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禁后

禁后

时间:2015-07-26 17:48:16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导读:这篇日本怪谈很恐怖,可以说是重量级的,是描写关于一个恐怖的日本风俗,类似日本恐怖电影《贞子》,如果拍成电影不会比《贞子》差,只是人物和情节比较曲折,需要细细品味。胆小勿看!

在小镇外,沿着稻田过去路上有间独栋的空屋。 一直以来都没有人住所以破破烂烂的,在这已经历史悠久的小镇上更能够感受到这间屋子的老旧。 本来就该只是单纯的老房子….但,却有个令人注意的地方。 其中之一,镇上的大人们、父母亲等的过于激烈的反应。 光是提起那间房子的话题就会被严厉的斥责,有时候甚至会因此而被打巴掌。 每家的孩子都是这样,我也是。 另一点则是那间房子不知为何没有玄关。 虽然有窗户或落地窗,但却没有出入口的玄关。 这以前是谁住的呢?要怎么从这房子进出呢? 特地从窗户爬进爬出吗? 因为有着这些谜题而引起兴趣,不知何时开始有人就把这称作”潘朵拉”。

这在当时的孩子群中可是最热衷的话题。(这时候还不知道关于”禁后”的事情) 包括我在内大部分的孩子,想去调查里面到底有着什么,不过由于切身体会过以往光是提起这话题就会被父母大骂这样的经验,一直没有去实践这行动。 光是去房子那边是没啥难度的,而且也不会有人经过。 我想大家应该都来到过这房子前吧。 就这样,享受着这气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普通的生活着。 在我上了国中后的几个月的时候,有个男生对于潘朵拉的话题很感兴趣,”绝对要去看看”,他叫做A。

A君的家里,母亲是这小镇的人,嫁到外县去,因为离婚而回到外婆老家这。 A君本人是第一次来到这小镇,所以完全不知道潘朵拉的事情。 当时跟我很熟的B君、C君、D子之内,B君还有C君跟他也很好。 很自然的就加入到我们这群人之中了。 在五个人聚在一起聊些没营养的话题时,我们很自然的就提到了潘朵拉这个字眼。 对这很在意的A君马上就着迷了。 “虽说我妈也是这出生的人,但如果去问她的话我也会被骂吗?” “想也知道一定会生气的阿!如果是我爸妈的话就直接对我开打啦!” “我家也是,完全搞不懂阿!” 对A君说明潘朵拉的时候同时,大家也开始抱怨。

依序对他说明完之后,大家的话题成了”那间空房里有着什么?” “谁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吧?!” “阿災!我也没进去过,一问就被骂,知道的不是只有爸妈们吗?” “就因为这样,那我们就去察明那 ​​里到底隐瞒了什么吧!”A得意洋洋的说。 因为会惹爸妈生气,所以一开始我跟其他三人是反对的,但A说的天花乱坠,加上我们本来就有着想去看却又不能去看的想法,之后终于被说服,感觉有点像是长久以来的积怨一扫而空的想法,最后大家都同意了。 之后讨论出的结果,时间定在礼拜天的白天,然后加上以往大家一起玩的时候也常常一起的D妹,就这样定下了战略。

当天,大家一脸雀跃的样子在空屋前集合。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背着登山背包,里面装着零食,我还记得大家一副超开心的样子。 如同前面叙述的,这间有问题的房子是没有玄关,独栋盖在田里的。 虽然只是两层楼的建筑,好像能从窗户爬上去。不过实际上只能打破一楼的窗户爬进去。 “玻璃的赔偿没多少钱啦!”A这样的说,然后打破玻璃进去了。 尽管什么也没做,但这样一定会被骂吧….大家一边这么想,一边陆续爬了进去。 一进去是客厅。 左边是厨房,从前面的走廊过去左边是浴室,尽头则是厕所,右边则是往二楼的楼梯跟本来应该是玄关的空间。 照理来说现在是白天应该很明亮才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玄关的关系导致走廊那一带看起来有些阴暗。 外表破破烂烂的但里面却意外的漂亮….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什么都没有。

