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灵异事件 >  日本活人偶灵异事件续

日本活人偶灵异事件续

时间:2015-02-16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日本活人偶灵异事件续真实图片

日本活人偶灵异事件续真实图片

上一篇众我们报道了日本活人偶灵异事件

但是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后来太想知道人偶在哪里供奉,就去查了一下!因为这具人偶引起了许多灵异之事,稻川跟前野,一起去找有名的灵媒师久慈玲云,久慈玲云还没看到人偶就说:“不要,我不想看到这人偶。“而他好像已经知晓了一切般的说:“这种最可怕,人有灵魂,人偶当然没有,所以很容易被其他的念力入侵,要是被动物或小孩的灵给附身,我也没办法了。“

稻川淳二是日本的广播主持人

稻川淳二是日本的广播主持人

但是拗不过两人强烈的请求,后来久慈玲云还是勉强帮他们供奉了这个人偶。两天后,稻川跟前野一边讨论着人偶的本体是什么、到底成佛没,拜访了久慈玲云的办公室。可是,大门深锁。觉得奇怪的两人用电话联络以后,也是没人接,所以就决定改日再来。一个礼拜后,只有稻川一个人拜访久慈玲云,却仍大门深锁,但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办公室招牌已经拿了下来了。稻川还是无法跟久慈玲云取得联络,她完全是失去踪跡。

过了不久,稻川才知道久慈玲云过世了。稻川有个认识的杂志记者,他也在找久慈玲云,而这个人详细调查了久慈玲云的事后,刊载在杂志上。原来是稻川跟前野带着两尊人偶去拜访久慈玲云的当晚,她就倒下了。在场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倒下,很快速的送到医院去了。久慈玲云其实是个体重超过八十公斤的女性,但却在三日内急速瘦了下来,死时剩三十公斤,头歪斜着,脸上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容。

稻川知道后大吃一惊之后,稻川跟前野说,把这个人偶拍个照,然后小心的捧着照片,再次去跟寺庙谈供奉人偶的事。前野也说好,稻川就找认识的摄影师拍了张漂亮的照片。从久慈玲云办公室那里取回人偶后,由前野带去摄影棚拍照。

真实人偶照片

真实人偶照片

稻川跟前野两个人在休息室里休息时,洗好照片的的摄影师却突然从暗房间尖叫冲出。吓了一跳的两位,看了照片后也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声音。三人眼前的人偶明明就很普通,但是照片里的人偶却是个少女。头发长到地板,眼睛细长,双唇妖艳,肌里透白、脸很小,完全是个成人少女的姿态。

三人当场吓得不得动弹。稻川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后悔没有两人一起把人偶拿去寺庙供奉。因为稻川之后就跟前野说,“小心的把人偶拿去供奉吧。“也没有去确认,结果前野竟把人偶带回家了。之后,这次是大阪有名的电视局又来拜託稻川说,因为想制作这个人偶的节目,所以拜託稻川演出。

这个节目每个礼拜一到五的下午两点开始播放,是个很受欢迎的节目。“稻川先生,从杉浦先生那里听说了喔,现在很红吧!大家都想做这话题喔。““不要了吧,我真的不想再说这件事,非常对不起请让我拒绝。“稻川这次郑重的拒绝了。因为也不想再次经验这些可怕的事了。但是被拒绝后的导播却越挫越勇的一直邀请他,连跟稻川很熟的人都来拜託他,总算在拒绝到不能再拒绝的情况下,又答应演出这个节目了。

“我知道了,那么操作人偶的前野也请他一起来吧!“之后,稻川跟前野两人就搭新干线一起前往大阪之后节目先彩排,稻川做在摄影棚中间的椅子上说话,稻川的背后有黑布从上头垂下当背景。黑布前有个大看板写着节目名称。预演开始后,稻川从位子上的天花板听到“嗶───“像笛子般的声音。稻川心想:“喔喔,真是有气氛啊。“但突然间声音开始大声的传来,这个一般摄影棚放音乐的情况不一样,“好了大家,今天的节目要让他成功喔!要是失败的话也别怪在幽灵身上!““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笨蛋。“

