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禁后

禁后

时间:2015-07-26 17:48:16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导读:这篇日本怪谈很恐怖,可以说是重量级的,是描写关于一个恐怖的日本风俗,类似日本恐怖电影《贞子》,如果拍成电影不会比《贞子》差,只是人物和情节比较曲折,需要细细品味。胆小勿看!

在小镇外,沿着稻田过去路上有间独栋的空屋。 一直以来都没有人住所以破破烂烂的,在这已经历史悠久的小镇上更能够感受到这间屋子的老旧。 本来就该只是单纯的老房子….但,却有个令人注意的地方。 其中之一,镇上的大人们、父母亲等的过于激烈的反应。 光是提起那间房子的话题就会被严厉的斥责,有时候甚至会因此而被打巴掌。 每家的孩子都是这样,我也是。 另一点则是那间房子不知为何没有玄关。 虽然有窗户或落地窗,但却没有出入口的玄关。 这以前是谁住的呢?要怎么从这房子进出呢? 特地从窗户爬进爬出吗? 因为有着这些谜题而引起兴趣,不知何时开始有人就把这称作”潘朵拉”。

这在当时的孩子群中可是最热衷的话题。(这时候还不知道关于”禁后”的事情) 包括我在内大部分的孩子,想去调查里面到底有着什么,不过由于切身体会过以往光是提起这话题就会被父母大骂这样的经验,一直没有去实践这行动。 光是去房子那边是没啥难度的,而且也不会有人经过。 我想大家应该都来到过这房子前吧。 就这样,享受着这气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普通的生活着。 在我上了国中后的几个月的时候,有个男生对于潘朵拉的话题很感兴趣,”绝对要去看看”,他叫做A。

A君的家里,母亲是这小镇的人,嫁到外县去,因为离婚而回到外婆老家这。 A君本人是第一次来到这小镇,所以完全不知道潘朵拉的事情。 当时跟我很熟的B君、C君、D子之内,B君还有C君跟他也很好。 很自然的就加入到我们这群人之中了。 在五个人聚在一起聊些没营养的话题时,我们很自然的就提到了潘朵拉这个字眼。 对这很在意的A君马上就着迷了。 “虽说我妈也是这出生的人,但如果去问她的话我也会被骂吗?” “想也知道一定会生气的阿!如果是我爸妈的话就直接对我开打啦!” “我家也是,完全搞不懂阿!” 对A君说明潘朵拉的时候同时,大家也开始抱怨。

依序对他说明完之后,大家的话题成了”那间空房里有着什么?” “谁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吧?!” “阿災!我也没进去过,一问就被骂,知道的不是只有爸妈们吗?” “就因为这样,那我们就去察明那 ​​里到底隐瞒了什么吧!”A得意洋洋的说。 因为会惹爸妈生气,所以一开始我跟其他三人是反对的,但A说的天花乱坠,加上我们本来就有着想去看却又不能去看的想法,之后终于被说服,感觉有点像是长久以来的积怨一扫而空的想法,最后大家都同意了。 之后讨论出的结果,时间定在礼拜天的白天,然后加上以往大家一起玩的时候也常常一起的D妹,就这样定下了战略。

当天,大家一脸雀跃的样子在空屋前集合。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背着登山背包,里面装着零食,我还记得大家一副超开心的样子。 如同前面叙述的,这间有问题的房子是没有玄关,独栋盖在田里的。 虽然只是两层楼的建筑,好像能从窗户爬上去。不过实际上只能打破一楼的窗户爬进去。 “玻璃的赔偿没多少钱啦!”A这样的说,然后打破玻璃进去了。 尽管什么也没做,但这样一定会被骂吧….大家一边这么想,一边陆续爬了进去。 一进去是客厅。 左边是厨房,从前面的走廊过去左边是浴室,尽头则是厕所,右边则是往二楼的楼梯跟本来应该是玄关的空间。 照理来说现在是白天应该很明亮才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玄关的关系导致走廊那一带看起来有些阴暗。 外表破破烂烂的但里面却意外的漂亮….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什么都没有。

