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拉住手腕的东西

拉住手腕的东西

时间:2015-08-13 13:05:27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我母亲那边的老家,位在某座山麓的温泉街。从那里用走的很快就会到达的山上,铺有给泡汤客作为健行路线的道路,和缓的坡度就连小孩子一个人也可以走得很轻松,从那条路再稍微往外偏一些的话,会有一条没有铺装、甚至令人迟疑是否该称作是道路的,山道或说是兽道一直延伸到森林的深处。那里便是来外婆家住的期间内,当时小学二年级的我的游乐场。

有一天,我沿着溪谷走啊走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一个孤零零的老旧祠堂。被恣意伸长的草木缠绕,在当时看来也是一副经年腐朽的模样,祠堂里坐镇着一尊小小的地藏王菩萨。虽然满是青苔而且又破又旧,我还是从钱包拿出一枚零钱,放在地藏菩萨的脚边。我想当时的我也不是因为有很深的信仰心,单纯是觉得“供奉香油钱“这样一个行为很有趣吧。

那个时候也只是供奉了香油钱,连合掌都没有就立刻起身要离开了。然后,有人冷不妨的抓了我的手。不,正确说来是手被人抓住,并且往后拉了一把的感觉。没错,只是这么觉得而已。因为,这个地方除了我以外,一个人也没有。

在那之后,回到山脚的家中的我,无视在玄关前碰到的外公,找到正在厨房作晚饭的外婆,问了这个突然让我很挂心的祠堂的事情。之所以会这样,也是因为平常都被人叮咛,说尽量不要靠近那个祠堂附近的缘故。要是告诉外公今天的事情,比起祠堂本身,铁定会反被说上一阵教的吧。在这一点上,外婆不但不责怪我跑进深山里,还高声笑着告诉我祠堂的由来。

说是以前,但也不是那么久远的事情,差不多是二次战争刚结束的时候。连条像样的道路都没有整顿好的山里,有一个女孩子失踪了。山脚城镇的大人们集合起来一起去搜山,结果仍然没能找到女孩子的踪影。由于这个地方从古早就有山神大人的传闻,于是镇上的人们就安慰女孩的​​双亲说:“那个孩子是被神明大人带走,去当那座山的山神大人了喔。今后一定会保护我们的。“

可是,那之后不久。又是同样的山上,这次是两个男孩子失踪了。其中一人平安下山,另一人则顺着谷底的河川往下冲,一直到下游成了尸体被人发现。听获救的孩子说,在山上迷路而走在悬崖附近时,手腕不知被谁用力拉了一下。还好,他被错拉往和深谷不一样的方向。但是就在同时,一瞬间看到另一个男孩子的身影,简直像是他也被看不见的谁给拉住了,看起来很不自然的样子。警察当然说“那怎么可能“,一定是持续到前些日子才停的雨让地面松动,由于什么的巧合才崩塌导致失足的吧。如此下了结论。但镇上的人可不这么觉得。

要问原因的话,那是因为获救的男孩在右手腕上,有一个人手形状的淤青清清楚楚的留了下来。就好像被谁用力抓过了一样……然后,同样的事情在那之后也发生了好多次。到山上去的孩子,有人被崩塌的土石压死,也有人被急流冲走而丢失了性命。尽管如此也不是每一个都死了,当中也有虽然在山里迷了路,却平安回来的孩子。但是他们每个人,都一致的这么说道。“走在山里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拉了我的手。“而他们的右手腕上,一定会有一个人手形状的淤青。

“难不成,是之前失踪的那个女孩子在作祟吗?“这样的说法不知何时便在镇上传开了,于是根据大人们讨论后的结果,才在最初的男孩丧命的悬崖附近,建置了小小的祠堂和地藏王菩萨,希望能够镇压女孩不要作祟。

“可是作祟仍然没有被镇压住。即使到现在啊,偶尔还是会有坏孩子被拉着手牵到山上去喔。“外婆用吓唬的口气这样总结了故事,而我怕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只问了外婆有关祠堂的事,但没有说出自己的手也被不知名的东西抓住了。想想就觉得非常的恐怖,在这种时候,周遭也感觉特别安静。