制作关于人偶的节目

制作关于人偶的节目

大家都很开心的说着话,因为到正式开始时还有时间,稻川就打算约前野去休息区喝杯咖啡,这时,摄影棚却好像突然出了问题,好己的工作人员很大声的在互吼。不知发生什么事的稻川就折回了摄影棚。“喂,这什么声音?““不、不知道啊!“,“什么叫不知道,你们是音控吧!“后来,现场的工作人员就去控音室里找操控人员。是刚刚帮大家加油的工作人员,并且把管理人也叫来了。

“来了,他就是负责人。“

“怎么了吗?“

“从刚刚就一直听到一个声音,那到底是什么?“

“呃……我们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喔,好吧,是不是在捉弄我们啊~“空气中的紧张感稍微和缓些,笑声四起。

“我们才没做那种事,少玩弄人了。“

“又来了~讲什么啦~喂~“

“我们真的没有!“负责人很生气的说。见状,工作人员间又弥漫着沉重的气氛。这时,稻川和前野想说别打扰他们,静静的躲到一旁喝咖啡,离稻川不远的走廊上有一个工作人员跑了过来。快速的冲了过来后,上气不接下气的要跟稻川说话。

“对不起,稻川先生,这次要参加节目的灵媒,在电视台前的路上被车子给撞到了!“稻川一惊,望向了窗外后,听到了路上响起警车跟救护车的声音。

“是那个吗?现在要怎么办?“稻川问。

“虽然不知道赶不赶得上节目,我们已经在找别的灵媒了,等他来前您撑一下吧!“了解情况后的稻川,又看到来跟他报告事情的导播了。

“稻川我跟你说,其实情况变得有点糟了。“导播说。

“恩,我刚刚有听工作人员说了,您辛苦了。“稻川说。

“不是这件事……“导播说。

听导播说才知道,被撞到的灵媒其实是第二个找来的,一开始有找了另外一个,前天晚上导播在电视台对面的饭店酒吧里跟灵媒约好见面,打算谈谈隔天的节目录制。而这位灵媒对节目录制没有任何问题,却突然在讨论到一半时跟导播说:“很抱歉,还是让我辞演明天的节目吧。“

“诶!为什么这么突然!“导播很讶异。

“我只能跟您说抱歉,但是我还是不要去比较好。“

灵媒说。“您突然这样说,到底是为什么?“导播说。

“这件事真的很棘手啊。“灵媒烦恼的说。

“是什么意思?“

“从刚刚开始那个地方一直有个女孩很很的看着我。“灵媒边说边指着导播后面的角落。

“没有人啊?“往后一看的导播说。

“只有我可以看得到,我想一定是那个玩偶,我要是去了一定会出事。“灵媒说。

“不会有那种事的。“导播安抚。

“不,真的很危险。“

“真的拜托您了!“

“哀,我知道了。走吧。“灵媒答应演出。

结果还是决定由第一次找到的这位灵媒来上节目,但在跟导播各自离开后,这个灵媒发起了不知名的高烧而倒下,因此还是没有能演出节目,在紧急情况下,又赶快找了第二位灵媒来上节目。而第二位灵媒就是刚刚在电视局外被车撞到的人。

因此,节目就在灵媒不在的情况下开始,而且是实况转播。稻川坐着看前方,发现正面照过来的光强烈的让他看不清前面。因为不知道谁会下指示开始,稻川就看了旁边一下,这时黑布开始放了下来。为了补足现场资讯不足,以黑布外层隔开稻川一方,而黑布后为内层。内层要是有人跟一些道具在那边,黑幕会往稻川那一方突起。但却不是这样,从稻川的那一方往内部陷入的样子,不过,当然没有东西在那。而哪凹痕渐渐稻川前进。

“挖…..感觉好讨厌。“一边这么想的稻川开始对着摄影机说话。谈话告一段落,稻川回到来宾席。第三位被找来的灵媒,也来匯合了,坐在稻川的旁边,开始跟两位打起招呼。

“今天请多指教。“

“不,我才要请您多指教,对了稻川先生,你有感觉到什么吗?“

“其实有一件事……“稻川跟灵媒说了刚刚看到黑布的不可思议现象。之后灵媒师说了,“恩,就在这里。“并指着稻川的肩上。

“蛤!?“

“就在这哩,你的肩上有个男孩。“这句话在彩排时是没有的啊!