家具什么都完全都没有,也没有人居住过的痕迹在。 客厅跟厨房也是,非常的宽敞不过非常的普通。 “啥都没有阿!” “很普通吧!本来以为会有什么留下来的东西说。” 在什么都没有的客厅跟厨房东看西看的同时,三个男生很无聊的开始吃起了带来的零食。 “这么说来,秘密在二楼啰!” 我跟D子还有D妹三个人手牵着手离开走廊前往通向二楼的楼梯。 但楼梯….在离开走廊的瞬间,我跟D子几乎心脏停止了。 本来走廊左边延伸出去的途中有浴室,尽头则是厕所,差不多在那之间的地方放着梳妆台,前面则立着像是伸缩棒的东西。(类似晾衣架或是窗帘的伸缩横杆之类的东西) 那棒子上挂着头发。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似乎是假发然后弄出个发型而形成的东西,像是长发女性后面头发就这样挂着的样子。(原发文者注:因为很难形容,不好意思) 棒子的高度则差不多调到一般的平均身高左右靠近头部的位置,简直就是重现”有个女性坐在梳妆台前”的光景。 马上就起鸡皮疙瘩,我跟D子有些恐慌的说”这这,这是什么?” 什么什么?从走廊过来的三个男生,也对于这无法解释的场景目瞪口呆。

只有D妹,”这啥阿?”一副呆呆的样子。 “那什么东西阿?真的毛发吗?” “我阿災!要摸看看吗?” A跟B这样说的时候,我跟C拼命的阻止。 “绝对不可以阿!那不知道啥的恶心东西绝对怪怪的!” “对阿!不要啦!” 感受到这不论怎么想也觉得很奇怪的恐怖画面,我们姑且先回到客厅。 “怎么办?不经过走廊的话就没办法到二楼喔!” “人家才不要!那东西好恶心。” “我也感觉那东西怪怪的。” C跟我还有D子三个人因为看见了意料之外的东西,已经没有探险的念头了。 “不看那东西直接过去的话没问题啦!二楼应该也有些东西,再说只要下了楼梯不是马上就到出口了吗?而且现在是白天阿!” A跟B两人不论怎样都想去二楼看看,催着我们三个胆小鬼。 “就算你那么说….” 在我们互相对看的时候,突然想起来。 “咦?D妹呢?” “咦?” 大家这才注意到,D妹不见了。

我们人现在就处在窗户前这唯一的出入口,所以她不可能跑出去。 虽然说客厅跟厨房很宽敞,但一眼即可望尽。 本来应该人也一起的D妹却不见了。 “OO!妳在哪?快回答阿!” D子拼命的叫唤着,但却没有回应。 “喂..会不会到楼上去了….?” 因为这一句话,大家一起看向了走廊。 “讨厌啦!那孩子到底在做什么啦!” D子满脸泪水的叫着。 “妳先冷静一下,不管怎样先去二楼吧!” 现在不是说好恐怖的场合,于是大家马上前往走廊往二楼出发。

— “喂~~~~OO?”(D妹名字) “OO,你给我差不多一点阿!赶快给我出来!” 大家一边叫着一边往楼梯前进,但没有回应。 上了楼梯后,有两间房间,不论哪一间门都是关着的。 我们先打开前方的这间,那房间就是从屋外看到的那间。 里面果然什么也没有,D妹也不在。 “会在那边吗?” 我们朝向另一扇门,慢慢的将门打开。 D妹在里面。 但我们当下却说不出话当场僵住。 在那房间的中间,有着跟楼下一模一样的东西。 梳妆台跟立在台前的棒子,然后挂在上面的长发。 我们被这异样的恐怖氛围给围绕着,就这样呆立站着无法动弹。 “姊姊,这是什么?” 冷不防的D妹冒出这句话,然后在接下来的瞬间做出了令人意料不到的举动。

D妹靠近梳妆台,打开三个抽屉之中最上面的那个。 “什是啥呀?” D妹把从抽屉拿出的东西给我们看…. 那是像是用毛笔写上”禁后”的毛笔纸。 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是盯着D妹看的我们。 这个时候为什么不能动的原因,事到如今我还是不知道。 D妹似乎没什么大不了拿着那张毛笔纸关上了抽屉,接下来是打开第二个抽屉并且把里面的东西给拿了出来。 完全一样的东西,上面写着”禁后”的毛笔纸。 已经完全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怎样了,我只是一个劲儿的发抖。 D回过神来,马上跑到妹妹面前。 很生气的骂着D妹,抢过那毛笔纸,准备打开抽屉。

这个时候的问题在于,D妹在拿出毛笔纸后是马上将第二个抽屉给关上的。 大概是慌张的缘故吧,D不是打开第二个抽屉,而是打开了最下面的抽屉。 在突然打开抽屉的那一瞬间,D就看着抽屉里面完全不动了。 完全不说话,就直直的看着那里面,身体连一点晃动都完全没有。 “怎,怎么了啦?” 这时候我们的身体终于可以动了,在两人靠近她的瞬间。 碰!D很大声的关上抽屉。 然后将及肩的长发拉到嘴边,大口大口的吸了起来。 “喂,喂!刚刚怎么了?!” “D,振作一点!” 无论大家怎么叫都没有反应。 她只顾着持续吸自己的头发。 那种恐怖的感觉跟动作让D妹哭了起来,已经是很急迫的状况了。 “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啦!” “我怎会知道啦!这到底是什么啦!” “不管怎样赶快出去!已经不想待在这了!” 三个人抱着D,我握着D妹的手急急忙忙的离开这间屋子。

