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爱丁堡地窖

爱丁堡地窖

时间:2015-08-16 16:16:50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我决定把我的经历发到网上,这件事发生在几个礼拜前,我必须要搞清楚究竟是真的有发生还是纯粹我在发疯?首先,先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个20岁中段班的男性,住在苏格兰爱丁堡。我才刚从大学毕业,直到找到和所学领域相关的工作之前(拿着心理学学位,机会是挺渺茫的),我在一间酒吧做正职。而这间酒吧正是一切的开端。

事实上,我工作的地方更应该是个俱乐部而非酒吧。这是栋老旧的建筑,有着落伍的装潢加上经年累月的熟客。老板为了想要使生意更好,更”游客友善”一些,于是增加了酒单的选择和夜晚供餐服务。俱乐部位在皇家英里大道(Royal Mile)上,这是爱丁堡最古老的街道之一。如今已经被酒吧,餐馆和卖雨伞跟披风给游客的纪念品店塞满满,只要有体验过爱丁堡的鬼天气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我才开始工作约两个月左右,可以说还正在在熟悉环境,也准备扛下更多责任。有天晚上,我值班到打烊时段。在关店之前我还有项工作,就是要帮明天的吧台准备好库存。这表示我必须要走楼梯到地下室的地窖,整理好所有的雪碧,瓶装啤酒,果汁等等…这样明天才会有充足的供应量。这件事我做过几次,平常都是和我同事一起,但他今晚请了病假,所以我只好自己来了。

读到这里,我不确定板友们对于爱丁堡的历史有多了解?我是说,这里无庸置疑,是个非常美丽的城市,但同时也超他妈的恐怖─ 有一座盖在休眠火山上的城堡、有女巫狩猎的黑历史、有充满盗墓者的过去、而且还是一大堆连环杀手的老家。虽然我没提到,但还有其他超多像这样恐怖的鬼东西。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甚至连那些住在这里大半辈子的人都不一定清楚,部分的爱丁堡(被称作老城),其实是建在一整个旧建筑之上,这是一个盖在古城上的城市。我是说真的…你去估狗就了了,表面上爱丁堡是个蓬勃发展的城市,但在这底下是古老的金库、房屋、学校、市政厅。为了爱丁堡的工业发展,他们废弃这些建筑物只求一个崭新的开始。

基本上,16世纪的爱丁堡受严重的鼠疫(Plague)所苦。以防板友们不知道,鼠疫会导致淋巴结肿大,手臂和鼠蹊部布满黑斑,伴随着严重的呕吐,有的时候患者会连他们的器官一起呕出来。几乎所有感染鼠疫的人都无一幸免,只有死亡一条路,他妈的超恐怖。鼠疫至少消灭了爱丁堡一半以上的居民,最后官方政府决定封锁所有的建筑物,至于重新出发的方法?就是在同样的地区盖上新房子。这样就是一个完全不受疾病所苦的崭新开始。再强调一次,我没有瞎掰,去喂估狗就知。

总之,在一个位于爱丁堡市中心的繁忙酒吧工作,代表着我必须从地窖整理出一大堆库存,既然同事请假,我只好自己一个人上工,而储藏东西的地窖,废话,当然是在地下室,这个地窖过去听说是爱丁堡古城的金库。

好吧,别在自己吓自己了,现在只不过是个废弃的房间而已,所以我作好准备下去,搬一些本地产的瓶装啤酒和Irn-Bru(Irn-Bru: 读作iron brew,一种汽水。被称作是苏格兰地区除苏格兰威士忌以外的另一种民族饮料,苏格兰最畅销的软性饮料之一,销量可以与可口可乐媲美。)

这就是一切变调的开始。起初我以为是其他服务生或厨师再恶搞我。我们有时候会开对方玩笑,像是刻意把啤酒桶的龙头松开,这样啤酒就会全方位的喷到其他吧台人员身上,这几乎变成酒吧的例行公事了,你们应该也懂这种无害的恶作剧吧,只是好玩,没有针对谁。

