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四起最变态的挖地窖养性奴事件

四起最变态的挖地窖养性奴事件

时间:2015-08-14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前几年国内出现一起变态案件,就是洛阳男子在自家后院挖了个6米多深的地窖,非法拘禁数名女性并强迫其从事有偿性服务活动的案件,让国人震惊不已(这真的太变态了)。这个规模的地窖囚禁在国内非常少见,但如果放在国际范围来看,就还真算不上新鲜事了。

可怜的灵魂

1998年3月的一天, 10岁的维也纳小姑娘娜塔莎•玛利亚•坎普什(Natascha Maria Kampusch)正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忽然一辆车停下来,车上的男子将她强行带走。随后,娜塔莎被这名男子囚禁在一个地窖中,被迫半裸着替他做家务,并多次遭到了殴打与性侵犯。这个地牢大概就只有5平方米,没有窗子,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洗手池。照明只靠一个光秃秃的电灯泡,不过娜塔莎偶尔还能看看电视或听听收音机来打发这漫长的悲惨时光。直到被囚禁多年后,她才被允许每天有一点时间来到地面上的房间里活动,但晚上又必定被重新锁在地牢里,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娜塔莎就被囚禁在这样的地窖中

娜塔莎就被囚禁在这样的地窖中

直到2006年的一天,娜塔莎在草坪上替这个男人擦洗他的宝马汽车,而那个男子站在屋里,正在接一个电话。电光火石间,她知道自己望眼欲穿的时刻到了。她毫不犹豫地撒腿狂奔,越过了栅栏跑到街上,恳求路过的行人报警。警察迅速赶来,她的噩梦终于结束了。而警方在对这名叫做沃尔夫冈•普瑞克洛夫(Wolfgang Priklopil)的男子进行抓捕时,他跳下铁路站台,畏罪自杀。

这个地窖是普瑞克洛夫的祖父在冷战时期与他的父亲一起修建的防弹掩体,因为当时的人普遍担忧会有核导弹袭击发生。在普瑞克洛夫继承这套房产后又对其进行了改建,将地窖的入口隐藏在一个壁橱后面,门则是用混凝土浇筑的,并以两层铁板加固,可谓固若金汤。

娜塔莎现在是一个谈话节目的主播

娜塔莎•玛利亚•坎普什(Natascha Maria Kampusch)

到被解救时,娜塔莎已经在地牢中被这囚禁了8年(确切的说是3096天),从活泼可爱、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面容憔悴、精神高度紧张的成年女子。由于长期被囚禁,娜塔莎甚至出现了一些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特征。在事后的采访中,娜塔莎表示:“我对他(普瑞克洛夫)的歉意开始一点一点地积累,他只是一个‘可怜的灵魂’。”

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的

2000年的一天,俄罗斯斯科平(Skopin)的2个女学生,一个14岁、另一个17岁,兴冲冲地在路上搭车准备去参加一个舞会。不幸的是,她们遇到了心怀鬼胎的装配工人维克多•莫霍夫(Victor Mokhov),后者热情地邀请她们上车,并递给她们一人一罐饮料……

当2名女孩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安眠药的后劲让她们头疼不已。而站在她们面前的莫霍夫告诉她们,他计划让她们至少在这儿呆上20年。这个凶残的男人强迫她们服从自己、为自己提供性服务;如果她们胆敢不从,就会遭到可怕的虐待:这间地下室的电力和空气供应都控制在他手里,他随时可以切断这些供应,让地下室陷入一片黑暗、导致两人几乎无法呼吸……

当然,莫霍夫也会不时给她们一点奖励,例如纸和笔、磁带录音机、书籍之类的“奢侈品”,如果她们顺从的话。实际上,两位可怜的女孩正是靠着在纸上写诗来互相鼓励,依靠“一定能活着出去”的信念撑过了这段艰难的岁月。

被囚禁的一位女孩

被囚禁的一位女孩

2004年,在被囚禁近4年之后,光明终于到来了。女孩们将自己的姓名和遭遇写在纸条上,藏在了一盘借来的音乐磁带中。磁带的主人——住在附近的另一位女孩发现了这个来自地狱深处的求救信号并迅速报警,警方随即将她们成功解救。而此时,其中一个女孩正怀着8个月的身孕(她之前曾为莫霍夫生下了2个孩子,都被他带出地窖丢弃)。