家具什么都完全都没有,也没有人居住过的痕迹在。 客厅跟厨房也是,非常的宽敞不过非常的普通。 “啥都没有阿!” “很普通吧!本来以为会有什么留下来的东西说。” 在什么都没有的客厅跟厨房东看西看的同时,三个男生很无聊的开始吃起了带来的零食。 “这么说来,秘密在二楼啰!” 我跟D子还有D妹三个人手牵着手离开走廊前往通向二楼的楼梯。 但楼梯….在离开走廊的瞬间,我跟D子几乎心脏停止了。 本来走廊左边延伸出去的途中有浴室,尽头则是厕所,差不多在那之间的地方放着梳妆台,前面则立着像是伸缩棒的东西。(类似晾衣架或是窗帘的伸缩横杆之类的东西) 那棒子上挂着头发。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似乎是假发然后弄出个发型而形成的东西,像是长发女性后面头发就这样挂着的样子。(原发文者注:因为很难形容,不好意思) 棒子的高度则差不多调到一般的平均身高左右靠近头部的位置,简直就是重现”有个女性坐在梳妆台前”的光景。 马上就起鸡皮疙瘩,我跟D子有些恐慌的说”这这,这是什么?” 什么什么?从走廊过来的三个男生,也对于这无法解释的场景目瞪口呆。

只有D妹,”这啥阿?”一副呆呆的样子。 “那什么东西阿?真的毛发吗?” “我阿災!要摸看看吗?” A跟B这样说的时候,我跟C拼命的阻止。 “绝对不可以阿!那不知道啥的恶心东西绝对怪怪的!” “对阿!不要啦!” 感受到这不论怎么想也觉得很奇怪的恐怖画面,我们姑且先回到客厅。 “怎么办?不经过走廊的话就没办法到二楼喔!” “人家才不要!那东西好恶心。” “我也感觉那东西怪怪的。” C跟我还有D子三个人因为看见了意料之外的东西,已经没有探险的念头了。 “不看那东西直接过去的话没问题啦!二楼应该也有些东西,再说只要下了楼梯不是马上就到出口了吗?而且现在是白天阿!” A跟B两人不论怎样都想去二楼看看,催着我们三个胆小鬼。 “就算你那么说….” 在我们互相对看的时候,突然想起来。 “咦?D妹呢?” “咦?” 大家这才注意到,D妹不见了。

我们人现在就处在窗户前这唯一的出入口,所以她不可能跑出去。 虽然说客厅跟厨房很宽敞,但一眼即可望尽。 本来应该人也一起的D妹却不见了。 “OO!妳在哪?快回答阿!” D子拼命的叫唤着,但却没有回应。 “喂..会不会到楼上去了….?” 因为这一句话,大家一起看向了走廊。 “讨厌啦!那孩子到底在做什么啦!” D子满脸泪水的叫着。 “妳先冷静一下,不管怎样先去二楼吧!” 现在不是说好恐怖的场合,于是大家马上前往走廊往二楼出发。

— “喂~~~~OO?”(D妹名字) “OO,你给我差不多一点阿!赶快给我出来!” 大家一边叫着一边往楼梯前进,但没有回应。 上了楼梯后,有两间房间,不论哪一间门都是关着的。 我们先打开前方的这间,那房间就是从屋外看到的那间。 里面果然什么也没有,D妹也不在。 “会在那边吗?” 我们朝向另一扇门,慢慢的将门打开。 D妹在里面。 但我们当下却说不出话当场僵住。 在那房间的中间,有着跟楼下一模一样的东西。 梳妆台跟立在台前的棒子,然后挂在上面的长发。 我们被这异样的恐怖氛围给围绕着,就这样呆立站着无法动弹。 “姊姊,这是什么?” 冷不防的D妹冒出这句话,然后在接下来的瞬间做出了令人意料不到的举动。

D妹靠近梳妆台,打开三个抽屉之中最上面的那个。 “什是啥呀?” D妹把从抽屉拿出的东西给我们看…. 那是像是用毛笔写上”禁后”的毛笔纸。 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是盯着D妹看的我们。 这个时候为什么不能动的原因,事到如今我还是不知道。 D妹似乎没什么大不了拿着那张毛笔纸关上了抽屉,接下来是打开第二个抽屉并且把里面的东西给拿了出来。 完全一样的东西,上面写着”禁后”的毛笔纸。 已经完全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怎样了,我只是一个劲儿的发抖。 D回过神来,马上跑到妹妹面前。 很生气的骂着D妹,抢过那毛笔纸,准备打开抽屉。

