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狱夜古市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狱夜古市

时间:2015-10-25 17:57:46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我曾在某个住宅区里头的一间小小的旧书店打工了一年左右。那间店的名字叫“獭祭堂“,是从獭祭鱼这个词来的。獭祭鱼的原意是指水獭会有将捕到的鱼摆成献祭的供品模样的举动,进而引申成喜爱书本、会翻书引用文句的人。原来如此,看来这间店的创始人是位爱书成痴的人吧。

獭祭堂这间小小的旧书店里面漫画之类的书籍一本也无,陈列在店内的全部都是一些难懂的书类。这些书看在年轻人眼里可说是毫无价值、根本不屑一顾吧。那就是家这样的店。我是在因缘际会下来到这里的,这归因于外头下起了太阳雨。

天气真好呢,我才这样想着,结果出门没多久如同箭雨般强烈的雨势就向我袭来,我只得狼狈的窜进附近的小旧书店。店内灯光昏黄,气氛阴郁、一点活力也没有。除了我以外也没其他客人,不管怎么看生意都很惨淡。我想既然都让我在这里躲雨了,就随手买几本书回家吧。可是稍微浏览了一下,在书柜的都是些古书,对平常只看漫画的我来说根本无法理解这些书的价值。

“在找什么吗?“

有个声音从微暗的店内深处传来,定睛一看,有个身穿围裙的年轻女性从里头走了出来。这个人实在太漂亮了,使我不禁一呆、失去了应对能力。

“不,那个、这是因为外面突然下起雨来“

“是狐雨呢!“

“啊?“

“哎啊,这样的天气下起雨来不是称作狐雨吗?就是狐狸娶亲吧“

她嫣然笑了笑,就这样把我的心给夺走了,我对她一见钟情。之后,我在要离开店里的时候看到这里贴着征人的通知,马上就决定要在这里打工了。

“薪水实在不高喔?“

果然跟她说的一样,这里的时薪只比县内的最低薪资还要多一点点而已。不过我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叫彩芽,比我大个五岁。不过娇小玲珑的身材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来的小。和外貌相反,她有著成年女性的泰然自若、总是静静地工作着。我最喜欢偷偷地看她在中庭里伴着虫鸣轻抚膝上猫咪的样子了。她有时也会做晚饭给晚下班的我。

彩芽的家就在二楼。柜台的后方有阶梯,上去就可以看到两间各三坪大的房间,还有厕所跟浴室。这家只有她一个人住而已,虽然祖父还活着,不过她说祖父在几年前就住院了。在独居女性家吃饭时在是一件让我很紧张的事,不过她似乎没有把我当作异性看待,只把我当作她的弟弟一般。

“因为我没有兄弟姊妹,这感觉好像突然多了个弟弟,让我有点高兴。“

我看着羞赧地笑着的她反覆煎着蛋卷的模样,心情有些复杂。我想告诉她我真正的想法,却因为害怕之后就不能继续陪在她身边而退却,只得努力的工作,想成为最了解她的人。虽然多少还是抱持着一点希望,但想想她也不会因为我的认真工作而产生好感吧。

彩芽煮的饭十分美味。托她的福,原本因独居而没好好考虑自身营养均衡的我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康了起来,因此我暗暗期盼她能作我的老婆。

獭祭堂一天平均下来客人约有十人上下,可实际上没买任何东西的人占大多数。不过,似乎有客人一周会来买一次书。那人跟彩芽很是熟识,似乎是前代店主,彩芽祖父那代的熟客。

熟客买的书不管哪本的价格都是不合常理的高,不过当我仔细看了架上的书的价格后,才发现每本价格都高得吓人。我可从来不知道旧书竟然可以卖得如此高价,于是就试着问了彩芽这些书究竟是从哪里进货的。

