发现玻璃门上贴着一张纸,上头以挺拔的字迹写着夜行堂三个字。

“不好意思!“

彩芽打开门进去,我则是跟在她后面。店里头阴郁的氛围可一点也不输獭祭堂。灯泡就这样从梁上垂下,四处都落着阴影,那是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书架上陈列的无一不是古书,种类也不统一。仔细一看却没有价格标签。在店的里边,柜台有人看着我们举起了手。

“哟,这不是彩芽吗,好久不见呢?“

像店主的人看起来似男似女,无从辨别。在昏黄的灯光下,什么东西都看起来暧昧不明。

“如此久未拜访十分抱歉,有件东西想要请您接手“

她这样说道,并拿出包在手帕里的绑带给店主看。

“这真是很古老的东西呢,是从谁那得来的呢?“

“是木山拿来的。在我不在店里的时候由他接手的。拜托了,请帮他斩断他与这东西间的缘分。“

店主徒手拿起绑带,放在眼前眯眼细看。

“这玩意儿很麻烦。而且很可惜的,这里似乎并没有和他有缘的东西。我这里的东西是没法帮他的。“

彩芽的脸色变的铁青,我不禁慌忙伸手托住了她打踉跄的身躯。

“没事吧?“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我实在不能理解她到底为什么要道歉。

“但还有一个方法。去市集买个东西回来就好了。因为那里应该有很多想要这东西的人。不过这也是有风险的,若你能了解,我就帮你打开去那里的门。“

“我可以代替他去。“

“这是不行的。不是人选物品,是物品选择他的主人。这你也是知道的吧。如果不是他自己去的话就没意义了。 “

我虽然还是不了解事情的原委,不过依照我对他们谈话的理解,只要把这绑带拿去那市集里卖掉就行了吧。

“彩芽小姐,就由我去吧。把这个在市集里卖掉就好了吧。“

“那个市集基本上不是以金钱交易的。只能以物易物。“

“那么就用这个交换什么东西回来就可以了吧?“

“是的,换什么都没关系。只要换你中意的东西就好。“

对不起,她又再次跟我道歉。我不介意的,我这么说了然后拍拍她的肩膀。其实她这样担心我我很是高兴。

“我自己去。“

“是么。那么我先给你几个忠告。首先戴上这个,在那里千万不要拿下来。遵守这个就行了,可以吗?“

她递给我的是一个木制的兽型面具。总觉得好像跟我的脸有些相似,让我感到有些诡异。

“接着就是不要进到太里面,要是太贪心进到深处的话会再也回不来喔。不过在你找到你要的东西前也不能调头就是了。“

店主这么说了,就打开了在柜台深处的门。我略感害怕的朝里头窥探,发现有一座往地下延伸的阶梯。照明只有吊在天花板上的电灯泡,而阶梯依旧往地下深处绵延。

“戴上面具吧,还有不要回头。“

我戴上面具,一步走下阶梯。才刚下去后方的门被大力的关上,不论怎样想要打开它却都无法撼动。只能前进了,我下定决心继续沿着楼梯往下走。

这间店怎么看都很奇怪。走到楼梯的尽头,连接着的又是直而长的地下道路。稍加注意就能看见有电车轨道往黑暗的深处延伸,反方向则写着潦草的大字“终点“。

我感到恐惧,差点就要喊了出来。不过我强打起精神,鼓励自己既然都来到这里了就别回头,又继续往前迈进。我沿着铁轨走着,看到了各式各样的东西。灯泡下蹲着什么东西。从墙上的洞窥视这里的眼睛。用头撞着铁轨上的枕木,试图破坏自己脑袋的愚蠢的家伙。

我看到了和我一样带着兽面面具的人类。我出声向他搭话问这里是哪里,他却似乎没看到我似的,完全无视我就这样走掉了。这样的人一定是得到了什么东西,想赶紧回去才这样的。

我一开始虽然很害怕,但不知何时这种感觉已经麻痹了。我持续往深处前进,也不在意身边的黑暗越来越浓,只是冷静地走着。

在我已然不明了自己到底走了多久的时候,我看见了那市集。市集里有几个带着兽面面具的人和路边摆摊的“什么“,人们用自己带来的物品来换壶或者是画之类的东西。

路边摆摊的“什么“带着人类男或女的面具,但是它们的身形却完全不是人类的样子。免强算有手或脚,却长得不像话或是数量过多,令人发怵。

它们以人的声音向大家宣传自己的商品、招揽客户。在这黑市里旁放的东西不管哪件都是世间罕有,根本无从猜想他们是从哪里得来的。古书类的也不少,我想彩芽或许就是从这个市集进货的吧。