这个时候的问题在于,D妹在拿出毛笔纸后是马上将第二个抽屉给关上的。 大概是慌张的缘故吧,D不是打开第二个抽屉,而是打开了最下面的抽屉。 在突然打开抽屉的那一瞬间,D就看着抽屉里面完全不动了。 完全不说话,就直直的看着那里面,身体连一点晃动都完全没有。 “怎,怎么了啦?” 这时候我们的身体终于可以动了,在两人靠近她的瞬间。 碰!D很大声的关上抽屉。 然后将及肩的长发拉到嘴边,大口大口的吸了起来。 “喂,喂!刚刚怎么了?!” “D,振作一点!” 无论大家怎么叫都没有反应。 她只顾着持续吸自己的头发。 那种恐怖的感觉跟动作让D妹哭了起来,已经是很急迫的状况了。 “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啦!” “我怎会知道啦!这到底是什么啦!” “不管怎样赶快出去!已经不想待在这了!” 三个人抱着D,我握着D妹的手急急忙忙的离开这间屋子。

在这期间,D还是持续的吸着头发。 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总之不得不赶快去找大人们!这是我当时的心情。 前往离那间空屋最近的我家,我大声的叫妈妈过来。 哭的唏哩哗啦的我跟D妹,汗流浃背的三个呆掉的男生,还有持续着奇怪行 ​​为的D。 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而脑袋咕噜咕噜转的时候,妈妈听到声音过来了。 “妈~” 虽说很想说明原委但哭不停的时候,我妈突然的打了我跟三个男生并大声骂了起来。 “你们去那边了对吧?去了那间空屋对吧!” 我们以平常没看过这么夸张的样子,只能拼命的点头,没法好好的说话。 “你们给我在这边好好等着,我马上跟你们的爸妈联络。” 这么说完后的母亲抱着D,上了二楼。

我们如同被叮咛的,在我家的客厅呆呆的坐着,完全无法思考。 就这样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吧。 到大家的父母到齐为止,母亲跟D都在二楼没有下来。 到齐之后只有母亲一人终于出现在客厅,只说了一句话。 “这些孩子们去了那间屋子。” 大家的父母亲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而且有着慌乱不安的样子。 “你们!看到了什么?在那边看到了什么?!” 大家的父母一起向我们逼问,但因为脑袋一片空白无法回答。 好不容易A跟B拼命的跟大家说明了事情原委。 “看到了梳妆台跟像是头发般奇怪的….还有打破了玻璃。” “其他哩?你们只看了那些吗?” “还有..写着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纸.. ..” 听到这句话后大家马上安静了下来,这时候,从二楼传来了很大的哭喊声。 我妈很慌张的跑上二楼,几分钟后被母亲扶下来的是D的妈妈。 我完全没看过她哭成这个样子。

“看到了吗..?D看到了抽屉里面的东西了吗..?” D的妈妈逼问着我们。 “你们打开了梳妆台的抽屉,看到里面的东西了吗?” “二楼梳妆台的第三个抽屉,怎样了?”其他的父母亲们也逼问着。 “第一个跟第二个我们都有看到..第三个只有D看到。” 在话说完的瞬间,D的母亲很用力的抓住了我们。 叫喊着说”为什么不阻止她?妳们是好朋友吧!为什么不阻止她啊啊!!” D的父亲跟其他父母亲拼命的押住她并安慰着。 “冷静点阿!””太太请振作一点!” 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带着D妹又上去了二楼。 之后暂时转移阵地,我们四个前往B的家,从B的父母亲那听到了起源。

“你们去的地方,从一开始就没有人住在那,那边是单纯为了那梳妆台跟头发而盖起来的房子。是在我跟你们爸妈都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开始的。那个梳妆台是被用过的。头发也是真的。然后,你们看到的字,就是这个对吧?!” 这样说的B的父亲拿过了纸笔,写上了”禁后”并拿给我们看。 “嗯….是这字没错。” 我们回答后,B的父亲把纸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继续说着。 “这个是那头发主人的名字,念法嘛..若是不知道正确的读音是念不出来的。”你们知道这些就可以了。绝对不要提起靠近那间房子的事了,靠近也不行,知道了吗?

今天你们就在这好好的休息吧!”说完的B父站起身来,B下定决心的问了他爸爸。 “D到底怎样了?那东西为什么会….”还没说完B父就开口了。 “忘了那孩子的事情吧!她再也无法回复原来的样子了,也不会再跟你们见面了,然后…”B父有些悲伤的表情继续说着。 “你们会被那孩子的母亲就这样恨一辈子吧!这次的事情不会对任何人追究。但看过刚刚她母亲的样子了吧!你们别再跟那孩子有任何交集了。” 说完,B父离开了房间。 我们什么也无法思考。 也不知道日后的生活要怎么下去。 真的是好长的一天。 在那之后过了好长一段普通的生活。