而在来看节目的各位观众上方,有为了挂照明灯具而设置的又长又粗的桿子。?那些桿子就在观正上方。

“观众们太危险了,请他们离开吧。“灵媒师说。

稻川听了也觉得:“他到底再说些什么啊。“

但听了灵媒话的工作人员开始指引观眾离开原本位置,移到另一边去。“不好意思,请大家移动一下。“

下个瞬间,突然听到很大的声音,“匡啷...“系着桿子的两条鍊子,突然间有一条断掉,变成桿子腾空吊着的状态。

“匡啷...“

“匡啷...“

“匡啷...“

桿子一边摇晃着一边发出声音。看到这景像的节目主持人,吓到瞪眼张嘴。声音颤抖说:“想想办法吧。“观众也因为恐怖的气氛吓到哭出来。这时一个外面的工作人员跑进了录影中的摄影棚说:“稻川先生!糟了!现在外面电话响个不停,观众说,你前方的女子人偶上面拍出一个男的。“

听到这话的主持人开始半崩溃的吼说:“萤幕倒带一次给我看!!“工作人员就把萤幕转向主持人、稻川、灵媒、节目助手等人那边让他们看。观众说从现场转播的电视上看到一个幽灵,这可不是乱说。现在在摄影棚的稻川等人,都看到了空无一人的地方,萤幕竟清楚显示出一个男子的身影。“啊!!!!!“看到这个女性工作人员都哭出来了。连摄影师们都吓到发抖,但棚内上方的桿子还是不断的

“匡啷...“

“匡啷...“

“匡啷...“地发出声音。

“嗶...“棚内传来了稻川先前听到的笛子声音越来越大声,导播吓到惊慌失措,。

“想个办法吧!!!节目的人!!“

“啊!!“

“不要!!“

“匡啷...“

“匡啷...“

“匡啷...“

“喂!那个声音!不是叫你们想想办法吗!!“

“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啊!!!“

“哔...“

“快把锁链跟梯子拿来!!“

摄影棚内现入慌乱状态,节目紧急切换广告想办法收拾目前状态。过了一会儿,摄影棚内的怪现象也停下来,大家也逐渐冷静了下来,节目已经做不成了。节目被迫结束后,稻川跟前野本来预定去稻川友人家,三个人一起喝酒聊天,晚上在饭店住一晚后再回东京,但是现在稻川感到非常鬱闷,想赶快离开大阪,因此跟友人说明状况后拒绝了邀约。稻川约前野去西伊豆一个叫户田地方的旅馆,

那间旅馆是稻川所属事务所一个认识的女生父亲开的,因为那天这个女生邀请了稻川的家人、经纪人及其家人、其他友人、事务所人员、稻川熟悉的艺人等人去旅馆玩。想说转换气氛的稻川认为和大家聚聚说不定会比较好,因此也找了前野。带着这两尊人偶出了电视台后,两人搭乘新干线前往西伊豆的三岛站。但是在这边又发生了令稻川无法理解的怪现象。

在大阪录的那个节目,如前述,他播放时间是午后两点到三点,两人前往新干线搭车也花了半小时,大阪到伊豆搭新干线约四小时,应该会在八点左右抵达。但两人抵达三岛时,时间刚好是午夜零点,稻川两人搭的新干线是当日末班车。从三岛站到户田的旅馆还要再搭公车后前往港边,然后换船,但是这时间公车及船班都没了。没办法只好搭计程车,计程车司机却说“现在这时间,那边太远了我不载。“

最后稻川连络了旅馆的人,是事务所的女生父亲来载他们。坐着车前往旅馆的途中,前野担心的问了稻川:“没事吧?“

稻川不明白的说:“什么?“原来是人偶用纸包装起来放进袋子里,放在车后的载物台,没有任何东西垫着,而在这种路况中车子摇来摇去,怕人偶会坏掉而问的。

“稻川,那没事吧“前野问。

“喂、别、别问了前野。“

稻川小声的提醒了前野,好不容易管理人的父亲来载我们,这样问太失礼了。这时看到前面有像飞鼠眼睛般的白光飞像挡风玻璃来,好像要迫使他们停止般越来越多,但是开车的管理人父亲却像没看到般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白光点。稻川和前野两人屏息盯着白光。

“啊……“光一飞过来前野就忍不住发出声音。“别说话,那只是飞鼠。“稻川说这句话给前野听,但也是为了说服自己。车子总算开到旅馆了,有很多人在等他们。稻川也想赶快见到大家,於是为了要炒热气氛而很大声的一开了门就大声打招呼:“喂~大家好吗~““……“迎接他的是一室无声,在场中的大家每一个都表情惊恐,有的端坐无语、有的抱头无言、有的浑身颤抖。

