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爱丁堡地窖

爱丁堡地窖

时间:2015-08-16 16:16:50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我决定把我的经历发到网上,这件事发生在几个礼拜前,我必须要搞清楚究竟是真的有发生还是纯粹我在发疯?首先,先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个20岁中段班的男性,住在苏格兰爱丁堡。我才刚从大学毕业,直到找到和所学领域相关的工作之前(拿着心理学学位,机会是挺渺茫的),我在一间酒吧做正职。而这间酒吧正是一切的开端。

事实上,我工作的地方更应该是个俱乐部而非酒吧。这是栋老旧的建筑,有着落伍的装潢加上经年累月的熟客。老板为了想要使生意更好,更”游客友善”一些,于是增加了酒单的选择和夜晚供餐服务。俱乐部位在皇家英里大道(Royal Mile)上,这是爱丁堡最古老的街道之一。如今已经被酒吧,餐馆和卖雨伞跟披风给游客的纪念品店塞满满,只要有体验过爱丁堡的鬼天气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我才开始工作约两个月左右,可以说还正在在熟悉环境,也准备扛下更多责任。有天晚上,我值班到打烊时段。在关店之前我还有项工作,就是要帮明天的吧台准备好库存。这表示我必须要走楼梯到地下室的地窖,整理好所有的雪碧,瓶装啤酒,果汁等等…这样明天才会有充足的供应量。这件事我做过几次,平常都是和我同事一起,但他今晚请了病假,所以我只好自己来了。

读到这里,我不确定板友们对于爱丁堡的历史有多了解?我是说,这里无庸置疑,是个非常美丽的城市,但同时也超他妈的恐怖─ 有一座盖在休眠火山上的城堡、有女巫狩猎的黑历史、有充满盗墓者的过去、而且还是一大堆连环杀手的老家。虽然我没提到,但还有其他超多像这样恐怖的鬼东西。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甚至连那些住在这里大半辈子的人都不一定清楚,部分的爱丁堡(被称作老城),其实是建在一整个旧建筑之上,这是一个盖在古城上的城市。我是说真的…你去估狗就了了,表面上爱丁堡是个蓬勃发展的城市,但在这底下是古老的金库、房屋、学校、市政厅。为了爱丁堡的工业发展,他们废弃这些建筑物只求一个崭新的开始。

基本上,16世纪的爱丁堡受严重的鼠疫(Plague)所苦。以防板友们不知道,鼠疫会导致淋巴结肿大,手臂和鼠蹊部布满黑斑,伴随着严重的呕吐,有的时候患者会连他们的器官一起呕出来。几乎所有感染鼠疫的人都无一幸免,只有死亡一条路,他妈的超恐怖。鼠疫至少消灭了爱丁堡一半以上的居民,最后官方政府决定封锁所有的建筑物,至于重新出发的方法?就是在同样的地区盖上新房子。这样就是一个完全不受疾病所苦的崭新开始。再强调一次,我没有瞎掰,去喂估狗就知。

总之,在一个位于爱丁堡市中心的繁忙酒吧工作,代表着我必须从地窖整理出一大堆库存,既然同事请假,我只好自己一个人上工,而储藏东西的地窖,废话,当然是在地下室,这个地窖过去听说是爱丁堡古城的金库。

好吧,别在自己吓自己了,现在只不过是个废弃的房间而已,所以我作好准备下去,搬一些本地产的瓶装啤酒和Irn-Bru(Irn-Bru: 读作iron brew,一种汽水。被称作是苏格兰地区除苏格兰威士忌以外的另一种民族饮料,苏格兰最畅销的软性饮料之一,销量可以与可口可乐媲美。)

这就是一切变调的开始。起初我以为是其他服务生或厨师再恶搞我。我们有时候会开对方玩笑,像是刻意把啤酒桶的龙头松开,这样啤酒就会全方位的喷到其他吧台人员身上,这几乎变成酒吧的例行公事了,你们应该也懂这种无害的恶作剧吧,只是好玩,没有针对谁。