隔天开始,我的爸妈跟A的妈妈都一样,完全不再提起这件事情,D怎么了也不知道。 学校那边则是用个人因素,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搬到不知道哪去了。 然后同一天,我们家以外的住户似乎也被通知了这件事,那间空屋的话题就自然的开始减少了。 玻璃窗则是听说再度地被严密的施工处理过,让人无法进入。 我跟A他们从那事件以后就再也没靠近过那间空屋,D的事情也因此而疏远了。 高中也各自分开,我跟其他三人也都离开了小镇,距今也超过10年了。

跟看着用拙劣的文笔写出的长篇到这里的各位说声抱歉,最后什么也不知道。 但,最后….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D的母亲写了封信给我的母亲。 虽然内容不论我怎么问,母亲就是不说。 但那时候母亲耐人寻味的话,尽管到了现在我还是很在意。 “身为一个母亲,其实到最后为止,还是有着为了孩子而能够躲起来的选择的喔!如果,是你发生那样的事情的话,我也会有着相同的选择,尽管那是错误的。”

– 这是个有关于世世代代,女儿向母亲继承三个仪式的某家系的事情。 首先先说明关于这家系的一切。 在这家系里,女儿是母亲的”所有物”,女儿被当作”材料”来举情某种仪式。

包含母亲在内的有两人或是到三人负责生产,然后从中选其一当作”材料”。 (原文注:虽说也有可能会生下男孩,但在这场合中怎么处理就不知道了。) 被选中的女儿会取两个名字,其中一个是只有母亲知道的真名,并且永远的隐瞒。 考虑到万一被其他人知道的情况,会将原本名字的读音换成完全不一样的念法,就算知道怎么写,但念法绝对只有母亲才会知道。 (例如:绅ㄅ一ㄢ ˋ士ㄊ ㄞ ˋ,哎呀被知道了,那就改叫绅ㄔ士ㄏ ㄢ ˋ) 就算在只有母亲和女儿两人相处的情况下,也绝不会叫出这真名。

也许跟讳名差不多意思,但这似乎是为了强调女儿是”母亲的所有物”。 而且,在取真名的那天,一定会准备一个梳妆台,除了女儿的10岁、13岁、16岁的生日当天以外其他日子绝对不让女儿看到这梳妆台。 这也是,为了来临之日而做的准备。 就这样持续着没有被任何人叫过真名的状态,而这也是为了让”材料”提升价值,从小时候起母亲的”教育”就开始了。(没被选中的女儿则是普通的被养育着) 例如…. ※把猫、或是狗的脸给切的乱七八糟,分成很多块。 ※只留下尾巴并把这当做身体养着。(原文注:女儿周遭的人们全部都把这当作活着的,让女儿认为这就是真实) ※教导使用猫耳或是胡须的咒术,用这咒术来杀老鼠。 ※将蜘蛛细部分解,然后让女儿拼回原本的样子。 ※以屎尿当作食物。(原文注:自己或是其他人的) 全部太多了写不完,这只是一小部分。 不论哪一种都尽些是令人作呕的事情。

在这其中动物或是昆虫,特别是猫,占了约全部教育中的1/3,这是有理由的。 在这家系中,与男性有关的就只有生小孩这件事,等到了小孩生到足够数量的时候就切断关系。 在这其中有些男性尽管事先已经谈好了条件,但还是违背约定私自探查这家系的秘密与咒术。 为了处理这样的问题,在其中一代开始,在与男性交往时(也有可能是在性交时)使用咒术将附身妖怪转移到对方身上。 因此,自己所杀死的猫或是其他生物的怨念就全部转移到对方身上,与其有关这男性的家里就如同妖怪附身之家一般发生灾难。

以这样的后果来当作条件,不让对方了解自己家系的内情。 因为有着这样的事情,所以猫之类的动物常常被拿来当作”教育”使用。 为了让”材料”适合这样扭曲的常识,扭曲的价值观,扭曲的嗜好而形成的异常”教育”,在每一代的母女间都流传了13年。 在这期间,会进行三个仪式中的其中两个。 一个是在10岁时被母亲带到梳妆台前,被指示要提供指甲。 在这女儿是第一次知道了梳妆台的存在。 从双手双脚提供不定数的指甲数量,根据每一代的母亲都不一样。 说是提供,其实就是拔下。 自己拔下自己的指甲给母亲后。 将指甲跟写上女儿的真名的纸一起放入梳妆台的第一个抽屉。 然后在这一天母亲会坐在梳妆台前一整天。 这是第一个仪式。