我双眼浏览着各式东西,渐渐地往里头深入。就如同那位店主说的,越进到深处商品的种类就越多、价值也更高。不过里面人反而用来越少,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小哥,你似乎带着很有趣的东西啊!“

叫住我的是有好几对手脚的怪物,它带着笑脸女人的面具。脸这边留着卷曲的毛发,浓烈的海潮味朝我袭来。

我愣愣地将手中的绑带给它看。

“哎呀哎呀,你拿的这个真是非常不祥的东西呢。能给我看看吗?“

我就将东西放到它十根手指头的手掌上。

“原来如此。这个东西罪孽深重呢。小哥,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它见我摇摇头,高兴地摆动着它的身体。

“不要知道比较好喔。怎么样呢小哥,把这东西让给我吧。在这里的东西只要你喜欢都可以拿。 “

我望向眼前排列的各式物品,每一个都是价值不斐的东西,不过我却翻出了个横躺在其中,被一堆东西隐没了的小瓶子。小瓶子煞有其事地被牢牢封住,里头浮着些微的亮光。

我问它这是什么。是人类的魂魄喔,它道。

“是和我赌输了的人类喔。被贪婪蒙蔽了双眼才输的呢。因为如此他孙女落得孤身一人,现下他依旧在瓶中徘徊呦。 “

该不会是这样吧,我这样想着,便想要跟它交换这个。

“你真没什么欲望呢小哥。比这更有价值的东西还有很多啊。你看这本古书如何,这可是百人一首*的原本喔,很值钱的。你要这个贪婪老头的魂魄要干嘛呢。即使打开盖子让他走他也活不了多久的。 “

没关系,听我这么说了它只得耸耸肩将瓶子交给我。然后它把面具稍微揭开了一点,张开大嘴把绑带给吞了下去。

我往道路的深处看去,遥远的彼方似乎闪着淡淡的光芒。我问他这前面有什么呢,那东西一听竟笑的花枝乱颤。

“你嫌你活的太久了吗。总有一天即使你不愿意也会来到这里的。好啦,请回吧,我要关店了。“

就在它用三对手大力拍手的瞬间,我眼前顿时一片黑暗、脚下失去了立足地。在不知道会坠落到黑暗的何处时,手中的瓶子封口碎裂、盖子弹开。一道光从瓶中跃出,向是要逃离黑暗似的飞窜而出。我看着这样的景象,呆呆地闭上了双眼。

醒来后,我发现我躺在夜行堂之中。这边还是一如往常的昏暗,脑袋昏昏沉沉的没有实感。喀啦嘎啦,墙上的时钟指针走动的声音特别响亮。

“啊啊,你醒了啊!“

太好了太好了,店主这样咕哝,然后递了杯咖啡给我。

这杯咖啡的暖意救了浑身冰冷的我。我完全想不起我是怎么回来的,方才在黑暗中发生的所有的事就像一场梦一般。

“我就先说了,你刚刚经历的可不是梦。你做的很好,不对,应该说你干的漂亮。“

“那个,彩芽小姐呢?“

“虽然很对不住,不过我让她去医院了。她爷爷意识恢复了,不过也因为也无法维持太久,我就说这里交给我,劝她先过去跟爷爷告别。你可立了个大功呢“

我认知到了眼前这个人应该是知道在那个市集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在那个瓶子里的,就是彩芽小姐爷爷的魂魄吧?“

“是的,他被那个叫木山的男人蛊惑,以自己的魂魄做赌注却输了。彩芽继承了那家店,边从那个市集进货边找那个瓶子。不过这样一来,那孩子也没再来这间店的必要了呢,真是太好了。“

店主这么说着,边打了个大哈欠。

“接下来的日子又会变得无聊了啊。因为这间店也不是谁随时都能来的,寂寞也是没办法的呢!“

我正想向他询问关于那个绑带的事,却突然有些害怕就放弃了。

“帮我跟彩芽打声招呼,并严正的警告她别想再来找这家店。那市集里有的东西在人世贩卖实在有点危险,关掉那家店比较好。“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呢?“