“这些都是从旧书的市集进货的,大概一个月一次“

我请她一定要带我去一次看看,但她露出了十分犹豫的神色,说这她办不到。

“那是个有点特殊的地方,不太能带人去的“

我央求她说要我拿行李也没关系,请带我去,但她还是坚持己见否决了我的请求。

“你啊,觉得夜晚恐怖吗?“

彩芽低声地说道,那表情是我至今从没见过的。

“要是去窥探深不见底的黑暗,黑暗也会窥视着你。就是这样的感觉。不过若不深入暗处也是得不到某些东西的。 “

我没由来的感到恐惧,只得沉默不语。

那天,天空降下了如蜘蛛丝般的细雨。彩芽去了位在新住宅区的医院,所以她要我一个人看店。虽说是看店却也没什么特别要做的,只能在柜台呆呆地看着外头发楞。呆呆地看着照得店内昏黄的灯泡,眼角余光瞄见了玻璃门外有人影走来。

喀啦一声,一个身着轻便和服得中年男子走入店内,他的样子就像细细的骨头胡乱拼凑出来的一般令人觉得诡异。苍白的脸双颊凹陷,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

“欢迎光临!“

男人没有在店里四处逛,而是直接到柜台这边,十分不礼貌地打量着我。

“没见过你,你是彩芽的亲戚还是?“

“我是工读生,店主现在不在。“

是吗,男人低吟。接着他从衣服里取出了个小小的东西,轻轻的放在柜台上。动作小心翼翼,就像拿的东西是炸弹一般。使我不由得凝神细看那东西。绑带像是要封住黑暗般将里头的东西裹得密不透风,那形状很像某种东西。诡异的样子的惹得人有些发慌。要明确的描述的话,我觉得那很像心脏。

“帮我拿给彩芽。这是之前说好的东西,就这样跟她说就行了。“

男人这么说了后就要回身出店,我慌忙的叫住了他。

“那个,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他没有回头,停止推动玻璃门的手站住脚步。

“我叫木山,你呢?“

那时我对向男人报上名字这事感到莫名恐惧,不禁沉默了。突然男人回头,苍白的脸浮上了惨然的笑容。

“你很聪明呢,真是可惜!“

一震恶寒爬上了我的背脊。我不经意地看向桌上的绑带,发现那东西似乎扭动了一下。

“呜哇!“

我身子颤了一下再定睛细看,那东西并没有变化,看来是眼睛的错觉。当我回神,那男人已经如烟一般消失了踪影。傍晚,在我打烊时彩芽回来了。我跟她说了有个叫木山的男人来过,并且给他看那男人留下的绑带后,彩芽的表情马上僵

硬了。她喉头发出哀鸣,脸部肌肉抽搐的盯着绑带看了半晌,之后下定决心似的握住我的手。

“拜托你了,请跟我走。“

她恳求着,边用手帕把我手中的绑带拎起来。为了不徒手触碰而仔细的包覆,并从柜台下方取出了一个桐木制的小箱子放入其中,悉心装了起来。之后她锁上店门,我被她拉着走出了店外。

“真的非常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我本不打算要这么做的。“

彩芽带着一副沉痛的表情这样说,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坏事。

“要去哪里呢?是说,那男人是怎样啊!“

“要全部说清楚很难。那个男人是一种灾厄的象征,不能跟他扯上关系,他就是这么不吉利的人。 “

“怎么把人说的像怪物一样…“

“比起怪物,人更可怕。他就是这样的人。“

“那男人好像跟你很熟的样子,他跟你是什么关系呢?“

“那是毁掉我祖父的人,不过因为我祖父也有错所以我不恨他。他曾经帮过祖父的忙也是事实,不过他一定会要求代价的“

“我不太懂。那那个绑带又是什么东西。“

“那是祖父之前偶然得到的东西,不过这东西非常危险。我曾听祖父说他和木山订下了让木山处理这东西的契约,但再详细一点的东西就不知道了。“

对不起,她语带苦涩的这样说道。所以我就不再问有关那男人的事了。

“彩芽小姐,那请跟我说我们要去哪里。“

“去祖父的老相识的店,如果是店主的话或许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不想带你去,不过也没其他办法了。“

我继续走着,边盯着拉着我的手的彩芽直看。

“那间店叫什么呢?“

她转过苍白的脸看我,喃喃说道。

“夜行堂。那家店叫做夜行堂。“

那间店悄悄的藏于旧住宅区的巷子里。昏暗的巷子里只有一栋房子前面的灯泡一明一灭,气氛十分诡异。看板什么的似乎没有,稍微注意才会发现玻璃门上贴着一张纸,上头以挺拔的字迹写着夜行堂三个字。