在这期间,D还是持续的吸着头发。 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总之不得不赶快去找大人们!这是我当时的心情。 前往离那间空屋最近的我家,我大声的叫妈妈过来。 哭的唏哩哗啦的我跟D妹,汗流浃背的三个呆掉的男生,还有持续着奇怪行 ​​为的D。 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而脑袋咕噜咕噜转的时候,妈妈听到声音过来了。 “妈~” 虽说很想说明原委但哭不停的时候,我妈突然的打了我跟三个男生并大声骂了起来。 “你们去那边了对吧?去了那间空屋对吧!” 我们以平常没看过这么夸张的样子,只能拼命的点头,没法好好的说话。 “你们给我在这边好好等着,我马上跟你们的爸妈联络。” 这么说完后的母亲抱着D,上了二楼。

我们如同被叮咛的,在我家的客厅呆呆的坐着,完全无法思考。 就这样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吧。 到大家的父母到齐为止,母亲跟D都在二楼没有下来。 到齐之后只有母亲一人终于出现在客厅,只说了一句话。 “这些孩子们去了那间屋子。” 大家的父母亲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而且有着慌乱不安的样子。 “你们!看到了什么?在那边看到了什么?!” 大家的父母一起向我们逼问,但因为脑袋一片空白无法回答。 好不容易A跟B拼命的跟大家说明了事情原委。 “看到了梳妆台跟像是头发般奇怪的….还有打破了玻璃。” “其他哩?你们只看了那些吗?” “还有..写着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纸.. ..” 听到这句话后大家马上安静了下来,这时候,从二楼传来了很大的哭喊声。 我妈很慌张的跑上二楼,几分钟后被母亲扶下来的是D的妈妈。 我完全没看过她哭成这个样子。

“看到了吗..?D看到了抽屉里面的东西了吗..?” D的妈妈逼问着我们。 “你们打开了梳妆台的抽屉,看到里面的东西了吗?” “二楼梳妆台的第三个抽屉,怎样了?”其他的父母亲们也逼问着。 “第一个跟第二个我们都有看到..第三个只有D看到。” 在话说完的瞬间,D的母亲很用力的抓住了我们。 叫喊着说”为什么不阻止她?妳们是好朋友吧!为什么不阻止她啊啊!!” D的父亲跟其他父母亲拼命的押住她并安慰着。 “冷静点阿!””太太请振作一点!” 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带着D妹又上去了二楼。 之后暂时转移阵地,我们四个前往B的家,从B的父母亲那听到了起源。

“你们去的地方,从一开始就没有人住在那,那边是单纯为了那梳妆台跟头发而盖起来的房子。是在我跟你们爸妈都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开始的。那个梳妆台是被用过的。头发也是真的。然后,你们看到的字,就是这个对吧?!” 这样说的B的父亲拿过了纸笔,写上了”禁后”并拿给我们看。 “嗯….是这字没错。” 我们回答后,B的父亲把纸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继续说着。 “这个是那头发主人的名字,念法嘛..若是不知道正确的读音是念不出来的。”你们知道这些就可以了。绝对不要提起靠近那间房子的事了,靠近也不行,知道了吗?

今天你们就在这好好的休息吧!”说完的B父站起身来,B下定决心的问了他爸爸。 “D到底怎样了?那东西为什么会….”还没说完B父就开口了。 “忘了那孩子的事情吧!她再也无法回复原来的样子了,也不会再跟你们见面了,然后…”B父有些悲伤的表情继续说着。 “你们会被那孩子的母亲就这样恨一辈子吧!这次的事情不会对任何人追究。但看过刚刚她母亲的样子了吧!你们别再跟那孩子有任何交集了。” 说完,B父离开了房间。 我们什么也无法思考。 也不知道日后的生活要怎么下去。 真的是好长的一天。 在那之后过了好长一段普通的生活。

隔天开始,我的爸妈跟A的妈妈都一样,完全不再提起这件事情,D怎么了也不知道。 学校那边则是用个人因素,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搬到不知道哪去了。 然后同一天,我们家以外的住户似乎也被通知了这件事,那间空屋的话题就自然的开始减少了。 玻璃窗则是听说再度地被严密的施工处理过,让人无法进入。 我跟A他们从那事件以后就再也没靠近过那间空屋,D的事情也因此而疏远了。 高中也各自分开,我跟其他三人也都离开了小镇,距今也超过10年了。