另一个则是在13岁时,在同样的梳妆台前被指示要提供自己的牙齿。 数量一样根据每一代都不一样。 自己拔下自己的牙齿交给母亲,然后母亲将写上女儿真名的纸跟牙齿一起放入梳妆台的第二个抽屉。 然后母亲又坐在这一整天。 这是第二个仪式。 在这两个仪式结束后,隔天开始到16岁为止的三年间完全不实施”教育”。 突然没有任何的说明而得到了自由。 这代表了到13岁为止,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完成了的意思。

到了这个时候,本应几乎所有的女孩应该都已经照着母亲的希望而成了活着的人偶。 或许是那残存在心里的本性吧,以十分普通的女性来生活的例子似乎也很多。 在这三年后,女儿16岁的那天会举行最后的仪式。 最后的仪式,就是母亲坐在梳妆台前吃着女儿头发的行为。 与其说是吃,更重要的是放入体内这件事。 头发全剃光几乎变成光头,看着梳妆台镜子的同时忘我的专心于吃头发这件事。 女儿只是茫然的凝视着。 在终于吃完头发后,母亲会给女儿说出她真正的名字。

女儿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自己的真名。 就这样仪式完成,目的也达成了。 隔天开始母亲就会变成一天到晚只会吸自己头发的废人,到死为止都会被隔离开来。 如同文字叙述一般,废人般的母亲只剩下一个空壳,与本来的母亲完全是两种生物。 杵在那儿的母亲只是个人型气球,母亲的存在已经到达了谁也没见过、没听过的地方之前所做的事情,全都是为了得到能够前往那个地方的资格(原文注:神格?) 。

根据最后的仪式之后得到了。 在那个未知场所,生活着在以前做过相同事情而得到资格的母亲们,完全没有任何不净,如同乐园般的存在。 在最后的仪式中得到资格的母亲会被送往那个乐园,之后留下的就只是个只会吸头发的空壳而已…. 留下来的女儿就交由母亲的姊妹来扶养。不只一人负责生,而是两到三人来生产就是这个原因。 母亲死了以后,被普通的扶养着的母亲的姊妹就负责照顾女儿的生活。 从母亲那解放的女儿,到头发长度长到原来长度为止的期间里就与男性性交产子。

然后这次则是由自己开始重复与母亲做过完全一模一样的事情,前往母亲等待自己的场所。 这就是这个家系的说明。 更详细的内容也是有的,不过那内容量可不是两三次的投稿就能够容纳的。 虽然已经尽可能的写的较为容易了解了,但这文章的内容不仅难以理解也不好读。 在这边跟各位敬上十万分的歉意。 接下来开始进入正题吧。

– 其实,这恶习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慢慢的有人开始对这个恶习有了疑问。 这疑问慢慢的越来越大,于是便开始寻找母女间原本该如何相处的样子。

在这摸索的途中,渐渐地这个家系寻找到了该有的定位,这恶习逐渐被废除,到最后终于被禁止了。 但做为不忘本,真名和梳妆台的事情被留了下来。 真名作为母亲的证明,梳妆台则是被当成了祝贺用的礼物。 慢慢的开始跟周遭的居民们有了接触,也开始有人结为夫妇,建立起了家庭。 就这样过了许多年,有一位叫做八千代的女性结了婚,成了某人的妻子。 生活在在已经废除恶习后的母亲身边,非常普通的的一位女性。 周围的人们也非常照顾她的,走在平凡的人生道路上。 遇见了不错的对象,经过长年的交往后终于结婚了。 她多少有从母亲那边听到一些关于自己的家系的事情,但并不特别的在意。 婚后数年,生下了一个女儿,叫做贵子。

如同母亲教导的,取了隐藏的名字,梳妆台则是跟自己的共用。 本来应该就这样一直幸福的活下去,但在贵子10岁的时候发生了异变。 那一天八千代到父母亲那边去,家里只剩下丈夫和贵子。 到了晚上事情办完了,回到家的八千代,看到了不敢置信的画面。 不知道被拔下了多少片指甲和牙齿,贵子死了。 环顾家中,本来应该收好的写有贵子真名的纸落在地板上。 被拔下的指甲和牙齿则散落在贵子的梳妆台。 丈夫不见了。 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紧紧抱着女儿不断的哭泣。

发觉不对劲,附近的居民们跑过来一看,只看到八千代紧抱着女儿哭泣的画面。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居民们,只好先去通知八千代的父母亲。 并派出数人去寻找丈夫。 这个时候,只剩下八千代一人而已。 在那一晚,八千代在贵子的身边自杀了。 八千代的父母亲们在居民通知了这件事,了解了现场状况之间一直都很冷静。 “我们想像的到,他应该是想试试从八千代那边听到的仪式内容吧!不过因为八千代没有详细的说明,所以只有不完全的情报,没想到他竟然能够等到贵子10岁阿!” 说完这些,便前往八千代的家。