这个地窖不大。你只要想像一个很暗的房间,里面堆满直到天花板的啤酒桶就是了。至于瓶装啤酒、罐装汽水和果汁被靠在另一面墙上,喔还有一个铁笼,这个笼子是我们用来放雪碧(Spirits)和威士忌的,你知道,避免那些偷闲的员工自动自发的替自己调威士忌来喝。

地窖长得有点像这,啤酒桶全放在右手边,笼子则是靠在对面的墙上。没有很大,但作为一个酒吧的库存仓库倒是挺够用了。

爱丁堡地窖

总之,我下去地窖的时候,听到一些声音,像是小孩子在轻笑,让我想到我七岁的姪子,但听起来像是有两个小孩的声音。我想这又是另一个恶作剧了吧,装出这种白痴声音的厨师其实就躲在转角,或着是边窃笑边播放那种youtube影片里的小孩笑声。

爱丁堡地窖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We all fall down)

这就是我所听到的,可是稍微慢了一点,并且在地窖里产生回音。重申一次,我以为是有人在跟我开玩笑。

“很好笑嘛各位。”

当我搬起其他库存上楼的时候不忘讽刺他们一番,我结束了当晚的工作。后来也没再多想,直到下个礼拜。那之后的下礼拜我还是值打烊班,而我的同事又再一次请病假,我已经好几个礼拜没看到他了,我想我需要找个时间去拜访他一下。

反正,我就像平常一样整理库存,罐装果汁好了,瓶装啤酒拿了,最后剩下雪碧跟威士忌还没弄完。我拿起铁笼的钥匙下楼,那是支非常古旧的骨董,我们只有一支因为它实在老到无法复制。当我打开铁笼,从最上面的架子拿出威士忌时,我又听到了。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We all fall down)

接着我身后的铁笼门突然猛力关上。”干!”我一定是不小心让楼上的门开着,风才会把笼子关上。

“他妈的机掰!”我把手伸到裤子的后口袋拿钥匙,没有,难道我放在外面的柜台上?

“串起玫瑰花环”(Ring-a-ring o’ roses)

还是我搬东西上去的时候不小心掉了?

“口袋载满鲜花”(A pocket full of posies)

现在可不是那群厨师耍贱的时候。

“别闹了你们!”

“哈啾!哈啾!”(A-tishoo! A-tishoo!)

“快来把我放出去,我不小心被关起来了啦!”

“我们都倒下。”(We all fall down)

当我听到”我们都倒下”时,我真他妈的快吓死。两个小女孩就站在地窖里,牵着彼此的手边转圈边唱歌。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We all fall down)

这到底他妈的是怎么一回事?!我一定是在作梦,不然就是这些混帐对我做了个史无前例的精美恶作剧。这两个小女孩看起来大概7,8岁,她们还在边旋转边唱歌─ 干!诡异的边旋转边唱歌! 她们为什么穿成那样?肮脏的睡衣而且没穿鞋子!我绝对是在作梦。

“闭上眼睛然后你就会醒来了。”我对我自己说。所以我就这么做了,我死命闭起眼睛,尽量让脑袋一片空白。我张开眼睛醒来,发现只是一场梦。但我怎么还是在铁笼里????!!!!

我出现幻觉了吗?我转过身去检查,但显然钥匙也不在威士忌的架子上。干!两个小女孩猛地出现在笼子里。我快吓死了干你娘,我弄掉了手上的威士忌,​​连滚带爬的想要逃出那里,但那该死的铁笼还是锁上的。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We all fall down)

她们为什么天杀的还在唱那首鬼歌? “他妈的给我闭嘴!”