但我不想被外婆发现自己在害怕,于是故作平静,缠着外婆问:“那之后,还有谁被带走吗?“、“被带走的都是坏孩子吗?“等等之类的事情。外婆就笑了,告诉我说:“那么在意的话,就去问问今晚会来参加宴会的伯父吧。妳伯父以前啊,也曾经在山上被人拉过手腕喔。“那天晚上。在一族齐聚的宴会上,伯父果然也出席了。我就像外婆说的,跑去问伯父『被抓住手腕』时的详情。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个错误的决定。

伯父可喜欢那个手的鬼故事了,更爱把内容夸大得很可怕来讲给人听。“听好啰。千万不要接近那个祠堂。否则就会遭到那个遇难的女孩子,还有被带走的孩子们作祟的。妳会被他们拽住手腕死拖活拉地带到山上去,死掉的孩子们会在那里把妳包围起来,等妳发现的时候,妳也变成那些孩子的一员了。从山上逃跑也没用的喔。他们啊会在妳睡着时,偷偷潜入家里把妳给掳走呢。“

现在想想,那是为了让我不要再靠近那个地方,所以故意说的恐怖鬼话,所谓大人的一点小聪明吧。可是那个内容让我怕极了,听完以后,我一直不敢离开因为宴会而明亮热闹的客厅。然而待宴会的高潮过了,母亲就念着“快去睡觉“并把我赶上床,于是我便自己一个人,回到被当作寝室的房间睡了。

母亲的娘家是当地的名门,整个家可以称作一栋宅邸,有着不容小觑的宽广。为了可以让宴会后醉倒的人们留宿,宅邸里造了好几个二十叠(一畳=一个榻榻米)大的宽阔和室。我用作寝室的,也是其中的一间。平常独占大房间时会有的高涨情绪,这天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安抚自己,我感到非常非常的不安。把连接缘侧走廊的拉门和纸门全部关上后,我把长明灯点亮,钻进了外婆为我准备好的棉被里。(注:縁侧为日式房屋的建筑特色,是房舍外缘多出来的特有的木质通道)

到底经过多久的时间呢。突然地,我醒了过来。宅邸里鸦雀无声,没有人活动的气息。看来宴会大概已经结束,大家都睡死了吧。我在一般的情况下,几乎不会在大半夜时醒来。就算有,顶多也只有其他醒着的人弄出声响的时候。可是,在每个人都陷入沉眠的宅邸里,应该不会有制造声响的人…………叽……

不知从何处但很近。就像是在那张纸门的另一头,通过缘侧的走廊上,传来木质地版嘎吱嘎吱的踩踏声。是爸妈或者是外公外婆,不然也有可能是留宿的某某人起床去厕所也说不定……但我没办法这么想。因为一楼的厕所只位在宅邸的两处,集合了浴室等需要用水的北侧和西侧。而我的寝室在宅邸的东侧,还是最末端。不管是谁也好都不会通过这条走廊才对。是的,除了以这间房间为目的的人以外。……叽……

声音不知不​​觉中停止了。我背对连接走廊的纸门横躺着。然后窣地,我感觉好像听见了木框滑动的声音,接着听见踩踏上塌塌米的吱声。脸颊上呼地像是被微风抚过,我觉得身旁好似有他人的气息。我依然紧闭着眼,为了不要让身后的谁发现我还醒着而僵硬了身子。异常高声狂跳的心脏声、些微颤抖着的肩膀的晃动,一想到会不会因此被发现我还醒着呢,我怕得不得了。但害怕的同时我又想,在我身后的是什么样的家伙呢。

长相、身高、是胖是瘦,长得很恐怖又或者没那么可怕呢,我好在意。在两念之间拔河的我,最终还是想至少看看它的体格如何也好,于是打算保持背对的状态打开一点点眼睛,偷看一下对方。尽可能移动视线的话,起码能看到头上的天花板吧。而且因为看不到对方的脸,所以也不会被发现才对。这么一想我便稍微张开了眼皮,将视线往背后移动,却对上了身后那家伙的眼睛。那东西大幅度的从我的上方探出身体,窥视着我的脸。一边窥视着我的表情,嘴角还浮出满意的微笑。