“不好意思!“

彩芽打开门进去,我则是跟在她后面。店里头阴郁的氛围可一点也不输獭祭堂。灯泡就这样从梁上垂下,四处都落着阴影,那是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书架上陈列的无一不是古书,种类也不统一。仔细一看却没有价格标签。在店的里边,柜台有人看着我们举起了手。

“哟,这不是彩芽吗,好久不见呢?“

像店主的人看起来似男似女,无从辨别。在昏黄的灯光下,什么东西都看起来暧昧不明。

“如此久未拜访十分抱歉,有件东西想要请您接手“

她这样说道,并拿出包在手帕里的绑带给店主看。

“这真是很古老的东西呢,是从谁那得来的呢?“

“是木山拿来的。在我不在店里的时候由他接手的。拜托了,请帮他斩断他与这东西间的缘分。“

店主徒手拿起绑带,放在眼前眯眼细看。

“这玩意儿很麻烦。而且很可惜的,这里似乎并没有和他有缘的东西。我这里的东西是没法帮他的。“

彩芽的脸色变的铁青,我不禁慌忙伸手托住了她打踉跄的身躯。

“没事吧?“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我实在不能理解她到底为什么要道歉。

“但还有一个方法。去市集买个东西回来就好了。因为那里应该有很多想要这东西的人。不过这也是有风险的,若你能了解,我就帮你打开去那里的门。“

“我可以代替他去。“

“这是不行的。不是人选物品,是物品选择他的主人。这你也是知道的吧。如果不是他自己去的话就没意义了。 “

我虽然还是不了解事情的原委,不过依照我对他们谈话的理解,只要把这绑带拿去那市集里卖掉就行了吧。

“彩芽小姐,就由我去吧。把这个在市集里卖掉就好了吧。“

“那个市集基本上不是以金钱交易的。只能以物易物。“

“那么就用这个交换什么东西回来就可以了吧?“

“是的,换什么都没关系。只要换你中意的东西就好。“

对不起,她又再次跟我道歉。我不介意的,我这么说了然后拍拍她的肩膀。其实她这样担心我我很是高兴。

“我自己去。“

“是么。那么我先给你几个忠告。首先戴上这个,在那里千万不要拿下来。遵守这个就行了,可以吗?“

她递给我的是一个木制的兽型面具。总觉得好像跟我的脸有些相似,让我感到有些诡异。

“接着就是不要进到太里面,要是太贪心进到深处的话会再也回不来喔。不过在你找到你要的东西前也不能调头就是了。“

店主这么说了,就打开了在柜台深处的门。我略感害怕的朝里头窥探,发现有一座往地下延伸的阶梯。照明只有吊在天花板上的电灯泡,而阶梯依旧往地下深处绵延。

“戴上面具吧,还有不要回头。“

我戴上面具,一步走下阶梯。才刚下去后方的门被大力的关上,不论怎样想要打开它却都无法撼动。只能前进了,我下定决心继续沿着楼梯往下走。

这间店怎么看都很奇怪。走到楼梯的尽头,连接着的又是直而长的地下道路。稍加注意就能看见有电车轨道往黑暗的深处延伸,反方向则写着潦草的大字“终点“。

我感到恐惧,差点就要喊了出来。不过我强打起精神,鼓励自己既然都来到这里了就别回头,又继续往前迈进。我沿着铁轨走着,看到了各式各样的东西。灯泡下蹲着什么东西。从墙上的洞窥视这里的眼睛。用头撞着铁轨上的枕木,试图破坏自己脑袋的愚蠢的家伙。

