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树人

树人

时间:2015-11-30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这是发生在我一个很特别的朋友身上的故事。我朋友是个女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才好,总之是个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的家伙。因为她长得很可爱,刚开始我有试着追过,希望能跟她交往,可我们之间就是不来电,不知不觉就变成单纯的普通朋友了。事情发生在去年11月她来我家玩的时候。当时我们打腻了电动就转开电视来看,但也没什么好看的节目,只是放空地盯着萤幕。

突然听见她小声地喃喃自语道“啊…这个人也有。“

我平常几乎没在看电视,不清楚电视圈,想说她应该是在讲现在出现在萤幕上的年轻谐星吧,于是反问她“他怎么了?“

“没什么啦!“她一开始笑笑地敷衍过去,但我就是吃饱太闲想找个话题,于是一直卢她,卢到最后她才勉强松口。

“听完后你应该会觉得我是个疯子吧。我从以前开始就偶尔能看到附在某些人身上的奇怪东西,到高中为止只是偶尔才出现一个,最近我却经常看见,现在电视里那个人身上也有。 “

我整个鸭子听雷,于是接着问“就是所谓的阴阳眼吗?“

“是这样吗?可是我没看过幽灵啊…“她很快的含糊带过。

我当时也没特别在意只是想有个话题聊,再进一步追问了以后才知道她所看见的东西,并不是人型阿飘或黑色阴气那类的”常见”现象,而是她偶尔会看见人背后长出像树(?)一样的东西。讲到这里她突然有些惊慌失措,笑着对我说“你不相信也没关系啦w赶快忘了吧!“,一结束这话题她马上提议“找些朋友一起去吃晚餐吧!“似乎间接表明了”别再继续追问下去了”的意思。反正我也觉得没差,于是这话题就到此打住。

我打电话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去家庭餐厅吃饭,“时间还早,要不去唱卡拉OK?“正当我们用完餐在餐厅外头讨论时,她看着人群方向“啊…“了一声。因为她叫的很大声,大家也跟着转头看向那里,一个身着高档西装的上班族,走路走到一半突然开始左摇右晃,最后倒在地上。周围顿时乱成一片,直到那男人被送上救护车为止。

我们从头到尾看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发生,事情结束后其中一位女性友人对我那个朋友说,“又看到了啊…你不用放在心上啦。又不是OO(朋友的名字)的错。“听她语气似乎很清楚内幕。朋友露出哀伤的神情,但现场的气氛让我很难开口问她原委,之后我们到卡拉OK唱了一会歌就草草解散了。时间来到隔周。我当时坐在大学社办附近的长凳上看漫画,我那个朋友和当时安慰她的女性友人突然一起出现在我面前。

“我们有事想跟你说,有空吗?“

“有啊,什么事?“闲闲无事的我顺口就答应了。

因为她们想换个地点谈,于是我们移动到附近的咖啡店。她们表情也太严肃了吧…我才这么想,女性友人就开口了。由于她们认为我之前曾听过关于树的事情,也算是跟这件事有所牵连,希望我能好好听完来龙去脉。据女性友人所说,我的朋友从小就能看见长在人背后的树,她一开始曾试图告诉父母,但他们并没有认真把它当作一回事,她也担心自己会被当成奇怪的孩子,所以一直放在心里当作秘密。

讲到这里换成我朋友继续说明。她某天注意到了”背后长树的人”都有某种问题,这个发现使她再也无法独自承受,于是开始透露给身边的朋友知道。其实她也很想告诉自己的父母,可是心中还存有小时候不被相信的阴影,终究没能说出口。因此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她的朋友。她原本也不打算告诉我,只是无意间提起却被我追着问,不小心顺势说溜了嘴,她和现在身旁的女性友人商量后,才决定把所有事情讲清楚。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任何”针对我”的问题。但是她们接下来说的才是问题所在。总共有四个重点。

第一点:

树木会慢慢的生长,就像普通的树种茁壮后长出分枝,最后成为一颗数公尺高的大树。根据她多年来的经验,每个人从小树苗长成大树的时间都不同,不过至少要花上好几年。问题就出在这里,树不是长大了就没事了,当它长成成树(?)后,就会开始枯萎。有人没几年树就枯死了,也有人几年过去树还有一公尺高,完全因人而异。只要身上的树变成”枯萎状态”,那个人就会遭遇悲惨的不幸。

虽然无法得知所有的情况,依据她所掌握的范围来看共有罹患重病、受了严重的伤后留下后遗症、撞到人须负担巨额赔偿金、因为某些理由导致家庭破碎,最惨的情况则是意外死亡和病死,甚至也曾有过自杀的案例,根本可以在脚上写个惨字了。

第二点:

最让她感到打击的是,至今为止背后长树的全部都是毫无关系的人,就算有点关联也几乎等同于陌生人。但是她打工的店里跟她关系满好的客人最近背后长出了树。如此亲近自己的人背后出现了树使她受到不小的打击。顺带一提,她虽然看得到却摸不到,一旦树长出来她也束手无策,只能放弃那位交情要好的客人了。“…因为就算说了对方也不会相信啊。“她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