这个地窖不大。你只要想像一个很暗的房间,里面堆满直到天花板的啤酒桶就是了。至于瓶装啤酒、罐装汽水和果汁被靠在另一面墙上,喔还有一个铁笼,这个笼子是我们用来放雪碧(Spirits)和威士忌的,你知道,避免那些偷闲的员工自动自发的替自己调威士忌来喝。

地窖长得有点像这,啤酒桶全放在右手边,笼子则是靠在对面的墙上。没有很大,但作为一个酒吧的库存仓库倒是挺够用了。

爱丁堡地窖

总之,我下去地窖的时候,听到一些声音,像是小孩子在轻笑,让我想到我七岁的姪子,但听起来像是有两个小孩的声音。我想这又是另一个恶作剧了吧,装出这种白痴声音的厨师其实就躲在转角,或着是边窃笑边播放那种youtube影片里的小孩笑声。

爱丁堡地窖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We all fall down)

这就是我所听到的,可是稍微慢了一点,并且在地窖里产生回音。重申一次,我以为是有人在跟我开玩笑。

“很好笑嘛各位。”

当我搬起其他库存上楼的时候不忘讽刺他们一番,我结束了当晚的工作。后来也没再多想,直到下个礼拜。那之后的下礼拜我还是值打烊班,而我的同事又再一次请病假,我已经好几个礼拜没看到他了,我想我需要找个时间去拜访他一下。

反正,我就像平常一样整理库存,罐装果汁好了,瓶装啤酒拿了,最后剩下雪碧跟威士忌还没弄完。我拿起铁笼的钥匙下楼,那是支非常古旧的骨董,我们只有一支因为它实在老到无法复制。当我打开铁笼,从最上面的架子拿出威士忌时,我又听到了。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We all fall down)

接着我身后的铁笼门突然猛力关上。”干!”我一定是不小心让楼上的门开着,风才会把笼子关上。

“他妈的机掰!”我把手伸到裤子的后口袋拿钥匙,没有,难道我放在外面的柜台上?

“串起玫瑰花环”(Ring-a-ring o’ roses)

还是我搬东西上去的时候不小心掉了?

“口袋载满鲜花”(A pocket full of posies)

现在可不是那群厨师耍贱的时候。

“别闹了你们!”

“哈啾!哈啾!”(A-tishoo! A-tishoo!)

“快来把我放出去,我不小心被关起来了啦!”

“我们都倒下。”(We all fall down)

当我听到”我们都倒下”时,我真他妈的快吓死。两个小女孩就站在地窖里,牵着彼此的手边转圈边唱歌。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We all fall down)

这到底他妈的是怎么一回事?!我一定是在作梦,不然就是这些混帐对我做了个史无前例的精美恶作剧。这两个小女孩看起来大概7,8岁,她们还在边旋转边唱歌─ 干!诡异的边旋转边唱歌! 她们为什么穿成那样?肮脏的睡衣而且没穿鞋子!我绝对是在作梦。

“闭上眼睛然后你就会醒来了。”我对我自己说。所以我就这么做了,我死命闭起眼睛,尽量让脑袋一片空白。我张开眼睛醒来,发现只是一场梦。但我怎么还是在铁笼里????!!!!

我出现幻觉了吗?我转过身去检查,但显然钥匙也不在威士忌的架子上。干!两个小女孩猛地出现在笼子里。我快吓死了干你娘,我弄掉了手上的威士忌,​​连滚带爬的想要逃出那里,但那该死的铁笼还是锁上的。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We all fall down)

她们为什么天杀的还在唱那首鬼歌? “他妈的给我闭嘴!”