我立刻闭上眼,拼死抑制着要发抖的全身。瞥眼见到的是女孩子的脸,留着切齐​​的前发以及垂肩长度的黑发,还有像是和服的衣襟。能看到的就只有这些。而且,只有这些就足够了。只是这些就足以让我确信,果然是那个女孩子的幽灵,她果然为了把我带走而来了。应该要大声呼救吗,可是那样不会反刺激到对方吗,但继续这样下去自己又会如何呢,无法统整好的思绪在脑子里徘徊。

然后──突如其来的,我的右手被人用力抓住了。那力量很大,大到手腕嘎吱作响似的的疼痛。疼得受不了的我叫着“好痛、好痛!“,并为了挣脱那只手而使劲挣扎。可是身体没有办法随心所欲的活动,连带就使不出力气。好像有东西黏在喉咙里,本应出口的喊叫也无法成声。即使如此我依然挣扎着、抵抗着、挣脱着。

猛地,我清醒了过来。宅邸鸦雀无声,仍然没有人活动的气息。看来宴会大概已经结束,大家都睡死了吧。也没有刚刚还在身旁的那东西的身影。纸门关得紧紧的。和睡前我关上它的时候一样。就像在那之后一次也没被人开过一样。我急忙爬起床,把房间点亮。房间除了我以外一个人也没有。不管眼睛朝向何处、不管视线向哪边注视也一样,除我以外没有其他人留下的痕迹。

我仿佛力气被抽光似的瘫坐回被团,盘腿把脚叠在一块,盛大的吁了一口气。梦到奇怪的梦了。我得出这样的结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都是因为中午、还有晚上睡前听了那种故事,才会出现在梦里的吧。会变成这样,全都是伯父的错。这一想总觉得既生气又不甘心了。我灯也不关,直接倒回在布团上,脑海浮现伯父那张可恨的脸。不管怎么说,要不是伯父故意说了那么吓人的话,我也不会梦到这种梦…​​…会梦见这种怪梦全都是伯父害的。这种令人发毛的梦……

是啊。那的确是一场梦才对,可我却注意到了,在我用来擦拭额头汗水的右手上,乍看一眼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和平常一样的我的右手,在这手腕上,人手形状的淤青十分清楚的留在了​​上头。我跳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瞧着。淤青的形状看起来总觉得很像是人的手……不是错觉,连一条一条的手指痕迹都很清晰,这淤青毫无疑问是人手的形状。大小没有很大,和我的手差不了多少。

所以我一开始,还想说搞不好是自己在睡梦中抓住了自己的手腕。或许是睡傻了才会用力握紧自己的手。可是那绝对不可能。各位,还你们请试着自己抓住自己的右手腕看看。现在握住手腕的,是你的左手对吧?然而留在我右手腕上的淤青,无疑是右手的形状。隔天。我无时无刻都在战战兢兢。

不管是早上起床时、去洗手台洗脸时、上厕所时,总之只要是一个人的时候就提心吊胆的四处张望,几乎遇到谁都会吓得跳起来。就像是觉得,那个女孩现在会不会也站在我身旁,随时会突然地抓住我的手腕呢……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的原因,多亏听过伯父说的故事,我知道这是出于怎么样的前因后果。是因为我一个不注意靠近了那个祠堂,所以遭到了女孩的作祟。我只能这么想了。那么该如何是好呢。

总之,必须要为自己不小心靠近祠堂的事情,向幽灵也好或者说是对我作祟的对方好好道歉不可。我这么想着,于是中午过后便一个人上山去了。为了对自己靠近祠堂一事表达歉意,我再一次前往了祠堂。虽然现在回想起来是很矛盾的行为,但当时的我只能想到这个方法。离开铺装在地面的健行步道,顺着河川走过被杂草覆盖的山道,走了不久,道路的位置便比水位高了,继续又走下去就是落差有十公尺高的山谷。

沿着山崖更往深山里前进,入山后经过两小时左右的时候吧。我终于来到原因的祠堂前了。祠堂和我之前来的时候一样,一点也没变,非常的老旧、两扇对门损坏、里头的地藏王菩萨生着青苔。待我留意到时,离开宅邸的时候还很晴朗的天空此刻布满了厚重的乌云,四周变得昏暗,这令祠堂的模样看起来更加阴森恐怖。我总之先把从宅邸带来的,原本是要在法会供奉给祖先的点心放在地藏王菩萨的脚边,然后双手合十,在心中陈述着谢罪的话语。但在这之间,昨晚从伯父那听来的故事仍然闪过我脑海中的一角。