第三点:

这点对我而言就是个大问题了。她只要和别人提起关于树的事,对方就有可能像她一样变成能看到树的人,但并非所有人都会中招,没人知道这是什么道理。她身旁那位女性友人听过这件事情后并没看见树,不过她国中的朋友和高中交的男友都变成能看见树的人,男友也因为这样和她渐行渐远,最后分手收场。

“慢着!那你干嘛告诉我​​啊!“我听到这忍不住笑出来,其实内心相当焦虑。结果直接被女性友人呛道“谁叫OO(我的名字)那么爱问,活该“,虽然觉得她们很不讲理,我也放弃继续纠结在这点上了。她们今天会告诉我这件事,恐怕也是因为听到一半跟听完的人下场都是一样的,既然如此,不如趁我还没中奖先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本来不相信这种事,可是经历过家庭餐厅事件后,我不信也不行。总之,只能把这整件事当作飞来横祸,趁早放弃挣扎…

第四点:

这也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这个月初开始,她看电视的时候发现不管艺人或新闻主播,多了很多”开始长树的人”,她一开始所说的”最近经常看见”指的就是这件事。从她的话中得知大家几乎是同时长出树,让人怪不舒服的。还有一点令人在意的是,不晓得是不是透过电视播放出来的关系,她在萤幕上看到的树全部都是深黑色,和以往所见到的普通树木完全不同。朋友和女性友人所说的内容重点如上。一路听到这里,我也毫不客气地向她提出心中的疑问。

“如果听完这些就能看见树的话,你把这件事告诉打工地方的客人不是比较好吗?假如他也变成看得到树的人,还怕他不相信吗? “

女性友人首先回道“能不能看见树要看个人的运气,而且总不能跟他说”你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这种话吧。 “

朋友也接着道“就算说了也无济于事…“语气透着哀伤。

我想了想的确是如此。要是我身上长了树,像现在这样知道真相后我也没啥法子。一开始会想说她在唬烂,就算真的看到了树也跟倒数自己的寿命没啥两样,根本无法冷静下来吧。我为自己问出这种蠢问题反省了一下后向朋友道了歉。

她说平常连在新宿车站或东京车站这种人潮众多的地方,背后长树的人顶多也就2~3个,但最近电视里长树的新闻主播或艺人,每个节目至少会出现一个。频率之高极为异常。不久后肯定会发生什么大事,不过我、朋友和女性友人都不清楚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真要说起来她自己连为什么是树、为什么看得见、为什么听过这件事的人会看得见都不知道了。我不禁同情起看了这种东西好几十年的朋友,同时也对她遭遇这种事还能保持开朗深感佩服。

我最近也经常和她一块到处玩耍,她说听完这件事后看得到树的人,都在一年内就出现症状了,要是我到今年11月为止都没看到的话就不用担心了。还有,不知为何只要”不是直接听本人提起就不会看到”,所以看到我贴的这篇文也不会变成看得见树的人,请各位放心。

我们在一起时,她曾提醒过我一次“那边那个人…“,话刚讲完那个人立刻被车子撞飞出去,脚的关节往反方向扭曲变形,倒在那一动也不动。见到如此惊人的画面后,我受到相当大的冲击,开始认真思考起要是以后看得到树的话,必须做好心理准备才行。同时我也注意到一件事。

“我知道树枯萎代表不幸,但是为什么你连”不幸的瞬间”都能预测啊?“

“因为要出事之前枯萎的树会被折断。“

以上就是我的故事。贴上来前我也征求过她的同意了。前一阵子电视里长出树木的人不断慢慢增加,不过最近似乎没有再增长的趋势了。我建议她“你还是别再看电视比较好吧?“

“就这么做吧。“

但我不晓得她后来到底有没有继续看电视。

后日谈

我是之前树人那篇文章的原作者。目前为止还是没找出原因,本来也没打算再贴后续文章,不过上个礼拜六发生了一件事,或许跟以前的事情有所关联;虽然事情没啥新进展,还是想贴在这。看得见树的朋友和那位女性友人都有参与这次的事情,为了方便起见,下面称看得见树的朋友为A美,而女性友人就叫做T子吧。

那天晚上,我终于把前天实验的报告弄好一个段落,准备出门买晚餐时突然接到T子来电。T子打电话给我还真稀奇啊,我接起电话后,另一头传来非常惊慌的声音,”OO(我的名字)真的相信之前跟你说的那件事吧?我想先确认这点。 ”她没头没脑就丢了这句话。

我听不懂她的意思,反问“之前哪件事?“

”就是A美看得见树的事啊!你忘了吗? ”

“喔喔,你说那个喔。“我跟着回想起来。

“那已经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了,都已经看过那么神的证据也只能信啦。比起这个,发生什么事了吗? “