我朝她们咆啸,然后再次闭上眼睛,催眠自己这不过是场噩梦。当我再张开眼,她们两个就那样沉默地站在那里,深沉的看进我的眼睛。我已经搞不清楚当时的我到底在想什么,只要能逃出那里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她们朝我伸出手,好像希望我加入她们的嬉戏一样。现在回想起来,我甚至不清楚铁笼里到底能不能容纳三个人。她们抓住我的手腕又开始唱。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见鬼!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

“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A-tishoo! A-tishoo! We all fall DOWN)

当她们唱到”倒下”(down)时,我眼前一片漆黑,随即倒地。几分钟之后我醒了过来,我还在铁笼里,但门是开着的,而钥匙就插在锁上。我没有清理打破的威士忌碎片,我只想他妈的快点离开那里。我跟经理说我感冒了,然后飞也似的回到我那不过几条街之外的公寓。

干!那些到底是什么?我绝对是产生幻觉了,一切都只是梦,一定是场梦。经过一个无眠的夜晚,我试着想搞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打算去拜访我的同事,就是那个连续请病假的小子。如果我告诉他,他也许会耻笑我一番,但他是我在这个城市里关系最好的朋友,我也一定要找人谈谈。

我带着两人份的培根卷,在上午的时候抵达他的公寓。他按铃放我进去,我爬上三层楼到他家门前,门是半掩上的,所以我直接走进他的客厅,他就躺在沙发上。我从来没看过他这样,脸色苍白的像张纸(比一般的苏格兰人都还要白),额头上都是汗水,鲜红的疹子布满他的手臂和脸颊。

“天啊老兄,你看起来糟透了。” 我尽量表达我的同情。他听起来也超凄惨,声音缓慢,低沉又沙哑。我们小聊了一下,他告诉我从他开始生病的这几个礼拜,情况越来越差。他卧床不起(或卧沙发不起),而且换了四个医生,每个到最后都没有用。过去两个礼拜,他被诊断过是流感、细菌感染、过敏反应还有带状泡疹,但就算医生开给他抗生素、止痛药,仍然没有一个有帮助。红疹还是继续扩散,每吃一餐他都会产生激烈的抗拒反应。他做了血液检测,但医生说必须等上一个礼拜才能知道结果。

我们又聊了一阵,我吃着培根卷,他却只能看着他的那份变冷。我开始谈到工作,但他似乎想逃避这个话题,或许他不想谈?好吧,我还以为可以告诉他我那晚的梦、幻觉、或不管你打算怎么称呼那些鬼东西。当我提起地窖和铁笼时,他突然整个吓坏了,呐喊着一些没意义的字句。

“地窖”、”小孩”、”花环”、”卫生纸”是我唯一听出来的几个字。我打了个冷颤,他早就知道了?怎么可能?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啊!我试着让他冷静下来,然后开始告诉他我的故事,当我每隔几段讲到一些关键字时,他看起来就特别害怕、畏缩。

“我知道” 他说。

“我也碰过同样的事。”

干 你 娘。

“你让她们碰到你了吗?”

他用一种几乎绝望的声音问我。

“什么?”

“我说…你让她们碰你了吗?!”

现在已经是无助的呻吟了。

“她们…她们摸了我的手腕。”

我结结巴巴的说。

“干。”

他向我解释,一模一样的事情,就在几个礼拜前发生在他身上。地窖、两个小女孩、恐怖的儿歌、铁笼、所有的事情。就像他在我的脑里,跟我一起经历相同的夜晚一样。接着他跟我说,那就是何时他开始生病,而且是真的非常严重的病。

那件事发生几天之后,他的手腕开始发痒,就从小女孩碰到的地方开始,红疹大量浮现,一直蔓延到他的手臂、腋下甚至是脸。他接着感到猛烈的不适和病痛,根本无法吃东西,也开始卧床不起。

“妈的超干。”

我说。看着他就像是看到两个礼拜后​​的自己,未来看起来相当不乐观。我们又聊了几个小时,我安慰他这说不定只是个巧合,一切都只是厨师在跟我们开玩笑。他不买帐,事实上我也不相信。他说,这礼拜他做了一些研究,发现我们工作的酒吧其实是盖在一栋古建筑上,一栋女子学校上!他妈的。