跟看着用拙劣的文笔写出的长篇到这里的各位说声抱歉,最后什么也不知道。 但,最后….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D的母亲写了封信给我的母亲。 虽然内容不论我怎么问,母亲就是不说。 但那时候母亲耐人寻味的话,尽管到了现在我还是很在意。 “身为一个母亲,其实到最后为止,还是有着为了孩子而能够躲起来的选择的喔!如果,是你发生那样的事情的话,我也会有着相同的选择,尽管那是错误的。”

– 这是个有关于世世代代,女儿向母亲继承三个仪式的某家系的事情。 首先先说明关于这家系的一切。 在这家系里,女儿是母亲的”所有物”,女儿被当作”材料”来举情某种仪式。

包含母亲在内的有两人或是到三人负责生产,然后从中选其一当作”材料”。 (原文注:虽说也有可能会生下男孩,但在这场合中怎么处理就不知道了。) 被选中的女儿会取两个名字,其中一个是只有母亲知道的真名,并且永远的隐瞒。 考虑到万一被其他人知道的情况,会将原本名字的读音换成完全不一样的念法,就算知道怎么写,但念法绝对只有母亲才会知道。 (例如:绅ㄅ一ㄢ ˋ士ㄊ ㄞ ˋ,哎呀被知道了,那就改叫绅ㄔ士ㄏ ㄢ ˋ) 就算在只有母亲和女儿两人相处的情况下,也绝不会叫出这真名。

也许跟讳名差不多意思,但这似乎是为了强调女儿是”母亲的所有物”。 而且,在取真名的那天,一定会准备一个梳妆台,除了女儿的10岁、13岁、16岁的生日当天以外其他日子绝对不让女儿看到这梳妆台。 这也是,为了来临之日而做的准备。 就这样持续着没有被任何人叫过真名的状态,而这也是为了让”材料”提升价值,从小时候起母亲的”教育”就开始了。(没被选中的女儿则是普通的被养育着) 例如…. ※把猫、或是狗的脸给切的乱七八糟,分成很多块。 ※只留下尾巴并把这当做身体养着。(原文注:女儿周遭的人们全部都把这当作活着的,让女儿认为这就是真实) ※教导使用猫耳或是胡须的咒术,用这咒术来杀老鼠。 ※将蜘蛛细部分解,然后让女儿拼回原本的样子。 ※以屎尿当作食物。(原文注:自己或是其他人的) 全部太多了写不完,这只是一小部分。 不论哪一种都尽些是令人作呕的事情。

在这其中动物或是昆虫,特别是猫,占了约全部教育中的1/3,这是有理由的。 在这家系中,与男性有关的就只有生小孩这件事,等到了小孩生到足够数量的时候就切断关系。 在这其中有些男性尽管事先已经谈好了条件,但还是违背约定私自探查这家系的秘密与咒术。 为了处理这样的问题,在其中一代开始,在与男性交往时(也有可能是在性交时)使用咒术将附身妖怪转移到对方身上。 因此,自己所杀死的猫或是其他生物的怨念就全部转移到对方身上,与其有关这男性的家里就如同妖怪附身之家一般发生灾难。

以这样的后果来当作条件,不让对方了解自己家系的内情。 因为有着这样的事情,所以猫之类的动物常常被拿来当作”教育”使用。 为了让”材料”适合这样扭曲的常识,扭曲的价值观,扭曲的嗜好而形成的异常”教育”,在每一代的母女间都流传了13年。 在这期间,会进行三个仪式中的其中两个。 一个是在10岁时被母亲带到梳妆台前,被指示要提供指甲。 在这女儿是第一次知道了梳妆台的存在。 从双手双脚提供不定数的指甲数量,根据每一代的母亲都不一样。 说是提供,其实就是拔下。 自己拔下自己的指甲给母亲后。 将指甲跟写上女儿的真名的纸一起放入梳妆台的第一个抽屉。 然后在这一天母亲会坐在梳妆台前一整天。 这是第一个仪式。

另一个则是在13岁时,在同样的梳妆台前被指示要提供自己的牙齿。 数量一样根据每一代都不一样。 自己拔下自己的牙齿交给母亲,然后母亲将写上女儿真名的纸跟牙齿一起放入梳妆台的第二个抽屉。 然后母亲又坐在这一整天。 这是第二个仪式。 在这两个仪式结束后,隔天开始到16岁为止的三年间完全不实施”教育”。 突然没有任何的说明而得到了自由。 这代表了到13岁为止,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完成了的意思。