我看到了和我一样带着兽面面具的人类。我出声向他搭话问这里是哪里,他却似乎没看到我似的,完全无视我就这样走掉了。这样的人一定是得到了什么东西,想赶紧回去才这样的。

我一开始虽然很害怕,但不知何时这种感觉已经麻痹了。我持续往深处前进,也不在意身边的黑暗越来越浓,只是冷静地走着。

在我已然不明了自己到底走了多久的时候,我看见了那市集。市集里有几个带着兽面面具的人和路边摆摊的“什么“,人们用自己带来的物品来换壶或者是画之类的东西。

路边摆摊的“什么“带着人类男或女的面具,但是它们的身形却完全不是人类的样子。免强算有手或脚,却长得不像话或是数量过多,令人发怵。

它们以人的声音向大家宣传自己的商品、招揽客户。在这黑市里旁放的东西不管哪件都是世间罕有,根本无从猜想他们是从哪里得来的。古书类的也不少,我想彩芽或许就是从这个市集进货的吧。

我双眼浏览着各式东西,渐渐地往里头深入。就如同那位店主说的,越进到深处商品的种类就越多、价值也更高。不过里面人反而用来越少,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小哥,你似乎带着很有趣的东西啊!“

叫住我的是有好几对手脚的怪物,它带着笑脸女人的面具。脸这边留着卷曲的毛发,浓烈的海潮味朝我袭来。

我愣愣地将手中的绑带给它看。

“哎呀哎呀,你拿的这个真是非常不祥的东西呢。能给我看看吗?“

我就将东西放到它十根手指头的手掌上。

“原来如此。这个东西罪孽深重呢。小哥,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它见我摇摇头,高兴地摆动着它的身体。

“不要知道比较好喔。怎么样呢小哥,把这东西让给我吧。在这里的东西只要你喜欢都可以拿。 “

我望向眼前排列的各式物品,每一个都是价值不斐的东西,不过我却翻出了个横躺在其中,被一堆东西隐没了的小瓶子。小瓶子煞有其事地被牢牢封住,里头浮着些微的亮光。

我问它这是什么。是人类的魂魄喔,它道。

“是和我赌输了的人类喔。被贪婪蒙蔽了双眼才输的呢。因为如此他孙女落得孤身一人,现下他依旧在瓶中徘徊呦。 “

该不会是这样吧,我这样想着,便想要跟它交换这个。

“你真没什么欲望呢小哥。比这更有价值的东西还有很多啊。你看这本古书如何,这可是百人一首*的原本喔,很值钱的。你要这个贪婪老头的魂魄要干嘛呢。即使打开盖子让他走他也活不了多久的。 “

没关系,听我这么说了它只得耸耸肩将瓶子交给我。然后它把面具稍微揭开了一点,张开大嘴把绑带给吞了下去。

我往道路的深处看去,遥远的彼方似乎闪着淡淡的光芒。我问他这前面有什么呢,那东西一听竟笑的花枝乱颤。

“你嫌你活的太久了吗。总有一天即使你不愿意也会来到这里的。好啦,请回吧,我要关店了。“

就在它用三对手大力拍手的瞬间,我眼前顿时一片黑暗、脚下失去了立足地。在不知道会坠落到黑暗的何处时,手中的瓶子封口碎裂、盖子弹开。一道光从瓶中跃出,向是要逃离黑暗似的飞窜而出。我看着这样的景象,呆呆地闭上了双眼。

醒来后,我发现我躺在夜行堂之中。这边还是一如往常的昏暗,脑袋昏昏沉沉的没有实感。喀啦嘎啦,墙上的时钟指针走动的声音特别响亮。

“啊啊,你醒了啊!“

太好了太好了,店主这样咕哝,然后递了杯咖啡给我。

这杯咖啡的暖意救了浑身冰冷的我。我完全想不起我是怎么回来的,方才在黑暗中发生的所有的事就像一场梦一般。

“我就先说了,你刚刚经历的可不是梦。你做的很好,不对,应该说你干的漂亮。“

“那个,彩芽小姐呢?“

“虽然很对不住,不过我让她去医院了。她爷爷意识恢复了,不过也因为也无法维持太久,我就说这里交给我,劝她先过去跟爷爷告别。你可立了个大功呢“

我认知到了眼前这个人应该是知道在那个市集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在那个瓶子里的,就是彩芽小姐爷爷的魂魄吧?“