稻川看了也吓一条的问大家怎么了:“怎么了,大家发生什么事了。“可是大家却说没什么,毫无理由的,且大家噤口不语,只是态度都很沮丧。对于这状况抓不着头绪的稻川之后,进屋的是前野,他从大家面前走过,抱着人偶走进房间最里面,把人偶从袋子里拿出,在场的人全都看到那个从袋里拿出的女人偶,啊的一声吓到了。

那绝非人类的脸,那本该细而长的美丽眼眸肿了一半、啣着静静微笑的嘴张嘴裂开、头发如稻草般凌乱。那简直是怪物。这房间的人都有看过稻川跟前野的节目或戏剧,因此知道人偶的样子,於是看到这情况都很恐惧。大家几乎都怕得睡不着,隔天很早就起来了。

过几天,听到这些事情的管理人老婆,也就是事务所女性的妈妈,想说帮人偶做个和服当作供养,而来跟稻川商量。这个事务所女生的老家,代代都是做和服、染色工作的世家。接到这委託的稻川,就请前野把人偶拿去管交给管理人太太,说她要帮人偶做和服。

这一年的秋天,稻川跟前野因为太怕使用这的人偶进行舞台公演了,所以就用了别的人偶。演出也很顺利,终於来到了闭幕演出。之后事务所人员、工作人员、演出者、相关人士都聚在一起举行庆功宴,但稻川却没有来参加。隔日,稻川从出席庆功宴的工作人员某人那边听到了奇怪的事。庆功宴举行到一半,前野突然不见,大家怎么找都找不到,问了好多人大家都不清楚。之后稻川跟工作人员也都一直在找前野,但是过了三个月都不见踪影。有天,稻川结束工作回家后,发现大门上贴的一个大大眼睛的海报。

“挖,这什么鬼东西。“觉得讨厌的稻川开了门进屋后说:“我回来了,那个令人不对劲的东西谁贴的。“接着从家里从来了一个声音:“稻川……“

是前野。吓一跳的稻川因为有太多事情要问了,就赶紧对前野提出问题。“是前野!你到底去哪了!““稻川……我没事啦,今天从家里出来时放了三角的白纸,要是变成四角的就完全好了呢,稻川。“

可是像这样只为了说这些毫无头癒的话而来,稻川什么都回答不出来。前野失去了两个月半以来的记忆,不清楚自己去了哪里、怎么去的,完全不知道,而且连东西什么的都没带,没有任何人可以连络到他。前野是个体格不错的人,头发也算蛮长的,整体来看像一个时尚的男性,但现在整个像流浪汉、头发也变白,两颊削瘦。看到这情况的稻川没发现事情不单纯,只是把前野紧急送到医院,大家也轮流照顾他,总算渐渐恢复正常了。

“太好了,前野总算康复了。“

“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稻川。“

“但是你想不出来你都去哪了吗?“

“我真的记不起来。“稻川对前野的康复感到开心,每天都去探病。

这是,离前野事件后不久的事。已经完全恢复的前野,接到一个东欧艺术团体的邀约,前野这个人本来就是日本首屈一指的人偶操作师,他在海外也很有名。因此这个演出邀约来时,大家也都为他很开心,认为是个无上的光荣。

“太棒了前野~“

“谢谢你啊~稻川,我之后还会去美国。“时间也渐渐来到前野要出国演出的日子了。这是某个晚上的事情。在家里的稻川接到一个电话,是前野打来了。

“喂~“

“是稻川吗?“

“前野啊~怎么了。“

“就是明天要出发了啦。“

“对啊~加油喔!“

“恩,我也很期待。“

稻川也鼓励着前野,因两人也没多少时间可聊聊天了。之后,稻川突然想到人偶的事就问了前野。

“对了,前野,那个人偶怎么了?“

“啊~我今天把他拿去桥本那里了。“

“这样啊,那就好。“

制作人偶的桥本现在在京都雕佛像,隔日,老婆跑来跟工作结束后刚进门的稻川说:“喂,糟糕了。“

“怎么了吗?“

“前野好像死了。“

“什么?前野怎么会死,你说什么?“突然听到这个稻川大惊。

“听说是被烧死。“

“什么时候?“

“晚上。“

这个火灾也上了新闻、报纸。遗体已被烧得看不出是谁,警察也查看了死因,但是查不出什么。晚上从前野家窜出了火,当然被烧掉的就是前野的可能性很大了。

“怎么可能,我昨天还在跟他讲电话耶!“

但是,很遗憾的,死的的确是前野。稻川无法释怀,他跟前野认识很久了,也知道前野为人,知道他是个很认真的人,睡前不抽菸,喝酒也很克制,而且还是隔日就要出发去国外演出,一定会更加小心準备,怎么可能喝酒喝到不省人事,更何况他酒量很好。