他继续说,那间学校在1645年关闭,因为半数以上的学生都感染了鼠疫。鼠疫? 干你娘。接着他读到一段叙述,有些遭受感染的小孩被留在学校里等死或饿死,端看哪种死法先。然后有个帐号提到,这间学校有两个在初期染上鼠疫的小女孩,被锁在地下室的铁笼里和其他小孩作隔离。而他提到的地下室就是我们那见鬼的酒吧地窖!两个小女孩被关的铁笼,就跟我们被反锁在里面的铁笼是同一个!他妈的是同一个!

那两个小女孩三个礼拜之后就死了,死在铁笼里。这段谈话是一个礼拜之前的事。我昨天接到其他同事的电话,他们告诉我,我的同事,就是我谈过话的那个好友。他在睡梦中过世了,死因是不知名的疾病。

相关文章

  • 少女姑婆鬼
    少女姑婆鬼
    这个故事前后大概跨了八十几年,因为不是创作,是发生在家族里的事,所以我尽量简单说,文字没什么修饰莫怪。我的外公住在中部一个小镇,也就是我妈的家族住在那里的一栋古......
  • 农村灵异怪事见闻录
    农村灵异怪事见闻录
    现在我们国家很多人口已经从农村过度到城市,过去生活在农村的时候常有人讲一些奇闻怪事,有些已过去淡忘,有些至今回想仍毛骨耸然,下面是以一位网友讲的他所听过见到过......
  • 夜里在海边的经历
    夜里在海边的经历
    只要夏天来临,他晚上一定会出发去夜钓。为什么限定是夏天呢?这是因为其他的时节要夜钓有些困难所致。冬天实在太冷了找不到地方好钓鱼、春天时鱼获量也不高。而夏......
  • 斯德哥尔摩街命案
    斯德哥尔摩街命案
    这个故事我已经讲过三次,一次跟警察,一次跟陪审团,还有一次是跟我的心理医生,而这次将是我最后一次说这故事。从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起,我们一直都住在斯德哥尔摩街42......
  • 6则民间妖怪恐怖故事
    6则民间妖怪恐怖故事
    下面是6则关于妖怪类的恐怖故事,除了面狗精其他均是马来西亚网友写的,很有意思。芭蕉精这件事是发生在3年前,最记得的是我第一次上班做工的前一天,由于是当”量地官......
  • 东北狐仙故事
    东北狐仙故事
    导读:这件事是若干年前和朋友一起喝酒时,无意聊起的,当时听了 觉得挺吓人的,但没当真,不久前有幸能与其家人共餐,期间聊起此事,得以确认!也就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的奇妙了......
  • 女子监狱灵异见闻录
    女子监狱灵异见闻录
    samok曾经在北京监狱服刑。他所诉说的不寻常的经历,跟一般的鬼故事相比有很大的一个特点,那就是—— "真实 " 而且这些真实的文字中间透露了现今监狱中的很多细节......
  • 半夜两点我妈跟我弟却不见了
    半夜两点我妈跟我弟却不见了
    我今晚八点就上床睡觉了,突然被警笛声吵醒。窗外传来大声公的声音,我走近窗户一看,一台厢型车重复播着一则信息。我听不太清楚,只听到:“请勿在外逗留,请待在家中,立即锁......
  • 恐怖故事:深夜街道广场里晃动的秋千
    恐怖故事:深夜街道广场里晃动的秋千
    也许我认为人们现在生活得很好,而且运动量太少,所以在一些街道空间、小广场和其他地方,会有一些娱乐健身器材。 但是这些东西的吸引力真的不如手机电脑聊天那么吸引人,所以经常...
  • 令人不舒服的原版黑暗童话故事
    令人不舒服的原版黑暗童话故事
    从小到大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像是白雪公主、青蛙王子、灰姑娘等等,在“从此之后,王子与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背后,有哪些设定是因为过于黑暗写实、残忍而被摒弃不......