合掌祈求的这段时间,我一直紧闭着双眼。就怕一睁开眼皮,我会看见包围我的幽灵小孩。把我围住,圈成一个环状,手牵着手绕着圆圈转呀转的孩子们。而在这个圆圈中心有我,以及正要抓住我手腕的女孩子。……滴。

脖子突然被什么冰凉的东西碰到,我吓得连尖叫也忘了,立刻往旁边跑了出去。等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而停下脚步的时候,我才明白刚刚脖子上感觉到的凉意它的真面目。不知何时,周遭下起了倾盆大雨。被供品、作祟之类的事情占满脑子的我,理所当然没有准备雨具。我让树代替屋檐,蹲在下方躲了好一阵子的雨。

但一直这样躲下去,等天色全黑了,别说下山,连离开这个地方都会办不到的。一想到必须在大雨中,没有光也没有驱虫设备的状态下过上一夜,我决定躲雨就躲到这样吧,非下山不可才行。下定了决心,我便往大雨不断的森林中走出去。陌生的景色在周边扩展开来,我搞不懂回去的路了。我总之以河川为目的去走。沿着河川往下流走的话,就应该会直直回到健行步道上才是。

走到那里的话,接下来只要顺着有铺装的好走道路走个数十分,就能下到山麓的城镇了。尽管已经黄昏,不过由于能从自己来的方向大致把握住方位,我于是往自己认为是西边的方向,一个劲儿的走下去。可是,不管走了多久还是到不了河川。方位应该没有错的啊。此时四周已经全暗了。雨势非但没有变小,反而愈来愈大,长时间的行走也使得疲劳濒临了极限。在这个时候,我心中那份对祠堂还有作祟的恐怖感早已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我可能已经回不了家了“的不安与恐慌,现时似乎就要将我蚕食殆尽。

事情就发生在这个时候。我不知被什么绊到了脚,整张脸华丽地栽进前方大片的积水中。在这种状态下,泥沙与砂砾跑进了眼睛,让我痛得睁不开眼皮。虽然想把眼睛擦干净,但由于两手同样浸得满是泥沙,就算想擦也没办法擦了。身在大雨与黑暗中,连视力也被剥夺,衣服鞋子吸饱了水而变得沉重,手脚因为疲劳,已经僵硬得像石头。完全就是走投无路了。我呆坐在积水中,失去活动的力量,只有委身给大雨打在身体的感触,无力地垂头丧气。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抓住了我的右手。然后,它像是要让我站起来似的把我往上拉。我跟着他的拉力站起来后,那东西仍然拉着我的手,打算要往哪里去的样子,开始向前进。我也不抵抗,就保持着被拉手的状态跟着它去。它向着的目标,和我刚才走过的是同一个方向。有河川山谷和悬崖的方位。当时的我思考能力已经半麻痹了,只觉得自己正朝着山谷的方向走。那么,它是打算跳跃过山谷,到河川的另一头去吗?我顶多只能让思考运作到这种程度。顺从着手上的拉力,就像是将己身委与河流,我仅仅是跟随着它。

然而,尽管走了相当长的时间,跃过山崖的感觉却一直没有出现。拉着我的手的某人,虽然在途中变换了很多次方向,但依然持续前进着。保持小跑步的步行速度,没有迷惑也没有停下的时候。行进之中,即使是我好几次差点要跌倒的时候,那人也紧紧握着我的手腕,决没有放开过一次。它会要让我继续站起来而用力拉手、支撑我快倒下的身体,但还是不会停下脚步。

持续走上好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踩踏的地面,从赤裸裸的泥土地变成了铺装道路。看来我似乎回到健行步道了。从这里走的话,不用多久就能回到山麓的城镇了吧。不过那人还拉着我的手。我也就顺着它,闭着眼睛继续往下走。不久,那人突然放开了我的手。我听见附近传来其他人呼唤我的声音。我慢慢睁开不知何时已经能睁开的眼睛。