到了这个时候,本应几乎所有的女孩应该都已经照着母亲的希望而成了活着的人偶。 或许是那残存在心里的本性吧,以十分普通的女性来生活的例子似乎也很多。 在这三年后,女儿16岁的那天会举行最后的仪式。 最后的仪式,就是母亲坐在梳妆台前吃着女儿头发的行为。 与其说是吃,更重要的是放入体内这件事。 头发全剃光几乎变成光头,看着梳妆台镜子的同时忘我的专心于吃头发这件事。 女儿只是茫然的凝视着。 在终于吃完头发后,母亲会给女儿说出她真正的名字。

女儿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自己的真名。 就这样仪式完成,目的也达成了。 隔天开始母亲就会变成一天到晚只会吸自己头发的废人,到死为止都会被隔离开来。 如同文字叙述一般,废人般的母亲只剩下一个空壳,与本来的母亲完全是两种生物。 杵在那儿的母亲只是个人型气球,母亲的存在已经到达了谁也没见过、没听过的地方之前所做的事情,全都是为了得到能够前往那个地方的资格(原文注:神格?) 。

根据最后的仪式之后得到了。 在那个未知场所,生活着在以前做过相同事情而得到资格的母亲们,完全没有任何不净,如同乐园般的存在。 在最后的仪式中得到资格的母亲会被送往那个乐园,之后留下的就只是个只会吸头发的空壳而已…. 留下来的女儿就交由母亲的姊妹来扶养。不只一人负责生,而是两到三人来生产就是这个原因。 母亲死了以后,被普通的扶养着的母亲的姊妹就负责照顾女儿的生活。 从母亲那解放的女儿,到头发长度长到原来长度为止的期间里就与男性性交产子。

然后这次则是由自己开始重复与母亲做过完全一模一样的事情,前往母亲等待自己的场所。 这就是这个家系的说明。 更详细的内容也是有的,不过那内容量可不是两三次的投稿就能够容纳的。 虽然已经尽可能的写的较为容易了解了,但这文章的内容不仅难以理解也不好读。 在这边跟各位敬上十万分的歉意。 接下来开始进入正题吧。

– 其实,这恶习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慢慢的有人开始对这个恶习有了疑问。 这疑问慢慢的越来越大,于是便开始寻找母女间原本该如何相处的样子。

在这摸索的途中,渐渐地这个家系寻找到了该有的定位,这恶习逐渐被废除,到最后终于被禁止了。 但做为不忘本,真名和梳妆台的事情被留了下来。 真名作为母亲的证明,梳妆台则是被当成了祝贺用的礼物。 慢慢的开始跟周遭的居民们有了接触,也开始有人结为夫妇,建立起了家庭。 就这样过了许多年,有一位叫做八千代的女性结了婚,成了某人的妻子。 生活在在已经废除恶习后的母亲身边,非常普通的的一位女性。 周围的人们也非常照顾她的,走在平凡的人生道路上。 遇见了不错的对象,经过长年的交往后终于结婚了。 她多少有从母亲那边听到一些关于自己的家系的事情,但并不特别的在意。 婚后数年,生下了一个女儿,叫做贵子。

如同母亲教导的,取了隐藏的名字,梳妆台则是跟自己的共用。 本来应该就这样一直幸福的活下去,但在贵子10岁的时候发生了异变。 那一天八千代到父母亲那边去,家里只剩下丈夫和贵子。 到了晚上事情办完了,回到家的八千代,看到了不敢置信的画面。 不知道被拔下了多少片指甲和牙齿,贵子死了。 环顾家中,本来应该收好的写有贵子真名的纸落在地板上。 被拔下的指甲和牙齿则散落在贵子的梳妆台。 丈夫不见了。 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紧紧抱着女儿不断的哭泣。

发觉不对劲,附近的居民们跑过来一看,只看到八千代紧抱着女儿哭泣的画面。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居民们,只好先去通知八千代的父母亲。 并派出数人去寻找丈夫。 这个时候,只剩下八千代一人而已。 在那一晚,八千代在贵子的身边自杀了。 八千代的父母亲们在居民通知了这件事,了解了现场状况之间一直都很冷静。 “我们想像的到,他应该是想试试从八千代那边听到的仪式内容吧!不过因为八千代没有详细的说明,所以只有不完全的情报,没想到他竟然能够等到贵子10岁阿!” 说完这些,便前往八千代的家。