我朝她们咆啸,然后再次闭上眼睛,催眠自己这不过是场噩梦。当我再张开眼,她们两个就那样沉默地站在那里,深沉的看进我的眼睛。我已经搞不清楚当时的我到底在想什么,只要能逃出那里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她们朝我伸出手,好像希望我加入她们的嬉戏一样。现在回想起来,我甚至不清楚铁笼里到底能不能容纳三个人。她们抓住我的手腕又开始唱。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见鬼!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

“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A-tishoo! A-tishoo! We all fall DOWN)

当她们唱到”倒下”(down)时,我眼前一片漆黑,随即倒地。几分钟之后我醒了过来,我还在铁笼里,但门是开着的,而钥匙就插在锁上。我没有清理打破的威士忌碎片,我只想他妈的快点离开那里。我跟经理说我感冒了,然后飞也似的回到我那不过几条街之外的公寓。

干!那些到底是什么?我绝对是产生幻觉了,一切都只是梦,一定是场梦。经过一个无眠的夜晚,我试着想搞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打算去拜访我的同事,就是那个连续请病假的小子。如果我告诉他,他也许会耻笑我一番,但他是我在这个城市里关系最好的朋友,我也一定要找人谈谈。

我带着两人份的培根卷,在上午的时候抵达他的公寓。他按铃放我进去,我爬上三层楼到他家门前,门是半掩上的,所以我直接走进他的客厅,他就躺在沙发上。我从来没看过他这样,脸色苍白的像张纸(比一般的苏格兰人都还要白),额头上都是汗水,鲜红的疹子布满他的手臂和脸颊。

“天啊老兄,你看起来糟透了。” 我尽量表达我的同情。他听起来也超凄惨,声音缓慢,低沉又沙哑。我们小聊了一下,他告诉我从他开始生病的这几个礼拜,情况越来越差。他卧床不起(或卧沙发不起),而且换了四个医生,每个到最后都没有用。过去两个礼拜,他被诊断过是流感、细菌感染、过敏反应还有带状泡疹,但就算医生开给他抗生素、止痛药,仍然没有一个有帮助。红疹还是继续扩散,每吃一餐他都会产生激烈的抗拒反应。他做了血液检测,但医生说必须等上一个礼拜才能知道结果。

我们又聊了一阵,我吃着培根卷,他却只能看着他的那份变冷。我开始谈到工作,但他似乎想逃避这个话题,或许他不想谈?好吧,我还以为可以告诉他我那晚的梦、幻觉、或不管你打算怎么称呼那些鬼东西。当我提起地窖和铁笼时,他突然整个吓坏了,呐喊着一些没意义的字句。

“地窖”、”小孩”、”花环”、”卫生纸”是我唯一听出来的几个字。我打了个冷颤,他早就知道了?怎么可能?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啊!我试着让他冷静下来,然后开始告诉他我的故事,当我每隔几段讲到一些关键字时,他看起来就特别害怕、畏缩。

“我知道” 他说。

“我也碰过同样的事。”

干 你 娘。

“你让她们碰到你了吗?”

他用一种几乎绝望的声音问我。

“什么?”

“我说…你让她们碰你了吗?!”

现在已经是无助的呻吟了。

“她们…她们摸了我的手腕。”

我结结巴巴的说。

“干。”

他向我解释,一模一样的事情,就在几个礼拜前发生在他身上。地窖、两个小女孩、恐怖的儿歌、铁笼、所有的事情。就像他在我的脑里,跟我一起经历相同的夜晚一样。接着他跟我说,那就是何时他开始生病,而且是真的非常严重的病。

那件事发生几天之后,他的手腕开始发痒,就从小女孩碰到的地方开始,红疹大量浮现,一直蔓延到他的手臂、腋下甚至是脸。他接着感到猛烈的不适和病痛,根本无法吃东西,也开始卧床不起。

“妈的超干。”

我说。看着他就像是看到两个礼拜后​​的自己,未来看起来相当不乐观。我们又聊了几个小时,我安慰他这说不定只是个巧合,一切都只是厨师在跟我们开玩笑。他不买帐,事实上我也不相信。他说,这礼拜他做了一些研究,发现我们工作的酒吧其实是盖在一栋古建筑上,一栋女子学校上!他妈的。

他继续说,那间学校在1645年关闭,因为半数以上的学生都感染了鼠疫。鼠疫? 干你娘。接着他读到一段叙述,有些遭受感染的小孩被留在学校里等死或饿死,端看哪种死法先。然后有个帐号提到,这间学校有两个在初期染上鼠疫的小女孩,被锁在地下室的铁笼里和其他小孩作隔离。而他提到的地下室就是我们那见鬼的酒吧地窖!两个小女孩被关的铁笼,就跟我们被反锁在里面的铁笼是同一个!他妈的是同一个!