在我前方不远,有几个撑着伞的大人往我跑了过来。我好像是站在健行步道的入口处,兼用为停车场的广场中。往我的方向跑来的人影里,也有爸爸和妈妈的身影。说是以前,其实也没有那么久远,差不多是二次战争刚结束的时候。连条像样的道路都没有整顿好的山里,有一个女孩子失踪了。山脚城镇的大人们集合起来一起去搜山,结果仍然没能找到女孩子的踪影。同样的事情在那之后也发生了好多次。

到山上去的孩子,有人被崩塌的土石压死,也有人被急流冲走而丢失了性命。尽管如此也不是每一个都死了,当中也有虽然在山里迷了路,却平安回来的孩子。但是他们每个人,都一致的这么说道。“走在山里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拉了我的手。“而他们的右手腕上,一定会有一个人手形状的淤青。难不成,是之前失踪的那个女孩子在作祟吗?这样的说法不知何时便在镇上传开了,于是根据大人们讨论后的结果,在最初的男孩丧命的悬崖附近,建置了小小的祠堂和地藏王菩萨,希望能够镇压女孩不要作祟。

可在我后来听到的内容里,人手形状的淤青只有平安归来的孩子才有,成了尸体被找到的孩子们,据说身上连个手印也没发现。最初死在山上的女孩子,究竟真的引起了作祟吗?我在那个时候,一边被跑来的双亲抱在怀里,一边问是谁把我带到这里来的。然而不论父母,碰巧在现场的其他大人也一样,大家都一致的说:“你不就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嘛。没有任何人和你一起喔。“那时,我想起了外婆告诉我的故事。“那个孩子是被神明大人带走,去当那座山的山神大人了喔。今后一定会保护我们的。“