到了八千代的家,看到刚刚还抱着贵子哭的八千代竟然也死了…. 居民们愣在一旁。 倒是八千代的双亲一直都很冷静。 “到我们出来为止谁也别进来!”说完之后好一段时间都没从屋子出来。 几个小时后,八千代的父母终于出来了,”八千代跟贵子两人我们会负责供养,他丈夫不用找了,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说完后就强行解散了村民。

虽然接下来的几天还是掌握不到丈夫的行踪,但不久后发现他死在八千代家的门前。 嘴内似乎有着大量的长发,村民们去询问八千代的父母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们下了今后若是再进入八千代家就会变成那样子的诅咒,那些孩子阿,是好不容易从恶习中解放的新时代的孩子们阿!虽然很可惜的最后变成这样,那至少让她们安静的沉睡吧!”,跟村民说明完后,也交代村民八千代的房子就那样保存下去。 从那之后,八千代的房子就那样子的被保存了下来,这也算是对那两人的供养吧。

虽然谁也不知道那屋子里有着什么,但承诺过八千代的父母,谁也没进去看过。 就这样,那房子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了供养两人的地方。 之后,因为房屋过于老旧的缘故在无论如何都必须拆除的时候,村民们第一次知道了里面的东西。 在那村民们看到的是梳妆台跟头发。 由于八千代的家没有二楼,就那样子被放在玄关前。 不知道八千代的父母是怎么做的,形成那样子的头发。 了解了这就是诅咒的村民们,尽可能小心翼翼地将这给移动到新盖好的空屋去。

虽然这时一个不小心而看到了抽屉里面的东西,但似乎没发生什么事情。 为什么没有诅咒发生?村民们猜想或许是因为他们正供养着这对母子的关系吧。 空屋盖在稍微跟小镇有点距离的地方,没有盖玄关是因为不需要从这房子出入,窗户之类则是考虑到了空气流通等因素,算是对她们供养的心意吧! 通知了全镇的人不能进去这间房子,成了大人们间才知道的秘密。– 至此,是关于那梳妆台跟头发的故事。 梳妆台跟头发是八千代跟贵子母女的东西。

接下来开始则是最后的故事。 空屋盖好后,没有任何人进去过。 如同前面叙述的,在之前搬家的时候有看到抽屉里面的东西,有些人把那抽屉里有着什么的事情给传了出去。 跟我们那时候一样,对于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则是很严厉的去禁止,所以什么都没发生。 但在我们的亲人间有发生过一个事件。

上面所讲关于跟我们一起去空屋的A的家人们, A的外婆跟妈妈出生在这镇上,结婚后才搬到外县的事情。 其实这并不是事实。 在A妈跟B爸妈的小时候,然后还加上一个E君,一行四人也去过那间空屋。 跟我们不同的是他们是半夜从家里偷跑出来,还特地搬了梯子从二楼的窗户进去。 从窗户进去的那间房间什么都没有,有种期待以久却被背叛的失落感,于是到了隔壁房间去。 在那看到了梳妆台跟头发,在半夜看到这种东西可是更加的恐怖。 但四人之中,A妈的胆子相当的大,推开了怕的要死的其他三人准备要打开抽屉。 好不容易被其他三人给阻止,终于结束了这件事。但问题发生在之后。 从那房间出来很害怕的下了楼梯,马上又被恐怖给包围了。

走廊尽头的梳妆台跟头发。 这个时候其他三人已经想要回去了,但A妈引起了麻烦。 跟我们那时候的D妹一样,拉开了抽屉而且拿出了里面的东西,A妈拿出的是从一楼梳妆台的第一个抽屉,写有”紫逅”的纸。 而且还附有好几片指甲。 已经怕到不行的三人硬从A妈手中抢过纸,并准备放回抽屉,但在这时一个不小心把棒子上的头发给碰的掉了下来。 在这空屋中最诡异的头发,就算是A妈也没有勇气去摸,四个人就这样的回去了。

虽然之后的两三天就这样不去管他,但怕被父母亲给抓包,决定回去将那给复原。 B爸妈因为有事,所以只剩下A妈跟E去。 半夜偷跑出来,用梯子爬上二楼。 下了楼梯,用从家里带来的筷子夹起头发好不容易终于弄回了棒子上面。 “好了赶快回去吧!”E急着说。 松了一口气的A妈决定要吓一吓E,这次则打开了第二个抽屉。 里面有着写上”紫逅”的纸跟数颗牙齿。 E过于的慌乱而觉得有很有趣的A妈,以只有E看的到的姿势打开了第三个抽屉。 E看到抽屉里面只有短短数秒。 “里面有啥?”A妈准备也要看的瞬间,磅!抽屉被关了起来。 E就这样呆呆的不动了。