“是的,他被那个叫木山的男人蛊惑,以自己的魂魄做赌注却输了。彩芽继承了那家店,边从那个市集进货边找那个瓶子。不过这样一来,那孩子也没再来这间店的必要了呢,真是太好了。“

店主这么说着,边打了个大哈欠。

“接下来的日子又会变得无聊了啊。因为这间店也不是谁随时都能来的,寂寞也是没办法的呢!“

我正想向他询问关于那个绑带的事,却突然有些害怕就放弃了。

“帮我跟彩芽打声招呼,并严正的警告她别想再来找这家店。那市集里有的东西在人世贩卖实在有点危险,关掉那家店比较好。“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呢?“

“难道就这样放任那个叫木山的胡作非为吗?“

店主怪里怪气的笑了笑,将水晶从书架上拿起,沐浴在灯泡的亮光下向我展示。

“我不会做任何事的。不过,终结之日应该不远了吧。那个人过度窥探黑暗身体都要崩坏了呦!“

我没再多问就离开了店里。不能再深入窥探黑暗了,这点我已经足够见识过了。

就这样,我打工一年的獭祭堂拉下了历史的帷幕。那天,彩芽和祖父进行了最后的谈话,她顺着祖父遗愿结束掉这家店。且为了她的自作主张跟我道歉,不过我反而放心了。

“祖父要我跟你说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你。“

彩芽哭着说道,脸上却带着微笑。我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举动,有时就是会有某种缘分碰上某些事,这次就是这样吧。

不过我趁我们雇用关系结束的时候正式请求她跟我交往,在各种事情迂回曲折之后我们终于结婚了。正好在那时候,我看新闻得知木山全身被卸成八块死在住宅区,但我什么也没多想。因为没必要去细想他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獭祭堂所藏的各种关系复杂的古书全部都在妻子的老家沉睡着。我们不随便处置那些书籍,也不愿让这些书籍出现在世人面前,那除了让其沉睡于家中深处别无他法。