上一篇: 电话亭
下一篇: 根付

相关文章

  • 怪谈系列:土左卫门
    怪谈系列:土左卫门
    ‘本部、请即刻派遣紧急支援。’2015年11月某日、在港口浮上了一对男女浮尸(土左卫门)。遗体中的一方被判断为死去不久的男性,另一具则严重腐烂、要判断是男是女有相当的......
  • 日本怪谈之天地勉明
    日本怪谈之天地勉明
    我的早晨与响起的闹钟一同揭开了序幕。从床上伸出手,掩息那不停发出急骤尖锐的噪音的闹钟。我的住处从西铁太宰府站徒步数分钟就可以到达。是位置绝佳,有35年屋龄的......
  • 拥有灵异体质能够看到灵体
    拥有灵异体质能够看到灵体
    并不是从小就有灵异体质,是23岁开始才开始变得能够看到灵体。看到的差不多都是很POP感的。比方说跟朋友走在路上时,因为差点碰撞到别人,说了“不好意思”后,被朋友说......
  • 怪谈之下男
    怪谈之下男
    这是我五六年前刚进大学时,听住某个外县市都市的朋友说的故事。是在那个都市真实发生的事,嗯,故事是这样的,有个自己租套房独居的女生,某天她有两个朋友来找她玩顺便住......
  • 山怖怪谈系列三:顾火
    山怖怪谈系列三:顾火
    那是他跟几个朋友一起去露营的时候的事情。夜深了,其他人都睡了,营火旁就只剩他一个人。他一面忍着打呵欠,一面心里想着,把营火收拾一下我也睡了吧,这时,有个他不认识的......
  • 镜子里的娜娜
    镜子里的娜娜
    我小时候总是一个人。老家是在乡下,附近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一个也没有。虽然有着一个弟弟,可是年纪还太小,没有办法跟我一起玩耍。双亲跟爷爷也是放着我不管,这让我......
  • 日本怪谈之不认识的电话号码
    日本怪谈之不认识的电话号码
    我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手机是在中学年2年级的时候。从那时开始的十几年里,一直使用同样的电话号码不曾换过,但因前些日子发生了让人毛骨悚然的事,因而换了电话。那是深......
  • 日本怪谈:404号房
    日本怪谈:404号房
    “我想租404号房……”那个怪家伙说。提出奇怪要求的家伙常有,但这家伙无论在要求或外表上的奇特都是数一数二。他的脸孔微黑、身材瘦长,声音像是硬挤出来般地沙哑......
  • 书呆子田所君
    书呆子田所君
    导读:我念小学时有一个叫做田所君(化名)的同学。小五升小六的暑假之前我们都在同个班级。田所君的功课非常好。他称学校的图书馆为“根城“(当时我并不明白其中意......
  • 无法忘记
    无法忘记
    导读:这是我初中一年级的事情,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作A,每天都一起玩,我们彼此家里住的很近,所以很常往来,假日还会聚在一起烤肉等等。因为在我小时候妈妈就生病过世了,A......
  • 红狼牙鰕虎鱼:相貌凶猛的无毒鱼 不仅美味还有药用价值
    红狼牙鰕虎鱼:相貌凶猛的无毒鱼 不仅美味还有药用价值
    红狼牙鰕虎鱼为狼牙鰕虎鱼属的一种鱼类,因为长相十分恐怖的出名,两颌都长有尖利的小牙齿,咋一看就像是是鳗鱼一样,狼牙鰕虎鱼浑身上下没有鳞片,而且体色呈现出淡紫色,丑陋的外表会让很多人误以为狼牙鰕虎鱼是有毒的,但其实红狼牙鰕虎鱼不仅没毒,还可以食用有极高的营养价值。 ...
  • 网售“乖乖水”、“听话水”,多种迷奸药以保健品名义出售,交流群成员多达2千人
    网售“乖乖水”、“听话水”,多种迷奸药以保健品名义出售,交流群成员多达2千人
    近日,一篇揭露网络迷奸药产销链条的公号文章,引发关注和评论,迷奸药的网售渠道、危害及法律责任等,成为台湾李宗瑞迷奸事件后又一轮关注点。 新京报记者据此调查发现,网络上迷...
  • 亚马逊新型盲蛇看起来像什么?
    亚马逊新型盲蛇看起来像什么?
    这货看起来像蛇但有不是蛇,它的真名叫亚马逊蚓螈。它之前被发现于巴西亚马逊河流域的一处水力发电厂,当时这个地方的水位极低,几乎就要见底的情况下,有人在这里发现了......
  • 韩国演艺圈的怪现象脸盲症
    韩国演艺圈的怪现象脸盲症
    韩国娱乐圈一直都是个谜,优胜劣汰的竞争异常激烈,更新换代的速度都跟不上艺人出道的频率,似乎所有的大小娱乐公司都在卯足了劲地推新人,特别是各种男团女团,往往一个组......
  • 来自地狱的神秘生物 你可曾见过?
    来自地狱的神秘生物 你可曾见过?
    地球是个神秘的地方,她孕育着无数的生命,有一些传闻中生物在现实当中出现了并被目击到之后就再无消息了,今天就为大家盘点一下曾被目击到的神秘生物。卓柏卡布拉一种被怀疑存在...
  • 自然界中那些自相残杀的动物们
    自然界中那些自相残杀的动物们
    对于人类而言,自相残杀是大自然制造的最为恐怖的现象之一。而在野生动物的世界,杀死并吃掉自己的同类就跟平常猎食一般。下面就由小编带大家看看那些自相残杀的动物们。...
  • 胡子大叔坐飞机神撞脸 根本就是双胞胎啊
    胡子大叔坐飞机神撞脸 根本就是双胞胎啊
    你遇过几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呢?这位搭飞机的胡子大叔可是做了趟意想不到的撞脸之旅,不仅在飞机上自己的位置看到长得一模一样的乘客,到了目的地又恰巧入住同一间饭店......
  • 好像有什么
    好像有什么
    这件事说来有些冗长也不够可怕,但是我真正经历过的恐怖经历。事情发生在某天,大约晚上十点左右吧,当时还在就读大学的姐姐下课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回家,只见她上......
  • 最恐怖旅馆巴黎地下墓穴600万骷髅陪你睡
    最恐怖旅馆巴黎地下墓穴600万骷髅陪你睡
    这真的睡得着吗?最近著名旅游住宿平台Airbnb计划斥资35万欧元打造世界上最恐怖的住房。他们将包下巴黎地下墓穴(Catacombs of Paris)一晚​​,改造成临时客房,并招募......
  • 7楼住户剁饺子馅太用力居然害阳台掉下楼
    7楼住户剁饺子馅太用力居然害阳台掉下楼
    咚!咚!咚!渖阳一栋社区住宅的7楼住户李姓妇人,6日下午正准备包饺子,卖力地剁馅料,没想到似乎是力道太猛,7楼的阳台整个坠落到5楼;屋主回想起崩塌前几秒,当下有听到阳台楼板......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