A妈虽然觉得这只是E的反击而想吐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异样的气氛,变的好可怕,于是就自己一个人回去了。 一回到家马上跟母亲说了这件事,母亲的脸色一变,发现事情已经成了紧急状况。 跟E的父母亲人连络后,他们马上前往那间空屋。 A妈在家等了好几十分钟,之后稍微的看到了被亲人们抱回来的E。 不知为何脸颊鼓鼓的,似乎还能从嘴边看到一些长发。 在这之后B爸妈也被叫了出来,母亲也掺进来,E跟他的爸妈三人则是什么没说。 不过,一直用无法言喻的表情死盯着A妈。

在这之后,三人听到了关于这间空屋的事情。 关于E的事情,跟我们所听到的完全一样。 然后在到E君一家搬走的这一个月之间,A妈每天都去E的家里拜访。 因为这件事A妈的精神状况变的很差,看不下去的母亲决定把她寄养在外县的亲戚家。 以上,故事说完了。

接下来说明关于抽屉内的东西。 空屋子里一楼的梳妆台是八千代的,二楼则是贵子的。 八千代的梳妆台里,第一个抽屉放的是指甲,第二个抽屉则是牙齿,写有真名的纸也放在一起。 贵子的梳妆台,第一跟第二个抽屉都只有放写上真名的纸。 八千代是”紫逅”,贵子则叫做”禁后”。 接下来的问题是第三个抽屉,里面放的似乎是手腕。 八千代的梳妆台放着八千代的右手跟贵子的左手,贵子的梳妆台则放着贵子的右手跟八千代的左手,并且都是十指交拢的状态。 当然现在变的如何已经无从得知,D跟E因为看到了那个而导致了异常。

严格来说,不行跟真名一起看到手腕。 “紫逅”是八千代的母亲写的,”禁后”则是八千代写的。 第三个抽屉呢内侧写满了这两个名字各自的真正念法。 空屋子现在也还在,不过现在的孩子们应该都不清楚了。 在现代这个充满娱乐跟诱惑的时代,或许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吸引人的存在了。 虽然不能说明确切的所在地,不过不是在日本东部。 然后,关于D妈写来的信内容,请恕我保留内容吧。 在得知D跟D妈已经往生的事情后,我已经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相关文章