“难道就这样放任那个叫木山的胡作非为吗?“

店主怪里怪气的笑了笑,将水晶从书架上拿起,沐浴在灯泡的亮光下向我展示。

“我不会做任何事的。不过,终结之日应该不远了吧。那个人过度窥探黑暗身体都要崩坏了呦!“

我没再多问就离开了店里。不能再深入窥探黑暗了,这点我已经足够见识过了。

就这样,我打工一年的獭祭堂拉下了历史的帷幕。那天,彩芽和祖父进行了最后的谈话,她顺着祖父遗愿结束掉这家店。且为了她的自作主张跟我道歉,不过我反而放心了。

“祖父要我跟你说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你。“

彩芽哭着说道,脸上却带着微笑。我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举动,有时就是会有某种缘分碰上某些事,这次就是这样吧。

不过我趁我们雇用关系结束的时候正式请求她跟我交往,在各种事情迂回曲折之后我们终于结婚了。正好在那时候,我看新闻得知木山全身被卸成八块死在住宅区,但我什么也没多想。因为没必要去细想他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獭祭堂所藏的各种关系复杂的古书全部都在妻子的老家沉睡着。我们不随便处置那些书籍,也不愿让这些书籍出现在世人面前,那除了让其沉睡于家中深处别无他法。

有时候会从藏书的地方听到大声谈话和大笑的的声音,不过那应该是我多心了吧。这世上不能确定的事还有很多很多。而我再也不会去窥视黑暗。

相关文章

  • 死了都要爱
    死了都要爱
    这是约15年前,我高中时代的事情了。当年是个没有手机,以BBCall为联络手段的时代。当时,我曾经有个喜欢到想跟她结婚的初恋女友。我的第一次也是跟她,虽然不是她的第一......
  • 棺材坡
    棺材坡
    这是在今年二月真实发生的事情(此篇故事为今年9/1发表的),我也是边回想边整理来打出这则故事的。今年我已经大四,不论是工作或是学业都已经搞定,为了考取汽车驾照,于......
  • 山荒
    山荒
    记得是小学四年级还五年级的暑假。爸妈感情变差,后来发生一些事,半个多月后我被带去爸爸的老家。爷爷奶奶对我都很温柔,所以并不觉得寂寞。特别是爷爷,很中意喜欢钓鱼......
  • 恐怖故事:玻璃里的人
    恐怖故事:玻璃里的人
    我是N县人,在我住的城市里有间在当地小有名气的天主教女子大学。我妈妈也是那间大学毕业,那几年在那里当讲师。当时读国中的我,在放学后或假日常常会被妈妈带去那间......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行李怪奇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行李怪奇
    有个大学的学长邀我跟他一起去打工。这个学长品行不良这点在这所学校里广为人知。时常翘课、传闻他留在学校只是为了把妹,学生这个称呼放到他身上只是有名无实。“......
  • 斩首祠堂
    斩首祠堂
    这次这个是一位日本网友在一个论坛上发的一个关于日本恐怖习俗的经历,确切来说不是他经历的是他已经故去的朋友经历的!以下正文开始!我在5年前,交了一个叫做S的朋友。跟......
  • 稻草人神
    稻草人神
    我是住在乡下,上学时会经过田旁边的小路。这一天也是要回家,走在平常那条有蛙鸣的​​小路上。然后注意到田的中间有穿着像是粉红厨师围裙的人站在那里。”啊啊,是在......
  • 儿时消失的玩伴
    儿时消失的玩伴
    大家小时候都会有一些儿时的玩伴,相信大多数留下的都是美好的记忆,不过这则恐怖故事要讲的事情可一点都不美好,至于故事是否真实,小编也难以证实,只是感觉很可怕,很诡异......
  • 在公寓死后约两天的70岁婆婆
    在公寓死后约两天的70岁婆婆
    12月的某天,在我当管理员上班的地方,有一位年约30岁的女性来访。女性:“我妈妈单独一人住在这栋公寓,刚才妈妈从她家打电话给我但是没有人回答。”我:“欸?我不懂您的意......
  • 日本怪谈:欢迎光临