  • 日本3D龙事件造成六百多人送医 3D龙事件的原因是什么?
    日本3D龙事件造成六百多人送医 3D龙事件的原因是什么?
    《口袋妖怪》大家都非常熟悉了吧,中文翻译也叫做神奇宝贝,这是一众观众童年的最好回忆,而在1997年日本《口袋妖怪》曾经引起一度恐慌,《口袋妖怪》第38集发生的3D龙事件造成六百...
  • 珍珠港事件 两大未解之谜成疑问?
    珍珠港事件 两大未解之谜成疑问?
    珍珠港事件被誉为二战的转折点,使美军加入二战改变世界格局,那么对于珍珠港事件其实还有多种的未解之谜还没解开,下面我们去看看关于珍珠港事件的未解之谜。珍珠港事件:1941年12...
  • 墨西哥袖珍口袋鲨 身长仅14公分
    墨西哥袖珍口袋鲨 身长仅14公分
    只听说过澳洲袋鼠有口袋,或者澳洲袋类动物,但是从没听说过鲨鱼居然也有口袋!2010年,惊讶的科学家们在墨西哥湾深水区捞起了一直非常小非常年幼也非常罕见的鲨鱼,在那次......
  • 历史上的加勒比黑胡子海盗
    历史上的加勒比黑胡子海盗
    导读:加勒比海盗电影系列《神鬼奇航:幽灵海》于2011年5月上映,片中出现一个新的角色,那就是加勒比海盗“黑胡子“。黑胡子(Blackbeard)船长本名爱德华‧汀奇(Edward T......
  • 游客偶遇狮子狩猎 险遭狮子攻击
    游客偶遇狮子狩猎 险遭狮子攻击
    据国外媒体报导,近日一位在南非当地当导游的马滕·兰格在克鲁格国家公园拍摄了一组非洲狮猎食水牛的画面,场面十分震撼。...
  • 鬼湖拉昂错的传说 鬼湖拉昂错深度竟成未解之谜
    鬼湖拉昂错的传说 鬼湖拉昂错深度竟成未解之谜
    鬼湖拉昂错是新疆地区一个非常神秘的湖泊,相传拉昂错的俯瞰图是一张人皮模样,拉昂错在藏语的意思是有毒的黑湖,湖中之水人畜皆不可饮用,鬼湖拉昂错还有一个未解之谜就是其深度,曾有科学家前去测量却无果而终知道现在都是一个谜,下面让我们一起去看看鬼湖拉昂错。...
  • 印尼男童生下14颗蛋
    印尼男童生下14颗蛋
    公鸡不会下蛋,印尼男童居然下起蛋来!人是胎生动物,当然不可能生蛋,不过印尼一名12岁男童却一连下了14颗蛋,经医院检查后,也证实这些蛋是由男童体内排出,不过究竟蛋的组成......
  • 历史上真实特异功能人体实验
    历史上真实特异功能人体实验
    特异功能或超能力是一直是很神秘又很引人入胜的话题,在媒体报导中我们得知有人可以蒙着眼睛看东西、有人可以心电感应、有人可以看到千里外的影像、有人用意念移动......
  • 世界上最容易撞邪的五份工作 你知道哪些?
    世界上最容易撞邪的五份工作 你知道哪些?
    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最难的一件事恐怕就是找一份好工作,但有些工作恐怕不会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听说这五份工作都很容易撞邪哦,下面小编就为大家介绍一下最容易撞邪的五份工作...
  • 七百多年前的恶魔圣经
    七百多年前的恶魔圣经
    据说它是跟魔鬼交换条件在魔鬼的帮助下才完成的一本书,它已经有七百八十多年的历史了,这本恶魔圣经的正式名称叫做Codex Gigas,也就是巨大的书,不过大家都叫它The Dev......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