那两个小女孩三个礼拜之后就死了,死在铁笼里。这段谈话是一个礼拜之前的事。我昨天接到其他同事的电话,他们告诉我,我的同事,就是我谈过话的那个好友。他在睡梦中过世了,死因是不知名的疾病。

相关文章

  • 纸人的报复
    纸人的报复
    小弟接下来要讲的是跟二技同学搬去黄金海岸住后的故事。自从搬离台南市那间套房后,虽然身体逐渐复原,精神也好多了!但感情却陷入空窗期,每天除了写程式外,就是想打球。......
  • 无眼睛的男人
    无眼睛的男人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米奇,我想和大家分享一次亲身经历。其实我以前一直是个现实主义者,或者你们称为"闷蛋"的人物,对于人们声称遇到的超自然事物都一概嗤之以鼻。但自......
  • 克里姆林宫里的鬼故事
    克里姆林宫里的鬼故事
    想必全世界的鬼故事内容都不会差太多,之前我们讲过白宫闹鬼的故事,大部分住过白宫的总统履行了自己生为白宫人(?),死为白宫鬼(!)的精神,任内与前几任的总统们开夜间会......
  • 马来西亚无头骑士
    马来西亚无头骑士
    这个鬼故事发生在我朋友Hamid的弟弟Fauzi的身上,我本身并不认识Fauzi,可是Hamid曾经向我说过这个故事。话说Fauzi年轻时是一个极度叛逆的少年,跟一班猪朋狗友称兄道......
  • 乡下农村墓地鬼火
    乡下农村墓地鬼火
    导读:鬼火如果酷热的盛夏之夜,你耐心地去凝望那野坟墓冢较多的地方,也许你会发现有忽隐忽现的蓝色的星火之光。这迷信的人们所说的:“那是死者的阴魂不断,鬼魂在那里徘......
  • 网友转述台湾27个真实灵异事件
    网友转述台湾27个真实灵异事件
    导读:这是台湾一网友在一论坛上盘点的27个台湾真实灵异故事,情节均为真实请勿怀疑。鬼上身一男一女相恋很多年,但还没有结婚,有一次,男生带女生上山夜游赏景,2人待到情......
  • 捷克幽灵列车
    捷克幽灵列车
    导读:这件事发生到现在快十年了, 最近和老朋友联络突然聊起这件事情,感觉心理还是不大舒服, 当年的种种疑问至今仍无法解释。约十年前我和另外八位朋友去捷克布拉......
  • 105号房间
    105号房间
    有位男生因为考上了东京的大学而住进一栋两层楼的公寓。二楼从左边算过来分别依序是101号房、102号房...等共五个房间,这个男生则住在104号房。虽然房间相当小,但是......
  • 香港怪谈:华富邨及石澳
    香港怪谈:华富邨及石澳
    1.华富邨墓碑梯级妈妈娘家住在华富邨,那边是香港的老牌公共屋邨(台湾是国宅之类吗?),也是有名的自杀热点。听说屋邨所在之地本来是乱葬岗,兴建屋邨之时也有掘出骸骨,旁......
  • 美国恐怖故事里畸形人真实原型
    美国恐怖故事里畸形人真实原型
    大家对美国恐怖故事里的畸形人怎么看?里面有些畸形人长的过于恐怖,要是在现实中真有这样的人在身边总还是有些害怕吧!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只是编导杜撰出来的,其实他们......
  • 毒蛇鱼:有毒蛇长牙却没毒 能吃下和自己大小的食物
    毒蛇鱼:有毒蛇长牙却没毒 能吃下和自己大小的食物
    毒蛇鱼是一种恐怖的深海鱼类,常年都是生活在数百米之下一片黑暗的深海之中,毒蛇鱼之所以叫毒蛇鱼并不是因为毒蛇鱼有蛇的毒液,而是长相类似于蝰蛇而得名,毒蛇鱼还是一个猎食的高手,身体有一个发光的器官来吸引其他小鱼过来,而毒蛇鱼就会猛然一口吞下去饱餐一顿。 ...