有时候会从藏书的地方听到大声谈话和大笑的的声音,不过那应该是我多心了吧。这世上不能确定的事还有很多很多。而我再也不会去窥视黑暗。

相关文章

  • 热带鱼
    热带鱼
    导读:这是从热带鱼店的店员那边听来的故事,有一天,他们接到一位女性打来的电话,对方称看到店面所张贴的募集工读的广告,希望可以前来面试,而因为店里之前的工读生突然......
  • 日本怪谈:住院的病患
    日本怪谈:住院的病患
    我学弟他朋友的女友在当护士值夜班时的真实故事。他女朋友在结束研修和实习后、被分派到市民医院初次值夜班。护士铃响起于是前往病房。(住院中的老婆婆的房间)女......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箱泄秽咒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箱泄秽咒
    班上同学没有人不知道虻川千寻被欺负这件事。不,不只学生,连老师们都知情吧。即使如此,对虻川千寻的欺负就像大家的日课一样,该说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份了吧。据我所听......
  • 面具大人
    面具大人
    长文抱歉,文中的人名都是变造过的,请不要人肉我。可能有人已经认出我,因为我跟很多朋友说过,但知道也不要说出来哦。那是三年前我读大四的时候,因为已经找到工作了,就到......
  • 鬼屋探险经历
    鬼屋探险经历
    在我高中毕业之前一直住的那条街上,有一栋“鬼屋“。那是一栋位置比较偏郊区、有着大庭园的白色二层楼房子。房子差不多是在两年前盖起来的,一家四口住在里面。印象......
  • 小龙
    小龙
    我是所谓看得见的人。不过除了看得见及能够对话之外,也没其他特别的。比方说,那位呆立事故现场、轮廓透明的年轻人,在我们四目相接的瞬间立刻害羞的别开视线。这种体......
  • 日本怪谈:飘着异味的旅馆
    日本怪谈:飘着异味的旅馆
    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体验了。确定是发生在青森县。因为工作需要出差一晚,我随便找了间旅馆。那间旅馆口碑不会太糟糕,最重要的是收费便宜。因为我们公司的住宿费是定额......
  • 神之屋
    神之屋
    我是学理科的,并且研究跟神祕学成反比的化学领域,但我从以前就很爱占卜等超自然的东西。但我感应不到什么。因此到今年夏天为止,我对完全没遇过灵异体验的自己感到幸......
  • 山荒
    山荒
    记得是小学四年级还五年级的暑假。爸妈感情变差,后来发生一些事,半个多月后我被带去爸爸的老家。爷爷奶奶对我都很温柔,所以并不觉得寂寞。特别是爷爷,很中意喜欢钓鱼......
  • 家里的那个洞
    家里的那个洞
    这是两年前,当时我还是国三生时所发生的事。父亲因为工作的关系要搬到茨城县的筑波市。老实说对于当时国三的我,在这种时间点搬家是最不想见到的事,不过因为父亲工作......
  • 把自己装箱寄到了澳大利亚的男子
    把自己装箱寄到了澳大利亚的男子
    20世纪60年代中期,身处伦敦的澳大利亚运动员Reg Spiers发现他没钱买机票回家。为了能及时回到澳大利亚,赶上他女儿的生日,他决定把自己装在木箱子里寄回去。“我就待......
  • 公鸡中的“战斗鸡”! 头被砍掉依旧存活18个月
    公鸡中的“战斗鸡”! 头被砍掉依旧存活18个月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都知道所有动物的头部都是最重要的部分,它是整个身体的指挥中心,任何动物失去头部之后都会立刻死去。然而有这样一只神奇的公鸡,在被主人斩首后,依旧存活...
  • 奇葩女子电梯内大便
    奇葩女子电梯内大便
    近日,网上有一段视频被网友疯狂热传,视频中一名打扮光鲜的女子居然在电梯内大便。常言道人有三急在所难免,但无论如何都不能随地大小便啊。...
  • 二战纳粹研发的130米长杀伤力惊人的V-3巨炮
    二战纳粹研发的130米长杀伤力惊人的V-3巨炮
    德国已故纳粹领袖希特勒于二战期间,曾研发杀伤力惊人的V-3炮,惟武器未实际投入战场已被盟军摧毁。英国有专家分析所馀无几的大炮设计图,指炮弹能以初速每秒1500米直......
  • 十个伪历史学家和他们的怪论
    十个伪历史学家和他们的怪论
    导读:伪历史多由非主流民俗家、科学家和考古学家所创造,企图告诉我们过去的世界“真正”发生了什么。无论他们认为真相会被遗忘、误传,或被故意遮掩,伪历史学家躲在......
  • 6个不可思议的神秘地方
    6个不可思议的神秘地方
    一起来看看这6个地方到底有些什么?1.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斯瓦尔巴是位于朗伊尔城(挪威城市)附近斯批次卑尔根岛上的一个庞大且安全的种子银行。它坐落在离北极13000公......
  • 走夜路时要注意什么禁忌
    走夜路时要注意什么禁忌
    有时上下班或者有事回来晚了,难免会一个人走夜路回来,虽然现在到处都有路灯,但是生活在农村及山区或者万一碰到没有路灯的地方你该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地方晚上......
  • 历史上真正的赛德克巴莱事件
    历史上真正的赛德克巴莱事件
    赛德克巴莱事件其实就是台湾雾社事件。1930年(昭和5年)10月27日,这天是雾社公学校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学生们都排好队伍,观礼台上有日本官员观礼,在台下妇女牵着小......
  • 德州男子称猎杀地狱怪兽卓柏卡布拉
    德州男子称猎杀地狱怪兽卓柏卡布拉
    著名的神秘吸血怪物卓柏卡布拉,抓到了德州一名男子认为他猎到了著名的吸血怪物卓柏卡布拉(chupacabra)。奥利维拉(Philip Oliviera)对媒体说,,5月31日当天,他们家的......
  • 《异形:契约》被删6分钟血腥戏
    《异形:契约》被删6分钟血腥戏
    《了不起的女人》和《新妈妈》已经统治了彼此一个星期,本周的霸主将是雷德利·斯科特勋爵的《外星人:合同》。虽然血腥的大规模场景已经中断了六分钟,但是电影的惊悚和阴暗以及...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