到了八千代的家,看到刚刚还抱着贵子哭的八千代竟然也死了…. 居民们愣在一旁。 倒是八千代的双亲一直都很冷静。 “到我们出来为止谁也别进来!”说完之后好一段时间都没从屋子出来。 几个小时后,八千代的父母终于出来了,”八千代跟贵子两人我们会负责供养,他丈夫不用找了,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说完后就强行解散了村民。

虽然接下来的几天还是掌握不到丈夫的行踪,但不久后发现他死在八千代家的门前。 嘴内似乎有着大量的长发,村民们去询问八千代的父母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们下了今后若是再进入八千代家就会变成那样子的诅咒,那些孩子阿,是好不容易从恶习中解放的新时代的孩子们阿!虽然很可惜的最后变成这样,那至少让她们安静的沉睡吧!”,跟村民说明完后,也交代村民八千代的房子就那样保存下去。 从那之后,八千代的房子就那样子的被保存了下来,这也算是对那两人的供养吧。

虽然谁也不知道那屋子里有着什么,但承诺过八千代的父母,谁也没进去看过。 就这样,那房子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了供养两人的地方。 之后,因为房屋过于老旧的缘故在无论如何都必须拆除的时候,村民们第一次知道了里面的东西。 在那村民们看到的是梳妆台跟头发。 由于八千代的家没有二楼,就那样子被放在玄关前。 不知道八千代的父母是怎么做的,形成那样子的头发。 了解了这就是诅咒的村民们,尽可能小心翼翼地将这给移动到新盖好的空屋去。

虽然这时一个不小心而看到了抽屉里面的东西,但似乎没发生什么事情。 为什么没有诅咒发生?村民们猜想或许是因为他们正供养着这对母子的关系吧。 空屋盖在稍微跟小镇有点距离的地方,没有盖玄关是因为不需要从这房子出入,窗户之类则是考虑到了空气流通等因素,算是对她们供养的心意吧! 通知了全镇的人不能进去这间房子,成了大人们间才知道的秘密。– 至此,是关于那梳妆台跟头发的故事。 梳妆台跟头发是八千代跟贵子母女的东西。

接下来开始则是最后的故事。 空屋盖好后,没有任何人进去过。 如同前面叙述的,在之前搬家的时候有看到抽屉里面的东西,有些人把那抽屉里有着什么的事情给传了出去。 跟我们那时候一样,对于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则是很严厉的去禁止,所以什么都没发生。 但在我们的亲人间有发生过一个事件。

上面所讲关于跟我们一起去空屋的A的家人们, A的外婆跟妈妈出生在这镇上,结婚后才搬到外县的事情。 其实这并不是事实。 在A妈跟B爸妈的小时候,然后还加上一个E君,一行四人也去过那间空屋。 跟我们不同的是他们是半夜从家里偷跑出来,还特地搬了梯子从二楼的窗户进去。 从窗户进去的那间房间什么都没有,有种期待以久却被背叛的失落感,于是到了隔壁房间去。 在那看到了梳妆台跟头发,在半夜看到这种东西可是更加的恐怖。 但四人之中,A妈的胆子相当的大,推开了怕的要死的其他三人准备要打开抽屉。 好不容易被其他三人给阻止,终于结束了这件事。但问题发生在之后。 从那房间出来很害怕的下了楼梯,马上又被恐怖给包围了。

走廊尽头的梳妆台跟头发。 这个时候其他三人已经想要回去了,但A妈引起了麻烦。 跟我们那时候的D妹一样,拉开了抽屉而且拿出了里面的东西,A妈拿出的是从一楼梳妆台的第一个抽屉,写有”紫逅”的纸。 而且还附有好几片指甲。 已经怕到不行的三人硬从A妈手中抢过纸,并准备放回抽屉,但在这时一个不小心把棒子上的头发给碰的掉了下来。 在这空屋中最诡异的头发,就算是A妈也没有勇气去摸,四个人就这样的回去了。