”我知道了,你相信对吧?那你现在立刻来我家,发生了有点严重的事…”T子再度答非所问。

“可以是可以,可是我连你家在哪都不知道。“我完全摸不着头绪。

“那我在OO站附近的全家等你。“T子说完后就挂掉了电话。

OO站离我家满远的。从我家这坐三站电车后要换车,然后再坐四站才会到,我内心边抱怨着麻烦死了边出门去搭车。那时的我丝毫没把这通突如其来的电话当一回事。大概一个小时后,我抵达了T子指定的车站。因为第一次来这个车站,对我而言是个全新的地方,还担心了一下全家会不会很难找,结果立刻就找到了。我走到店前,A美蹲在T子旁边,似乎正在哭的样子。T子也是脸色铁青。虽然我整个在状况外,但看眼前这两人的惨况也知道肯定发生了很棘手的事,A美现在恐怕连话都讲不好,于是我询问T子“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和A美在家里吃饭时电视机突然变得很奇怪,光用讲的很难形容,希望你能过去看看。我觉得那应该不是单纯的故障而已。 “T子这番话有讲跟没讲一样,完全抓不到重点。我自己是先入为主觉得八成是A美之前遇到太多有的没的,结果把电视故障或设定错误想得太严重罢了。T子拉着还在哭哭啼啼的A美,我则跟在她们后头。

最后我们来到一栋公寓前,T子独自住在公寓三楼。我们坐电梯上去时,不断受到T子安慰的A美终于停止哭泣,她只对我说“抱歉为了这么奇怪的事叫你出来“。到了房间门口,T子叫我先进去看看电视的状况。“真的可以吗?“毕竟我还是有点顾虑一个人进去女孩子的房间。“你不进去看怎么跟你解释啊!“我只好单独进到房里,走到放电视的地方。

房间里的电视还亮着,乍看之下没什么特别奇怪的样子。桌上放着吃到一半的食物,显示她们当时走得很慌张,除此之外我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便转头问待在玄关的两人“啥也没有啊?“A美回道“你仔细观察电视就会知道了。“

我只好再次盯着电视机萤幕,这时我注意到一个诡异现象。正在播放综艺节目画面上有某个影像和节目重叠在一起。一开始还以为只是电视显像有问题,但好像没这么简单,我仔细观察后发现画面中隐约能看见一片像是森林或树林的地方,一大群人正朝着森林深处走去。真让人有点不舒服…不过应该只是讯号被干扰之类的吧,我试着切换了几个频道,结果不管哪台都一样,都能隐约看见同样的画面。最诡异的是,假如说真的为讯号干扰,一定有一台是在做会出现这画面的节目,但无论我切到哪台,没有任何节目出现过这个场景。

我试着把电视后方的天线接头拔起来又插进去,不过好像没啥用。我开始觉得有点抖,伸手按下遥控器的按键,心想总之先把电视关掉再说。但不知为何却关不掉。既然如此就直接关电视机上的主电源,结果竟然还是没用,最神奇的是电视机主电源旁显示电源的红点根本就没亮。我脑中打结成一片,不断安慰自己“这应​​该是电源还啥的故障了吧“,就在我打算把电视机插头拔掉时,忍不住“呜哇!“叫出声来。插头连插都没插…插有电视机插头和DVD播放机插头的延长线早就被拔起来了。

这实在太不科学了,完全陷入混乱的我询问站在玄关的两人“这到底是怎样?“

T子“所以我才说很奇怪啊,插头都拔掉了电视却关不掉,现在该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啊。她们俩眼前能依靠的人就只有我了,老实说我也很想秀一波,可是我并没学过该怎么处理电源被拔掉后还能继续播放的电视这种技能啊。就在我紧张到开始飙汗时猛然想起一件事,刚才拔掉天线接头后画面好像消失过几秒…我连忙绕到电视后方一口气扯下天线接头。沙…的一声后出现像是机械般低沉,毫无抑扬顿挫的男性声音,啊!啊!啊!啊!啊!这声音持续了几秒钟,电视机就“噗滋!“一声恢复成电源关闭的样子了。

我跌坐在电视机前六神无主,直到听见A美和T子“怎么了?没事吧?“的呼唤声才回神,我告诉她们至少电视是关上了。这种时候更不能让她们感到不安,所以我并没提起关于最后出现的那个声音。后来她们告诉我那天在看电视吃晚餐时就突然变成那样了,毫无前兆。最初她们也和我一样以为只是显像有问题,但电视却慢慢浮现出某种画面,她们注意到那是往森林深处前进的人群后,就像我那样想尽各种办法,可是完全消除不了画面。在森林中行走的人影,逐渐比原本在播放的节目画面更为清晰,最后她们害怕的逃出公寓,并把知悉A美事情的我找来。

虽说电视是T子的,到了礼拜一我和A美也前去复原她家的电视,复原后没出现任何问题,那个画面也消失了,我想应该是没事了吧。我和T子询问A美“以前有遇过类似的事情吗?“然而在A美的记忆中从来没碰过这种事。至于为什么我开头说这件事或许跟之前树的事有关系,是因为隔天A美在电话中跟我提到她们一开始看的那个节目,电视里出现的”节目参与者背后全部都长出了树”。

相关文章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