  • 死了都要爱
    死了都要爱
    这是约15年前,我高中时代的事情了。当年是个没有手机,以BBCall为联络手段的时代。当时,我曾经有个喜欢到想跟她结婚的初恋女友。我的第一次也是跟她,虽然不是她的第一......
  • 家里的那个洞
    家里的那个洞
    这是两年前,当时我还是国三生时所发生的事。父亲因为工作的关系要搬到茨城县的筑波市。老实说对于当时国三的我,在这种时间点搬家是最不想见到的事,不过因为父亲工作......
  • 日本怪谈:在眼前实际发生的事
    日本怪谈:在眼前实际发生的事
    我21岁的时候真实发生的事情,一个夏夜的晚上十点多、接到两个女生叫我带他们去兜风的电话而出门。工作还是玩乐都很认真的我感觉很疲劳,开车开到想睡觉、因此在山脚......
  • 深山里的奇怪婆婆
    深山里的奇怪婆婆
    这是我在念大学的时候,从朋友那边听来的。喜欢钓鱼的朋友那天也是早上就出门钓鱼,地点在非常深山里的河川上游区域。以下的叙述我会用朋友当时的语气来描述。“我......
  • 稻草人神
    稻草人神
    我是住在乡下,上学时会经过田旁边的小路。这一天也是要回家,走在平常那条有蛙鸣的​​小路上。然后注意到田的中间有穿着像是粉红厨师围裙的人站在那里。”啊啊,是在......
  • 假人模特
    假人模特
    导读:这是我之前打工当保安时从前辈那听来的故事。位于市区的S百货是栋细长型建筑物,理所当然每个保安分配到的巡逻路线既长又复杂。还是菜鸟的我记不住路线也是很......
  • 三则日本短篇怪谈
    三则日本短篇怪谈
    1.看见老爷爷发生在朋友身上的故事。他和叔父一起去采山菜的时候,看见有位老爷爷在山谷中漫无目的散着步。老爷爷感觉很轻松的走在山谷之间的斜面上,以老人而言他的......
  • 神之屋
    神之屋
    我是学理科的,并且研究跟神祕学成反比的化学领域,但我从以前就很爱占卜等超自然的东西。但我感应不到什么。因此到今年夏天为止,我对完全没遇过灵异体验的自己感到幸......
  • 日本怪谈之蝴蝶的夢
    日本怪谈之蝴蝶的夢
    学弟的故事。学生时代跟同伴两人入山的时候遇难了。那时是秋天的终末,持续下著小雨。迷失了路线,持续受雨淋的他们,相当的疲劳困顿。没办法再走下去,就在林中休息,同伴......
  • 地底圆环
    地底圆环
    这件事发生在17年前,我高三那年的冬天。由于我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只能边参考这17年间断断续续拼凑出的回忆笔记,边写这篇文,细节和对话部分我自行做了些润饰,但会尽可......
  • 任家萱与张承中离婚诸多疑点,被爆是无性生活及张承中的3段绯闻
    任家萱与张承中离婚诸多疑点,被爆是无性生活及张承中的3段绯闻
    任家萱和丈夫的离婚震惊了娱乐圈。虽然双方都否认离婚与生育和小三无关,但仍然有很多疑问。周刊报道称,离婚的最大关键还是无性生活和张承忠的三段话。除了之前推出的F奶模...
  • 白龙王鱼:深海之中的凶猛鱼类 是恐怖传说中的海怪吗?
    白龙王鱼:深海之中的凶猛鱼类 是恐怖传说中的海怪吗?
    白龙王鱼是一种生活在深海之中性情凶猛的鱼类,在很多的恐怖传说都把白龙王鱼当时是一种可怕的怪物,比如说著名的“尼斯湖水怪”和“大海蛇”,确实白龙王鱼的外形看上去有点像是蛇类,体长可以达到6米,而且神出鬼没十分神秘,白龙王鱼是可以食用的鱼类吗? ...
  • 于欢刺死辱母者是正当防卫吗?上诉能否改判?
    于欢刺死辱母者是正当防卫吗?上诉能否改判?
    于欢刺死辱母者案最新消息:于欢被判无期能改判吗?于欢已经进行了上诉,是否进行改判还是维持原判呢?是法律高于一切,还是人间有真情呢?对于于欢刺死辱母者案判决存在很多争议?众说纷纭,下面就一起来看看整件事情的经过吧!...
  • 莎士比亚四大喜剧是哪四大?威尼斯商人极具讽刺的喜剧
    莎士比亚四大喜剧是哪四大?威尼斯商人极具讽刺的喜剧
    既然莎士比亚有四大悲剧那必然也有四大喜剧,前面小编已经介绍过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了,那么今天就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莎士比亚的四大喜剧,和小编一起往下看看吧。莎士比亚四大...
  • 让小孩杀人的瘦长鬼影都市传说
    让小孩杀人的瘦长鬼影都市传说
    最近几年世界各地都不太平静,国际上各地也一直出现各种可怕的杀人新闻,突然觉得新闻这么流通也是有坏处的......去年震惊美国的“威斯康辛杀人事件",两个凶手与被害......
  • 澳大利亚发现泰坦巨龙化石 生活在1亿年前
    澳大利亚发现泰坦巨龙化石 生活在1亿年前
    澳大利亚发现新种巨型恐龙化石。科学家分析,它是身长约为篮球场长度、生活在1亿年前的一种草食性恐龙——泰坦巨龙。据澳洲广播公司(ABC)10月21日报导,科学家将之命名为Savannas...
  • 收件人七日内必死无疑的香港鬼邮差传说
    收件人七日内必死无疑的香港鬼邮差传说
    香港的湾仔区有一家百年邮局,被政府列为古迹。不过五、六十年代这里曾闹出”鬼邮差”事件。这个邮差跟一般的邮差没甚异样,一样穿制服、背邮包,但他出勤送信时,不在日......
  • 科罗拉多州农村废弃导弹发射井探险
    科罗拉多州农村废弃导弹发射井探险
    有些东西是只存在于你看的电影里的,永远不会在现实生活中见到。其中最吓人的一个场景大概就是探索无知而又令人毛骨悚人的废气黑暗之地。这就是今天这篇文章中的一......
  • 世界上还有男人女人不穿裤子,女人可以强暴男人的民族
    世界上还有男人女人不穿裤子,女人可以强暴男人的民族
    世界上还有男人女人不穿裤子,女人可以强暴男人的民族女人禁止穿裤子的民族存在,这个大伙一听是不是觉得很激动,不要急还有更激动的,还有一个民族里面的女人可以随意强......
  • 历史上10个著名的隐士
    历史上10个著名的隐士
    现如今大多数的遁世者将与世隔绝作为一种对社会的消极对抗,在这种行为背后潜在的理性与那些在历史上著名的遁世者们隐世的理由如出一辙。他们通常因为宗教的原因彻......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