但这件事最后被当成前野烂醉后不小心引起火灾结案了。有天,稻川突然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是警察在查前野死亡时间的事,稻川才想起那火灾时前野不就再跟他讲电话,若是前野一跟他讲完就喝酒大醉,且引起火灾,那也要花上一段时间。

根据警察说法,稻川不可思议的问:“……您是说,前野和我说话时,已身陷大火?或是前野已经死了?“也因为前野这亲密友人的死,让稻川决心忘了所有的事,就算有任何怪谈节目来邀约有关人偶的事,他也连听都不听就马上拒绝。他不想因为这件事再有任何人发生不幸了。过了几十年后,人偶事件也淡忘在大家心里了,这时,稻川接到一个电话,是当初邀请他们到旅馆玩的事务所女性。她现在也结婚离开公司了。

“好久不见了~“两人就开始了令人怀念的话题,聊得很开心,突然间,那位女生突然说有要事相谈。

“其实……稻川先生,我有件事想跟您谈谈……“

本来很开朗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沉重认真,稻川也认真起来。这个女生结了婚,并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孩,现在4 岁,这年纪的小孩讲话也让大家听得懂了,但最近情况却怪怪的。晚上时,这小女孩突然:“喔~这样啊~好好笑喔~哈哈~是吗~“

像这样说着梦话,但老实说应该不是梦话,(哪来这么清晰的梦话)听到这声音醒来的事务所女性,看到小孩子的样子不自觉背脊冷了起来。半夜零点,已经是深夜了,4岁的小女孩端坐在被子上,对着没人的地方开心的讲着话,而且还不是只有一晚,而到现在都还持续着。“不能打断说梦话的小孩。“这个女性不知到哪里听过这句话,所以也没有打断女儿。

但是某天她实在觉得这样太可怕了,很生气的骂了小孩:“你到底在跟谁说话!“

但是女儿却态度正常的回说:“我在跟姐姐说话啊~“

“哪里有姐姐!“

“姐姐在这里吗~“

看向小孩指的方向,当然没有任何人,这个事务所女性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强迫小孩睡觉。隔天,她问了小孩子昨晚的事。

“你说的姐姐长怎么样?“

“姐姐她长得很小喔~留妹妹头,穿着和服。“

“但是稻川先生,我不认是那样的人啊!“这位女性声音发抖的说。

稻川给了她一个建议:“那等下次小孩子又在跟那个姐姐说话时,你请女儿问她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了。“

过了不久,那个女性又打电话来了,小孩子还是一样:“喔~这样啊~好好笑喔~哈哈~是吗~“情况没有变。而这妈妈已经吓到睡不着,捲在棉被里发抖。隔天。

“你知道那位姐姐有什么事吗?“

“恩~那位姐姐啊~她在找姐姐的妈妈喔~“

“姐姐的妈吗?是谁?“

“她说她妈妈是做和服给她的人喔~“

“稻川……你记得当初我妈妈有做了一个和服给“那个人偶“吧“

这位女性也有跟自己妈妈说了这件事,而她妈妈也对人偶的事情很在意,所以就打算去庙里看看。稻川知道后,也跟她们约好,他会去跟人偶供养的寺庙联络一下。人偶最后就是前野要拿去的那寺庙在供奉着。用电话跟庙方确认后,他们说每天都上供品且小心翼翼的照顾,连身体跟和服都会清洁。

稻川跟庙方说明状况后,约定之后会再去看一下那人偶,庙方也答应了。放下心来的稻川打算跟那位女性说这件事时,刚好工作的电话来了。讲完电话后,他想起要打电话给那位女性时,电话就响了。