  • 李四光预测中国的四大地震 揭秘预测背后的真相
    李四光预测中国的四大地震 揭秘预测背后的真相
    李四光是中国著名的地质学家,一生为了中国现代地质工作奉献出了一生,而李四光最广为人知的就是网上流传的预测了中国四次大地震,而这四次大地震的前三次均已实现了,只有最后一次...
  • 听完后会让人自杀的黑色星期天
    听完后会让人自杀的黑色星期天
    在离今天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的1930年代,有一首歌,在欧美传唱开来,夺去了数百人的性命。据说它的悲伤,让演奏者心脏病发,让警察举枪自尽,最后,它的谱曲者从高楼一跃而下......
  • 泰国竟然还有人妖大学
    泰国竟然还有人妖大学
    如果有去过泰国的人们,可以知道泰国是唯一人妖最多的国家,而且在泰国对这种人妖并没有歧视,因此航空小姐也有人妖,而且观光景点也有这些人妖可以一起拍照。 像今天就......
  • 巴勃罗·埃斯科巴:史上最嚣张的毒枭 揭秘他的贩毒之路
    巴勃罗·埃斯科巴:史上最嚣张的毒枭 揭秘他的贩毒之路
    巴勃罗·埃斯科巴,被认为是史上最大也是最嚣张的毒枭,曾经在公开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哥伦比亚人拿起打击美帝主义的有力武器,他也成为了哥伦比亚和美国重点打击的毒贩,曾经出动...
  • 梁海玲惨死家中之谜:巨额财富成罪魁祸首?
    梁海玲惨死家中之谜:巨额财富成罪魁祸首?
    天上人间花魁梁海玲遇害案曾经轰动一时,梁海玲就是当时天上人间四大花魁之首,梁海玲的惨死也引出她巨额财富的报道,十年的时间竟然累积了千万元的财富,这会是她惨死的的原因吗?跟...
  • 世界上九个神秘的野孩子 这是真的你信吗?
    世界上九个神秘的野孩子 这是真的你信吗?
    世界上九个神秘的野孩子,这里野孩子并不是我们现在口中所说的很野很皮的小孩,而是自己独自生活在野外的小孩,不会任何语言,行为举止也和动物相似,这些野孩子非常神秘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下面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 俄罗斯女皇凯萨琳大帝与俄罗斯的黄金时代
    俄罗斯女皇凯萨琳大帝与俄罗斯的黄金时代
    最近两位女性总统候选人的话题延烧,加上再次被翻拍的武则天电视剧红到抓不住,在父权时代,女性执政似乎特别受到关注,今天也想要跟大家说说,俄罗斯的女皇──凯萨琳大帝......
  • 能发出尸体般臭味的尸花
    能发出尸体般臭味的尸花
    之前小编看到一则新闻介绍,某个大学温室因为有种罕见的花要开花了,所以种植了那种花的温室迷漫着腐尸的味道,臭得要死。什么花的威力这么强?答案就是俗称《尸花》的《......
  • 1955年美国核试爆未公开照片
    1955年美国核试爆未公开照片
    这些照片是1955年核爆测试后~由摄影师Loomis Dean所拍摄的照片,在试爆之前美国在这个区域建造了很多房屋,打造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小镇,小镇中无论汽车、或是家里的装潢......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