虽然之后的两三天就这样不去管他,但怕被父母亲给抓包,决定回去将那给复原。 B爸妈因为有事,所以只剩下A妈跟E去。 半夜偷跑出来,用梯子爬上二楼。 下了楼梯,用从家里带来的筷子夹起头发好不容易终于弄回了棒子上面。 “好了赶快回去吧!”E急着说。 松了一口气的A妈决定要吓一吓E,这次则打开了第二个抽屉。 里面有着写上”紫逅”的纸跟数颗牙齿。 E过于的慌乱而觉得有很有趣的A妈,以只有E看的到的姿势打开了第三个抽屉。 E看到抽屉里面只有短短数秒。 “里面有啥?”A妈准备也要看的瞬间,磅!抽屉被关了起来。 E就这样呆呆的不动了。

A妈虽然觉得这只是E的反击而想吐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异样的气氛,变的好可怕,于是就自己一个人回去了。 一回到家马上跟母亲说了这件事,母亲的脸色一变,发现事情已经成了紧急状况。 跟E的父母亲人连络后,他们马上前往那间空屋。 A妈在家等了好几十分钟,之后稍微的看到了被亲人们抱回来的E。 不知为何脸颊鼓鼓的,似乎还能从嘴边看到一些长发。 在这之后B爸妈也被叫了出来,母亲也掺进来,E跟他的爸妈三人则是什么没说。 不过,一直用无法言喻的表情死盯着A妈。

在这之后,三人听到了关于这间空屋的事情。 关于E的事情,跟我们所听到的完全一样。 然后在到E君一家搬走的这一个月之间,A妈每天都去E的家里拜访。 因为这件事A妈的精神状况变的很差,看不下去的母亲决定把她寄养在外县的亲戚家。 以上,故事说完了。

接下来说明关于抽屉内的东西。 空屋子里一楼的梳妆台是八千代的,二楼则是贵子的。 八千代的梳妆台里,第一个抽屉放的是指甲,第二个抽屉则是牙齿,写有真名的纸也放在一起。 贵子的梳妆台,第一跟第二个抽屉都只有放写上真名的纸。 八千代是”紫逅”,贵子则叫做”禁后”。 接下来的问题是第三个抽屉,里面放的似乎是手腕。 八千代的梳妆台放着八千代的右手跟贵子的左手,贵子的梳妆台则放着贵子的右手跟八千代的左手,并且都是十指交拢的状态。 当然现在变的如何已经无从得知,D跟E因为看到了那个而导致了异常。

严格来说,不行跟真名一起看到手腕。 “紫逅”是八千代的母亲写的,”禁后”则是八千代写的。 第三个抽屉呢内侧写满了这两个名字各自的真正念法。 空屋子现在也还在,不过现在的孩子们应该都不清楚了。 在现代这个充满娱乐跟诱惑的时代,或许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吸引人的存在了。 虽然不能说明确切的所在地,不过不是在日本东部。 然后,关于D妈写来的信内容,请恕我保留内容吧。 在得知D跟D妈已经往生的事情后,我已经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相关文章