    日本怪谈:欢迎光临
    大学生的A很喜欢捉弄别人。举例来说,曾经有次四个人一起去餐厅,当店员问说:“是四位对吗~”的时候,A回答“看清楚一点呀,是五个人才对吧~!”来吓唬对方。因为A做得还蛮......
  • 地狱可分为哪几类?十八层地狱真的有十八层吗?
    地狱可分为哪几类?十八层地狱真的有十八层吗?
    我们常常会听到这么一句话:不要做坏事,小心下十八层地狱。虽然很多人都不相信有地狱的存在,但有些人是宁可信其有。都说好人死了会上天堂,而坏人则会下地狱,做的坏事越多死后所受的苦也就越多,关于地狱人们一般第一点想到的就是“十八层地狱”那十八层地狱真的是十八层吗?又分别代表着哪些惩罚呢?下面跟着51区小编一起来了解说明是地狱可分为那几类?及十八层地狱是真的吗?...
  • 墨西哥毒贩沙漠遇到怪兽
    墨西哥毒贩沙漠遇到怪兽
    索诺拉沙漠(Sonora Desert)德州紧邻着邻国墨西哥,两国边界中存在着一块人烟罕至的荒芜沙漠:索诺拉沙漠(Sonora Desert),每年边境巡警总是会再这片不毛之地中找到许......
  • 十大杀人魔恐怖小说的原形
    十大杀人魔恐怖小说的原形
    经常写作的人都知道一个原则“写我所知”。这仅仅是一个建议,我们应该对这种写作方法持保留意见。然而有些著名著名的作家却是真真实实的历史上著名的杀人犯,他们用......
  • 动物“成精”的十大怪事 猩猩会自己偷偷
    动物“成精”的十大怪事 猩猩会自己偷偷"越狱"
    动物“成精”的十大怪事,现在的很多动物跟人类接触得多了,有一些行为也会受到人类的影响,做出与自己差异很多的事情,我们都一个词称这样的行为叫“成精”,今天51区小编就和大家一起去看看动物“成精”的十大怪事,下面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 福田孝行奸杀案
    福田孝行奸杀案
    1999年4月14日,日本山口县光市发生一起残忍的凶杀案。当日晚间7点左右,当年23岁的本村洋下班返家,发现大门没有锁,于是赶紧进屋查看,这才发现家里一片凌乱,妻子本村弥生......
  • 世界四大超时空悬案 史前南极洲地图是谁画的?
    世界四大超时空悬案 史前南极洲地图是谁画的?
    历史上发生过很多的穿越事件,但从来没有人能够解释清楚这些神奇的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在中国有扯淡碑,1876年曼哈顿市街头时空穿越者等等,这或许就是世界之所以如此神秘,如此吸引人...
  • 血腥又具有挑逗性的汉默公司专产恐怖片
    血腥又具有挑逗性的汉默公司专产恐怖片
    作为英国的标志性电影制片厂,汉默电影一直以来都是性和暴力的同义词。事实上,许多现代恐怖电影的影迷要么轻视要么忽视汉默的电影,因为在他们看来,有很多更好的电影不像汉默的电...
  • 史上真实存在的四大名剑 最后一把谁拥有谁就会死!
    史上真实存在的四大名剑 最后一把谁拥有谁就会死!
    剑是中国古代一种身份的象征,剑也有百兵之君的称号,很多的帝王从小到大都会佩剑来显示身份,帝王所佩戴的剑都是经过铸剑大师精心打造出来的,历史上有四把非常有名的剑,今天我们要...
  • 爬虫类专家被未知毒蛇咬伤后写下的死亡日记
    爬虫类专家被未知毒蛇咬伤后写下的死亡日记
    他的牺牲影响了往后的研究工作!对于怕蛇的人来说,就算知道咬伤自己的蛇没有毒也会恨不得立刻去接受治疗。但下面这位爬虫学家在被有毒的非洲树蛇咬伤后,却详细记录下......
  • 美国一女子为防皱40年不笑 变蒙娜丽莎
    美国一女子为防皱40年不笑 变蒙娜丽莎
    女人为了变美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外国有一名50岁的妇女,为了常保青春永驻,避免脸上长出皱纹,竟强迫自己40年来都不笑,顶多牵起嘴角,表情僵硬,她的朋友都戏称,她就像达文西名......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