这个地窖约有74平方米,出口在莫霍夫车库里的一道墙上,但这道活板门平时是用强力磁铁关闭的,撬开之后要经过两道楼梯和一个有两个门闩的铁门才能到达地窖。地窖里有电热水壶和床,但没有窗户,因此当2个女孩被解救时都因为缺乏日照而面有菜色,面容苍老得连她们的父母都认不出来了。随后,莫霍夫被判处强制劳动17年,外加监禁2年。

木匠的得意之作

通常,此类犯罪的受害者都只有1-2名,但这对纽约州的约翰•詹姆斯克(John Thomas Jamelske)来说似乎并不满足。他做过木匠和勤杂工,但他最得意的作品应该是自家屋子里的地窖:地窖面积约27平方米,净高2.4米,墙壁和屋顶都用混凝土加固,入口在地窖的顶部,由一个8英尺(约2.5米)长的狭窄通道和两道铁门连接外部世界。

詹姆斯克的地窖

詹姆斯克的地窖

室内有浴盆,但并无下水管,受害者洗完澡之后,放掉的水就会流的到处都是,因此这个地下室里总是很潮湿,四处都有一股霉味。室内还有一个破旧的冰箱、一台收音机,以及一个供上下用的梯子。受害者们常常被迫戴着脚镣,而脚镣就用铁链固定在梯子上。

在美剧《犯罪心理》中,詹姆斯克一案也曾出现。

在美剧《犯罪心理》中,詹姆斯克一案也曾出现。

地下室的墙上画着很多绯红色的涂鸦,包括和平组织的符号和诸如“恶棍之墙”、“来者是客”等古怪的语句。1988年,他绑架了第一个受害女性(14岁),在凌辱、监禁2年多后将其释放,但女孩并未报警。随后,他分别在1996年(另一个14岁的女孩)、1997年(一个53岁的非法移民)、2001年(一名26岁女性)多次作案,手法都是将受害者诱拐到家中后囚禁在地牢里发泄兽欲,囚禁时间最短几个月,最长的近3年之久。2003年,当他带着最后一个受害者(16岁)外出兜风时,受害者趁机给自己姐姐打了电话,警方顺着这条线索将此案破获。最终,时年69岁的詹姆斯克被判处18年徒刑。

奥地利兽父

此类案件中最著名的,当属“奥地利兽父”约瑟夫•弗里茨(Josef Fritzl)了。他将自己18岁的亲生女儿伊丽莎白·弗里茨囚禁在自家地窖中长达24年之久,并多次加以性侵犯,并为他生下了 7个孩子 。相比上面3人,他的地窖是最“规范”的,他在1978年甚至向当局申请了一张建筑许可证,要求“扩建地下室”并通过了建筑安全员的验收。然而,他却秘密挖掉了更多的土方以扩大空间,一共修筑了大约55平方米,其中包含浴室、洗手间、简易厨房和卧室在内的三间屋子,净高约1.7米。

弗里茨的地窖

“奥地利兽父”约瑟夫•弗里茨(Josef Fritzl)

在安全上,他也做足了功夫,地窖的入口隐藏在合法的地下室中,有两道钢筋混凝土制的门可以选择:一道是重半吨的铰链门,另一道重约300千克,用马达控制开闭。如果他的女儿想要逃跑,则总共需要经过8道门才能逃出生天,其中两道门还装有用密码控制的电子锁。弗莱茨勒被捕后,被判处终身监禁,这个地窖则被当地警方灌注混凝土彻底封死——以免这里变成一个可怕的旅游景点。

纵观这类案件,除了感慨于这些绑架者在绑架女性、修筑地窖上花尽心思与时间之外,更多的是让人感叹于人性中最邪恶的那一部分,以及给受害者及其家人带来的可怕伤害。詹姆斯克案中,一位受害者在作证时说到:“我希望你死在那个阴冷潮湿的囚室中,就像你曾希望我们死在那里一样。”

正如亚布拉罕•林肯所言,“剥夺他人自由者,不配享有自由”(Those who deny freedom to others deserve it not for themselves),他们的结局终归是自作自受。

相关文章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