  • 消失的门
    消失的门
    高中时代的诡异经验。因为太诡异了,所以我身边都没人相信,但这绝对是100%真实的经验。高二那年秋天。我读的高中对文化祭兴趣缺缺,但对体育祭倒是莫名热衷(不如说对啦......
  • 梦见和尚
    梦见和尚
    我家的大门口是由八片落地窗组成的,没有其他遮蔽 一进门 就是客厅 往后走的右手边是厨房,厨房里有个小后门, 它是个蓝色的、生锈的斑驳铁门 而左手边则是房间的区域 ......
  • 面具大人
    面具大人
    长文抱歉,文中的人名都是变造过的,请不要人肉我。可能有人已经认出我,因为我跟很多朋友说过,但知道也不要说出来哦。那是三年前我读大四的时候,因为已经找到工作了,就到......
  • 赤口大人
    赤口大人
    大家有听过”赤口大人”的游戏吗?虽然跟狐狗狸大人的游戏类似,不过狐狗狸大人是用来占卜的。赤口大人则不同,是用来诅咒人的。其根本目的完全不一样。大家应该是完全......
  • 怪谈系列:哭泣人偶
    怪谈系列:哭泣人偶
    喜一听到店里传来老爹和客人说话的声音,过去瞄了一眼,是一对夫妇。友禅和服、合身的西装配上整齐的胡须。喜一直觉认为他们是有钱人,心想说不定会拿到巧克力,便抓紧机......
  • 狐狸精
    狐狸精
    故事发生在数年前的北海道。不过,在说故事之前,我必须先声明。而当事人Y君,在叙述这段亲身经验之前,也做过同样的声明。上方落语(注:关西的单口相声)里,有一则“馒头好......
  • 日本怪谈:在眼前实际发生的事
    日本怪谈:在眼前实际发生的事
    我21岁的时候真实发生的事情,一个夏夜的晚上十点多、接到两个女生叫我带他们去兜风的电话而出门。工作还是玩乐都很认真的我感觉很疲劳,开车开到想睡觉、因此在山脚......
  • 无止境的鬼抓人
    无止境的鬼抓人
    导读:这是我小学六年级和同班同学S之间发生的事。S平时举止怪异,是个奇怪的家伙。上课时总在睡觉,吃完饭就回家,同学都当他是笨蛋,当然我也是。现在回想起来,S应该是患......
  • 拖重物的老太婆
    拖重物的老太婆
    我以前常和朋友一起打电玩,我和朋友同时喜欢上同一款游戏。所以当时的我几乎每周末都到朋友住的公寓报到,通宵打电玩也是件理所当然的事。一旦开始玩的话,就会觉得......
  • 扭来扭去
    扭来扭去
    导读:那是在我们小时候去秋田阿妈家的事!我们只有在每年一次的盂兰盆节才会去阿妈的家,到了后我马上就很哥哥很嗨的去外头玩,跟都市不一样,空气非常好。我享受着凉......
  • 全球十大最疯狂的武器 飞行的航空母舰你见过吗?
    全球十大最疯狂的武器 飞行的航空母舰你见过吗?
    在世界战争史上出现过无数种的武器,不管是冷兵器时代还是热兵器时代,都会诞生一种最为特殊而且疯狂的武器,以各种出其不意的设想来实现对敌人的攻击,比如二战期间苏联制造的反坦...
  • 四川一家豆花店出现美女机器人
    四川一家豆花店出现美女机器人
    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近日一家豆花店出现一对美女机器人,她们戴着袖套、围着围裙,一位负责推磨豆花,另一位负责添磨。老板邹属民已年过七旬,曾经是一位优秀的工程师,这......
  • 5位历史上的恐怖医生
    5位历史上的恐怖医生
    在医学不是很发达的年代,一般大众知道的医学知识并不多,只能完全相信医生,不管医生说什么,也没有办法判断对错,在这种状况下,如果医生真的想要对病人怎么样,病人可能也只......
  • 晚上为什么不要数楼梯
    晚上为什么不要数楼梯
    据说晚上数楼梯有二个特点一个是第一遍和第二遍不一样 数着数着 就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另一个是楼梯踏步总是单数。当然另外就是由于晚上光线暗,容易数错啦!下面看一......
  • 精绝古城真的存在吗?精绝古城怎么消失的?
    精绝古城真的存在吗?精绝古城怎么消失的?
    精绝古城随着电视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出现再一次被世人熟知,剧中无数神秘离奇的事件引起很多人的关注,精绝古城真的存在过吗?下面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精绝古城真的存在过...
  • 鬼交出现的原因是什么?鬼交该如何正确预防?
    鬼交出现的原因是什么?鬼交该如何正确预防?
    鬼交出现的原因是什么?鬼交该如何预防?鬼交是可以说是一种恐怖的病症,所谓的鬼交就是人在睡梦之中与鬼发生性关系,虽然只是在梦中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危害,但是鬼交的影响还是非常大,鬼交该如何正确预防呢?下面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 中国神秘超自然研究机构749局和507所
    中国神秘超自然研究机构749局和507所
    经常看到美国人或俄罗斯人对超自然科学的研究,好像很少有中国队该方面的研究,但是实际上政府当年曾经组建了一个专门研究特异功能的神秘机构?著名导演陆川还曾经亲眼......
  • 美国出现怪云如层层巨浪相连到天边
    美国出现怪云如层层巨浪相连到天边
    美国科罗拉多州日前出现诡异的云层,犹如大海啸激起层层巨浪,从天边席卷而来,令人叹为观止。此一奇景于上周五(10月30日)傍晚出现在该州城市布雷肯里奇(Breckenridge)的天......
  • 胖细胞寿命更长 胖子有最低的全死因死亡率?
    胖细胞寿命更长 胖子有最低的全死因死亡率?
    胖好还是瘦好?可能胖点人家就叫你减肥,瘦点就叫你多吃,在普遍的人看来可能胖子要比瘦子不健康些,真是这样的吗?最近有科学研究发现胖细胞比瘦细胞寿命长,也就是说胖子会......
  • 舍利子制作方法也有专利?
    舍利子制作方法也有专利?
    舍利是得到高僧火化后才会出现的东西,但是现在有人居然在人造舍利,而且还为此申请专利,真让人脑洞大开啊!附上舍利子的制作方法利用骨灰和别的添加材料进行高温处理而......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