“你好,我稻川。““啊~你好~刚刚您有打来…..“是供奉人偶的寺庙人员打来的。

“您好,刚刚谢谢您了,本週我就会跟那位事务所女性及她母亲一起过去看人偶。“

“呃……其实是……人偶不见了。“

原来是刚刚跟稻川讲完电话后,寺庙的人想说去看一下人偶,就前往奉养殿,但是不可思议的,人偶竟然不见了,连带放在那边的人偶和服也不见了,最后稻川他们还是没看到人偶。过了不久,稻川又接到那个女性的电话。

“稻川先生,我女儿最近开始讲了跟之前不一样的话““譬如?“

“妈妈~姐姐说~那边都乱成一团了~“

一听到这个,稻川不知为何,脑袋浮起“四国“两个字,连稻川都不知道为什么。仔细想一想,四国就是供奉前野的寺庙啊!也就是说,前野的老家是在四国。但听到这些的稻川却不太惊讶。而接到这电话之前,稻川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

稻川的房间是在公寓最上面,稻川因为不爱用冷气,所以夏天热的话都会把窗户打开睡,最高层是最通风的,所以睡起来也很舒服,枕边的窗户那边也装设竹帘,要是经纪人进来的话,竹帘会磨擦出声。

有天稻川在睡觉时,耳边传来竹帘的声音,稻川听了后醒来问:“经纪人是你吗?“但却没人回他话,而屋里传来走动的声音。虽然觉得怪怪的,但稻川太想睡了,於是又睡着了。隔天,稻川问了经纪人,但经纪人却说他没有去过稻川的房间。但是那怪声却没有要停下的样子,不只是稻川在睡觉时,连他醒着的时候都有,还越来越清楚。

“又来了……“每次有这个感觉,但稻川却找不倒脚步声来源。

“该不会那人偶还活着,在跟自己相关的人有什么请求,而来来去去的。“

这时,稻川突然想到“这样的话……“

一瞬间,稻川突然感受到一个诡异的眼光看着他,环视了一圈,发现拉门开了一点,有一个妹妹头的白肤女子露出半个脸从隙缝看着他。稻川死瞪着。她来了,正看着稻川。这些事情现在还持续着,而这怪谈10年前有录成录音带发售,而且买了这些录音带的听者,之后不断的传来抱怨。好像是在听录音带时,发生了许多怪现象,而且,不到一个礼拜,录音带就停止贩售。

最近,稻川扮成卓别林拍了照片,而稻川的两旁拍出了过世的人偶师跟那个人偶。

附:原文有bug,从网上找的的资料众说纷纭,还是补充一下好了。

一说:人偶没有拿去供奉,本来人偶是在前野家,一把火烧掉房子后,只有放人偶的房间没事。之后桥本带回去保管,之后发生了小女孩看到姐姐事件,大家就想去桥本家看人偶,越定好时间之后,桥本又突然打来说︰“人偶不见了,本来房间是从里面锁住,但可能人偶自己打开跑出去了吧?“而那个小女孩却说,人偶在武家造空无一人房子的柜子里。

其他事件:

1986年,日本电视台又想做有关人偶话题的事,这次是在八个踏踏米大的房间进行,参加人员有六位,大家一进入房间,就觉得寒冷(虽然没有冷气),照明也很亮,但是经纪人旁确有奇怪的影子,经纪人没有动,但那影子却在动。而谈话来到高潮时,稻川的手表突然破掉,这节目在拨放时,有奇怪的声音说“把摄影机转到十一点钟方向。“

录音带:贩售的录音带在倒带时冒出了白烟。

稻川事务所:稻川事务所的人,说有看过留着妹妹头的女性躲在门后往里面看,若说是偶然也太奇怪,因为他们事务所在九楼,不可能是走错。

稻川因为工作太晚借宿在事务所时,会听到走廊上有声音,要是走去出现声音的地方看的话,会发现有积水,而明明是9楼,会觉得有人在窗外看他们。

一张照片:稻川跟那位看得到“姐姐“的小女孩见面了,那时小女孩已经上小学,小女孩让稻川看了一张照片,是稻川跟前野的弟子和人偶一起拍的,但是他根本没拍过这照片,但是小女孩妈妈却说这是从柜子里拿出来的。小女孩指着照片说:“这就是姐姐“这时的小女孩遇到事故,右手受了伤,正进行第二次的缝合手术。

1999年:稻川偶然又跟那个小女孩见面了,她已经是国中生,那个女孩说:“人偶还在等,一定会见面的,他在这个家里等着。“并画了“那个家“,看到这个画的工作人员也吓到,就是当初那舞台设置的样子。

相关文章

.

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